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下

青春风铃:爱你在虎牙成熟时


2004-09-02 10:05:38         华夏经纬网
    (一)八婆真名叫英,八婆是她的绰号。

    我们是住在一条街上的邻居,门屁股挨着门屁股。不仅如此我们还是同年出生,一起玩到大的那一种玩伴。我比她早3个月来到这个世上,所以就注定了我凄惨的学习生涯。当我光荣的从幼儿园毕业高升小学时,这八婆死活不肯让我走。大有以死相胁之势,没有办法,为了不死人哥哥我只好自降身份、委曲求全陪这八婆再走一回幼儿园。所以当现在有人问我为什么是81年出生的时候,我就咬牙切齿的恨死了这死八婆。

    八婆,头小、鼻子小、嘴巴小、个子也小巧。就是那双眼睛离奇的大,安在她脑壳上十分的不协调。怎么看怎么别扭,让人感觉是把天然气管道放在厕所里——按错地方了。两排尖利的老虎牙,一露出来就让我心寒。至今我的臂上还留着两排毒牙印。脖子下是一副骨架,常年背着一只大的离谱的书包。那包里装的是苹果,大的、小的、红的、绿的都不放过,还号称自己是“苹果杀手”。这家伙就有这种癖好。

    我们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个班,而且还是前后桌。我怀疑是她收买了老师的缘故,要不然为什么每次排位置我们都搁在一起?从初中开始她就常常拿我的情书跟我老妈卖乖,装一副乖乖女。可怜我还沉醉于暗恋的幸福之中时就被老妈给痛揙一顿。她还从我老妈手中要了一点监护权,负责督察我的课余生活。真是克啊!这八婆简直就是我的命中克星,连我的初恋权都会被她封杀于襁褓之中。每次干完坏事以后,又装作一副无知的样子。单纯的、大方的请我去吃“肯德基”。没办法,谁叫我贪嘴,经常就这样被一顿“肯德基”收买了,想恨都恨不起来。这就是她的高人之处。考大学时,本以为能离开她。结果她的首批志愿没走成,又与我进了同一个大学。幸亏她的数学比较烂,去不成数学系的。被文学院入取了,我终于可以暂时避开了这个瘟神。

    但是,美好的日子并不是你想拥有就能拥有的。

  (二)今天是双休日,天气不错,北京难得有这样的蓝天出现。因为下午安排了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没在自习室呆过长时间,发了一个信息给“大包”,约好他在楼下见。刚出门口就看见八婆一副排骨横在那里守株待兔,脖子下还罩是那只离谱的蹬山包。我知道她一横,就没有什么好事情。

    “你没有看出我们的关系不同一般吗?他是我哥,是那种哥而不是那种哥!”

    这家伙就怕没人知道,害的我到现在都还没有交女朋友。

   “听说,你下午要去见一个妹妹,是‘大包’帮你的吧。”她不紧不慢。

     “大包”为人我是知道的,以我们高中年代同穿一条裤子的关系,他肯定不会出卖我的。我知道她神通广大,有什么大事小事都满不过她。她的那些死党好多在数学系,这些人都是她的眼线。只要一点有风吹草动的,这八婆就到了。但是现在都是读大学了,我才不怕你再向我老妈卖乖呢,大不了回到家里老妈问起时,承认自己找了一个女朋友呗。现在我难道还要怕你的监督权不成?所以我决定损损她。   

   “怎么,小样的你不服啊。瞧你这副排骨样,找不到男朋友吧?”

    她马上咬牙切齿的砸过一只还没有啃完的绿色苹果。 “瞧你这副德性,满脸的‘蒙古包包’。准是哪个瞎了眼的才会看上你。”说完,扭着屁股,脑袋一晃一晃,气呼呼的走了。

    只要我一损她,我们说话的次数决不会超过两句的。这八婆真黑心,仍不妨丢过这么大的一只苹果,也不怕出人命。准是被我给气得快吐血了,才有这么过激反应。我故意再刺激刺激她,在她背后打了一个又长又长的流氓哨。果然屡次不爽,她气急败坏的又丢过一只拿在手中还没有吃的苹果,还大呼小叫:“我砸死你这个王八蛋。”哦哦,正合我意,又骗到一个苹果吃吃,正好解渴。让她知道还不给气疯了,为了不死人,所以每次得手后我都是假装无辜的吃了。

  (三)到食堂吃过午餐回来,还不到正点。离下午约会时间还有4个小时,所以我决定打会儿篮球先,活动活动一下筋骨,然后泡个热水澡,再到八婆那里偷一点擦脸油什么之类的武装一下自己,以良好的精神面貌去会见“美眉”,我们三点钟左右约好在“天一阁”见面。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跟“美眉”单独约会,当然得打扮的隆重一点,人生大事嘛,含糊不得。

