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游山玩水

永州 自驾游追寻千年古道


2004-09-06 13:26:22         华夏经纬网
  出走

  旅游是个什么过程?在发现、探索、惊讶、后悔的同时,品味与顿悟,把古老、现代或者时尚、奇特的文化沉积于心,那游也就游出了味道。于是,香格里拉、唐古拉山和南非沙漠便都成了热点,巴黎、威尼斯和四十一街亦大有人追捧。

  但是,在不经意间发现风景才是最令人兴奋的,正如考古学家剔出了一块恐龙化石、收藏者淘到了价值连城的汉鼎时的惊喜。而这种惊喜,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或者在我们的邻居家,又或者是远在天边。

  到“邻居家走走”是我积年既久的思路。家在广东,耳熟能详。长白山天池,美则美矣,惜乎远哉遥遥,更遑论尼罗河的重金之旅不符合当今适度消费观念的盛行。出行吧,大景点可能的人山人海去又不得也,长长的七天之痒——心思思的驴游之念便成了一个难题。

  拿出中国地图,闭上眼睛用圆珠笔在上面胡乱圈了一个圈:嘿!永州,好像没怎么听说的地方,但不管怎样,就冲这扶乩般的“神示”,揣上地图,我就把我的四驱车挞响了马达……

  画屏

  “永州在何处,一去一万里”。我套用前人的诗句臆测那将要抵达的神秘去处。想想那1000年前的罪臣柳宗元被谪到永州,那永州定是个不毛之地吧,要不怎会让圣上用作流放点?“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听着让人有点儿害怕,虽然椒盐蛇碌我会照吃不误。


  7点起程,中午时分便过了广东连州,已是山碧水秀空气清洌。车子在五岭之一的南岭上享受着上上下下的快乐,倏忽间便见到了大大的“湖南省界”大牌子,后边是水如青罗带般蜿蜒的江流在远处隐隐约约出现,浑不似平日里所见的南粤景致。气温也陡然凉爽了许多。想不到逶迤五岭竟能令地气发生巨大的变化,怪不得能成为中国地理学上值得一书的典型气流屏障现象。

  此地人烟经已稀少,正是前不见人影后不见来车,与珠三角那喧嚣繁华,端的是别有韵致。路况极好,超乎了
我们的想像,车轱辘在纯黑的柏油路上沙沙地滑行,开着窗户深深地吸一口湘风,看路旁那红黄青绿叶子间杂的桦树摇曳后退,已知此行不是虚妄,不禁心中窃喜。

  突然,同伴大呼一声:好靓!只见公路左侧是青灰色的高岗悬崖,乱花杂树,五彩斑斓焉;右边下临深渊,极美极静的河流,如处子之沉思如玛瑙的晶莹,长空中大雁轻盈地往广东方向缓缓列队而行。呵,古人所谓沉鱼落雁,可能原就是形容这般景致?


  下得车子细细端详,方知河的对岸有不少高低错落的木屋,建于河壁悬崖上,每幢房子大抵是两层,用长长的原木支撑在岩石上,尖房顶是杉木皮搭盖,头裹布巾的女子在河流边汲水涮衣,正是桃花源记中的景象。
 
    那些赤红、深褐或黝黑的岩上近乎原始的木楼群,衬以参天古木,于人一种很震撼的美。这种由四根高木柱支起的楼房,正名为吊脚楼,是瑶族、畲族人聚居地所常见的民居。吊脚楼纯以木料制作,吊脚既可随山形而变化长短,人在二楼歇息更能避开蛇虫鼠蚁的搔扰。最为特别的是依水而建,人们生活要过河,怎办?一是竹筏二是索桥。

  每隔三两里地便有一桥相接,走上铁索桥,摇摇晃晃的煞是令初试者心惊,脚下明晃晃的流水,若遇上一件木板是朽的,那不成了好莱坞电影一幕?

  古人常说山阴道上风景如何目不暇接,吾未得以见之,只是这初入湘界60多公里的省道,一路秀色实大出意外。据云湖南有旅游三大极之说,此处竟没有被列上实为憾事,我故暂名之为“百里画屏”:崇山、秀水——查证后此为沱江,为潇水之一段也,与龙脊相仿的稻田、民族风情、铁索桥与吊脚楼大可成为上榜一景。

  初睹潇水,竟然是如此柔美,怪不得粤人以“潇湘”二字形容美女的临风婀娜。此处民风极淳厚,入农家尝走地之鸡、山野之菜,村民便会奉上自酿米酒,物料天然,不假于人手得其真味,实食之大乐也。

奔驰

  过了百里画屏,便于江永县歇脚,若背囊族更可就近在沱江边的码市镇租住吊脚木屋。清晨推窗四望,雾气若开若合,鸟鸣宛转倍觉青山之幽,和风拂露,觉红尘之既远,非粤地所能觅。

  由江永向西行,一路狂奔,穿州过镇,又一乐也。最难忘的是沱江与江永之间的大山,村民俗呼叫“七上八下”,是为都庞岭延伸出来的萌渚山脉。这里从前是一个官道屏障,现在刚刚开辟了高质的柏油路,七上言其高八下状其险也。笔者细数上山之盘有100多个,下山时已然眩晕,不辩计量矣,何止七八之数。

