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图片看中国·各地新闻·各地热点·各地招商·城市导航·热点专题·博文·视频·美景·美食·民俗·民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两岸 > 文章中的链接

汇圣地学子重温经史 承文脉同胞畅叙深情


2006-08-11 13:43:32         华夏经纬网

  

北镇中学代表队二辩魏玮在开幕式上发言

北镇中学队(左)与板桥高中队在决赛中

北镇中学队

史建筑老师(右三)与同学们在朗诵《乡愁》

最佳辩手板桥中学侯汉廷(左)和北镇中学王月在交流体会

——山东省北镇中学师生谈参加“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的感受

    华夏经纬网8月11日讯:由山东省高级中学协会和台湾“中华中等教育学会”主办,曲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承办的“2006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于7月27日圆满结束。山东省北镇中学代表队在这次辩论赛中获得一等奖,参加辩论赛的师生回到学校后举办了《汇圣地学子重温经史,承文脉同胞畅叙深情》专题对话,畅谈参加“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的感受。辩手们以充满朝气甚至是稚气的眼光,审视这次神圣的文化之旅,有激动,有好奇,有温馨,有沉思,有眷眷深情,有依依不舍……他们的坦诚交流,亲切自然,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现编发供读者分享。

主 持 人:史建筑(山东省首届“齐鲁名师”工程建设人选、北镇中学语文教师)
对话嘉宾:王 月、常云怡、魏 玮、崔 凯、范晓慧 (北镇中学学生)

