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我们还会再相会


2004-06-09 11:06:43         华夏经纬网

    我在美国居住已经二十多年了。小时候,我还在日本度过了六年苦难的童年。可是奇怪的是当我走出北京飞机场的那一刹那,我的直觉是:我回到了家了。那一种兴奋和安逸的感觉是我这一辈子拿笔杆子和外国人打笔战的文人也没法形容的。

    北京就好像是一个大都市里隐藏着许多小城市。这“城外之城”有大都市的美丽和文化宝藏,也有小城市的纯朴和可爱。那里有天安门、故宫、十三陵、长城、香山和颐和园等等名胜古地,是个文化政治中心。可是在离故宫不远的街道上,人们打着扇子和孩子们坐在街道乘凉。也有妇女在后街上洗衣裤,打着绳子晒衣服的。那几天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天气特别热,几次说要下雨也没下得来。唤着吃西瓜,冰棍、喝汽水的小摊子,叫卖的满街小巷都是。天安门广场上,晚上很晚了,还有大人小孩坐在街道上乘凉。这一切都是顶新鲜的。可是,更新鲜的是北京街道上的自行车和三轮车像一条车龙样在街上驶行,比起纽约街上小汽车和大公共汽车堵满了街道的情况,自行车是灵活、可爱,又方便,也没有污染空气的毛病。

    到东北的时候,天气凉爽多了。清晨,我们看见大人,小孩在哈尔滨松花江里游泳,女人在水里洗衣裳。两件新奇的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是,他们在松花江上游水的时候,是边唤边游的,有点儿像学武术的人练功夫的叫声。而且男人,小孩都穿上黑色的中国布鞋游泳。我想大概是因为江里头的小石子太多的关系吧。二是,大清早在江边或斯大林公园运动的老人、青年人,男男女女的很多。年纪大些的练太极拳,有个别练的,也有团体一起的。年纪轻一些的,好像跑步的多。这就有点儿像在美国清晨的公园,街道上穿着运动鞋跑步的老少朋友们了。有一点不同的是:在美国,一过了上班的时间,街上的行人就稀疏了,公园里游人也是廖廖无几,因为几乎每一个人都得去工作。可是在哈尔滨,将近中午的时刻,街上和公园里的行人和游人还是很多。起初我不大理解这是什么原故,就去问了一位同志,才知道哈尔滨的工厂和各工作单位都是轮流制的,工作的时间是不分周日或周末的,所以,哈尔滨市里一直是人来人去的。

    在旅游途中,我心里老记挂着这些一同来的年轻朋友,他们缺少历史的知识,以他们在国外受的西方教育,恐怕很难一下子吸收进丰富的中国史物。可是,到了大连、旅顺,情况突然变了。连几个平时不用心听的青年朋友们都安静下来开始注意四周的环境。旅顺的“万忠墓”引起了他们一种强烈的愤怒和悲伤。日本人把中国人杀得只留下三十六个人,中国人的尸体堆成山,中国人的血流成河。这一群年轻人的沉默表达了他们痛切的心情。后来,我们到了日、俄监禁中国囚犯的“牢狱”,我们看到了被囚禁的中国人的相片和书信,参观了他们穿过的囚衣,所用的食器,和所受苦的刑具。有一些青年都流泪了。这种情景使我感到高兴。高兴的是我们年轻的一代,虽然年幼无知,但中华民族的精神仍在,黄帝的子孙素质仍在。

    在路上,除了游览以外也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件,值得一提。哈尔滨的卫生设备自然不比北京的宾馆。正巧,我们到哈尔滨的那天晚上,因为当天下午的雷雨把电断了,我们头一个晚上就受到没电看不见、没热水不能洗澡之苦,再加上蚊虫咬得我们全身痛痒,实在难受。最妙的是,这些“小姐,公子”们一开水,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是黄色的,把他们吓坏了!原因是在国外只有水管生锈腐烂才会流出黄水的,他们从小就受到大人的管训:“自来水是黄水,不能喝,也不能用!”他们哪里想到从哈尔滨自来水头流出来的是松花江里的水,自然是黄色的。当时,这些青年人不知情要抗议,大闹一场,现在想起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还有,几位年轻的朋友们注意到黑龙江的女孩子们穿着要比北京的女孩子还大胆。穿的衣服花一些,衣服的颜色也亮一点儿,还有头发的样式也比较多样。

    从北京到东北,有两件事引起我的注意。一是,国内许多人抽烟很重。或许这是我的初始印象,并不准确;或许是因为我自己不抽烟,而且我一直很注意美国近年来鼓励人民禁烟运动很盛。他们认为抽烟对人们的健康有害,对经济改良也无助。尤其最近一两年来,自从加州起头之后,美国已经有好些州开始立法禁止在公共场所抽烟。要在公共场合抽烟的人得到特别休息室去抽。所以,看到国内的人抽那没过滤咀的烟,真是一惊!二是,北京的女孩子顶凶的,还不讲情理,更是一点也不和气。在宾馆也好、餐馆吃饭也好、商店买东西也好,很少遇见说话客气、态度友善的小姐。倒是先生们和善客气些,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

    记得有一位北京的朋友问我:“在美国,年轻人交朋友困难吗?他们找的对象如果是外国人,作父母的态度怎样?”这位朋友倒是一下点破了在国外的中国家庭的苦处。不用说,天下父母是一个心,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中国媳妇,女儿嫁个中国丈夫。可是,事实上并不总是那么称心的。国外生长的青年接受的是西方教育,吃的、喝的是当地的食物和水,所接触的也是西方人环境,交往的更是十有九个是高鼻子,兰眼睛的外国人。除了纽约,波士顿,旧金山等几个大都会以外,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一般都分散各处,往往中国人之间难得见面认识。他们怎么办呢?就是有心也无法啊!可是,话得又说回来了。美国大都市里一般都组织了同乡会,学生有校友会,也有他们的中国学生俱乐部,还有短期夏令营、春节联欢会等等。当然,还有我们这一年一度的中国台湾青年同胞的夏令营。这次我从中国回到纽约国际机场的时候,我和女儿俩是指望我的两个儿子来接的,不料,却意外的多出了一个朋友在家做客。

    这位朋友是他们两年前在厦门台胞青年夏令营中认识的,两年来他们一直保持联系,假期中有时也走往走往。我感到欣慰的是台胞青年在中国相聚,不但增强对祖国的认识,对人民的爱护,也扩张了他们在美国的生活圈子中的中国生活。

    在这里,有一点又使我联想到我们离开大连的时候,一位国内的女孩子泪汪汪的站在汽车旁不肯走开。车子要开动了,她的回美的青年朋友从车子里伸出一只手紧握着她的手。再挥一挥手。那种依依不舍的情景,流泪的人儿却不只他们俩人了。也许,离别时每一个人都不免感到悲伤,甚至于流泪。可是,我们台胞青年的别离是带着希望和信心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不久的将来——明年,或后年,或大后年——我们是要再会的!(殷凌霄)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