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图片看中国·各地新闻·各地热点·各地招商·城市导航·热点专题·博文·视频·美景·美食·民俗·民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两岸 > 文章中的链接

参加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心得


2006-08-21 14:08:18         华夏经纬网

  

山东省台办嵇建宝副主任(左二)与中华中等教育学会林昭贤理事长和候汉廷同学在一起

最佳辩手板桥中学侯汉廷(右)和北镇中学王月在交流体会

台北县板桥高中学生 侯汉廷
    华夏经纬网8月21日讯 按语:今年7月下旬,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在山东曲阜举行,13位台湾高中学生前来参加,其中台北县板桥高中侯汉廷同学在比赛中表现优异,被评为“最佳辩手”。侯汉廷同学回台后,将他在山东的感想发了来,现编发如下。

7月25日 台北-香港-济南
    机上,不知飞了多久,略为摇晃的飞机,似在迷蒙的我,手中的稿子背了好久还是背不熟。这些天一直睡得太少,今天又起得那么早,上飞机大家都睡了。我曾在朦胧中感到眼前一片黄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的是大陆特有的颜色,机身正不断下降,准备降落,仍然很困想再瞇一下……
    不对!这是哪里?睡意即刻消失,我完全醒了,一排排的树林,一畦畦的田野,一座座的古城,一池池的黄土,这里是山东,这里,是故乡。天空,鸟群用飞行的姿势,说明了归心的急切;纵使在千山万水之外,游子用满布尘埃的翅膀,依然鼓起余勇,飞回家。
    究竟是我太做作还是无病呻吟?同行的朋友并没有与我相同的感受,下了飞机眼前没有金镶玉鑚,珍珠玛瑙,仅是普通的土地,普通的建筑,普通的城市。大伙试着大口呼吸,尝尝当地的空气是否多了一些特殊,当然闻到的仍旧是空气,氮气加上氧气还有些许的水蒸气,闻不到黄河孔子,闻不到山东的豪爽。一切或许是平凡至极,然而在我心中这个地方却潜藏着无穷的伟大。一条看不见的线,正连系着我和当地的血脉,因为我闻到了,一股不属于台湾的气息。
    在台湾,碍于种种因素,总认为自己非“身在中国”,明明是却又不是,心上是身上不是,极度矛盾下对于大陆的思念日与渐增,让我成为了一个异类。来到大陆,才真正体会以往的情盼都是值得的,对这儿的情感,是愈来愈深了。不怕在台湾会有什么样的人批评我、非议我、指责我,深爱脚下的土地,是无须理由的。

7月25日下午 济南-曲阜
    当地台办的曹处长热心地到济南机场接我们并陪同到曲阜,一路上讲了许多山东的特色给我们听,脑海中搜寻教科书中有关山东的信息,它的丘陵平原、农矿发达、天然良港,在此似乎没有什么帮助,它的人文景观,应是更重要的。
    离开机场去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故乡曲阜,走着走着,接下来短短的几十秒钟让每个人震慑了。所见是中华文化的母亲河─黄河,以往在电视、海报及书上多次看见妳的身影,第一次见到黄河,虽是惊鸿一瞥,那感触万不能与之相比。几个月前才在学校的作文中写了妳的故事,当时凭借着空洞想象与华丽词藻,对妳的感觉多是因词害意,现在才惊觉那篇作文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无力。河宽近十里,铺天盖地而来;浩浩荡荡而去,丽日和风,满河金涛,这里不是最壮观的地方,这里没有最磅礡的景色,仅是最简单不过的黄河一景,但对我而言,是多么了不得的景象,体内在澎湃,在激情,在沸扬。我看到妳了,我来到了妳的身边!滚滚滔滔之中,是妳孕育了华夏文明,是妳扶养了中国百姓。我更加地确定,我们每个人的肤色不仅是因为气候变化下的基因天择,更是因为妳!我们的母亲河。
    看着,想着,车子继续向前开去,短短几十秒钟,珍珠不觉中从脸颊上滑落。
    经过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到达曲阜国际饭店。放好行李后去曲阜师范大学参加欢迎晚会,在曲阜市区,看到大多是以孔孟为名的商店,旅行社、餐饮业、酒馆饭店等无一不是,似乎在这若不与他们扯上干系,便愧对了祖宗,也愧对了可以赚钱的自己。圣人不只留传下来文化,也为当地创造了独特的文化。
