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台东,体验“慢生活”
走进台东,当地人大多会告诉你,这里的生活节奏是慢的。你需要住下来,把心情放松,脚步放慢,吃海鲜、泡温泉、乘坐热气球,感受远离都市喧嚣的宁静。来到位于台东卑南乡明峰村的初鹿牧场,会觉得这里更像一个休闲乐园。装潢朴素的咖啡厅里,接待员热情地招呼游客,端上香气扑鼻的现磨拿铁咖啡和牛乳饼干,并特意告诉你,“牛奶是牧场自产的哦。”
 

  12月3日,一对情侣在台东县池上乡伯朗大道拍照。

  走进台东,当地人大多会告诉你,这里的生活节奏是慢的。你需要住下来,把心情放松,脚步放慢,吃海鲜、泡温泉、乘坐热气球,感受远离都市喧嚣的宁静。台东东临太平洋,拥有丰沛的天然资源。这里的人文资源也颇具特色,全县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少数民族,有相当丰富的部落文化。

  新华社记者 赵颖全 摄

  12月5日拍摄的台东县绮丽度假村风景。

  走进台东,当地人大多会告诉你,这里的生活节奏是慢的。你需要住下来,把心情放松,脚步放慢,吃海鲜、泡温泉、乘坐热气球,感受远离都市喧嚣的宁静。台东东临太平洋,拥有丰沛的天然资源。这里的人文资源也颇具特色,全县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少数民族,有相当丰富的部落文化。

  新华社记者 赵颖全 摄(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台北12月11日电(记者赵丹平 刘刚) “有游客问我,到台东来能干什么?我告诉他们,到台东来就是不干什么。海边走走,骑脚踏车转转,到部落里唱歌跳舞,尝一尝少数民族的餐食。这些是台东最吸引人的地方。”谈到台东的观光产业,县长黄健庭这样说。

  走进台东,当地人大多会告诉你,这里的生活节奏是慢的。你需要住下来,把心情放松,脚步放慢,吃海鲜、泡温泉、乘坐热气球,感受远离都市喧嚣的宁静。

  来到位于台东卑南乡明峰村的初鹿牧场,会觉得这里更像一个休闲乐园。装潢朴素的咖啡厅里,接待员热情地招呼游客,端上香气扑鼻的现磨拿铁咖啡和牛乳饼干,并特意告诉你,“牛奶是牧场自产的哦。”

  草场面积不是很大,绿意葱茏。大人们闲坐喝咖啡聊天,孩子们滑草、喂牛、喂羊,一家老小其乐融融。只有湿润空气中飘来的丝丝缕缕牛粪味道,才提醒你这里是个货真价实的牧场。

  与现代化大企业相比,初鹿牧场规模很小,主要产品就是一种1升包装的牛奶,日产也不过8000盒。但从牧草种植、奶牛养殖、牛奶生产、奶制品加工到冷链运输,也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主打概念是有机。

  农业长期以来就是台东的支柱产业,这几年台东力推观光产业,再配合有机农业,形塑、包装成旅游产品,“让人们找到理由非来台东不可。”黄健庭说。

  台东东临太平洋,拥有丰沛的天然资源,176公里的海岸线是全台湾最长的,有全台最早的日出,绿岛的海底温泉名闻遐迩。这里的人文资源也颇具特色,全县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少数民族,有相当丰富的部落文化。

  因为交通不便,以前台东外来游客很少,本地也没有什么制造业,就业机会少,劳动人口外流。但是,黄健庭说,换个角度看,台东的优势也正在于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没有被破坏,再加上台东人很友善,市场价格又低廉,“我们把这些特质发挥出来,推出有机农业、体验式观光,让游客分享台东人的生活状态。”

  在台东原生应用植物园,即使不是假日,人流也熙熙攘攘。这里种植着大片药草,将农业种植注入有机、生技、健康、休闲概念,是台东传统农业与现代观光产业结合的又一范例。植物园推出的金线莲、何首乌、刺五加养生包,每日现采的养生蔬菜和精心熬制的药膳汤头,再加上自然景观和田园风光,让游客流连忘返。

  推动观光产业,很容易受到大环境影响。“民进党上台以后,整个大环境改变了,光是台东,陆客一年就减少100多万人次,商家营业额掉了八九十亿新台币,这对台东是很大的冲击。”黄健庭说,台东现在面临观光产业转型,已经到了不能再单纯追求数量而是要追求品质的阶段。

