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图片看中国·各地新闻·各地热点·各地招商·城市导航·热点专题·博文·视频·美景·美食·民俗·民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两岸 > 文章中的链接

山东大学学生在台湾观感:台湾清大访学日记(三)


2007-10-08 10:09:13         华夏经纬网

  

和雷卫台教授在日月潭

台北故宫

在中山先生的纪念馆

9月24日 星期二   又是新竹的好天气

    昨天真的是太累了,好象什么都没有干,就简单地翻了一下钟老师的笔记,有十几页啊,全部都是英文的,心惊的不行,看来真的要好好准备才行,都说台湾同学的英文不好,但这几天下来,发现他们的英文其实还是蛮棒的,也许是和我交往的同学的英语都很好吧,还是颇能显示出我的英文不好来的。

    今天和思超同学去台北。本来不打算去的,因为这几天很累,不想到处跑了。可是又经不住他的诱惑,反正都是要去的,一起去完了好了。因为票是昨天就买好了,新竹到台北,往返学生票160块,路程大约在一个半小时左右,真的发现台湾很小,就好像村里村外一样,有什么事大家都知道,呵呵。可能是假期,一进地铁站,竟然有种无比萧条的感觉,台湾这几年经济不景气,从地铁里可以看出来啊……

    今天的第一站是台北“故宫博物院”,与我想象中的相距实在是太大了,与北京的更没法比,基本上就是一个博物馆,只是藏的东西多而已。里面的博物馆展厅是蛮现代的,分类也很合理,科技技术的运用更是没的说,但我感觉就是有点怪怪的,思超同学倒是玩的津津有味,我走了两层就累的不行了,可能是冷气太冷了,感觉头里晕晕的。看到了传说中的翠玉白菜,好象大家都知道,就我一个人傻忽忽的不清楚。只记得是慈禧那个老女人带到坟墓里的东西,上面的蝈蝈的触角短掉了。走出展厅之后我们差点被热晕过去,今天的太阳真是出奇的亮,太给面子了。我们匆匆地找个地方吃了顿盖饭之后就离开了。对了,“故宫”外面的至善园是不收门票的,是个野餐的地方,里面的鲤鱼比鲨鱼都大,天啊,还有些无知儿童在他们更无知的父母的怂恿下给鲤鱼面包吃,嗨,爱的太多就是祸害啊。

    下一站想去传说中的101大厦。为了省下15块钱的车票钱,勇敢的思超同学和无知的于洋同学徒步穿越了一个长达一公里多的隧道,苍天,这是我生命里最糟糕的记忆之一,全部原因要归到于洋同学的太不坚定立场上。太痛苦了,不写了。

    下午终于到了台北市里,还是相当的繁华。烂城市各有各的样子, 大城市都是一样的。台北和上海,北京基本没有什么区别,嘈杂的很,到处都是匆忙的身影和巨型而又奇怪的建筑。今天天气很好,绿色的101在蓝天白云下还真透露出一种和谐之美,呵呵。我们并没有爬上去,学生票要380块,可能是中秋有赏月会还是怎么招,怀疑那里离月亮近的很多吗?干吗要上去看?101后面就是台北市政府和台北市议会,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坐宏伟的建筑周围车辆都少的可怜,我等了半天才看到一辆的士开过去,难道政府周围是禁地吗?我们也赶紧逃离了那个地方,害怕有什么叵测啊之类的,呵呵。最后去了国父纪念馆,就是孙中山在台湾的纪念堂,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型的免费公园,里面白发垂髫,怡然自乐,才有点安慰的感觉。先生身后仍能静辟一处,宽慰苍生,也许是对先生最好的怀念吧。

    晚上回来之后就开始忙作业了,钟老师的讲义啊……克制克制。

    对了,昨天晚上和梓萌、思超一起去看了《色戒》,新竹最大的影城——风城威秀。风城是个庞大的购物中心,中秋前夜,奇怪的是里面荒凉的让人害怕,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二折的。经济不景气的场景可见一斑,我们的结论是,赶紧统一吧,大陆的购买力会吓死台湾人的,哈哈……关于电影,先不说了,大陆就快上映了,大家自己去看吧。
 