    接下来不论是欢迎晚会还是在饭店,都为了明天的比赛在做准备,一个基本的工作,便是将一辩稿背熟,为了自己,为了团队。晚上并没有和太多大陆朋友说到话,可能是座位关系,因此我只得用心至志在明天的比赛上,有点空虚,有点萧条,连丰盛的饭菜都有点食不知味,但我知道明天起会都不一样的。
    回到饭店讨论了几个小时,修改申论稿,明天的词方不知道是正是反,两方都得准备,紧张刺激雀跃的心情,在时间的消磨下渐渐逝去,队友们都已经睡去,剩我独自在房内桌前静静写稿,他们说好十二点起来、一点起来、两点起来,闹钟开了,也的确醒了三次,又不约而同地在闹钟响起一分钟后睡了三次,我知道他们睡意浓厚,让他们睡去了。笔的沙沙声,队友们的鼾声,听了不知多少遍了,每一次的杯赛,每一夜的赛前晚上,重复,再重复,一种习惯,却不得不说这亦是一种折磨。
    我不知道别人一辩是怎么当的,但我身为辩士,责任便是将应尽的义务做好,且对自己的要求格外严格,在台湾,一辩要拿最佳辩士是相当困难的,故我在每场比赛都下了相当大的工夫,词藻包装论点,华丽中带朴实,语速腔调抑扬顿挫甚在时间方面都得控制精准,迫不得已,我将演讲的那一套搬到辩论场上,在台湾这样的策略半算有效,质询答辩状况好的话,通常状况不会太差。学长曾经这么说过我,而我也敢如此自夸:高中生三个辈份,一辩没人打得比我好,即便到了大学我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两年来我一直想要的是永远把一辩打好,而不是当个永远的好一辩。
    话题偏了,手中的稿子已完成,看着镜子练习一下,半夜近三点,该睡了。我的房间在队友房间的楼上,轻轻关上房门跑向自己房间。轻轻打开房门,不愿惊动熟睡中的父亲,父亲此次前来特地为我加油,也算是照顾我,明天的比赛,可不能让他失望。

7月26日 曲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今天是正式比赛的第一天,起床后整好衣服理好妆,匆匆吃了早餐便前往比赛会场。地点是在曲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一个博学厚德,务实求新的校园成为了此次盛会的战场,可惜我对于这边的风景无细心观赏,比赛为重。
    我们是第一场比赛,词方在赛前15分钟抽签,相当特别。我们抽到反方,对手为青岛二中,记得昨天还在同一桌吃饭,今天一早便成了“敌人”,笑了笑,比赛开始。很遗憾地我稿子依然没有背熟,申论的时候手脚还略微颤抖,好像第一次打比赛的紧张,可能真的太久没打比赛了;可能真的太久没见过底下这种大场面,四百多位观众座无虚席,未上台而先怯。但我十分喜欢这种感觉,异常喜欢。
    竖耳倾听,对方的论点、脑中的回击反应到手中的笔书写于笔记纸上,然后在驳论时间倾泄,中间,记得是掌声。自由辩论,妙趣十足,睿智幽默,又是掌声。对手也不甘示弱,十分强悍,这是对抗大陆辩手的初体验。做为开幕赛的我们,并没有让任何人失望,立刻将场上的气氛炒热了起来,原本担心这次活动效果不够的理事长们也都笑了起来。赛后有许多人争相与我握手,说我讲得好,比赛时家父坐在台下,也听到许多人称赞我。说实话,有点受宠若惊,也感到相当荣耀。后来才真正觉得这一场比赛是四场当中打得最好的一场,因为自然,它不添加外在的修饰,无多余为求掌声的虚华,没有带稿上场的一场真正辩论比赛。
    下午还有一场比赛,可是我不知怎地,有点累了。以前明明熬夜加上一天打个三四场没问题的,或许是来了这里,心情的剧烈起伏使我有些疲惫,下一场我的表现没有很好,八成是此原因吧,但这只代表着,我还不够强。
    中午用餐,很荣幸与大陆北镇中学的同学们同坐一桌,原来他们是下午的对手,不过此刻,可是初次见面的朋友。崔凯同学帮我倒了一杯开水,问道:“这水跟台湾的比起来味道怎么样?”我尝了尝,有点烫,笑答:“有家乡的味道。”带点夸张而不失真。在座都笑了。
    不久,父亲要我先离席并且到隔壁他用餐的餐室,是几位校长老师与北镇中学的两位同学。北镇的校长与二位同学说我今天上午讲得相当不错,同是一辩的王月希望能和我较量,杨晓慧同学亦然。闲话几句兼自我介绍,至今我仍相当怀疑,我打得有没有那么好?看节目的主持人、众多老师同学无一不称赞我,好似称赞蒋昌健老师一样。不是谦虚,而是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真有这份让人骄傲的实力,如同被流放多年的忠臣突然间接到了回京的圣旨,兴奋之余,不免多些悬揣恐惧。用餐结束后回到饭店,透过父亲才确知,那些疑虑都是多余的。