史建筑(北镇中学代表队辅导教师):
    同学们好,再一次对你们取得本次辩论赛一等奖的优异成绩表示祝贺。前后数月的苦心经营,为时三天的文化之旅,让我们品味了过程的充实和收获的甜蜜。请同学们敞开心扉,畅谈此行的经历和感悟,与朋友们分享。
崔 凯(北镇中学代表队四辩):
第一印象
    一进曲阜,首先让我感到惊奇的是那一座座整齐划一的商品房和楼房。几乎每一幢上都覆有青灰色或暗红色的琉璃瓦,给人一种古朴而优雅的感觉。商铺的牌匾,多用隶书写成,在名字上也用尽心思:犇羴鱻、金鑫等等,空气中弥漫着深厚的文化气息,在这样一个城市举办本次辩论赛,其意义非同一般,我顿时感到一种神圣的责任降到了头上。当天晚上曲阜方面举办了欢迎晚宴,为来自各地的朋友接风洗尘。我们大陆方面的代表都早早地赶到了会场,等待着来自宝岛的朋友们。终于,他们来了,从遥远的台湾来了!我当时十分激动,以至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主办方为了让大家彼此熟悉起来,决定要各所学校混合坐,有两个台湾同学坐到了我们桌上。一开始大家都很拘谨,只是礼貌性的问答,慢慢地讨论的话题就广了,这才意识到我们毕竟都是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睛的同龄人啊!我越来越憧憬接下来的比赛了。
唇枪舌剑
    七场比赛都十分激烈,每位辩手都使出浑身解数向大家阐明自己的立场,正所谓“无理争三分,得理不饶人”。而每个学校也都显示出了自己的特点,不拘泥于辩题本身,更多的是从身边的小事出发,慢慢地上升高度。台湾同学就很喜欢从学业、失恋等关乎中学生自身的问题中找到与读经的联系,大家的风格也不甚统一,大陆的四支代表队准备都很充分,整体作战风格是稳中求胜,属于推进型;而台湾的三支代表队则更注重临场发挥,属于游击型。不同风格之间碰撞令人拍案称奇,而相同风格之间交锋更是耐人寻味。这桌辩论大餐做得那是相当精彩啊!
感动的瞬间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两天的比赛下来,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原来觉得敏感的话题,现在也不避讳了,我慢慢地感受到了他们骨子里对祖国的热爱,那份血浓于水的情怀。记得有一次我给台湾辩手侯汉廷倒水,我说这是黄河水,他马上接过来喝了一口。后来有人告诉我们这可能不是黄河水,他笑了笑,说:“总之有种家乡的味道。”当时真的特别感动。台湾辩手蔡皇其说得好:“这是一个本的问题,就像我们来大陆前就知道黄河,可是我们并不能亲身地感受到黄河的魅力。当我们站在黄河之前,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时,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叹息道:‘这就是母亲河!’这种感动是不能用任何语言表达的。”感动,充满了心里。
    我们这次以文化使者的身份向世人显示了海峡两岸中学生的愿望:我们要用文化的力量,将那片海峡填平!但我们知道,这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到的。作为中学生,我们的路才刚刚开始。就像台湾的林昭贤理事长说的那样,这次辩论赛不会是昙花一现,我们还要继续办下去。是啊,我们要把这文化的火炬传下去,相信我们的事业不会中断!
他们住在我的心里
    离别的那一天,大家都很少说话,只是拥抱,然后转身走掉。我们心里都清楚,这一别不知何时会再见,虽然嘴上都答应明年要来。我在孔林里呆了好一会儿,不愿去想他们的离开,只是一言不发的望着远方发呆。短短两天竟能建立如此深厚的友情,这或许只能用“缘”来解释吧。闭上眼睛,他们的音容相貌一一浮现,就像一张张电影胶片。回忆确实够悲伤,劝自己清醒些,毕竟人已离开,可心里明白—他们住在我的心里。
    回来后还在怀念那段日子,有苦有乐的日子。这次比赛,让我成长了许多,懂得了许多。很欣赏史建筑老师的一句话:不必在乎结果,好好享受过程吧!在努力奋斗了两个多月以后,终于有了回报,心里的甜美是不言而喻的。原来专心致志地做成一件事情是这么的美好,这么的幸福。
王 月(北镇中学代表队一辩):
    刚到曲阜的时候,我就被那一路整齐的仿古建筑深深地吸引着,还有那路旁围栏上舞动的“仁、义、礼、智、信”的字样,我感到此行不是去参加什么比赛,而是来拜访一位千古圣人和他给这座城市、这个国家、乃至这个世界带来的智慧的光芒。