    9月25日  星期三   开始有北方人受不了的热度了

    今天是假期后的第一天课,大家好象都蛮疲惫的。早上没有吃早饭,去上批判思考。今天山大来的张倩同学也来上这节课了,苍天保佑还有个伴。今天的课是属于那种开始复杂化的逻辑问题,讲歧义。嗨,感觉还是很难的,隔行如隔山啊,其实哲学和语言的问题是学文科的基本功,不知道为什么大陆的学校都是这么早就把专业分的这么清晰,我感觉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大一大二还是应该通才教育的嘛。其实关于歧义(disareement)的问题,说简单可能很简单,但运用起来真的很复杂的,你要搞清楚你和对方在争论的是什么东西,不关是事实还是语义,要真正搞清楚,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举个例子:滑铁卢战役是欧洲历史的转折点。你说这个定义是事实的、语义的、诠释的还是评估的定义?区别出它们的不同来,是和别人争论的前提,可惜的是我到现在也还没有真正理解它们的不同。嗨,要加油努力啊……

    中午躺下,一觉醒来,三点了,(其实没睡那么久,我一点才下课啦),人社馆在山上,要飞速的走那个“夺命回旋梯”横跨一个土丘,再爬上清华的最高点,挖卡卡……除了崩溃没有别的想法。

    下午的中国史,张元教授讲夏商,真是后悔没有把自己大一的笔记给带来,一些基本问题居然都忘了,发现自己真的退化了,学习真的落后了,如果不继续努力真的要被别人落下了。课上大家讨论了一些问题,张元教授重点推荐了Peter Hessler的《甲骨文——流离时空里的新生中国》,我第一次见张教授的时候,他就在看这本书。书没有在大陆出版过,不过是一本拿了好多奖的书。我看了开头,觉得非常不错。课上大家讨论了郭沫若,李学勤等大师名家。台湾人的评价和大陆人还是不一样的,反正有些地方听着还是蛮别扭的,比如说文化大革命,比如说东突,其实他们也都觉得不是很好,但是可能讲的方式太冷淡了,还是没有切肤之痛的那种感觉,说起来都是开玩笑的口气,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想想我们讲台湾的故事可能也会是那种感受的。

    晚上是清大的社团联展,就是在大草坪上,超级壮观的,各个社团在那里搭棚子宣传,很有感觉,让我这老骨头了也经不住诱惑,加入了几个社团,也体验一下嘛,呵呵……晚上听说上海交大的同学要来了,我们等到12点,也没有人影,Martin一直在用他那不熟练的汉语对我说“你骗我,他没有来”,嗨,看来不能乱传口信啊。希望明天能看到他。
 
    9月28日   星期五    依然是晴空万里

    今天又是周五,没有课。昨天没有写日记,好象自己很忙似的,实际上还是懒啦。昨天没有什么事情,钟老师的课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自己的英语实在是太差了,一定要下决心啊……挖卡卡。
    今天没有课,但事情却是很多,最主要的就是门卡的事情,清大所有的公寓都要改成是刷卡进门的方式,我们没有正式的校园卡,所以只能去办一个临时的,而且是200块的押金,更麻烦的事要自己去斋伯那里去设定。第二件事是由于连着两个周一周二没有课,我的英语一直没有签定,所以今天必须下定决心选择英语课,然后打印表格,嗨,真的是更麻烦。第三件事是洗衣服啦,如果和这件比起来,前面两个真是毛毛雨啦。我最头疼的工作就是洗衣服了,太麻烦了。看来今天真的是很麻烦的一天了。

    结果却很出人意外了,前两件很快就完成了,最后一件一直拖到晚上也没有做。呵呵,人总会给自己寻找理由,这次的理由是:明天金鑫同学的导师要带我们去太鲁阁去玩,我可以留着一起回来洗嘛。呵呵。

    晚上大家一起去吃东西,可能台湾的盖饭实在是太大普及了,大家对盖饭现在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兴致,尤其是各种炸的东西,吃多了真的会腻的。台湾菜在我们的印象中是很清淡,很精致的那种,结果现在发现其实台湾的饭更倾向于欧美的菜系或风格。我想在海外开餐馆的中国人可能大部分都是从台湾去的,已经将中餐彻底的快餐化了。所以今天晚上大家选择了吃火锅。其实这边所有的普通菜的价格都是差不多的,所以不要以为我们又是去奢侈了,其实在外面吃更便宜。火锅也是蛮多的油,我的里面有臭豆腐,哈哈。思勇同学是湖南人,勇敢的点了麻辣锅,天啊,终于吃到这么辣的东西了,实在是太恐怖了,吃一口,记一生的那种,呵呵。

    明天要去太鲁阁,明天早上五点半就要走,太早了,早点睡了,不写了。但愿明天一路顺风。
 
    9月30日  星期日   晚上回来的,不知道新竹的天气是什么样子

    今天成功从日月潭回来了。这个周末真是累坏了。

    两天转了半个台湾。从新竹出发,经台北、宜兰到达花莲的太鲁阁,晚上在三千多米的合欢山上住宿,第二天经过恐怖的盘山公路到南投的日月潭,下午四点从南投返程,基本上是整整围着台湾转了半圈。金鑫的导师雷卫台先生带着我们翻山越水,跋山涉岭啊,一路就来到了一个桃源深处。呵呵,真的是辛苦他了。