    人真是奇怪,怀着自信办事不藉助外力,然而当成果出乎预料地成功时却又难以置信,此刻茫然显得格外脆弱,只能藉由别人才能肯定自己。在自我认同与他人定位上,是互为一体密不可分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没有外在的评价,自己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无从判断,将会成为事实的色盲。当然,过度地相信他人的评断,而无自我主见,只是加速了成为事实的色盲,走向自我灭亡。而我,也难逃此流弊,下一场的辩论,有失了辩士风格。
    两个小时的空档,整理一下论点,再背了背稿子,预先安排了几个桥段,暗自窃喜,自以为没问题了。殊不知问题正出现在这。两个小时的空档,队友们都在梦中,其实还满羡慕的,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美梦呢?不论是黄梁或南柯的,还是现实生活的。 

    早上打的是反方,下午一场我想打正方。要与北镇中学抽签,抽签前跟他们聊了一下,发现他们准备的资料很多,相较之下我们就有些准备不足,有临时抱佛脚之势。签运不错,正方。很多人说期待我这一场的表现,我也期待着。比赛开始,赵彦婷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徐浩然讲话不再结巴了;蔡皇其的结辩描述黄河渲染十足更是令所有人惊奇。而我,几乎是卯足了力气在“表演”,而不是在“辩论”,将攻击夸张化,把论点套用在适合当地的民情上,近乎走火入魔,效果呢?差强人意。民粹式的申论,活像新纳粹党,在激情与柔和之间一时调适不当,成了四不像。自由辩时多少有点累了,就多让学妹站起来吧。
    北镇中学不是省油的灯,对手个个身怀绝技,不容小觑。针锋相对不过须臾,比赛已结束,希望还能与之再打一场。当时我觉得是作梦。
    赛后主持人跟我说,我和蔡皇其是截然不同风格的,我擅长激情,挑动人心蛊惑情感,而他善于将情感凝聚收回慢慢释放,互有所补,行成绝唱。听完后我点头称是并道谢,然而并非我只会现有你们所看到的。让人愤怒激情很快,使人冷静受感动却很难,碍于时间与职责关系,我无法在驳论中做到价值的提升,让人有温馨之感,故我只能拆解攻击对方逻辑论点,并试着夺取观众的认同感。慢慢来,很难;要快,效果自然不佳。虽然我试着在短时间内进行情境塑造,对目前来说,还是道考验。
    累了,精神有些不继,但是我知道明天还要比赛。得重新修一份稿,要赢的不只是对岸同胞,还要赢过自己身边的人。今天的错,明天不会再犯,洗心革面,明天的比赛怎么说都要赢!相同宁静的夜晚,相同昏暗的走廊,相同的明月陪伴着我,两点一刻,睡吧!

7月27日 曲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准决赛在台湾部份是我校对成功高中,成功的学长们是应届毕业生,大我们一届,其中也不乏台湾著名杯赛的最佳辩士。与成功对决,看来是一场龙争虎斗。若用奥瑞冈赛制打政策性命题,我与蔡皇其面对成功亦不敢说稳操胜算,然而一场在山东的新加坡赛制价值性命题,我们的自信不知不觉中添增了几分。
    又来到了比赛会场,明明是大热天,林荫下却特别阴森,摇晃的影子像伸手想攫取我们的希望,影如火舌,不断窜动,笔直的路程却感觉正一步步地蜿蜒,这场比赛对我们而言,太重要了。
    抽签结果我们是第二场比赛,第一场进行的是山东的北镇中学及曲师大附中的君子之争,赛前我问了几名当地的学生一些问题,这里流行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希望当作辩论的材料,原来他们也听周杰伦蔡依林,对台湾艺人并不陌生,可是我们对于内地的一切,总知道的太少,回想2000以前,台湾电视台尚能看到CCTV四台,现今是音信全无,导致对大陆了解愈来愈少,距离愈来愈远。看来,媒体是一道比台湾海峡更深更广的鸿沟,使台湾在里边如同闭门造车,故步自封。我不禁想到光绪被囚困瀛台,孤苦无援地立于海中央,对外界浑然不知,他是个皇帝,但同时他也什么都不是。唉!千百年来都是政治影响信息的传播,而当成工具的媒体,隔断了情,隔断了爱,也隔断了民族的血缘情感。
    双方都是大陆队伍的比赛,很久没看过了,以前曾在网络上看了大陆的大专生比赛,近来则研究大学的两岸杯,大陆队伍间的对抗,让人拭目以待。顺便一提,大学生两岸杯今日在福建开锣了,祝福他们!几年后的我,应该也会参加吧!