    当然,更令人激动的,莫过于见到了来自宝岛台湾的青年朋友。他们特别文静,一副儒雅的书生样,与我们有着“山东大汉”之称的大陆同学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欢迎晚宴上,他们那一口满是台湾味儿的普通语还真让我们有些吃不消,但交谈还是很融洽的,他们的笑像我们的一样,灿烂,自然,充满阳光的味道。可是,令我们不无忧虑的是,在接下来的辩论赛中,我们如何面对那满是台湾味儿的普通语。
    忧虑终归忧虑,我们毕竟要通过比赛来“以辩会友”。我们的第一场比赛被安排在下午第二场,对手是台北的板桥中学代表队。在上午的一场比赛中,我们已见识过了他们的风采—他们的确很优秀,优秀的甚至让我有些怯场了。但当主席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一切忧虑和胆怯都不得不停止。我是反方一辩,所以必须马上投入到比赛的状态,而面对对方那激情洋溢的陈词,我竟紧张得好几次都忘了词,但最终还是“艰难的”完成了任务。接下来比赛就进入了正轨,我也不再胆怯什么,就只像与一支普通的队伍对垒,直到主席宣布比赛结束。
令人欣喜的是,我们进入了复赛,直到决赛。
    在赛程结束的晚上,我们又一次与台湾朋友共进晚餐。经过了两天的接触,我们之间的隔膜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宴会上,我们只管“吃喝作乐”。与板桥中学的辩手徐浩然交谈,他告诉我,在台湾,几乎每所中学都有许多社团,辩论社更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辩论活动很频繁,都是社员自己联系的,老师参与得很少。这可与大陆的辩论活动大不相同,我们平时几乎就没有这样的活动,偶尔的辩论赛也只是在班里进行,由语文老师组织。他们在辩论中,特别注意对反应能力的训练,所以在自由辩论和质询环节中,他们很有优势。浩然还说,他们的陈词几乎都是现场发挥的,只写几条要点,便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上几分钟。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他们队的四辩,当他谈到从小对黄河的向往和见到黄河的心情时,那些话,就像温泉一样,在我的心头暖暖地流过。我想,他之所以可以把陈词做得这样好,正是因为,他把心底里那对祖国这片土地真挚的爱在自然地表达出来,而这种最原始的发自内心的感情是不需要任何准备的。
    接下来的联欢中,各所中学的同学都拿出了精彩节目。我们也临时发挥,史老师与我们五位辩手联袂表演了诗朗诵—余光中的《乡愁》,我不知道,台湾的同学们是怎样的情怀,但我相信,只有通过交流,我们的心才能越走越近,永远相通。就像台湾的最佳辩手侯汉廷说的一样:让我们对未来憧憬吧,让我们期待美好的明天!
魏 玮(北镇中学代表队三辩):
    最初得知要举办这次比赛,心里并没有太在意,认为马上要上高三,哪有什么闲工夫参加这样的比赛。可是当我们学校通知有意者报名参加面试时,我还是报了名,说句实话,报名的最初目的,其实只是想认识一下台湾的中学生,而且当时我认为报名的人肯定不多,入选也会很轻松。但在正式面试的那天晚上,我的眼睛告诉大脑:不要心存侥幸了!因为我面前的大厅里挤了近二百名同学,这还只是我们高二一个年级,我们学校最初是要选出四个队比赛,从其中挑选出优秀辩手再……我不敢往下想了,面试已经开始,我赶紧闭上惊讶的嘴巴去抽题,我抽到的题目是:“请您谈一下对‘非新无以为进,非旧无以为守’的理解”,天啊,这句话我看都是第一次看到,谈何理解!正在苦闷之时,与我同来的另一位同学拍拍我,说:“先不要郁闷,时间很紧了,赶紧整理一下思路,这其实是一次小演讲。”一语点醒梦中人,我赶紧静下心来重新看了一遍这句话,还别说,一冷静,此前同学们给我举的例子霎时涌现出来好多,我赶紧整理思路,组织语言……海选一帆风顺!接下来便是不间断的比赛筛选了,十八进十二,十二进八,八进六,然后是四个分队举行了一次较正式的对抗赛。
    当我得知入选北中代表队时,心中暂时松了一口气,但也告诉自己:这个暑假不会轻松了。果不其然,我们提前开学,教练史老师给我们定下了四项任务:读经,整理观点,组织材料,实战。不知要如何形容那段时间,昏天暗日吗?不,我们好像提前上岗,感受到了与应付考试截然不同的学习氛围,那段时间……真是“累并快乐着”。
    终于,我们坐上了开往曲阜的汽车,欢声笑语,高歌前行,青山绿水,美景相伴。在路上,连平日严肃的老师也同我们一起做游戏,不禁窃想,如果一直在外比赛,那该多好。
就这样,一次全新的体验开始了……