  黄健庭说,未来台东还是要以观光产业为龙头,用高端的产品和服务吸引岛外游客,以观光业带动周边农业、服务业、金融业等产业的发展。

  世界冲浪联盟的巡回赛,台东作为其中一站已经办了6年,今年是首次举办总冠军赛。“冬季是台东浪头最好的季节,我们把这个自然资源开发成旅游产品,所产生的效益不仅局限于比赛这几天,其长远效益是很可观的。”黄健庭说。

  “要让观光产业永续经营,不能单靠办几个活动,还要经营更多元化的市场。”黄健庭说。据县里的工作人员介绍,东河乡有个金樽渔港,现在已经由著名餐饮公司三井集团投资,将要打造一个类似台北“上引水产”的大规模生鲜水产市场。

  现在金樽渔港还是一片空地,县农业处处长许瑞贵每天忙于落实水产市场的具体规划,对未来市场的经营面积、设计方案和运营模式已成竹在胸。“下次你们再来的时候,就可以吃到各种生食、火锅、烧烤的海鲜了。”许瑞贵说。

在台东,与美丽邂逅

  《纽约时报》对云门舞集的报道吸引池上游客的目光。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种文艺腔十足的话听来煽情,在日常生活中冷不丁说出来,对方多半要起一身鸡皮疙瘩。然而在台东县池上乡,重逢是一件太容易的事,让人忍不住惊叹,怎么总是你?

  原因何在?池上很小,当地人笑说,开车穿乡而过,一路不堵车只要5分钟。主要的街道统共就那么几条,大多数人选择游赏的地方也集中在几处,早上刚在大坡池看日出时认识,午饭时段转角又遇到,晚上还能凑在同一家杏仁茶店排队。

  这也就罢了,前天在台东夜宿同一家民宿的陆生小伙伴,都能在池上排队买奶茶时发现。夜间投宿各自入室,本不大会有交集,只因民宿老板从机场先后接站后都送去铁花村,才有了兴尽而归的同车相识。

  “如果下半天来的话,直接送去远离市区的民宿多可惜,时间就浪费了,多去我们的家乡台东看看嘛。”民宿老板憨直朴拙,对家乡抱有一腔热忱。接站后必定把房客放在市区想去之处,自行开车先把行李运回在房间放好,再在房客市区夜游后将人接回。如此往返,分文不取。

  民宿老板娘说,因为铁花村落成,台东市民晚上有了消闲的去处。不然只好去电影院,或者跑到山上去喝喝茶,但未免不够经济或方便。在铁花村走走逛逛,见有人骑着脚踏车来卖手冲咖啡,还有临时设立的集市,街头艺人也会唱上半天歌。

  “从前台东发展比较落后,台湾好基金会选在这里做旅游规划推广,整个面貌就不一样了。”老板娘说,台东有些咖啡店、简餐店不是本地人开的,而是其他地方的人过来旅游,发现很喜欢这个地方,就留下来了。

  老板娘笑说,在台北,小确幸的成本也很高,租金那么贵,开家咖啡店可不容易。但在台东,价格就便宜多了。“台东很慢,在都会区打拼的人,来这边可以放松下来。”但据她说,来民宿度假却全程接打电话忙工作的人也见过,都没能多出去逛逛。好心问起对方,反倒答说因为远离了工作场合,处理起问题就更焦虑了。“人和人的差别啊就那么大。”

  她也遇到过寻求改变的房客,原本做着理工科的工作,40多岁时辞职去学烘焙,在池上打工换宿,想跟民宿老板学一手。本想介绍给我认识,又想起最近那位客人请了短假去别处云游。

  我到池上的时候正赶上“秋收稻穗艺术节”,原本路上野狗比行人多的乡间,一夜间涌入与村民人数相当的游客。问起他们来池上的缘由,大多数人是为了观看云门舞集的两场演出,还有些人没抢到票,单为池上而来。他们来自大陆、香港和欧美,有些已是多次造访的熟客。

  池上人率性可爱。曾启发林怀民编创舞作《稻禾》的农友卢美锜、叶云忠家中生趣盎然,阁楼上卢美锜的油画和书法习作颇具灵气,社团书法老师赠予其“滴水穿石”表达激赏,四个孩子的妈妈卢美锜绝不是玩票。