    还在遥想,场上已开打了,双方势均力敌,便在伯仲之间,你来我往短兵相接互不相让,反方论点大开大合,令人惊讶,而正方则保持着捍卫传统文化的精神,仿佛回到五四期间在新旧冲击中要靠着辩论来找寻一条真理,然而此时已非五四,我并不是放马后炮做事后诸葛,只是如此打法,本质上是很危险的,大约猜测了胜负,到外边准备比赛去了。
    不一会儿,对抗成功高中,我们是正方,一辩内容已稍微修改,申论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成功的学长无稿纯凭反应申论,起初便对我方之“需要”定义做出攻击,可惜在驳论时我语速过快,对此厘清效果不佳,不过另一部份的反击,也是引来台下如雷掌声。然而比赛到了后半段,双方都已偏离了主题,我校侥幸获得胜利。中教会的主任同时也是评审的赵玉玮学长对我们说,如果在台湾,今天的胜负很可能不一样了。
    这场比赛板中表现的不错,终于,下午要进入高潮,两岸杯冠亚赛,对手是北镇中学。很高兴能与北镇同学再度较量,昨日我并未发挥辩论实力,今日我将使出浑身解数!
    先回到饭店休息,我赶紧问父亲上一场表现如何,有无哪里需要改进,好再下一场能一改前非,让我能打一场不留遗憾的比赛。何况,昨天下午起临时更改了自由辩论的顺序,某种情况下会使得我发言次数锐减,既然如此,我得更加珍惜每次发言,把握每个时刻攻击对手!以往,太多的比赛若非碍于种种因素无法尽我所能,便是输得莫名奇妙自己粗心打烂了,在台湾百余场比赛,满意的也不过一场。我一直认为最好的比赛会在永远的下一场,亦即,我要下一场是最完美的比赛。
    没时间休息,一个半小时弹指间过去,再度来到了会场,冠亚赛幸运地担任反方,若连打两场正方,恐怕要辞穷了。比赛双方你来我往,各逞辩才;时而慷慨激昂,时而睿智幽默;紧张而不失风度,激烈而不失友好;场上舌剑唇枪,场下掌声雷动,整场辩论赛妙语不断,异彩纷呈,把此次比赛活动推向了巅峰。
    对手一辩王月富有磁性的声音,汹涌的情感浪潮高唱对祖国的热爱与文化传承,若在台下,我可能也被深深打动。而我申论内容精华之处已能让台下观众相互应和,其中带点风趣,好不精采!对方魏玮同学的质询很好,只碰上了赵彦婷看似恶逃其实机智的幽默答辩,徐浩然无赖流氓恶搞型的打法也是愈来愈出色。蔡皇其的结尾依然不错,又可惜在我驳论时情境未能营造出来,只差了关键的一句话。先以庄子故事开头塑造情境,接着攻击对方,最后试图拉回故事以做出比赛的判准。千金难买早知道,攻击对方期间可能因为掌声使我没能听到一声铃响,在时间错估之下,没拉回情境,东拉西扯,显得有点虚了。还有一个自由辩论的阶段,比赛后方想出了更好的回法,唯独此说法有违背礼节……


<比赛当时>
正二常云怡:“格物致知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些道理都是从经书上来的啊!”
我:“所以您现在告诉我,大家都明白了,为什么还需要读经呢?”
常云怡:“但是我可不能待在你身边告诉你一辈子呀!对方辩友!”
原本好像是蔡皇其接着说了什么,后来想的新的回法是这样子的:
常云怡:“但是我可不能待在你身边告诉你一辈子呀!对方辩友!”
我:“你现在告诉我,我懂了,以后当然就不麻烦你教我了。另外,虽然我长的不帅,辩论也不是很好,但是可以请你待在我身边一辈子吗?”