  在最高峰时适值落日,于松涛间远观大如铜盘,毕生所未尝见,只道得一个“壮”字,望山下乡村渺然如模型,四驱车上的仪器显示出了近2000米的海拔,心骇其高。回想曾攀广州第一峰帽峰山,已觉葱茏四百旋的滋味,但与这里相比,正是“小巫”而已。此地高寒,遇有行人,已是毛衣在身,我等南蛮均失策于带少了衣服,只好左盘右旋玩上了过山车,下得山来,大家都说从此车技又上层楼矣。

女书

  次日到了江永以西60公里的一条小村,原本无意入去,偶然一瞥,见路边有“江永女书博物馆”一牌匾,依稀中记得曾在书上见过介绍,既然一场来到安可不一睹真容?便当即从鹅卵石小路深入进去。这是一个幽深的村落,潇水支流环绕着村子,车子最终在河边停下,我们又攀着晃晃悠悠的索桥入村。

  江永女书是一块中国民俗文化的活化石,这女书向来只传女不传男,在这闭塞地方流传了千百年。女书文字似籀似篆,更有几分希伯来文、阿拉伯文的神韵,原来人类创造文字,该都是同一思路,以象形为先。笔者暗忖,如此景致加上文化遗产,江永很应该是个热点,不知何故竟然少有人问津。售票的女人一边打毛线一边和我们闲聊,其间人迹罕至,田间荷锄老农均驻足凝视我等红男绿女,明显是少见人客。
 
  世外

  从女书村出来,依打毛线女人的指引,我们直奔上甘棠村,不需一个小时,即已到达这个从前是粤湘桂三省通衢、名人辈出的山村。走过有一千余年历史、文天祥真迹也在其间的摩崖石刻,是一个下马亭,据说从前到此,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皆因此村以前竟是县城、出过诸多大人物故能享此官府律例。

  我们也在这里下了铁马——周遭风景已然让人留连。古语有闻香下马一说,此地则是景色拦客。古甘棠村有八景,村内外古迹遍布,因为这里与桂林较近,地形地质有相似之处,全是喀斯特地貌,村头的一个个石灰岩,与阳朔不遑多让,如这个龟形石,我们差点都认作了著名的“风动石”,摇摇欲坠却又固若金汤亿万年。

  村中最为特色的是什么?我心中早有念头,至游记动笔时才逐渐明晰:古老。古老是一种人文文化的层叠、一种天地万物之灵的汇聚,古老是经典,古老更是一道凝固的史诗。穿过两人相遇要侧身而过的“一人巷”,登上观景台看那秋风从万家瓦面掠过,在小街小巷中看那历经多少春秋的木雕、石雕时,你便会感受到沉重,一种难以言说却又从骨子里浮起的苍凉。

  村中有一条古驿道,青石板厚重地横陈于黑土壤——一种迥异于岭南、也和湖南其余地方不太相同的土壤上。逶迤远去的驿道斜斜从摩崖古刻边没于树林中,下一站是贺州、再下一站是怀集……远古中原先民们迁徙的蛛丝马迹历历眼中。“今天,村中几乎没有青壮男丁,在广东打工的超过了600人。”村里一间私塾似的小学惟一的老师告诉我们。

  小学设在奎星阁,一个从晋代就有了的建筑之中。这位周老师是名门之后,他带我们看了遍布于奎星阁中的石雕,从汉晋到明清的都有,他自己收集回来摆在草坪上,“秦砖汉瓦,坐在你的屁股底下。”他笑对笔者说。然后又带我们游逛在村中,明代驻粤太守的祖屋居然完好、清代翰林的大宅人丁仍旺。

  攀上村后的一个颓败了的大城墙垛——古之县衙,方知村子并不小,俯看青砖灰瓦,楚之色、秋之风在脚下低吟;远眺四周,牛羊恬然自得,风景与沱水又有分别。若把上甘棠的文化比作一幅好画,那么自然风景便是绝妙的镜框,古道西风或者春花灿烂只是镜框版本的不同而已。

  自驾车路线

  粤湘桂三省绕一个逆时针的大圈,行程两天或三天(含贺州)。

  广州→清远,上清连一级公路走169公里→连州午膳—过南岭,走60多公里→观百里画屏→飞驰萌渚山盘山路50公里→夜宿江永县或江华县均可(到了革命老区要找组织,此处经济不发达,最好的住地是县委的招待所)→次日早广西贺州方向进发,86公里处是女书村,路边有指示牌,再往西26公里即是上甘棠村,此二处均无寄宿处,午饭建议在上甘棠村找小学的周老师解决→80公里广西贺州→160公里经怀集返穗。

  坐大巴

  由广州乘大巴至江永约80元/人,最好是夜班车,路经怀集、贺州到江永;次日搭中巴(6元)到女书村,同样可搭乘小巴到上甘棠村。回程可在贺州住宿,兼游姑婆山,但就无法欣赏百里画屏。(南方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