    7月26日,开幕式上,我作为大陆方面的辩手代表,用朴实、生活化的语言表述了自己的感想。因为刚上台时有些紧张,所以,在下台时,自我感觉很差,但是,队友们却告诉我:相信自己,你的掌声是最热烈的。正当我将信将疑时,山师大中文系宋遂良教授走过来,对我说:“孩子,你的发言让我很感动……”。说着,他的眼圈红了,我站在那里目送他哽咽着转身离开。此时的我,才感受到这次活动的意义之大。这是我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盼望祖国统一,第一次为自己可以为祖国统一做出努力而高兴,第一次有如此之深的感触,而我们的长辈却在几十年里无时无刻不在迫切的希望,比起我们,长辈们更了解祖国的文化、民族的根,也许,我们真的该读经了。
    比赛按计划进行。我们初赛和决赛都是与台北板桥高中对垒。本来就听说台湾的辩手都是辩论社社长、优秀学生代表之类的老将,其实最初并不是很在意,直到比赛时才看到差异,尽管我们已经很棒了,但是他们在台上比我们更自信、更从容。后来听说他们为了比赛每晚准备到半夜,不禁更加佩服。虽然同为一等奖,我能看到我们的不足和差距。
    与台湾的学子们相处,我们看到了海峡两岸教育体制的差异,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流。台湾用的是繁体字,所以,学写繁体字几乎成了打破两岸学生之间束缚的钥匙,我们对繁体字的烦琐低效而奇怪,他们对于简体字毫无道理的写法表示吃惊,比赛间隙,我们之间谈各自的习俗、理想还有学校生活,甚至还谈及一些敏感话题。后来我才感觉我们有些多虑了,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是希望祖国统一、两岸和谐、共同发展。从他们身上,我们学到了许多,他们是那么多才多艺,唱歌、街舞、数来宝、打手语、说相声、唱黄梅戏,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们。台湾的朋友们总是那么和善、有风度,当我们聊到大陆没有的CD时,他们居然热心地说:等我们回到台湾给你寄过来好了,这一切,真的让我很感动。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离别,终究还是来了。7月28日,在阴湿的天空下,我们与台湾的朋友在曲阜孔林分手,我们返校上课,他们则继续赶赴泰安。由于时间仓促,我们之间只能用写满祝福的卡片来告别,千言万语,总忘不了写上一句:常联系!就这样,他们带着希望、带着友谊……走出了我们的视线。
    当我再次看到他们留下的国际长途电话号码和带着“无法发送”危险的E-mail时,不仅发自内心的呼唤:祖国啊,早日统一吧!
常云怡(北镇中学代表队二辩):
    前期准备的过程,是一步步建立信心的过程,回想这段经历,真是颇不轻松。准备了两个月,最后15天集训,虽然说不上是封闭训练,但大家的努力和辛苦,我都看在眼里。开始的几天先是自己找资料,然后本校组队辩论,差不多正式辩了三场的样子,而且每一场都有满满的观众,老师的苦心我们明白,是想建立我们临场的信心,但当时真的好紧张,还会说错话。这期间,我们搜资料,想论点,找论据,走程序,看录像,这还不算,最惨的是我们还要读经,而且是读那种最最原始的古文,其实我心里真的不排斥读经,也觉得应该读经,但真到那些日子要一连几天都捧着厚厚的古书时,还真是读不进去。想想后来,我们一连辩了两场正方,说要读经要读经,心里可真没底儿,因为我对经书真的不是了解很多啊。记得在复赛的时候,因为抽到正方,大家都很兴奋,正方的材料比较多,我们就都拿上台往桌子上摆,当时的场面很壮观,那么大的红木桌子摆得满满的,赛后拍新闻照时,我就听到记者跟旁边的人说,难怪人家能进复赛,你看准备得多充分啊。我当时就在心里说,准备充分是真,可准备的过程,也是真苦啊。
    正式被通知作为正式队员赴曲阜参加“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时,我真是乐翻了。稍事准备,我和其他四名队员在领队扈光拥主任和教练史建筑老师的带领下踏上了去曲阜的征途。比赛的日子是提心吊胆的,吃饭的时候是兴高采烈的,当然吸引我的还有赛后两岸学生联谊会和旅游的安排。
    这几天是轻松而愉快而让人流连忘返的。大家就像一群小孩子,扔下了课业的包袱,很放松。其实到达曲阜的当天晚上见到台湾学生的时候,大家都好拘谨,在省台办曹处长的引导下才落座。但渐渐地,大家都放开了,有话就说,聊得来了就很开心。我感觉,除了说话时口音有些不同之外,大家喜好的东西都没什么区别。也可能是因为我交流的对象是女孩子,同性比较好说话吧,反正大家都喜欢一样的明星,意见不同时会争执;喜欢唱一样的歌曲,台湾腔和山东腔一应俱全;喜欢谈一样的话题,从上学到家史无所不包。他们也会用“国语”学周星驰的经典笑段,也会玩跟我们大陆规则一样的扑克牌游戏,总之,没来曲阜之前对台湾同学的神秘感一扫而光,大家都在松弛的交谈中彼此了解了很多。记得在聊天时闹过一个小笑话,因为他们是搭飞机来的,我就问他们有没有晕机,他们异口同声:“有啊,没有带来。”原来他们把晕机听成录音机了,于是集体笑场,就是这样,整个过程充满了轻松幽默的气氛。