    我刚开始以为只去日月潭的,结果出发前才知道要先去太鲁阁。两个地方实际上相距还是蛮远的,中间又是骇人的台湾山脉。早上五点半从学校出发,又走我们去宜兰的那条路,不同的是,今天天气超级晴朗,万里晴空。在苏花公路上终于看到了想象中的太平洋的样子,那是一种可以让人晕眩的蓝色,伴着台湾东部那些悬崖峭壁,真的是太壮观了。我们在大澳的一片小小的港湾处停留了一个小时,我们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到这里的海。努力向北遥望我故乡的方向,遥望山东的那片海。我突然有点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海,因为在海边,你可以想象所有你能看到的人,在凝视同样的海平面,在注视同样的那片蓝。

    11点左右到了太鲁阁。太鲁阁在花莲,是台湾唯一一个世界级水准的风景区,其实就是高山峡谷的的自然地貌景观。地方超级的大,可能有几十公里的样子。不过比起还没有消失前的三峡来说,还是差一点的。晚上到了合欢山,这才是最让我心有余悸的。合欢山主峰有三千多米,气温在七、八度左右,可怜的于洋同学没有带任何御寒的东西,穿着短袖短裤在山顶上,云雾缭绕的,他们本来还想睡帐篷,晚上看星星的,我想如果这样睡的话,我可能就要在天堂里数星星玩了,卡卡……后来他们几个看来也是冷了,一致同意住旅馆。还好,山顶的旅馆都是大通铺,男女混住的。到晚上还有下雨,看来实在是太冷了,我把我的睡袋也拿了出来,四个睡袋,再加上被子,还算好。今天早上才算看到了真正的高山地貌,浓墨重彩的颜色,烟雾缭绕的风景,震撼还是很大的。下山的时候看到了有马拉松比赛,在路边给人加油了一段时间。好奇的是,跑在前面的都是老年人,后面的是年轻人,哈哈,雷老师的解释是,现在这个时间大学生还都在睡觉呢。

    跑了两个多小时的盘山公路之后,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日月潭。其实日月潭对大陆人的吸引力是远远大过台湾人的。好多台湾人可能都参加过环岛游却没有去过日月潭,他们对日月潭的印象就是一个湖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从小就学习阿里山、日月潭的我们来说,日月潭就相当于日本的富士山,就相当与印度的泰姬陵,所以来日月潭更像是义务,而不单纯的是游览。日月潭还是蛮大的,要是步行游览的话貌似是很辛苦的。其实游湖最好的方法就是坐船,日月潭有各种的船,游艇的话总体时间应该在100分钟左右。由于我们是开车来的,围湖一周也不是太辛苦,同时也为了省钱,我们就放弃了坐船的念头。日月潭周围的文武庙和玄奘寺是一定要去的,不光因为是一个人文景观,更重要的是两者都是观湖的好景点,从那里可以看到日月潭的全貌,看到湛蓝的湖水与翠绿的青山交相辉映,相当的漂亮。湖边上有许多小码头,在那里漫步,有一种到了某个欧洲小港口的感觉,感觉惬意的很。

    下午四点多返程,才清水休息吃东西。那里是一个大型的高速公路休息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特产和小吃。在路上,雷老师还和我们讨论了台湾和大陆的一些事情,对台湾的了解可能会更深入一些。毕竟雷老师去过很多国家,他又是理工科的教授,对这种文化上的东西,有自己更独到的见解。

    晚上回来还不算晚,于洋同学的相机在昨天就没有电了,所以,刚刚收到两个女生给我传来的照片。真的是太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的课虽然不多,但事情还是蛮多的,毕竟要去加签英语课,那个老师听说不会说汉语,麻烦哦。好了,先不想了,好好休息,明天努力努力。再次感谢雷教授。

    P.S:走了台湾的地方也不少了,突然发现一个现象,台湾的好多景点都是不收门票的,不管是自然的还是人文的,而且好多寺庙啊什么的还免费从一些纪念品,可以自己取。由由此想到济南已经暴涨的门票,不禁黯然:不收门票的反倒保护的更好,收门票的却一年不如一年,黯然一下而已……
 
