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冰雪冷却不了热情--参加第八届台胞青年冬令营有感


2004-06-09 14:35:21         华夏经纬网

    “与你分享的快乐胜过独自拥有,至今我仍然深深感动,朋友就像一扇窗,让世界与众不同……朋友就像一扇门,让世界变得更辽阔……”与那群可爱的台湾同学分开已有两天了,但这首歌却始终在我心头回响;分别的前一晚他们捧着鲜花在我的房中唱这首《分享》给我听的场景也每天出现在我的梦中,真的很想念他们。

冰雪情缘

    有缘与他们结识应该感谢冰雪。来自南国宝岛的他们,正是抱着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美景的向往才聚集到一起,结伴来到祖国的东北大地,亲身感受一下“北国风光”。

    虽然向往,但是一到北京,零下几度的气温也着实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许多人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了,还外加帽子、手套和口罩,还有台湾带来的“暖暖袋”。看着他们这身“只露双目”的装束,让我这个生长在北方的人忍俊不禁。连忙告诉他们要“留一手”,因为我们将要去的东北三省比这里要冷得多,还给他们讲了一些在北方穿衣戴帽的常识。岱蓉对我说:“樊芒,你不知道,我们在台湾一到零上10度,大家就喊‘寒流来了,寒流来了!’零下,简直是不可想象。”我笑着说:“这回你可以体会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寒流了。”

    当他们第一次看到有人在结冰的湖面上走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惊喜之情,就像是一群孩子突然看到了一件心仪已久的玩具,有的人甚至怀疑地问我那是冰吗﹖“当然了”——这是我一路上最常说的一句话——大陆也可以这样吗?“当然了”;大陆也可以那样吗?“当然了”。我开玩笑地称他们为“问题少年”,时空和人为阻隔使他们的心中堆积了太多对大陆的疑问,正所谓眼见为实,我想此次的大陆之行一定解释了他们心中的许多疑问。

    130日晚上,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北上哈尔滨的火车,由于台湾没有长途列车,更没有卧铺,第一次坐上卧铺的同学们显得格外兴奋,不停地拿着相机到处拍照,大家说说笑笑直到半夜。即便如此,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就听有人喊了一声“快看外面的雪!”所有人一股脑地爬起来,趴在车窗上向外张望,“哇!太美了!太壮观了!”车厢里一片唏嘘之声。一片白茫茫的大地让同学们初步领略了“北国风光”的壮美。如果说这只是初步领略,那么接下来的参观雪雕展和冰雪大世界则让同学们欣赏到了“银装素裹”的世界的美丽和壮观。此时的同学们已顾不上发表感叹,而是拼命地照相,不放过任何一处景致,将眼前难得一见的美景尽数记录下来,带回去与台湾的亲人一起分享。

    在东北,我们不仅过足了看冰雪的瘾,而且体会到了玩冰雪的乐趣。打冰滑梯,起初大家还有些害怕,可是玩过一次以后便都大呼过瘾,于是排着队、变换着姿势一次次地冲下来;滑冰和滑雪虽然让有些人吃尽了苦头,可他们大都有乐此不疲的架势。也难怪,生长在南方的他们难得有与冰雪如此亲近的机会,与冰雪斗勇,最终驾驭它也是一种乐趣。

可爱的集体

    与如此多的可爱的台湾朋友相识,对于我而言是一件幸事。他们是一个让人难忘的集体,上至团长吴国昌教授、领队黄晓珊小姐,下至每一位团员,都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团长吴国昌先生是台湾淡江大学流体力学的资深教授,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无论是为人还是学识上。一路上他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每一个人,包括我。尤其可贵的是,每到一个地方他都十分关心当地的发展情况,特别是贫困地区学龄儿童的上学问题。吴教授表示,退休以后他要到大陆的贫困地区来教书,让更多的孩子能上学,为希望工程做义工。当我听到这番话时,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领队黄晓珊小姐是台湾夏潮联合会的秘书,她的细心和认真负责是这次冬令营圆满成功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晓珊在台湾的时候就已经感冒了,可一路上她却要照顾每一个生病的人,她细心到从眼药水到对付各种疾病的药物,还有防寒的“暖暖袋”都准备得一应俱全,对所有团员的生活起居照顾得十分周到。

    我们的团员无论在哪儿,对什么人,他们总是那么友善。记得在长春的时候,自恃是东北人的我,觉得天气很暖和,连手套都没戴就去了滑雪场。偏偏那天坐了穿林海、跨雪原的山地滑车,冻得我一双手红红的,动都动不了了。就在这时,好多双温暖的小手伸过来给我焐手,还有人将一双暖暖的大手套套在我的手上;细心的佩军把一个热热的“暖暖袋”塞在了我的手上。说实话,虽然当时我的手冻得很疼,而我的心却被温暖包围着,好幸福。

    他们的友善不止是对人,甚至是对动物。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吉林北大湖滑雪场。吉林省台联给每一个人都安排了坐狗拉雪橇的活动,可是看着狗儿累得气喘吁吁的,还要被主人打着来拉雪橇,同学们都不忍心了,谁都不肯再坐,只是和狗儿照了张亲密合影,便说可以了,可以了。还一个劲儿地央求狗的主人不要再打它们了。

小插曲

    大队人马出行,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各地台联总能及时地排忧解难,不愧是“台胞之家”。就在我们抵达第一站哈尔滨的时候,大队人马刚一到下榻的友谊宫饭店,就有团员发现将装有台胞证和护照的小包遗失了,没有这些证件就没办法回台湾了,这可怎么办?

    就在大伙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黑龙江省台联的李秀光大姐说:“别着急,有李大姐呢!”李大姐是黑龙江省台联的办公室主任,因为她穿着一件貂皮大衣,大家都亲切的叫她“貂大姐”。李大姐马上联系哈尔滨铁路局客运段的人,请他们帮忙在火车上寻找。听说是台湾乡亲的事,客运段方面非常帮忙,马上派人去找,但最终还是没找到。李大姐又联系黑龙江省台办,请他们为这位团员补办一个临时的台胞证,以保证他能顺利返回台湾。李大姐派专车带着那位丢证的团员去台办,不到半天的时间,一切手续就都办好了,丝毫没有影响大队人马的行程,也使那位“粗心”的团员安了心。

 

    短短的十几天时间,我们走遍了东北三省的主要城市,了解了那里的人文地理、风物民俗。每到一处都可以感受到同胞们对台湾乡亲的热情,都可以感受到祖国山河的壮丽、物产的丰富和文化的博大精深,都可以感受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与自豪。

    相聚总是短暂的,回忆却是美好的。我们之间并没有根本的差别,所有的只是相互之间的不了解,了解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是如此的相同,所以我们相聚尽欢,所以我们成为了朋友。我们都十分珍惜这份友谊。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朋友也会分离,我们惟有期待下一次的相逢。但是海峡的阻隔、人为的障碍总让我们觉得再会的不易,所以分别时我们都哭了,哭得很伤心。也许只有我们分别时唱的那首《萍聚》最能表达我们当时的心情——“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知过。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