    再说说比赛的事儿吧,比较而言,大陆的队伍普遍较沉稳,准备工作做了很多,而台湾的辩士比较有灵性,重视临场的发挥。这次台湾来的同学,不是演辩社社长就是公关,语言表达能力都很强。在后来的交流中我才了解到,每学年放大假的时候他们都会在各地奔波赶赛场,能力完全是实践的结果,而不像我们,至少是我,赶鸭子上架头一回,自己想想心里都没谱儿。比赛间隙逮到一个台湾同学听他讲演辩社的情况,名词一大堆,怎么都听不懂,想想人家的能力,暗暗告诉自己“同志仍须努力”。他们在辩论时,要点抓得很准,从一些很细小的地方出发,就能翻出大花样,真的值得我们学习。
    每赛完一场,我们都会聚在一块儿做总结,史老师一让全体队员集合,大家就会相视而笑,一起哄笑着说:“北中的老师就是会开会啊”。但说归说,每次的总结都很重要,这也是能保证我们从预赛、复赛一直到决赛一路走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经过这次辩论赛,我感触很深的还有,台湾中学生的综合素质真的很高,这点,在比赛结束后的联谊会上体现得较为明显。那时台上表演得火热,台下也谈得热烈,台湾的同学提到他们的学校里外都有很多社团,演辩社只是其中之一,学生凭自己的兴趣报名学习。而且,台湾的中学生自立能力都很强,就像这次,他们没有领队老师和指导老师,而由学长带队和管理,台湾中学生学长与学弟学妹之间的联系很密切,有的学校甚至班级直属,由学长带学弟学妹,帮助他们的生活和学习。而大陆,所谓隔级如隔山,两个年级之间并没有什么普遍的联系,不管这是制度的不同还是观念的差异,台湾中学的做法都值得借鉴。
    但是,不同毕竟占少数。这两天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次数比较多,发现两地的酒文化和饮食文化都一脉相承;在游三孔时,台湾同学所表现出来的文化认同让人欣慰;辩论时,他们也没有避讳,想说就说,推心置腹,时而慷慨激昂,时而低回舒缓。记得板桥高中四辩蔡皇其同学在总结陈词时,提到初次见母亲河的感受,我们都很感动。蔡同学有一句话:“我们不能在历史长河边颓然坐倒,而不知道自己是谁。”他的国语发音很不清晰,语速也很快,但这句话我却听得分外清楚,感动良久。说到底,大家同是一个大家庭里的孩子,回家,是责任,也是本能。
    大家在孔林门前告别时,还相约“两岸大学杯辩论赛”时再见,可是那又是什么时候呢?真的希望两岸尽快统一,这样大家见一面,也不用这么难,每次的见面,也不用笼罩着离别的晦暗。
范晓慧(北镇中学代表队候补辩手):
    我作为北镇中学代表队的一名候补选手,很遗憾没有参加场上的比赛,但这次活动同样给我了很大的收获。从准备到比赛结束几十天的时间里,我学到的知识懂得的道理将会给以后自己的生活和学习起到很大的积极引导作用。
    学校经过了层层筛选,最终确定了参加比赛的5名队员,除我一人是新高二生之外,其他的四名选手都是新高三生。虽然作为候补选手,心里有些失落,但是我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态度,认清了自己的角色,跟大家一起全力的准备比赛。由于正式选手的任务比较重,所以诸如整理材料,打印和复印材料的工作都由我来做,大家会亲切的喊我“范秘书”,能给这么优秀的同学们做秘书也是小女子的荣幸啦。史老师教给我们如何从每天单调的工作中去挖掘快乐,如何用愉悦的心情去做枯燥的事情,他本身就是一个乐观幽默的老师,三句话就会把人给逗乐了。这次活动之后,我们同行的8个人幽默细胞全部都给激活了,就连年龄最长的领队扈主任和年轻的司机周叔叔都会自如的谈笑,而我自己也是大家公认的搞笑天才,与教练不同的是当所有的人都被我逗的捧腹大笑时,我依然是很冷酷的表情,这就是所谓的“黑色幽默”。
