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第六届台胞夏令营云南之行随记


2004-06-09 12:41:35         华夏经纬网

    雨后放晴,蓝天如洗。紫的丁香、白的缅桂、黄的米兰……五颜六色的花,在阳光下竞相吐艳。滇池上吹来的风,驱散着三伏暑热,飘送出阵阵沁人的花香、水香。盛夏的昆明,竟使人感到如同春天般的清新、舒爽,这给刚刚步下飞机弦梯的台胞夏令营的营员们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春城,果然名不虚传!

    生活在云南的部份台籍乡亲在省台联会会长、云南省广播电视厅厅长林文启光生带领下,在昆明机场迎候远道而来的家乡亲人。

石林天下奇同胞情最亲

    下了飞机,营员们不顾旅途疲劳,在云南省的台籍乡亲引导下,直驱路南彝族自治县的石林。

    来到石林,人们仿佛走进了画中,身着绣花衣裙、头戴七色包头的撒尼姑娘为营员们作响导,她带着大家穿过一条小径,来到一道苔痕斑驳的巨壁之前,壁上雕刻的“石林”两个大字映入眼帘。大家怀着欣喜好奇的心情绕过石壁向石林深处走去,顿时犹如走进了梦幻世界的迷宫。只见奇峰拔地,峭石峥嵘,千嶂叠翠,百态千姿:有的如笋似剑,直刺青天;有的巨石欲坠,一发千钧;有的宛若风姿绰约的少女;有的酷似栩栩如生的巨兽。一步一景,目不暇接。置身于此时此景,谁能不为祖国这壮丽山河天造奇观赞叹自豪、拍手叫绝呢?一位营员说:“我真是进入了仙境,在这种神奇境地,真是‘且住为佳’呀!”而更多的营员却被撒尼人的美丽传说“阿诗玛”带入了神话世界,他们像当年的“阿黑哥”一样一路叫着、寻着“阿诗玛”,“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传说中的“阿诗玛”石自视远方,默不作答,生活中的“阿诗玛”们却唱着情歌,吹着木叶,拍着巴掌,同弹着大三弦的“阿黑哥”们载歌载舞迎着客人们走来了:“路旁的花正在开……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世代居住在石林的撒尼人勤劳勇敢,能歌善舞,异常好客。他们粗犷奔放,酣畅激越的大三弦舞《阿细跳月》使许多营员看得如痴如醉,引发了诗人康先生的灵感:“我走到云南,我唱到云南,云南呀好地方!……”

    撒尼大妈、大嫂、姑娘的精美的刺绣和多彩的民族服饰,是营员们的另一个热门话题。尤其使他们感到新奇和惊讶的是每位撒尼妇女在向游客推销自制工艺品和多姿多色的民族服装时,居然都会说英语、日语、广东话。看来,随着海峡两岸接触的增多,下次朋友们再来时,撒尼人一定会操着台湾话接待台湾亲人的。

    撒尼兄弟的衣、食、住、行以及他们的礼仪、语言、宗教、婚恋、图腾等使好奇的营员们感觉到了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相辅相生的关系。当营员们得知,如今这众多的民族和睦相处,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大学生,他们一代代地成长起来,不少人步入了政坛、文坛、歌坛、体坛及高等学府的讲台时,一位年纪稍长的营员说:“事实证明,大陆的民族政策是比较成功的。”

滇池五百里  湖波载深情

    七月十六日,营员们来到云南高原明珠——滇池的身边。他们登上“孔雀公主号”游船,遨游在烟波浩渺、风姿秀丽的高原湖泊之上,他们情不自禁地赞道:“多美的滇池,它既有大海的气势,又有湖泊的秀姿。天下也许只有日月潭能与它媲美,这是多么漂亮的一对姊妹湖啊。”

    “哦、呵、哈……”主舱里传来一阵高吭嘹亮的山歌调引子。我们涌进一看,哟,原来是身高一米八四的云南普米族青年歌手曹先生在舱里唱开了普米族“酒歌”,他那粗犷、雄浑的男高音,盖住了船外的波涛,激荡着满船同胞的心,大家不约而同击拍作伴,品味着他那“酒”音、“酒”气。

    营员中来自台北的吉它手康桥先生按捺不住了,他自告奋勇,手拨吉它,走近话筒,激动地说道:“各位同胞,各位朋友,我到祖国边疆几天,这里山美、水美、人更美。我专门作了一首赞美云南的歌,献给大家。”他的歌唱出了对云南的风光、山水的赞美,唱出了对兄弟民族的亲情。

    已是花甲之年的廖先生、江先生夫妇也不甘示弱,一曲闽南语《望春风》的歌谣,把满船的气氛推向高潮。

    在船舱的另一角,民族工艺品制作、表演的卢小姐身旁,围绕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姑娘,也分不清是营员还是云南的台籍青年、少数民族青年,她们或争相欣赏,或亲手制作那些精美细致的民族人头像。各种请教声,把个当教师的卢小姐弄得应接不暇,满头大汗,一时间她收下这么多来自海峡两岸的学生,也真够她忙乎一阵子的了。

    几位年长的营员,看看确实挤不进这群姑娘们的圈子,正犹豫间,船头一阵叫好的喝彩声传来。原来那边也摆开了摊子,中国美术家协会云南分会会员王先生、郭先生正在挥毫作墨,大展身手呢。营员能先生夫妇看来早已有准备,挤过去请郭先生为他们伉俪写下了“光明在前”的题字。他们接过用宣纸浓墨题上的字画,高兴地与郭先生合影留念,表示回到台湾,精心裱制,挂在堂中,期待着这光明的前程。书法家们听说营中六十二岁的张先生最年长,欣然题了一幅“人长寿”字画赠他,张先生两眼含泪,激动地连声致谢,与两位书法家紧紧握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说什么呢?夏令营总领队王女士在表演了一番气功杂要绝技,逗得全船哄堂捧腹之际,深情地道出了营员们的肺腹之言:“祖国的包容量是这样地大,它没有时间、空间的隔阂,只有民族、同胞的爱,在云南的几天里,我们真正体味到人情的真、善、美,看到了国家有希望,人民有前途,我们要把这一切,带给海峡那边的同胞,要让他们也能感受到这一片温情。”

    时间过得真快,分手的时刻终于来临了。不少营员怀着依恋的心情与在昆明结识的朋友握别。生长在云南的台籍青年杨小姐与团长王美珠女士紧紧拥抱,相拥而泣,就好似小妹妹扑在大姐姐的怀里,王女士用手轻轻拍着杨小姐……,看到这里,我再也关不住感情的闸门,泪水一下子冲泻出来。此时此刻,四周静极了,人们都在默默祝愿:愿杨小姐能早日回到父辈生息繁衍的故土去,看望那朝思暮想但又从未谋面的亲友,去为已过世的爷爷奶奶坟上培把泥土,以表达她和父亲及姐妹们对故乡的无尽思念。

    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弓华;许岷山)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