    10月2日   星期二   越来越热了

    又是两天合成一天写,其实不是我偷懒了,是这几天我觉得可以写在一起了。

    昨天早上是我的英语课要加签,老师是一个美籍韩裔的人,叫Phillip,一看就是标准的韩国人,出人意料的是,第一节课就要测验,而且是英语等级测验,让这么久没有碰英语的我来说,简直就是措手不及,而且听说他每节课都要测验,更令我紧张的是:听说他从来不给人加签。我看了一下他发的讲义,其实还是相当难的,虽然是大一的课,但却是外语系的,我不知道能不能应付来。下课后,我鼓足了勇气去找他加签,他很坚决的拒绝了。当时我想我的英语看来要回去重修了。可怜的于洋同学的英语啊,更可悲的是,Phillip不会说汉语,我硬着头皮跟他说,我看过了他的讲义,我相信我能应付。最终结果他给我签了,我顿时感觉压力巨大。但我相信,于洋同学是不会被压垮的,我是山东的学生,怕什么都不会怕学习繁重。我一定要拿出更多的时间来练习我的英语,一定不能让韩国人看不起我的。相信于洋,相信努力。

    还好,我周一就这一节课,忙完之后就在等待午餐了。中午我的导师张元先生要请我们山大的三个历史系的同学吃饭。他们这里好象导师请学生吃饭是传统,我还在想我应不应该请老师吃东西呢,呵呵。中午张教授开车带我们到新竹市中,新竹的小街小巷实在太多了,连教授也忘记了餐馆在什么地方,左转右转终于找到了那家竹美餐厅,是一家香港料理,张教授说这里的香港菜非常正宗。我们的香港一夜什么东西也没有吃,看来今天能补上了。历史学的教授讲什么东西都是那么循循善诱,那么透彻,张教授讲台湾菜,讲大陆的教育,讲大陆的食物,感觉非常的好。回来的路上,我们在讲李安的电影,还谈到了张爱玲。我知道自己非常肤浅,在教授面前更是有这种感觉。

    其实昨天下午就没有什么事了,但我感觉很不舒服,可能是吹空调吹多了,有点感冒,头晕晕的。所以什么都没有干,看了一下钟老师的笔记而已。

    今天感觉更加不舒服了,今天上午有张永堂教授的“中国思想文化史”,相当庞大的题目,只有不到10个人选了这门课,但却是我来清大这半个月来收获最大的一们课,可能张教授的讲课方式非常大陆吧,感觉也很适应,张教授一上来就发了一本庞大的自己印的讲义,看着就紧张。课上教授讲了先秦的思想文化,其实内容并不多,但他在讲的过程中会贯穿着很多终极关怀和人文精神的命题,他的课外的话真的非常有启发意义,随便一个命题拿出来都是一个非常好的选题,看到他,我想到了张熙惟教授,呵呵,也是非常传统的一位先生,相信能跟他学到一些不同的知识。下午还有张元教授的一门课,其实和中国史基本问题是差不多的,只是今天下午的是通选,有二百多个人一起听课,连走廊里都坐了人,终于看到了张教授的魅力和影响力,我都有种骄傲感,呵呵。下午张教授连着四门课,但他却一直用饱满的热情来给我们上课,我真的很感动。其实我今天下午已经开始发烧了,本来是打算请假的,但看到张教授,我实在没有理由去请假。张教授的课每听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都会启发思想,调顺思路。

    晚上在新竹教育大学有和清大一起联合举办的迎新演唱会,本来两周前就要举行了,由于台风推迟了两周,苏打绿和张惠妹都要来,我也是两周前就买了票了,晚上很早就到了会场,场面真的是相当high,可能是于洋同学参加这样的活动比较少吧,跟着台湾的同学们一起疯狂了一把,而且还近距离的接触了Amei,哈哈,她真是真正的天后,压轴出场而且把整个场面都调动了起来,让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也疯狂了一回,呵呵,代价就是我的嗓子快喊哑了,耳朵也快被震聋了……

    好了,先不写了,现在感觉真的很难受。于洋同学要加油加油,好好学习英语,我一定没问题的。加油……  (作者:山东大学赴台湾清华大学交流生  于洋)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图片看中国 更多>>>
·川台农业合作巡礼片
·大城崛起——武汉城市形象宣传片
·大陆寻奇——走进邵阳武冈
·大陆寻奇——邵阳隆回民俗风情
·大陆寻奇——风水宝地邵阳洞口
·大陆寻奇——地灵人杰湖南邵阳
·大陆寻奇——“丹霞之魂”邵阳崀山
·世间美景 天下奇峰-螺髻山
·《长城保护条例》十周年:长
·湖南旅游地图:张家界南线永
·西藏有了第一条"女人街"
·西安高新区航空科技产业园
·始发航班  
·始发航班
·杭州到各地航班
·始发航班
·厦门航空时刻表
·武汉天河机场航班出港时刻表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