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游山玩水

贵州青岩,吃出传奇来


2004-09-06 13:27:38         华夏经纬网

  贵州确是个多雨的地界,三五日的徘徊便被那一片潮湿的空气润出了几许茫然。在街沿错落的贵阳城里眼见就要失去了出游散心的闲适之感。却是当地人给了个好建议——去青岩吧。青岩?一个似识还生的地名。一个曾经因为《寻枪》那部颇受争议的电影而上了娱乐头条的西南小镇。会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呢?  

  有一个城门带着岁月和你对话

  青岩并不是个很偏僻的地方,从贵阳南行驱车29公里,轻巧的长安车在山坳之间一个回转,视野便顿然开阔起来了,远远之处的山谷中分明是一个被青青田园围绕的热闹所在。从崖边望去,小路缠绵的交错在一起。有时那些尤其狭长的巷子,远远地衍展到了一边,又被努力招展出的青石板檐角遮掩起来了。正看的出神,旁坐的老乡排了排我的肩,微笑着说。“小伙子,这就是青岩镇了。”

  车子在一个集市上停了下来,进镇的路是条两步来宽的青石板小道,人来人往到是不缺些热闹,走上一小会儿,就远远望见了小镇的镇门,繁体的“定广门”三个大字横书在城门之上。我知道,那城门里面的形形种种,已经经历了620年的历史,所有的沧桑之气带着神秘从城门里透射出来。那是一种清晰的力量,话语一般带动着我匆匆开始在这个古镇上的旅程。

  青岩的县志告诉我,自明天启年间建造以来,这里便成为了贵州省内车马驿道的重要枢纽,明清两朝从贵州南部通往贵阳的唯一通道就要纵穿这个小镇。

  来往商贾的平凡,使小镇渐渐繁华起来,在喀斯特地貌发育典型的周边地理环境下,小镇的建筑倚靠着周围山体上遍布的片层岩体为材料,形成了独居一格的建筑风格——满是纵横四方的青石板路和弯曲而狭长的小巷。分列在巷子两旁的是门窗精巧的两层石楼,石木柜台摆在屋子里,让人顿有一种时空倒转的错觉,如同回到了百年前商客来往平凡的时代。

  满目皆青,大可修身养性

  当踏上了城楼我才终于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叫青岩了,城门前层迭交错的麦田,城楼上被青苔隐掩的古砖,再透过墙栏门洞望去,错落的古旧老宅都被青瓦覆盖,迷离之间青青的色彩将这个不大的镇子映衬的恬淡而又神秘。

  虽不出名,这镇子到也不完全是个下里巴人的居所。到是文化之气四处洋溢。青岩历史上也出过不少的文化名人,其中最让小镇人感到光彩的,可能就是文科状元赵以炯。赵以炯字鹤林(1857-1906),1886年中了文状元。中状元本不希奇,可此位仁兄却是自有科考制度始,云贵两省中此高衔的第一人,也就着实能让当地人骄傲上几百年了。而正由于赵状元不寻常的经历,至今在当地还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传说。其中有一个,说是其幼年某日在一棵大树下读书,忽然一条巨大的蟒蛇将其盘绕起来,但他书读得投入,竟浑然不觉。几个时辰过去了,蟒蛇见其并无任何动作,便怀疑自己是缠住了一块石头,索然离去(要是这故事是真的,估计动物学家就都要下岗了)。不过撇开故事的不科学成分不提,小镇宁静却并不寂寞,确实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

  赵以炯生前的宅邸就在入城门后的不远处,虽然说在整个镇子里算是最大的院子之一,但相对其他状元宅邸,多少有些破落冷清。门前一副简单的对联——“琴鹤谱志,论语传家”生活风雅,研文精琢到是此屋之主的一生夙愿与处事宗旨。状元府里的建筑是以木质结构为主的,三进三出,不张扬,宁静恬淡,一派书香风范。原先的客房里并没有太多的摆设,现今陈列了主人生前的些许字画作品。其中有一副书法竟在一卷上用各种字体连书近百个“寿”字,这是不是也正暗示着青岩镇的环境宜人,可成养生长寿之地呢?也许只有树立在镇外的“百岁坊”才能知道其中的答案吧。

  小吃之多,叹为观止

  古镇、才子,看完这些还生怕遗漏什么呢?让我想想,对!是美食。多年游历,笔者我多少也算一个吃遍大江南北的人。青岩则是不才所到过的有着最丰富小吃文化的古镇了。贵州的物产不算丰富,局限于这一点,小镇的传统特色小吃所用的原料其实并不复杂或者特殊,仅仅是一些家常的五谷杂粮、荤腥畜肉而已。但在镇内巧妇的精妙手艺加工下,一盘盘极有特色的小吃就摆上了桌面。

  豆腐园子,是用豆腐捏成圆球状,再裹上面粉做成的。在油锅里微微一炸,出锅的时候黄灿灿的。趁热沾点贵州特有的沾水,再整个儿放入嘴里,外脆内软,甜中带辣,确是极品的美味。

