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都是龙的传人--记参加夏令营所结识的祖国同胞


2004-06-09 10:33:17         华夏经纬网

    从祖国大陆旅行归来,朋友们见了面,都自然而然地问起观感如何?

    “大陆变化真的很大吗?”

    “老百姓生活的确改善了吗?”

    “年轻人怎样?他们满意吗?有什么信仰危机吗?”

    “所谓的官僚作风是否有所改进?”

    “经济体制改革真的解除了生产力发展的束缚吗?”

    “大陆上的人到底对台湾了解多少?关心程度如何?”

    “妇女们服装怎么样?听说也开始打扮哪?”

    “他们吃的怎么样?还用粮票吗?”

    这些问题上自国家大事,下至生活琐节,该怎么回答呢?这次夏令营主要的活动地点在大连和北京两地,不过我们也参观旅游了西安、重庆、长江三峡、武汉及上海。对这些问题或多或少地总也有些体会,可是要有逻辑有论证地说出来也不容易。这样吧,让我介绍一些这次我在祖国大陆认识的朋友,他们都是目前在祖国神洲大陆上涌现出来的新时代人物。他们都蕴含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也许从他们的音容笑貌和行为举止中,我们可以为前面一系列的问题找到一些侧面答案吧。

几位居住在祖国大陆的青年台胞

    这次台联会组织的夏令营中,有七十几位来自居住在全国各地的青年台湾同胞。他们都是早年从台湾回到大陆定居的台湾同胞的第二代。他们年轻、爽朗,对海外回到祖国的同胞特别热情。没几天,大家就成了好朋友。

    “你能说说美国的法院审案的情况吗?台湾的法院又怎么样?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犯罪案件频率高吗?他们的法官、检察官、律师到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呢?”这位姑娘,个子高高的,态度有点儿拘谨,可是一开口提起问题来,却滔滔不绝。一打听,原来她是某地法院的审判员。她异常关心台湾的法治问题,热切地表示想多知道一点国外的法律知识,多学一点各国的法律制度。我们讨论着一个问题:

    “到底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之下,法治才可以真正地比较公平、比较合理地维护社会的秩序、尊重公民的法律地位?”这个姑娘有颗年轻明朗的心,殷切渴望着把她认为神圣的工作做得更好一点。

    另一位年纪较长,头发有点儿卷曲,眼光炯炯有神的青年,说起话还带了点闽南口音,原来他是从厦门来的,专门研究新闻学。他虽没有在大学专攻新闻学,却靠着自学和工作经验的累积,考上了研究生。他胸有大志,谈吐不凡。我们议论着新闻舆论应该如何在社会主义的社会中起一种为民口舌的作用。然而作为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新闻记者,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做到这一步呢?他毫不迟疑地指出除了新闻从业者本身要具有不计较个人得失的志节之外,也要有一套合理的社会制度来保障新闻作为舆论工具反映人民的正义心声。他看了不少书,对问题有一定的分析能力。他对于新闻事业一定会在祖国的改革的道路中大步前进是有信心的。

    我们在海滨划船的时候,又认识一位模样秀气而略略带了点矜持的工会副主席。她谈吐文雅,态度客气。一点也不像我想像中那种搞工会工作的人物。我总以为从事工会运动的人都是五大三粗、彪悍威武的男子汉大块头,岂不见,画报上的工人阶级英雄都是采用这种造型吗?却没料到在我们社会主义祖国有这么一位秀秀气气、斯斯文文,一说话就先会笑的工会人物。我不禁好奇地想要考考她:

    “在资本主义的社会里,工会的作用很明确。工人们组织工会向资本家斗争,是为了工人们的福利而奋斗。然而在社会主义的国家里,照道理说,工人阶级都当了家,作了主,为什么还需要工会呢?工会要向谁去斗争呢?难道社会主义社会中的工人也要向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来搞罢工吗?难道共产党当了政还不能为工人争福利吗?难道工会……”一连串的询问好像把我们这位年轻的女工会副主席逼急了。可是别看她年轻,谈问题还是蛮老练的。她一一地向我们阐明即使在社会主义的社会里,工会尚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当然,工作的方式与性质和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工会是绝不相同的。可是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使工会更好地成为党和工人群众之间的桥梁,尚有许多理论和实际的问题要研究呢。虽然她有些着急地想要说明她的观点,唯恐我们弄不明白,可是她却把这一番大道理讲得这么诚恳这么清晰,多么叫人信服!我想:难怪她会被选为工会副主席,她的本领看来比我想象中那种外型粗大、彪悍勇武的工会活动家确有过之而无不及!