    史老师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来,孩子们,咱们集合开会啦!”比赛期间,每场比赛之后都有一场固定的总结性小会议,中午跟晚上的会则开的时间稍长,大约在1个小时左右。表扬的语言会很痛快的讲出来,史老师毫不掩饰每场胜利后的喜悦,但是批评的语言还是最多的,他会非常及时的指出每个人的和整个团队的不足之处,以便我们马上纠正,这是我们北中能够夺得第一的重要因素之一。史老师会从很多的方面强调我们该如何去做,在滨州出发前,他让我们5个队员在本子上记过20个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理找三分,得理不饶人”,他还告诉过我们,“语调是个细节,但是至关重要”,“我们即使成绩最棒,也不要太过张扬和骄傲”,就是这些不断的教诲才使我们这个团队更加整齐和团结。在闭幕式上,记得一位领导评价我们北中纪律很严格,且富有团队精神。的确是这样,虽然我们的校服是山东四个学校中最简朴的,而且我们也仅有一架数码相机,在物质条件都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我们却能够取得最好的成绩。滨州,现在不再是人们都觉得陌生甚至不屑一顾的小地方了,因为这个城市有我们北镇中学,有我们这样一群质朴刻苦的学生。
    除了在比赛中有很多的收获之外,另外让我们激动不已的就是我们同台湾的高中生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认识的第一个台湾朋友是欢迎晚宴上坐在我右边的台湾成渊高中的一位男生,因为他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他姓林,在彼此熟悉之后,我习惯叫他林,很清秀的名字,如他本人。当他告诉我他是79年出生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一跳,好久都没反应过来,心里在打鼓,怎么会是79年出生呢?岂不是比我大10岁?还好,他看到我疑惑的表情之后,又告诉我他是90年出生的。原来台湾一般是用民国纪年,自己差点就要弄出笑话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史老师也出现过和我类似的笑话,台湾林理事长给我们大陆的每个代表队都赠送了两盒台湾的点心—凤梨酥,教练一看有效日期是到95年8月30日,也就犯了糊涂,幸好我们5个人早就弄明白了,给他做了解释,他才放心吃了起来。林是台湾成渊高中的优秀学生代表,是学校手语社的社员,他学过钢琴,他告诉我,其实他非常喜欢民族乐器,比如二胡,但是在台湾很少有教民乐的老师。我们谈了很多,才知道在很多方面台湾和大陆都有差别。在台湾,晚自习是凭学生自愿上的,并没有固定的时间,他一般喜欢去图书馆学习,所以说自由支配的时间比我们大陆学生要多很多;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是不允许喝酒的;小学、中学毕业之后都会有集体的外出旅游活动;他们学校里有各种各样的社团,且每个社团的活动都很丰富(回家之后我上网查过成渊高中的网站,首页就是一张详细的安排表,每天的重要活动都明确的显示出来);台湾统一写繁体字,且中文测试中若是使用了简体就算是错误,繁体字确实是繁复太多,看他做的笔记都会替他赶到吃力,可是他说都已经习惯了,但我们真的希望台湾尽快回归祖国,早日实现全国统一简体字,我们彼此书信交流也就方便很多了;在台湾,如果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同时去夹一个盘子里的菜,则是对对方的不礼貌;他们不清楚QQ是个可以网上聊天的工具,更多是使用MSN和雅虎……除此之外还有好多不同的地方,跟他相处的几天自己才对台湾有比较具体的了解和感受。台湾的普通话因为有些卷舌音,所以听起来有点困难,但是我们依然交流得很愉快。不一定要彼此认识很久才可以称的上朋友,这三天的缘分,我们都彼此相信这就是最珍贵的友谊。
分手的那天,在曲阜孔林入口处看着台湾朋友们离去的背影,心里在笑着痛哭。有些人一旦分别就真的不会再相见,但是只要我们心中有梦想,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图片看中国 更多>>>
·川台农业合作巡礼片
·大城崛起——武汉城市形象宣传片
·大陆寻奇——走进邵阳武冈
·大陆寻奇——邵阳隆回民俗风情
·大陆寻奇——风水宝地邵阳洞口
·大陆寻奇——地灵人杰湖南邵阳
·大陆寻奇——“丹霞之魂”邵阳崀山
·世间美景 天下奇峰-螺髻山
·旅美大熊猫回国后首次亮相
·探访陕西汉中罕见大规模天坑群
·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种群数量
·学者评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
·上海等5市试点新能源汽车号
·今日起26省份居民可在北京
·北京纯电动车不限行政策详解
·北京“咬春”人爆满 多家春
·黄龙剁椒鱼头
·西餐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