这个回法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但是,我是因为看对手才想到的呢?还是仅只添增比赛的可看性?
    比赛告一个段落,评审上台宣布成绩,说真的,我们一直认为最好就是亚军了,从没奢望拿个冠军,所以听到分数时,底下的欢呼、鼓掌如万虎齐啸,台上的四名辩士却是愣呆的静。犹记得蔡皇其那傻住的表情,拿相机拍下来足够让人笑一辈子,不过不仅是你,我们都傻了。而我,傻在心理,跟着拍手且面带喜鹊的微笑。
    颁奖典礼,我是否能荣获最高荣誉?我是否能赢过台湾的所有朋友?与蔡皇其的竞争在此刻我会安心?抑或是落泪?来山东前早已认定最佳辩手不会是我,然后看着你出名,为你鼓掌;看着你光荣,为你祝福。尽管如此,每一场的比赛我仍不放弃,不愿输给你,人一能之,己百之!突然想起古代先贤是如何努力的:孔子苇编三绝;苏秦引锥刺股;车胤囊营照雪;李密牛角挂书,到头来是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而我,终究是荣获这项荣耀。很感谢“中华中等教育学会”与山东省高级中学协会辛苦办理此次盛会,我们才有机会站上这个舞台。两岸交流是我梦寐以求,以辩会友是我朝思暮想,比赛的一切真让我魂牵梦萦。至于能荣获最佳辩手这个称号,更得感谢在台湾指导的学长姊们,没有他们,我们连什么是辩论都不知道,是学长姊们一步步地提携我们,才能有今天的成就。还得感谢我的队友们,不论是哪一种团队比赛,排球也好、篮球踢球皆是,总得有人防守助攻,有人主攻,而主攻的那个人总是看起来比较帅,我,只是刚好当上了主攻的人,没有队友们的帮忙,这个奖,我也是拿不到的。再感谢所有支持我为我加油的朋友,你们的祝福,我收到了!最后还是要感谢我的父母,尤其是父亲,千里迢迢陪我来到山东加油打气,一路上的帮忙扶持,辩论的意见指点,点点滴滴……总之,我没让你失望!没让你丢脸!没给学长姐失望!没给学长姐丢脸!没要板中失望!没要板中丢脸!两岸最佳辩手,高中辩论生涯,以此为句点,我是幸福的了,我不以此为满足,大学生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好好读书(这话说了不知N次了),学测完后用心照顾学弟妹吧。谢谢。
    虽然我成为了最佳辩手,但当后人观察比赛录像带时,一定会发觉,其实我没有想象中的好,甚至是一蹋胡涂,只是用了点小技巧对当时的人有感染力,往后再看,可能只会觉得我在胡说八道。蔡皇其的FANS很多,众多女生围着他聊天拍照,在台湾的女朋友若有知真不知其为何感想。而我,除了校长老师们的肯定外,同届的赞美加深了我的自我认同。不想细数谁说过了我的好话,请容我骄傲一下;据,青岛二中同学说,所有内地学校在辩论赛中就已认定我是最佳辩手。如果不是我,他们将对大会提出严重抗议。据,曲师大附中同学说,整个学校同学无一不喜欢我的辩论,观看比赛者无一不动容。据,实验中学同学说,山东省一半的中学生都成为我的FANS了,很多人争着想认识我。据,北镇中学同学说,某女已迷上了我的辩论,天天想着我。我听了只有一个反应,真是太夸张了!尽管我知道大陆很重视辩论,不过一个辩论会带给人如此大的影响吗?应当是客套话或是开玩笑,我知道以前林正疆老师比赛完后极受欢迎,整个大陆几乎每一省都有人寄信给他。但是目前既没有媒体转播,也无新闻发布,实力比正疆老师差了几万倍,我还不敢奢望。说成为我的迷,这我不敢恭维,且听来并不习惯:无须客套,无须多礼,只知道,大伙都是朋友!都是一家人!