    参加夏令营的还有几位研究生,都是我们未来的科学家。有位文质彬彬、瘦瘦高高的研究生,来自四川。我们很谈得来。他说到他们同学在学校里作的研究工作,那么有信心,那么有抱负。虽然他也承认:学校的设备有待改进,人事制度亟需改革,但是最重要的是祖国新一代的知识分子确确实实是豪情满怀,振翅欲飞。物质待遇不是大问题,更要注意如何创造较好的条件,让我们年轻的科研人员可以扎扎实实地搞出成绩来。

    “我们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哪点不如外国人?我们的勤奋用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我们的科技还差人家一大截距离?”

    “我们目前的经济发展、科技水平比不上有些西方的资本主义国家,原因很多。但是归根结底,这些因素都不是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

    “我们实在没道理再允许这个情况继续下去!

    “我们这样一个有历史有文化的伟大民族,没道理说我们比不过外国人!

    说得好!我亲爱的青年朋友们,我们飘洋过海,寄人篱下在海外蜗居这么些年,深深地体会到一点,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聪明才智绝不是不如人的!

    在夏令营里,我们还认识了许多青年台胞,有的是在企业单位工作,他们关心着国内正在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有的是业余舞蹈家、歌唱家,醉心于艺术的追求;有的是在校的大学生,初生之犊不畏虎,大谈时政;还有医生、护理人员。他们从事各行各业,各有所好,各有性格。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关心着国家的前途,关心着台湾的未来。无论我们谈什么问题,上自国际形势、体制改革,下到各人的工作嗜好、家庭情况,最后总是归到一个问题:

    “台湾将来怎么样?我们能很快地到台湾去看看吗?你想家吗?……”

    怎么不想呢?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都在台湾呢!我相信,我们大家都会能够很快地去台湾看看的。从你们这些青年朋友身上,我看到了祖国的前途,我们大家的希望。你们那样地朝气蓬勃,奋发有为。我们的祖国大地可以孕育出这样好的青年一代,对于将来,我们怎么会不乐观呢!

重庆的毛肚火锅老板

    七月下旬,重庆正是盛暑之时,我们夏令营一行浩浩荡荡驾临这座有名的火炉城市。果然名不虚传,此地气温甚高,入夜之后,仍然令人全身发热,汗流浃背。可是去热之法,据说是痛吃麻辣火锅!

    那天晚上,我们数人结伴而行,想要见识重庆的夜市。路经一条狭街,看见弄堂口子上有座竹棚依砖墙而搭成,里面蒸气腾腾、炭火熊熊地烧上了三架火锅。这座小竹棚,也没有挂牌子,此刻正有几个穿了背心或是打着赤膊的汉子或蹲或站地围着吃火锅,猜拳喝酒,不亦乐乎!华氏温度将近一百度,酷暑逼人,居然围炉大吃火锅,真不可理解。

    可是人家告诉我们,不吃重庆的麻辣毛肚火锅,不算到过重庆。暑天吃火锅,汗如雨下,乃是避暑良方!于是几经商量,就慨然入座了。

    当这个小竹棚子的老板一听说我们这几个“华侨”原来是来自台湾,马上笑容满面,敬烟倒酒,谈起家常来了。

    “台湾有我这样的火锅吗?我这可是道地的东西。”

    “台湾天气比重庆热吗?啊,差不多热,那你们更该尝尝我这火锅了,包你们出一身汗,凉快凉快!

    “从美国、从台湾来吃我们重庆的火锅,真不容易,来,请你们喝酒!