    来到球场,发现我的那些球友都在了,所以很快拼成了一支球队。由于老惦记着下午的约会,我拿球时如同梦游,常常被人捞走手中的皮球,害得同组的哥们大骂:“你丫的吃错药了,梦游啊!”是吃药了,但没有吃错。爱情的力量是神奇的,处于亢奋中的我早已忘掉了搁在脑里的所有事,想不起被我气走后八婆的去向。甚至想不起现在我正在打球。幸福的时光终于一步一步的降临了。我向场上的哥们打声招呼,阿拉有事,先撤了。也不管他们大呼小叫的抗议。所以嘛,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假的,为“美眉”我插朋友两刀倒是真的。其实我还没有坏到要去插他们两刀的程度,只是让他们“三缺一”没法继续对抗搁着难受。不管了,人生大使要紧啊!

    从球场到男生寝室有一段距离要走,需要经过一座花园。我们每次前去球场的时候,总是大骂建筑设计师的弱智,害的我们每次打球,都要提前跑去占场地。而他们却有一条很好的理由,为的是创造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和休息环境。这倒是不假,在这么静的花谷中。早晨就是睡到8:30也没有人会醒。所以每天早上急急忙忙的上厕所、急急忙忙的洗脸刷牙、急急忙忙忙的冲、还有急急忙忙的迟到,都是我们大学生活的必修课。到了大二都是老油条了,老师也拿你没办法。今天心情暴爽,第一次对这样的设计没有了意见。距离也似乎缩短了一般,吹着口哨,踏着“踢踏”。一路神飘进了后花园。

    奇怪!我看见了八婆,这真是奇迹。以她的性格决不会在这里虚度光阴,由此她还经常骂我有事没事往后花园闲逛,还十分肯定地猜道:准是我看上了花园中的那几棵石榴和那几个桃子。不怀好意,做贼都这么没有水准,那么明显。今天我正好来奚弄一番。她坐在迂回的走廊上,一片一片的把伸进走廊的树叶给下来。看来是坐在那里许久了,一整枝的树叶给拔的差不多了,像被狗啃了一般,惨不忍睹。而她还饶有兴趣的继续着,忙的不亦乐乎,似乎有不把整枝树叶给拔光,不停手的迹象。 “你梦游啊,你!大清早的干吗这样折腾花花草草,跟你有仇啊!” ……没声音。靠,不理我。也罢。今天我心情暴好。所以也不会去计较小女生的肚量,继续走我的。

  正当我准备从她身边跨过时,意外的事发生了。八婆整个人突然飞了起来,像饿狼看见猎物一般扑了上来,双手卡住我的脖子,整个脑袋就往我脸上贴。这“疯婆”准是疯了。我连忙扭腰、后顿、斜靠在柱子上,幸亏哥们我练过,要不然还不让你给整成肛裂啊!还好,总算是留下了两颗门牙磕磕瓜子。我闭着眼开口就想骂,还没有骂出口,只见八婆双眼红肿,泪眼汪汪的看着我,而且满脸都是泥巴,额头还有血丝。我大吃一惊,“你这是怎么了、去阿富汗了、谁……谁招惹你了?不问还好,这么一问,她立刻夸张的大嚎起来。幸好是中午时刻,大家都还没出屋,要不然还以为我在撒流氓呢。有人说女孩落泪如梨花带水,令人心酸万分。而她这副哭相实在不敢恭维,这样子难看极了。鼻涕、眼泪、口水一起横流。到最后,整张脸是分不清哪儿是哪儿了,像胶水一样和衣服贴在一起,别说擦不净,就连漂白都有困难。幸好这次穿的是个把月没洗的球衣。我连忙撩起前襟,在她脸上一阵胡搅。“慢慢来,是谁欺负你的,告诉我!”

    接下来的故事,我听懂了大半。故事悲惨的简直不是人听的。原来就在刚才被我气走之后,这丫头贪便宜在中关村的一个小店铺里买了一块硬盘,在他那里试了没有问题,拿回来却是废铁一块,一个子儿都不能存。拿回去换的时候,被定成诽谤罪,不还钱还被狂扁一顿。怪不得郁闷的坐在走廊上摘树叶。又是JS坑人,而且坑到八婆身上,这还了得。我顿时火冒三丈。 “操!小样的,反了他。不还钱,还打人。” 立马把八婆提到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算了,我们受过高等教育,不跟他们一般计较了。”八婆看我动了真格,有些怕了。 “算了?什么气都能受,就不能受这窝囊气,哪家黑店,咱们一块找他去。” “海龙大厦。” “师傅,中关村海龙大厦,急事!” 的哥大叔把这破夏利开的像法拉利,一路狂飚突进的到了海龙大厦前。走进大门,拐一个角就到了那家黑店。这八婆真是懒得可以,像这样靠近门边的店铺,最容易坑人了,还要自投罗网。站在玻璃门外,里面的一切尽受眼皮。经八婆一指点,我明白我要研究的对象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武术的最高境界。一脚跺开那扇破门,顺手操起电脑桌上的一壶茶水,也不管里面温度是几何,把所有的东西如数灌进他的后颈,一点不曾浪费。

