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下

无论何时 我都会在你一转身的距离等你


2004-09-07 09:15:34         华夏经纬网
  金黄的麦田像波浪一样从眼前掠过,偶尔会有几座可爱的农舍点缀在无垠的寂寞中。在漫长的旅途中能看到的景色大概也只有这些,空气温暖但有些无聊。“《榭寄生》是什么啊?”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指着我面前的书问。我想起当时恒宇给我这本书的时候,我也是这么问他的。

   “准备好手绢哭吧”,恒宇把书放在我手上说。我说如果女主角死了我就哭,可是女主角没死,但我觉得菜虫是个很软弱的人,不敢追求也不敢拒绝。恒宇说那是因为他不舍和不忍伤害别人。我说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爱的是谁吗?非等到把所有的人都伤害了他就好受了吗?恒宇马上顺从地附和我说,是是是,菜虫千刀万剐。我却说不出话来。恒宇,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无论什么事都顺着我?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可我认识他这么多年只能用三个字形容:没感觉。我喜欢要爱就爱不爱即散,拖泥带水对我来说就是钝刀杀人。但恒宇对我的每一次纵容每一次关怀都让我没了脾气,拒绝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可他总是好脾气地说:“做朋友也不行吗?”那我又能怎样?所以到现在朋友做了七年却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有另寻“新欢”的迹象。我不时地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搞得比他妈妈还上心。就在我盯着白得耀眼的墙壁,想着这次一定要下定决心冷酷到底,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是恒宇的,说他放暑假已经从北京回来了。我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抬头看了看蓝得没心没肺的天,心想老天怎么这么照顾我啊,让我心想事成啊。

    我发现恒宇比去年胖了一点儿,看来北京的水土不错。看见他干净明朗的笑容时,我突然有点心虚,我想我没干什么坏事啊我怕什么。恒宇上来就问:“杰伦的拼图拼好了没?”我小声说:“快了,还差十分之一。”恒宇很高兴地说:“等你拼好了,我送你一个漂亮的画框装起来。”我心更虚了都没敢吭声,其实我连二十分之一都没拼好。虽然我对恒宇很绝情,但他每年圣诞都会送我礼物,即使去了遥远的地方上学,也是千里迢迢地让“绿色天使”寄过来。所以我狭小又凌乱的房间里总能发现他的踪迹:床底下堆着整套史努比典藏版玩偶;CD架上班德瑞的钢琴曲;书桌上乱糟糟的拼图,门后还挂着几米长的炫紫围巾。我可以把别人送给我的花轻易地扔掉,可我不得不承认恒宇的礼物真的让人无法拒绝。虽然如此,可我是不会让他“和平演变”成功的。我准备先发制人,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脱口而出却是:

    “我看你的头发有点长……”

    “那你跟我去剪头发吧!”恒宇挠了挠头说。

    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头发长了挺好看的”,这样也好,可以多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台词。

    在剪完了头发,喝完了珍珠奶茶之后,实在找不出什么借口拖延时间了。我看了看天,已经开始有夕阳的金黄,气氛有点凄凉,但我还是说了,把原来已经说过无数次的话又说了出来。恒宇还是好脾气地微笑着问我:“做朋友也不行吗?”我不想再陷入这种反复轮回之中,咬着牙说:“不行!”说完我就没再开口,我怕我说出什么心软的话来。恒宇盯着有些黯淡的天边,我知道他的眼中也一定有黯淡的颜色。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头来,脸上依然是温和的微笑:“回家吧。”我的心在那一刻突然很痛,好像我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对不起,恒宇。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我看着零乱的毫无可能拼完的拼图,那堆纸片中有杰伦破碎的脸庞,那不羁的眼神让我想起清扬。是的,我一直忘不了清扬。尽管他已经离开我四百八十一天,尽管他远在离我几千公里的地方,但我依然能够闻到他的气息,就像清晨的阳光一样清冽新鲜。他是永远神采飞扬的一个人,我第一次见到他并喜欢上他,就是他在球场上大汗淋漓的时候。他永远有活力,永远带着点高昂又可爱的傲气,永远用单眼皮斜斜地看人。而现在不管是从距离上还是从心理上,清扬对我来说都像雾霭,还没靠近就已消散。他偶尔回发来E-MAIL和短信息,即使是普通的白底黑字,我也能看出他在我所未知的城市里依然活得快乐而张扬。我记得他走的那天晚上有很好的月亮,照在他俊朗的脸上反射出迷人的光芒。我知道他要走的决心谁也动摇不了,就像一颗谁也抓不住的流星,就像一只鸟的宿命就是飞翔。

    电脑响了,是恒宇的电邮。小雨:

    你好!我很难过。其实在认识你的第七个年头依然能看到你的笑脸,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什么,我的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请保留我为你付出的权利好吗?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想告诉你,我考上研究生,可能不会回来了。