    大家就这样聊开了。我们问他生意好不好?有没有赚头?才知道他现在每天大约可以做一百元左右的生意,其中差不多至少有廿余元的利润。若在冬天,每天的生意更好,可以达到二百元左右。

    “嘿!你老兄才是不简单哪,这样算来你每个月的收入,比起你四川老乡邓小平薪资还高嘛!

    这下子,老板可得意了。他拍拍胸膛,指着站在旁边又背着孩子、又帮忙侍候着的老婆,还有一个身材小巧的姑娘,说是他的妹妹,自豪地表示:这个收入就是他们这么一家子赚来的,什么都不靠,就靠这双手,起早贪黑地干出来的!

    “那么你们算个体营业了。你从前干什么营生呢?你怕不怕政策变?如果政策一变,你这个体生意还能做吗?”

    “我这当然是个体户了。我从一九八○年干起,别小看这个竹棚子,我屋子里头这个机、那个机都置起来了。”

    “以前,以前我们一家子就没事干,耍子耍子哟!

    “那时生活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就混着呗!

    “怕不怕政策改变?怕啥子!不偷不抢,我们靠自己劳动挣钱,嘿!哪个敢不让我干!

    好个“哪个敢不让我干”,真是个国家主人翁的气势。我们在海外从报章上读到中国大陆许多地方尚有“左”的残余势力,许多人仍是心有余悸,经济改革受到层层阻挠。却万万料不到,在重庆市偏僻小巷内,我们竟然幸遇到这样一位新经济政策的坚决拥护者。更令人肃然起敬的是,他有这样一副理直气壮,当仁不让的主人翁态度。

    !让我们大家干一杯四川烧酒,为我们国家实事求是的经济体制改革成功干杯!为我们的同胞抬头挺胸当上国家主人翁干杯!

    重庆的毛肚火锅不仅热辣辣地上了口,也热辣辣地上到了心坎儿里!

雄心满怀的青年武术家

    我们这次有幸畅游长江,饱览三峡雄奇秀丽的水色风光。令人高兴的是我们又在船上邂逅了一位杰出的青年武术家。

    他一看模样就是个北方人,个子中等,豪爽之中带有一股英武之气。他不属于那种虎臂熊腰的彪形大汉,而是态度含蓄沉着、举止潇洒利落的有为之士。我自己也特别爱好武术运动,所以一谈之后,颇为投缘。

    他来自北方某地,是该省师范大学的武术教师。说起他的学武经过,也是一段蕴含了老一辈武师们的高贵情操的辛酸故事。原来他出生武林世家,自幼就在父亲严格的督促下学习拳术。到了“文革”时期,一切传统都在“横扫”之列,我国相传千年的武术自然亦被视为“封建遗毒”,不能例外。就在这困难的时候,他的父亲却要稚龄的儿子秘密另投名师,苦练武艺。老一辈的武术家们,用心至为良苦,为的是不忍心亦不甘心让我们民族千年来相传的武术瑰宝就此淹没失传,在当时困难的形势之下,又不能公开授徒,只好暗自督促自己的孩子练功。自己的功夫教光了,老武师们就偷偷地易子而教。白天老武师们常受着“批斗”与“诟骂”,甚至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全家生活都发生了问题,然而到了晚上,他们却关起门来,严厉课徒。

    好了,这段黑暗的时代终于过去了,武术又可以公开地倡行了。现在,也开始有些公开的比赛在全国各地举行了。这次他即是从成都参加一项武术比赛回来。

    可是,我国武术运动若要进一步普及与提高,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还有一些武术家仍有门户之见,免不了相互嫉妒。本门绝艺,更是不肯轻易示人呢。”

    “社会上对武术运动还不能普遍地重视,武师的地位也未得到应有的尊重。”

    “我们出去参加比赛、交流,甚至有外单位要聘请前去教武时,还有一道道的关卡,难以成行哪。”

    “日本的柔道,不就是从中国的摔跤武技传过去的吗?可是现在柔道已发展成了世界性的运动竞赛项目。日本的空手道,不也是学自中国的拳术吗?电影‘少林寺’一开头不就介绍了日本空手道少林流创始人千里迢迢来到中国的少林寺寻根归祖吗?”