    离开比赛会场,应该是最后一次欣赏美丽的校园风光,才发现,这儿的孔子像笑得好爽朗,怎昨天没发现?芳草摇曳,特地幽香;微风拂略,分外清凉,校园中的一花一树,都对我展现着一颦一笑。早上看校园是雨破云魂,下午看却是紫陌青门,特别的师大附中,特别的心情,手中拿着,最特别的奖。

7月27日晚 曲阜六艺城
    晚宴在曲阜六艺城举行,镂簋朱纮的建筑,山楶藻梲的摆设,好似紫禁城一般的富丽堂皇。在晚宴中,由我和实验中学的优秀辩手崔东淼同学共同主持晚会,让每一所学校表演节目。我实在没有什么主持节目的经验,就当是磨练吧!重以时间紧迫,准备时间不多,与伙伴询问各校的表演、安排顺序、调度音效,连饭都没得吃,不过我还是忙里偷闲吃了一两口菜,对东淼说不好意思,想不到她反而对我说:“没关系,你吃吧!看你这么消瘦,多吃点!”消瘦?这个词用在我身上好不协调,的确,这两天我的脸是瘦了很多,像是只贴了一层皮,用骨瘦如柴来比喻绝不夸张。可能真的是太累了。
    晚会的过程中,大陆的新闻是这么记载:“席上觥筹交错,诉说着亲情无限;台上载歌载舞,传递着友谊绵绵。两岸互动,师生同台,一个个精彩的节目,一张张难忘的镜头,让所有人沉醉其中,遐思无限。一首《乡愁》让人倍感血浓于水的亲情永远割舍不断,一曲《把根留住》诉说着同根同种的文化渊源。晚宴在《同一首歌》和《难忘今宵》的旋律中结束。”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不愿意当晚会主持人,因为在这两个多小时期间,不能在台下观看每一所学校精采的表演,无法享用丰盛的饭菜,更重要是我丧失了和大陆朋友们连络交谈的机会,或许在他们眼中,我永远只是个会辩论口才好的台湾同学,但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的我,没让你们发现,相同,对于你们的一切,我也几乎一无所知。原本以为比赛结束后,能够与你们握手言欢、畅饮高歌、真心以对,多少了解你们的兴趣、喜好,平常的休闲活动,生活的重心,学辩论的方式……,哪怕是一点闲聊,都错过了。嗯,我只能这么讲,都错过了。
    在主持节目前,一些同学送了我纪念礼物,非常抱歉,当我主持完后回到座位上,早已不翼而飞。明年,我能寻回这些失落的礼品吗?蓦地我好想豪歌一曲,唱出心中所有的欢心与失落,热情及感慨。星星已出来眨眼,餐厅将休息,台湾和大陆的学生纷纷离去,回往各自的饭店。真该带些礼物来送给他们的,当场被人亏笑要以身相许。据说,原本台湾的选手与大陆的选手是要同住一间饭店的,后因故取消,只能再次喟叹可惜。据说,是夜,大陆选手们在饭店内共同玩乐嬉戏,乐不可支。在饭店内,跟着队友和成功成渊的同学向机器人般玩扑克牌,进入了无思考状态。
    精疲力竭,都忘记给台湾的朋友们报喜讯了,学长方才有打电话来,社团应该都知道了吧……。明日的行程是探访两千年前的孔子,忆童稚时,常梦访孔夫子,如今我终能来到你的出生地,来到你的脚下,会是多大的震撼?期待着。

7月28日 曲阜孔庙、孔府、孔林
    没能随身携带纸笔,将所有感触纪录下来,生命中最严重的错误。提笔前,多次想罢笔,因为凭我的才学,怎么写似乎都成了对孔子的玷污,用不成材的文笔,描写对“三孔”的情感,是罪无可赦……。我依然提笔,愿意背负着罪,将半天来的感触,永记载下来。
    这里,是孔庙。曲阜孔庙。普天之下难以计数的孔庙,唯其独尊,其建筑风格和帝王宫殿一样庄严。起初,周围并没有什么人,还不知道整个孔庙有多大,一座金声玉振的牌坊,几块石阶,缝中的青草,朴实无华,给我以宁静的感觉。再往里走,同样是几座牌坊,几块石阶,缝中杂草,每一座牌坊都是当朝的皇帝所题,先是清朝,再是明朝,宋……,愈往里走,代表离现在也愈远,愈接近原始的孔庙,穿过座座皇帝的题字,仿若穿梭了时光隧道,走进孔庙,走进历史。脚下的土地、石块,青苔,都有了千年的历史,每一株树,及遍地的青草,似乎都聆听过了孔子的教诲,浓荫蔽日的古树参天,皱折而苍劲的树干以及地上斑驳的砖石,你们是否也经过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汉武帝的独尊儒术?十年的浩劫中,来了一群群的摧毁者,而后,你又迎接着一批批蜂拥而上的游客,从前,你只能仰望帝王,现在,却被更多的人民践踏,朝代的更迭中,不知你做何感想?