  糕耙稀饭,早餐的首选,藕粉做底,上面放上一个煮熟了的米糕团,看上去煞是可爱诱人,一般吃前先撒上些瓜子、芝麻、花生仁、蜜饯之类的配料,然后用勺子把米糕捣碎,和在藕粉里一勺勺吃,口味甜糯,细滑无比。

  米豆腐想必几乎西南的每一个小镇里都有,可到了青岩,这米豆腐也不同了。当地有一种特殊的米豆腐用绿豆粉和各种蔬菜调和在一起,色泽嫩绿,这样的配方可是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哦。

  除了这些,密汁猪肘、酸汤鱼等等都是当地的农家特色,若是有时间到附近的山涧中走走,还能找到野菜,只要向当地主妇们多取取经,将其处理后摆上饭桌也是极具风味哦。
 
  情侣豆腐果,吃出爱情来


  镇子里最具有特色的东西是那些几乎每个小弄堂口都有的卖豆腐小摊。别小看这些摊位,一个烤盆,那铁丝网架上放的东西你可能从来没有见过,上面烤着的是“豆腐果”小小的呈扁方形,横竖整齐排列在那里,像待阅的士兵。吃起来咬劲不错,香气扑鼻。豆腐果是地道青岩的特产,却红遍了整个贵州省,得益于其有一个十分浪漫的别名——“情侣豆腐果”。话说抗日战争时期,贵阳虽不属于敌占区,却时常有日本飞机轰炸,居民们时常要躲入防空洞中度日。自有青年男女不甘寂寞,俩俩相约于那些青岩老头们的豆腐果摊前约会,以至于在之后很长时间内,烤豆腐果俨然成为了贵阳附近地区爱情的象征。硝烟散去,岁月苍老,如今饕餮之于,又有多少人会想起这些个浪漫之事呢。

  吃都和爱情联系在一起,当然也少不了联系些个景点传奇。

  随着当地人的指点,我来到了青岩名人“黄老伯”家,此行的目的是看看那口传说中的井——蜜泉。黄家就靠着这口井里的水做出了闻名贵州的“黄记玫瑰糖”。黄家院子里有两口井,一口地势较低,主人说那里面的水质量一般,是做洗涤之用的,而另一口井地势就相对高一点,“蜜泉”两字刻在井口的石碑上,特别惹眼。站在井边的小孩见我好奇,就从井里打上一碗水,摆到我面前。我浅尝几分,水质特别甘冽,清爽无比。不禁把整碗都喝了下去。青岩在整个贵州同样以玫瑰糖闻名,糖之香糯,原来就出在这一口井上了。

  一半是牌坊、一半是教堂

  爬上镇边一侧不算太高的山坡(当地人称黄家坡)可以俯瞰小镇的全景,由于小镇并不是建造在一个平面上而是建造在高低不平的山坡面上,所以从高处望去,整个小镇的格局给人一种在别的古镇中难以看到的立体美感。寺庙、城门,这些主体建筑在袅袅炊烟缭绕中屹立着。向人们叙说着一个又一个的古老故事。让人诧异的是,小镇中除了众多的寺庙,竟然还保留着一座基督堂和一座天主堂。也就是说,小镇中既有佛教徒、又同样盛行天主教和基督教,无法得知的是这样的“三教并存”现象是如何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保留下来的,但据镇上人说,每每到了初一、十五、寺庙里的香火肯定不断,而周日去教堂做礼拜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而除了寺庙、教堂之外,据说古镇原来是还是有8座石牌坊的,由于历史原因,现在只留下三座了,它们分别的是北门外的“赵彩章百岁坊”(就是前文提及的“百岁坊”)、南门内的“赵伦理百岁坊”和靠近定广门的“周王氏媳妇刘氏节孝坊”,其中以节孝坊的建造最为大气,坊的上方甚至还镶嵌着圣旨立匾。更为戏剧化的是,代表西方文化的教堂就建在象征东方传统思想的节孝坊对面,高高尖顶屹立了百年之久,这种参差交错的不对称美以一种强烈的反差,被渲染到整个文化气氛中,所以在这里看似激烈的文化宗教冲突,却空前的融合起来,让人不得不感叹此弹丸之地内的文化包容性是多么的神奇。

  在青岩镇的日子是愉快而短暂的,小歇几日后,笔者不得不离开这个美丽的古镇踏上新的旅程,从小镇的城门走出,回头凝望,正是晨日初升,炊烟袅袅,一派田园风光。让笔者多少有点依依不舍。正踌躇感慨之际。一老农扛着锄头,正驱着他的耕牛从城门里走出来。牛儿走走停停,悠闲地啃着石板路间的杂草。当看到这一副动人的画面时,我不由蹲下身子,按下照相机的快门,留下了这次青岩之旅的最后一张照片。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自然与文明、劳动与休闲相结合的生活方式,让青岩散发出了一种独特的地域魅力,让每一个所到之人都久久难以忘怀。(天周刊)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