  既要带一群孩子,还要忙好几块田里的农活,再加上在当地小学一周六堂课教客家话,看似分身乏术的卢美锜却开发了很多爱好,画起油画、练起书法有时要到后半夜,眼见天都快亮了。

  在打田这种体力活通常由男人担当时,卢美锜还在池上率先独自上阵,乡亲们观之啧啧称奇。即便农事家务劳累,卢美锜每每不忘犒劳自己,会开车的她经常约上三五好友,一个月自行批假一天,去别处逛吃。她管这叫“忙里偷闲”,因为深觉“我们自己太辛苦了”。

  单是种田已足够劳累,卢美锜还在山上新种了2000棵芒果,每天开车上山下地,把自己忙得够呛。劳作之余又要拿笔在阁楼上“自己的小天地”练字,家里人自然不会打扰,外人来了她也不作理会。看着她如此饱满丰盈的人生状态,我小心翼翼地评价她“活得很自我”,她听了非常高兴,让我下次回来品尝芒果。

  面对池上,说再见好像有点草率,不仅有多次前来的游客足可为证,池上人也认定你不会远走。被我连日打扰的池上书局主人简博襄就说,有些熟面孔经常出现,他都把“你来了?”顺口改成“回来了?”见我一边说拜拜一边返身摸猫,他云淡风轻地说,再回来哈!

本报记者  张  盼 文/图(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从海上看台湾清水断崖 直击野生海豚出没

  中新网7月5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东部成为不少人夏季旅游的首选。这时节来花莲玩,可别错过赏鲸行程,甚至可出海欣赏从海平面拔起的清水断崖,追寻海豚踪迹。

点击进入下一页

飞旋海豚。台湾《联合报》记者杨德宜/摄影

  “台湾十景”之一的清水断崖位于台湾东岸,是临海悬崖,如果搭乘的赏鲸船有安排行程,可从海面观赏高达2408米的清水山,而清水断崖几乎垂直于太平洋的巨大壁面更让人惊叹景色壮美。

点击进入下一页

飞旋海豚。台湾《联合报》记者杨德宜/摄影

  虽说是“赏鲸船”,但赏鲸要靠运气,赏海豚的机率高出很多。

点击进入下一页

清水断崖。台湾《联合报》记者杨德宜/摄影

  根据业者的说法,在花莲出海欣赏到海豚的机率高达9成,成群的飞旋海豚在海面上飞梭,甚至游近赏鲸船,总让游客惊喜连连。(来源:中国新闻网)

“江南生活美学”遇见“台东生态美境”

  新华社台北5月12日电(记者石龙洪、陈键兴)依山伴海的台东,是大多数大陆同胞宝岛旅行的必访之地。12日,第12届“台湾·浙江文化节”的一项活动在台东开幕,让清雅的“江南生活美学”遇见了清新的“台东生态美境”,显得别有一番味道。

  “江南生活美学展”由浙江省文化艺术交流促进会、台湾沈春池文教基金会主办,浙江省博物馆承办,这是“台湾·浙江文化节”系列活动首次踏上台东,让当地民众在“家门口”就能亲近感受浙江丰富的文化底蕴。

  据了解,本次展览以“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为主题,分成香、闻、味、意四个单元,不仅展示有多种香料、茶样、创意古琴、非遗丝织工艺作品、陶瓷工艺大师作品、书画名家作品等,还搭配了情境设置,结合了文学体验,使活动的文化体验更具深度。

  开幕式设计也别具一格,借用了“封茶”的形式启动展览。与会嘉宾共同将代表浙江的龙井茶和代表台东的红乌龙茶倒进茶瓮,再把“茶香两岸,文化同馨”的祝福语置入,加上茶盖封存,寓意美好的回忆与祝福将随时间“发酵”。

  浙江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来颖杰在致辞时表示,浙江历史文化底蕴丰厚,历史名人众多,很荣幸能将浙江文化带到台东。“台湾·浙江文化节”已举办12届,在系列活动中感受到台湾民众对浙江文化的热情,希望继续密切交流,以文化搭建两岸同胞心灵沟通的桥梁。