    愈往里边走,心里边的感觉便愈强烈,在这圣地,似乎随手一抓,都是一声声的子曰。离大殿,进了一步,波澜,未兴。几座的宫殿原本上面应是色彩斑斓,画满龙凤麒麟,现今多已脱落,缤纷不再,独留棕色。四周有许多历代皇帝撰写的碑文或铭文,表征着自己爱戴儒家,重视孔子,然后彻底的让读书人死心蹋地为他效劳,替他卖命,碑文后面,可能藏着比海深的阴谋野心,历代帝王中有几个是真心祀奉孔子,尊敬孔子?不过是盖座庙,写个字,让天下人都去读那三纲五常之道,谁也不会来造反!为此,朕就是装得虔诚点,也是值得的!最有名的碑上面的字已经模糊掉了,隐约还看的出“文革”的痕迹。我是自私的,我明知摸着这些建筑都有可能使它们加速老化,我仍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摸着,细心留意这儿的一砖一瓦,离大殿愈来愈近,阶梯、门柱、门、门坎,就抚摸了愈久,抚摸一切,像是在抚摸历史,历史的温度足以血脉沸腾,情感的海啸迎面扑来!汹涌的大海不断拍击着我的胸口,澎湃而激情的沉默将我卷进感动的漩涡中,无语的孔庙中,竟能发出雷霆万钧的声震天听!是什么情感,让我慑服?进孔庙不到一小时内,哽咽不下数次,纸巾也用了不知多少张。泛红,眼眶的泪潮,溃堤,从未有过的感动,数种情感在倾刻间汇入心海,如山洪暴发,不可收拾。是民族!是血缘!是文化!是历史!是信仰!穿越千年的景仰!一种圣洁,一种崇高,拜倒在比天高的大山之下,全身的细胞在跃动,封存久远的文化内涵哗的一声奔泻而出,蒸腾出前所未有的动容。
    好恨,恨我无法用文字来精确形容我现在的感动,无法用文字捕抓心中的感触,恨自己的无力,也恨这么晚才让我来到这里。是根,民族之根,血缘之根,文化之根,历史之根。脚下所踏,心正所处,是根,用力睁眼所见!
……
……
    仍是那古木参天,鸟语啁啾。眼眶又湿了。孔夫子,伟大了千年,我终于触碰到了。徐浩然也哭了,大陆同学亦然,我们对于文化的情感都是一样的,在这一点,不分什么海峡两岸,不分什么种族性别,我们都只是一个读书人,一个中国读书人。然而,离中央的殿堂愈近,感动,却愈来愈少。这儿是孔庙的中心,祭拜大典便是在此展开,果然是人声鼎沸,声声的叫卖声中,讨价还价声中,快门声中,旅客喧嚣声中,孔子已渐行渐远,我感觉回到了现代,然后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走向前去,在大堂的中央,抬头一望─孔子像,多么巍巍的孔像,我今正面对着祂!光芒自遥远千年射入心中,我不由自主的跪了。三个叩头,泪水又差一点夺眶而出。旁边还是一样的吵杂,我硬要把这三个响头给嗑完。一股魔力,吸引力,隐隐之中,胸口又开始敲锣了……。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理解我这般的形容,或许亲眼见了,也没深刻感触。小时候来北京拍摄节目,参观万里长城,小时候哪懂什么秦皇的命令下堆栈了多少人民的血汗泪,哪知道各各朝代防守边将发生多少战事,什么都不懂,只是往上爬,往上冲。虽然刚说相见恨晚,但如果我小时候来看孔庙,可能也只当建筑物或风景来参观吧,现在若再去爬长城,一定会是不一样的感受。
    孔庙,接着是孔府。详细的情境记不大清楚了,只知道孔子代代后人都住在这,第七十七代衍圣公少年时期也在这待过,现八十高龄尚定居台湾。我不禁问,那接下来的后代呢?衍圣公接下来不是换成了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吗?由谁来担任呢?中午用餐,欣赏了餐厅准备的表演,中国民族舞蹈、乐器演奏、古筝弹唱、萧管笙簧,黄莺出谷,激情演唱。大快朵颐中享受着视觉与听觉的飨宴,属于中国的舞蹈,中国的歌谣,中国的艺技,中国,我是愈来愈爱妳了……。
    下午参观孔林,在这座墓园中,不知有多少的孔门后代埋葬在此,据说有无数个支系渴望在死后能葬在这里却遭到否决,一个世界上延续时间最长的家族墓地,却一点也不阴森,反而成为了观光圣地。孔林门前,整整一条街是卖纪念品的,其中有一家“姓名扇面题诗”引起了我的兴趣,告诉他名字,他立刻将其作成一首诗并题在扇上,连扇送诗一同卖你。倒是题的不错:侯门英才效三皇,汉墨文辞登首榜。廷立仕场位品高,顺风阳帆扶摇上。侯汉廷皇榜高上,不错,买了!心里不觉纳闷了,能在两分钟之内完成,这人可算是有才学了吧!
