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愿夏令营一届比一届办得更好


2004-06-09 11:15:50         华夏经纬网

    夏令营期间,本刊记者有幸结识并采访了来自台湾岛内的年轻营员范振国先生。范先生就对祖国大陆的印象、夏令营活动的安排及海峡两岸的关系谈了自己的看法,现将谈话摘要整理如下,如能对准备来大陆观光旅游的青年台胞们有所启示,使翌年夏令营工作安排更加完善,有助加深两岸人民的相互了解,这正是笔者所殷切希望的。

    我是第一次到中国大陆来,今年初台联会举办的冬令营本来我已经报名,但因当时接近春节,各种事情很忙而没能成行。这次夏令营安排了到云南和桂林,是少数民族比较集中的地区,对于在台湾关心原住民运动的人来说,很希望看一看这边少数民族的保护和他们文化的发展,以及政策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踏上开往北京的飞机,俯瞰中国大陆广袤的土地,心情很激动,视野立刻开阔起来,土地是那么大,台湾很小,飞到上空很快便会看到边界,而且因为台湾面积小,飞机不会飞到很高,污染的情况也看得很清楚。来到首都机场,发现设备不算完善和先进,但很朴素的一种感觉,手续不繁琐,对人十分信任。由于办事人员少,有时有阻塞的情况发生,不像进入现代化管理的社会,有很高的效率。出来更是感觉大陆真是大,机场路那么长,望不到尽头,两旁的绿化规划得很好,台湾因拓宽马路的需要,许多百年老树,包括乡间老树都砍掉了,行道树很少,中正机场出来看不到什么绿荫。北京人显得很悠闲,没有紧张生活的压力,对政治也有他们的想法,表现出比台湾一般的人关心政治,文化层次也满高。人很守法,车辆会等行人,虽然脚踏车和行人那么多,但自然形成一种秩序,不会产生磨擦。这些是对北京的初步印像。感觉不好的是有的美发屋,年轻人显得轻佻,和北京的风格不协调,相比之下开餐馆的个体户很不一样,感觉他们很卖力,对人也很亲切,不会有故意要坑害观光客的行为,价格也还算实惠,这和早些时候台湾外省人开的餐馆有些类似的地方,如老板会主动和客人聊天,谈当地的风俗和民情,在台湾这种风格的餐馆已逐渐没有了。

    长城的建筑很伟大,以前从历史课本和地理课本看到的东西,现在实地跟它结合了,那种感觉是很新奇的,似乎来到了历史上的一个地方。在台湾觉得长城很遥远,而亲临这里,看到的不再是一个模型,脑海里会回忆起上学时候关于长城的许多描绘,引发一些联想。

    夏令营很有意义,我们希望对祖国有更多的了解,而不是停留在最浅阶段。比如一些从美国来的孩子,他们不知道有中日战争,不知道中国曾经抗战过,在芦沟桥上只知桥上的狮子有多漂亮,有多少,造型各不同,应该把历史上的因素告诉他们,了解时代的背景然后做一个联接点,再把中国人特有的美学设计告诉他,教他们观赏。长安街沿途有一些五十年代的十大建筑,那个时期条件可能是非常落后的。可是能够建筑出那么好的东西来,当时与苏联中断关系,台湾是做为反面教材来宣传的。龙么峡水坝听说也建于五十年代,那么宏伟,比台湾的水坝都不逊色,而且山水保护得那么好,台湾的风景区,随处可见保特瓶,塑胶袋、易拉罐,没有整条的河道像龙庆峡那么干净,关于这些建设的背景,希望向营员解说。青年夏令营,是不是应该主要针对台湾来的年轻人,让年龄层次不要相差太大,要达到什目的,有一定的方向,咨询沟通方面,使营员对夏令营计划有比较完整的了解。

    文教机构可以多安排,参观北京实验二小收获很大,虽然学校的设备很差,但使人看到民族的希望,感到是真诚地在办教育。比如他们画画,是画我们民族的东西,跳舞放的是我们民族的音乐。在台湾,小孩子也弹钢琴,跳芭蕾舞,画画,但一般来讲都是仿效西方的。台湾在形式上来讲是进步的,但有民族传统的艺术创作不多了,而在大陆这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民族精神还在,我们民族的血没有断掉。观看老舍茶馆民间艺人的演出,我们很受感动,茶馆经理尹先生,个人喜爱艺术,也希望民间艺人有活动的场所,这样做一方面民族艺人能够传承下去,另外在人的互相照顾方面也尽了心。我觉得这很难得。台湾以前也有所谓的民间艺人,像雕石的林渊、跳民谣的陈达、画画的洪通都是民间艺术家,但他们一旦被挖掘,便饱尝剥削,别人借着他们来赚钱。大陆改革开放中,有一些不好的现像出来,但我们觉得中国还有希望,因为民族精神是她的支柱,如果民族精神被冲垮,改革开放带来的坏东西便没法克服掉了。

    台联举办青年夏令营,我想一方面是让我们认识大陆,另一方面希望我们回台湾对两岸做点事,活动中给我们太多的方便和机遇,华侨饭店员工列队欢迎,我们感到受之有愧。回去要多做一些事。

    我是台湾新竹的客家人,历史上客家人移居台湾较晚,又多居住在贫瘠的地区,由于有这样的背景,所以比较封闭、保守、排外、保护性强,因而传统习俗保存得很完整,一般不会支持台独。如我们扫墓祭祖,是祭“来台祖”。又如我们讲的是海陆话,台湾没有海陆这个地方,应该是大陆的海丰和陆丰。客家人的语言和生活习俗,会使我们感觉到自己不是从这个土地上冒出来的。肯定有一个根源,溯源通常是大陆。我们在台湾受的教育,也说中国是整块的领土,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介绍了许多大陆的文物和风光,我们看到战后四十年台湾经济的成长,但也了解到民族的悲哀是什么。岛内的学术界对日本和美国缺少反省和批判,发展下去可能成为美、日的附属殖民地。所以我们关心民族文化的传承,忧虑台湾的前途,对大陆另有一番期待。我们希望大陆能够吸收台湾的经验,把好的经验传过来,负面的也要做一个完整的描述,这样在大陆向前飞越的时候可以克服不必要的障碍。大陆这边如果对台湾认识得清楚一点,也不要太忌讳台湾经验的输入而要把它作为一个完整的课题来对待,对它做历史的和社会学的研究,如台湾的管理制度可以借鉴,看看人家怎样经营,怎样,再如大陆开放个体户,税收制度不健全可以学习一些金融制度方面的经验。对青年人把台湾做全面的介绍而不是一头栽进富裕的假像,使青年只知拼命赚钱什么手段都不管。似这样,即使统一了,也是中华民族之不幸。大陆对台湾的认识很不完整,主要是台湾政府挡得很紧,不让这边的人进去,现在交流基本上是单向的,台湾政府可能考虑地方小,怕一下子来很多人。大概台湾政府统一的主张只是口号,而不是真正想要统一,否则很多顾虑可以不必要。比如当年参加“二·二八”的一些人,基本是爱国爱乡的,现在应开放让他们回去。大陆对以前的历史运动有经验总结和对错误的平反,这是泱泱大国应有的风范和胸襟。我希望两边政府对于在自己土地上的耕耘要有基本的信心。台湾政府也不要借机会进行反共教育,或总是宣扬物质性的东西,而应当谈谈精神方面的,如前面所讲文化断层的问题。两岸要把互相仇视的情绪渐渐消融掉,让门户真正开放,交流更加频繁,增进相互间的了解,相信统一的基础会一点一点地稳固起来。(秀林)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