    记得初三时我转学到你们班,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的世界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即使这等待漫长得不着边际,但请你相信,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一转身的距离……等你……恒宇

    这些省略号不知省略了什么,我想大概是泪水吧。我想起了恒宇如同大海般的眼睛,总是微笑的他流泪是什么样子呢?我甚至觉得他流泪的时候也是微笑的,这种想像在我的心里掀起微小的波澜,这波澜由小到大地层层推进,渐渐成为排山倒海的巨浪。

    清扬曾经为我分析过星座,他说巨蟹座的人外表有层坚强的壳,但内心却是柔软的。我嘴上不承认,心里却不得不佩服他可以把我真正地看透彻。他说,所以我的坚强外壳是不长久的,需要更有力的盾牌来保护我。我明白了,清扬不会是那盾牌,他的宿命是飞翔,像传说中那只永不落地的鸟。而我只能在地面上仰望他划过天空的伤痕,让刺眼的阳光隐藏眼底的泪光。

    暑假里我没有出门,皮肤没有像原来那样晒得黑黑的,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快乐。其实整个夏天我都不快乐,恒宇的选择离开对我来说是一个解脱,但我觉得失去了很多,比如他微笑的脸庞。我翻出那些史努比,觉得个个都很像他。傍晚仰天看云时,我会对着天空反反复复说着一句话:我很难过。

    “在森林中,有一朵美丽绚烂却不知名的花,你是去采下来,还是绕道而行?”看着清扬发来的短信息,我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可我还是选择绕道而行,我不喜欢不确定的东西。“美丽的花象征未来的幸福,采或不采代表人的勇气。你难道要绕道而行错过幸福吗?”盯着手机屏幕上清扬发来的答案,我的泪刷地下来了。我甚至有点痛恨这个家伙,总是揭开我的外壳戳痛我最脆弱的地方。也只有他才能这样吧。我下载了一只英姿勃发的鸟发给他,让他飞吧,也许朋友的关系会让我们更自由地呼吸。

    九月的天气依然很热,我坐在院子里不停地喝着纯净水,想用它来冲淡心中的难过。恒宇明天就要走了,虽然不是生死诀别,但我的心就像原野一样的空旷。天蓝得像人深邃的眼眸,厚厚的云朵如同宽厚的肩膀,我突然觉得它们离我很近,而我伸出手,却只握到一片虚空……

    车站还是那么吵,永远有无数的人匆忙地南来北往,或伫立,或远行,奔向生命中不同的方向。而只有我和恒宇在喧闹的人群中安静得如同雕塑。恒宇说:“我们都不希望火车到站,不是吗?”我疑惑地望着他,“因为火车从南边来,我们却都往北边看”。恒宇笑得很勉强,但依然是没有怨言的随和而温暖。我什么方向也不看,低头盯着手腕上的水晶手链。我想起这串手链是恒宇送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有一阵子我丢了单车,又丢了钱很倒霉,恒宇说水晶可以使人转运便送了我这个。我捏着每一粒水晶,看见有一颗水晶出现了裂缝,那裂缝刺得我的双眼疼痛想要流泪。火车拉响汽笛呼啸而来,人群如潮水涌向前。我看见恒宇挤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宽大的玻璃隔开了我们在两个世界。他靠在玻璃的一角,手心向外却没有挥动。我看到他的脸仿佛笼罩在巨大的忧伤中,眼中有雾的颜色。我想他哭了,我第一次看到恒宇哭,而且以后也不会再看到他的笑脸了,想到这里我觉得我的世界都要崩塌了。可车已经缓缓开动了,我拼命追着那个车窗,挥手说:“在北京等我好吗?”我不知道他听没听见,我心里想着那句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你一转身的距离……我相信,恒宇会等我,还有时间,还来得及。

    “是一种寄养在别的树木上的植物。在古希腊的传说中,恋人们在榭寄生下边亲吻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我向女孩解释说。女孩在火车到站的时候看完了这本书,她哭得泪光盈盈,我想我看的时候恒宇给我准备了手绢我都没哭,我怎么那么狠心啊。

    在恒宇的学校里我见到了他的同学木木,QQ上聊过几次,是个很可爱的人。见到我说:“你还大老远地跑来了,我给你寄去就好了啊。”我微笑地摇了摇头,从木木手中接过一个盒子,当我打开它时,泪水在眼眶汹涌失控,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枝金黄色干枯的榭寄生。木木说:“没想到白血病还有急性的,恒宇竟来不及寄出就……”我的泪水落在榭寄生上,却再也滋润不了干枯的枝叶,我一直以为来得及来得及,却没想到感情也有枯死的一天。我转过身,想起恒宇说过: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一转身的距离……等你……

    后记:我的故事是真实的。也许一看到是白血病就好像是虚构的,以前我也觉得那都是电视上的事情离我很远。直到看见水晶棺里已经没有生命的遗体,我还是不敢相信,别人嚎啕大哭我却哭不出来…… (江华)

  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