  台东县县长黄健庭表示,很高兴“台湾·浙江文化节”来到台东举办活动,浙江的吴越文化历史悠久、丰富多彩,此次活动是送给台东人民的礼物。

  沈春池文教基金会秘书长蔡玉美说,基金会长年致力于两岸文化交流,期望通过本次展览让台东民众能获得有别于过往的文化体验,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据悉,展览在台东的展期将持续至5月25日,全程免费参观,5月29日至6月12日将移师至台北的景文科技大学展出。(来源: 新华网)

新闻链接:“江南生活美学展”在台开幕

映像台东:安顿人心的“梦乡”

  本网记者陈键兴专稿

  列车驶过中央山脉和海岸山脉夹成的纵谷,车窗就如画框,将蓝天、白云,和铁道旁延及至山边的青黄相接的稻田,还有乡间小道上走过的农人,都收入其中,仿若一幅变幻万千又宁静恬淡的水彩画。

  我庆幸自己没买到回台北的快车票,这样缓慢的行旅让我不舍离开台东的心思得以稍事安顿。

  台东,是个可安顿人心的地方。遇见台东,好像“回”到那远离尘嚣的“诗意居所”。虽然我每次来都是因为工作,而且至多停留不过两三天,仍不可避免地爱上了这个山海交接的美境。

  与台东若干次短暂相遇的记忆,散落在我多年来的采访笔记里,散见于我做过各样题材、角度的新闻报道中,但总也有个心愿,希望循着心灵的路径,再一次回返那地——因为,于我而言,台东不仅仅是美的,更是一处现实的梦境,一抹澄净的乡愁,一种透视生命的哲学,一首衬着山岚、和着海风的悠长的民谣……

【一】那片海,如梦似幻

  位于宝岛东南隅的台东县,拥有176公里长的海岸线,为台湾各县市之最。因此,遇见台东,多半人最直接的感官体验来自海洋。

  不必形容,亦用语言难以形容,那一片海实实在在地占据了我太多的硬盘空间。每次,那片洁净的海梦幻般展开在眼前,都不由得浮想联翩,揣想它可以编织多少的故事,铺陈多少的心情。

台东的海岸公路,好似电影宽荧幕,可以上演怎样的剧情,留给旅人无尽遐想的空间。


望海的时光,倾听亘古传承的涛声。

【二】倚着太平洋的铁道小站

  台铁列车已不在多良停靠,但这里仍旧被视为台湾最美丽的铁道小站。她枕着高山、倚着太平洋,默默守望着南来北往的旅人。


  多良站上方,原来的小学校因为生源不足而废弃,后被改造成为“向阳薪传木工坊”,艺术工作者在此辅导充满天分的当地部落少数民族同胞从事木艺,既延续了传统的工艺文化,又为族人们创造了工作机会和经济收益。


  

【三】山林的依恋

  我生在福建海边,长在武夷山下,若说于海有一份眷恋,于山则是一种道不尽的依恋。遇见依山伴海的台东,内心里不由自主地生出浓浓的乡愁来,尤其步入山林,仿佛能听见儿时哼唱过的山歌,和玩伴们在山谷中踩下的足音。

山岚笼罩的茶园,呼吸着最洁净的空气。


  台东县延平乡鸾山村,海拔500米的山林间,坐落着台东最大的一片梅园。当地少数民族布农人于此开辟农庄,接待外来的游人,不只为了增加收入,更向大家传讲祖先敬畏自然的传统,以及保护生态的意义。

【四】池上:稻田的美学与哲学

  我的台东印象经由时间的自然萃取,沁入内心最深沉的,不只是太平洋的风,更是那来自乡野土壤的芬芳,是一片宁静的稻田所寄托的美学,以及朴素的生命哲学。

  并不临海的池上乡,是台东乃至台湾最优质稻米的产地,可谓久负盛名。造访此地,我的眼目、鼻息和心胸仿佛全然敞开,思想的涓流因那高山之间的一片稻田里,不可拦阻地涌向记忆的远方。

  稻田本是再平凡不过,它就种在那里,只是现代社会里城市与农村的距离似乎越来越遥远,稻田的意义仅剩下米作为一种日常食物的实用价值,而耕作、灌溉、收成的稻作过程以及田园生活似乎已然从多数城市人的感知体系中剔除。所幸,池上为一些文化人“发掘”出来,乡土景观得以重新被“看见”,让许多常年身居都市的人们因此寻回失落的记忆。我不是台湾人,却也在这里,找到了那个在稻田旁嬉戏晚归的童年的自己。