  杀猪般的嚎叫刹间冲斥了整座大楼,那厮还未明白是什么来着,我立即冲上去左右开弓,“劈劈啪啪”脸上结结实实的吃了我两记勾拳。我这勾拳可不是吃素的。在高中时代,由于看不惯校体育队一个家伙的那副不可一世的“鸟样”,我曾一拳打飞了那家伙的下巴加两颗门牙。从此校园周围十几里内,莫敢仰视。自从进了大学以后我更是勤加练习,最近又是加入了附近“什刹海体育运动体校”的业余自由搏击班,更是炉火纯青、技艺非凡。再看那家伙,早已抱着脑袋直不起来了,肥肉一堆趴在地上不能动了。

  “叫你打人,叫你打人。”八婆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靠破垫猛击他的背部,一边打一边大骂。沈从文大师曾表示过:男性和女性的交往中,往往起到以个启蒙者的角色。女性生命中的欲望一旦被唤起,就会走向彻底。看来果然不假,大师不愧是大师。一句话就说尽了女性所有的特点。看她这样的打人真是郁闷。小样的,有这么好的榜样在面前,连打架都学还不会。拿着这样的靠垫能砸死人吗?要报仇你也挑个有分量一点的家伙啊,又不会死人!眼看着八婆出了一口恶气,我也过了过拳瘾。我们联合起来也教训了那坑人的JS:不是每一个消费者都是那么好欺负的,你有阴招,阿拉就有阳招。看谁恨,who怕who啊! “好了,好了。”我叫住了八婆。出了恶气,就撤吧。毕竟人家也没有把你怎么样,没必要往死里整。

    正当我们踌躇满志、凯旋回撤时。突然一声惨叫响起,是八婆!她走在我后面,惨了被袭击了。紧接着那被揙的家伙与我抱在一起了,真是郁闷。当时我就想起了伟大革命领袖毛主席同志说过的那句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我一边诛死搏斗,一边深深的体会到了我的悲哀。一时冲动埋葬了一世的八婆名啊!这是我一生中最郁闷、最窝囊的一次火拼,很像菜市场里泼妇骂街一样扭在一起。那厮更是不要脸,双手边搓我的长发,一边撕我的衣服和脸皮。妈的,打架都和女人一样,还是与我扭在一起,真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可怜我为了这次约会留的那头长发却被那小样的占了便宜。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狼狈。

  八婆眼看我快撑不住了,再下去要吃亏得迹象,马上报了警。直到保安把我们分开时,才发现自己的光辉形象全毁了。我的球衣基本被撕的不成衣样,体不遮肤了。还有我那可怜的、飘逸的长发,被他拉的像疯子一样。现在想到头皮还是一阵抽筋,从此发誓再也不留长发了。这倒省下了不少洗发水。

  (四)海龙大厦的电子钟准时的报响北京时间。唉!这时候我应该在“天一阁”里,而不是在海龙大厦的保卫科里跟这个鸡巴叽叽歪歪。我的人生大事就这样的泡汤了。想想我一次也没有见过的“美眉”,第一次约会就这样遥无信息,留下的是多坏的印象啊!

    从保卫科出来时已是星夜,是老妈和班主任一同交了保释金给保释出来的。那家伙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被我用茶水烫出一二个水泡而已,擦了一点药膏也回家了。后来听说被工商局的大哥勒令停产整顿,还罚了一点人民币。这叫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由于我打假提供线索有功,加上出来后也没有再闹事,警察大哥也没有找我麻烦。这些当然都是后话。一路上老妈不停地数落我:“你这崽子,什么不好好学,偏和你爸一个臭脾气。天天背火药桶,不出事才怪。” 在老妈面前我是没敢回嘴的,要不然她那一波又一波的唠叨让你脑袋发胀。我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一言不发。八婆见我老妈骂成这样子,偷偷地乐了。 “你还笑,一个女孩子家,一点都不文静。到处疯玩,还跟男孩一起打架,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

  (五)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震醒了。开门一看原来是八婆,只见她一脸郁闷的站在门槛上,手中拿着一点白色的东西望着我。 “我早上刷牙时还没感觉,喝牛奶的时候发现牙齿掉了,以后不能吃苹果了。”八婆一脸心疼。原来那点白色的东西是她的老虎牙阿! ^_^,哈哈! “听人说掉了老虎牙,一点也不会影响接吻诶!” “是真的吗?” “不信是吧?这不咱们试试。” “找打……” ……

  榕树下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