    “现在空手道也逐渐在外国普遍流行起来了,也开始有些国际性的比赛了。”

    “可是我们中国才是真正的武术发源地,各种武艺,博大精深。为什么武术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普及反比不上外人呢?为什么我们中国武术尚不能普遍地走向世界呢?”

    “回顾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每每在我们崇尚武术的时候,就是我们民族强大的时候。你看唐宋盛时、明清之初,都是我们许多武术流派开创发展之时。”

    “我们就不相信,我们中国人体质不如人,我们应该可以搞上去!

    “我们仅仅抛去‘东亚病夫’的称号还不够,我们还要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是世界强人!

    好一个要做世界强人的志气!我们议论着,感叹着,热切地憧憬着。江岸奇峰秀峦,船侧水浪滔滔,君不见长江后浪推前浪,论英雄人物,还看今朝!

    我衷心祝福我们青年武术家的宏愿可以早日实现。

活跃的科技信息工作者

    在四川,我们听说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咨询服务项目,也可以算是祖国新时代下的一个“新生事物”吧!

    这是一位年轻的朋友,文质彬彬,带着黑色的塑料框眼镜,颇有一派学者的风度。他一上我们的游览车,就客客气气地介绍起当地风光来了。大家都觉得这位导游业务水平不错。可是此番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了。他原是在当地的青年联合会的组织之下,从事科技信息交换的联络工作的。他本来用的是“科技情报”一词,可是我不愿意用“情报”这两个字。在海外,这两个字很容易使人联想到“间谍工作”,所以我们还是称之为“科技信息”吧。他说在目前国家的经济体制改革与发展的过程中,如何促进科技信息交流,导致新产品与新技术的发展,是一项急迫需要的工作。当地的青年联合会尤其觉得,在许多因为本身爱好科技而自学成材的青年人中,这一项工作大有潜力。于是他们成立了一个“新华科技情报部”,专门汇集各地搜集来的科技信息,建立联络网,将有用的构想及研究成果输送到可能实际应用的企业单位及研究机关。他们提出与实际应用比较能相结合的各项专题,鼓励并发掘有能力有兴趣的青年人共同参加研究活动。

    他们广开门路,想要调动青年人的积极性。这项工作算是新的尝试。在一个科技信息尚不是十分流通的社会里,其意义十分重大,其效果也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事实上,据说他们已经有了为数不少的通讯研究员,分布于各行各业。这些许许多多业余的科技研究员都可以通过这样一个联络网因之贡献出一己之力。

    说着,说着,他开始动员起来了:“你们在海外,接触面比较广,说不定也可以帮点忙,替我们提供一点科技信息呢!

    看他这么热诚坦率,我们当然觉得应该效劳。我们在海外不是有一大堆戴着硕士、博士帽子的朋友,在外国人的工程公司和研究机构里不断地感叹着“为人作嫁衣裳”的苦闷吗?如果通过这样一种科技信息的联络网,他们不是也可以为祖国的科技发展稍尽绵薄吗?

    不过,对海外的朋友们,我还是要在此慎重声明:这里所指的“科技信息”的咨询交换服务,绝不是像“○○七谍报员”的电影中所描述的惊险故事一样,也绝不含有任何刺激的“间谍”行为!

上海的“未来企业家”

    上海不愧是中国第一个工商贸易集中的大城市。大约是由于上海具有百年来对外通商的丰富经验,大家都说“上海佬,门槛精”。好像只要是上海人,就一定会做生意。

    我们在上海认识了一伙年轻的文艺爱好者,他们里面有人隶属作家协会,已有作品发表在报刊杂志上面。然而他们却雄心勃勃地要组织起来,大搞“企业”。搞什么样的企业呢?

    “当然是为了支持我们搞文艺创作!