    林内古木凌云,浓荫蔽日,四季长青。与森林无二异,这里早被自然包围。一棵树,高耸坚韧,分外特别,传说是子贡亲植的,它的挺拔,它的竦然,却多了一份沧桑,一种怅然。轻轻将手贴在树干上,欲感受端木赐的用心,霎那,我好像看见了什么……“学不厌者,智也;教不倦者,仁也。仁且智,夫子即圣矣。”此话可见子贡对孔子的极端崇拜,那个年代,为师如为父,在子贡心中,父亲死后他一直将孔子视为比父亲更重要的长辈,孔子的地位,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然而孔夫子逝世的时候,子贡尚在南方做买卖,闻讯悲痛欲绝,连夜兼程赶来奔丧,一路上哭得眼睛红肿,到达时眼力已经出问题了。丧事完毕,众弟子轮流为孔子守墓3年,期满而去,唯子贡守墓6载。其间,子贡将南方稀有珍木楷树,移植孔子墓旁,寄托对老师的一腔真情。楷树,木质坚而韧,树干挺而直,顶天立地,象征孔子为万世师表,天下楷模。他是怀着什么心情在种这棵树呢……近中年的端木赐,整冠衣裳,满脸的感伤,满脸的憔悴,抱着对恩师的怀念,恨自己没能见到老师最后一刻,遗憾遗憾,空悲切!他亲手将苗种植下去,再将土覆盖,第一滴为树浇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自己的涙啊!下面种树,上面潸然泪下……。端木赐啊!端木赐!后人将会体会你的这番用心,后人同样为你的孝心感动不已,光是想象,我又哽咽了。
    终于来到了孔墓,这儿已成了一座小山,山上植物遍布,花草丛生,看不出什么人为的痕迹,除却了前面“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牌文,只会觉得这是一般的土丘,土丘,终究是回到了孔子自己。逛孔庙的激情已不再,在这都成了无为的宁静,虫鸣,鸟叫,森林在啭叩。孔子,在千年的历史当中早已与自然融为一体,化作了中国山川中的血脉,与这块土地永远共存。我对此,感到一丝的欣慰,对着墓,行三鞠躬礼。是读书人的愿望,读书人的使命,读书人的本能。
    又回到了孔林门前,大街上,大陆的同学们才正要入内参观。这几天的行程最可惜是没能和他们一同游览,相处时间太少,今天上午同逛孔庙因分不同团队,也只是偶尔遇到,聊天什么的机会鲜少,现在这最后的时光,互赠礼物,留下联络方式,还说着明年再见或是大学两岸杯见,北镇中学王月及常云怡送的两条手链至今都还带着,分别的时候很舍不得,你们可能没看到,离开之后,我悄悄地从口袋取出了纸巾……
    回来台湾后,想起很多大陆同学说希望早点统一,见面比较容易,分别也不会那么伤心难过,可是我想,即便是统一了,要见面我们还不是得搭飞机吗?分隔两地不是一样难受吗?唉!辩论的习惯又来了,我何尝不希望能早点和这群朋友们再碰次面,再一同去玩,可惜这台湾海峡,真的太远,太远。期盼在网络世界中,我们能手牵手,心连心(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图片看中国 更多>>>
·《向未来而生》--黄石园博(矿博)宣传片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黄石形象宣传片
·川台农业合作巡礼片
·大城崛起——武汉城市形象宣传片
·大陆寻奇——走进邵阳武冈
·大陆寻奇——邵阳隆回民俗风情
·大陆寻奇——风水宝地邵阳洞口
·大陆寻奇——地灵人杰湖南邵阳
·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种群数量
·上海等5市试点新能源汽车号
·昆明红嘴鸥究竟从哪儿来?“
·襄阳光彩台商电子产业园作项
·黎族“三月三”爱情节
·《满汉全席》电视剧在台湾东
·西安历史
·始发航班
·杭州到各地航班
·始发航班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