    他们多半是自学成材,用业余时间搞写作的文艺爱好者。他们觉得由于生活的压力,大家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浪费了大好光阴,无法专心致志搞创作。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抓的还是经济。马克思先生不是也说过一切上层建筑都是以经济活动为基础吗?没有经济,其他的问题都不能谈。

    他们组织了起来,深入细致地做市场调查,严肃认真地搞生产研究。在目前的改革后的经济体制下,青年是可以创办集体企业的。他们觉得他们可以补国营企业的不足之处,他们可以比较机动灵活,他们可以试行现代的经营及销售方法,他们可以生存,可以发展。他们说:“我们也不是为了个人发大财。只想能筹出点钱,可以支持一批有才华的青年朋友全心全意搞创作。”

    “不要多,只要一个月有六十元就可以让一个人安下心来搞创作,不再为生活费担忧。你看,只要六十元,多么低的成本,就可以将一个人解放出来一个月专心创作,这可算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成品。你说,这合不合经济规律?”

    他们的热情令人感动,他们的干劲令人佩服。我不知道他们的努力会不会成功?但是我深深地为了他们终于在目前的祖国大地上能产生这样一个志愿,也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他们尝试而感到庆幸。就是这么一个允许他们去尝试的机会也是来之不易呀!也许他的经验还不够丰富,也许他们的工作尚欠周密,说不定仍有许许多多的困难和阻碍他们尚未想到,可是无可怀疑,这些青年的心是值得赞赏的!他们心中充满了对生活的美好期望,蕴含了对祖国前景无限的信心。当我们的祖国正在拨乱反正、排除万难的道路上奋勇前进时,还有什么比这些青年人的热望和信心更加可贵的呢?

    未来的企业家们,我盼望你们成功!我盼望你们和我们的祖国一块儿走向胜利,迎接灿烂的明天。

日本学者的赞叹

    返美途中,我在东京稍事逗留,趁便拜访了日本国际大学的雄寿教授。雄寿教授目前负责西太平洋区域研究的课程,是位颇负名望的国际经济学者。

    他以学者的口吻询问我此次北京之行,对中国若干方针大致有何见解。我告诉他这次旅行纯属私人活动,主要是参加夏令营,未和官方人员讨论任何问题,因此对这类具有国际影响的重大课题,急切间尚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过我情不自禁地回述起一些我在中国一个多月所认识的同胞们。

    雄寿教授谛听片刻,竟然叹道:“了不起,邓胡赵的体制改革的确了不起,可以和我们日本的明治维新媲美。”

    “不!性质全然不同,历史背景也大相迵异。中国是要找出一条中国式社会主义的道路,中国是……”

    雄寿教授打断了我的话:“是,是不一样。但是我的意思是明治维新把日本从封建的墓府将军统治衰退之下解救了出来。从此日本逐步发展成了一个现代化的强国,这点和中国目前的改革类似,而且……”

    我也老实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而且,到了十九世纪日本就变成了帝国主义者,不久就对中国发动了甲午战争。而且到了廿世纪卅年代,又发动了侵华战争。对不起,中国目前的改革和明治维新绝不相同。同时从历史看……”我不禁激动了,长篇大论地开始讲述近代的中日关系史了。

    雄寿教授认真严肃地倾听,终于他慢慢地说道:“是的,你说的对。中国的改革是和明治维新大不相同。我相信,中国的改革成功不仅是中国人的幸福,也是全世界人的幸福。中国是个正义的国家,中国人民是个伟大的民族。我们这个结论是从历史上切切实实地得到的。”

    雄寿教授年约五十余岁,我不便问他本人是否直接参加过侵华战争,但是“中国是个正义的国家,中国人民是个伟大的民族”这句话出诸一个五十余岁的日本朋友口中,我颇能体会出其中的份量。

    啊,伟大的祖国,我深深因您而引以为荣!

龙的传人

    返美的航机在太平洋上空翱翔,窗外长空万里,底下碧波浩荡,太阳刚刚升起,刹那间,霞光万道,闪烁东方。此时此刻我特别庆幸这个月我能够在祖国结识了这么多可爱可亲的同胞。

    我深以能够结识这些优秀的中华儿女为荣。我十分挂念他们。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心中想着同样的事。记得我们在夏令营时,大家热烈地唱着:

    “一样的皮肤,一样的心,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

    毕竟,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写于一九八四年八月廿日(高雄)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