  更重要的是,无论你是否有过农村生活的经验,都可以借由“回”到池上,省思后工业时代某种程度上秩序错乱,重新发现农业和农村的价值。

  在池上,我遇见开养生米食餐馆的“阿婆婆”黄锦美。热情直率的她说:“健康来自土地,而土地有自己的哲学,我们要尊重并且学习。”

找一条“回家”的路,种一片宁静的心田。

【五】民宿的“观”点

  造访台东,是需要住下来的。若只是经过,便只能错过。找一家半山腰可以看见海的民宿,停留一两天,时光会雕刻出不一样的旅行印记。

  每一间民宿都是难以复制的,它们散落于山海之间,为人们预备了遇见台东之美的一扇窗子,即便坐上一整天,也有不可低估的幸福感,在日出到月升之间渐次“苏醒”,让人不以为是身在客栈的旅人,而自觉栖居在心灵归处的家中,卸掉了疲惫、麻木,悟出沉静安稳的味道。


【六】绿岛小时光

  到台东,若是时间许可,绿岛和兰屿两座近海小岛是值得一访的,我最近就又去过一次绿岛。

  绿岛一角曾是白色恐怖时代台湾当局关押政治犯的监狱,如今伤痛的往事已然远去,伤口虽仍未抚平,但终归是告别了漫长的暗夜。拜访这座面积不过16平方公里的小岛,仿佛翻读一本薄薄的诗册,一行行短短的诗句记述着她复杂的身世,也刻画着她曼妙的容颜,字里行间意味隽永,邀请着来者怀着各样的心事去读她的美丽与哀愁。

【七】热气球的奇幻漂流与“铁花聚落”的梦幻色彩

  台东县政府近年来契合山海观光资源,引入热气球嘉年华活动,带来了更多的旅游人潮,进一步打响了知名度。我几次去台东,都没赶上季节,无缘一度众多热气球在台东的“奇幻漂流”,不过所幸体验了一次原地五十米升空。

  几年下来,热气球已成为台东新的旅游标签,若和我一样没能赶上热气球季,还可以造访“铁花新聚落”,一睹“微缩版的热气球群像”。

  台东县政府将台东火车站旧宿舍区打造成为具现代感与在地特色的文创商馆与餐厅,串连附近商圈、诚品书店等,并引入台东音乐人众多的优势,形成了艺文休闲新亮点——“铁花新聚落”。夜幕降临,铁花新聚落的道路两旁和绿地空间,数千盏手绘热气球被点亮,仿若一片梦幻灯海。有趣的是,这些热气球灯笼大都是平凡的台东市民、孩子和路过的游客亲手绘制,色彩和图案不见刻意“雕琢”,倒因朴拙而更具感染力,好像台东在地音乐人的创作,袒露着率真的天性,能直抵内心。

【八】映像台东:看海的学校和孩子的梦

  宾茂中学位于台东县太麻里乡金仑村,东临太平洋,西傍大武山,虽然风光秀丽,却因交通不便,教学资源匮乏,曾经学生流失严重。近年来,洪文政校长带领老师们,转换教育理念,针对当地少数民族学生的特点,着力发掘孩子们的兴趣、特长,不唯升学率,专注为这些偏乡孩子创造真正迈向未来生存之路的多元教育机会。

  今年9月,我到学校采访,见到放学后孩子们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深深为他们的热情、开朗、自信的性格打动。若说台东之美如梦似幻,这个小学校为孩子们放飞的梦想,更加感动人心。

学校还开设了木雕等课程,校门围墙上的雕塑也是孩子们的作品。(来源:新华网)

花海盛开 旅行台东就是现在

花海盛开旅行台东就是现在(图)

    花东纵谷春季花海盛开,无论乘坐热气球或是骑乘自行车,都别有一番风味。来源:台湾“中央社”

    花东纵谷春季花海盛开,无论乘坐热气球或是骑乘自行车,都别有一番风味。来源:台湾“中央社”

  中新网1月26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观光部门推动东部旅游,除了传统海岸线风光,也号召旅人徜徉纵谷花海,无论乘坐热气球或是骑乘自行车,都别有一番风味。

  初春的花东纵谷种满油菜花和大波斯菊,旅客可以搭乘去年甫成立、全台第一家热气球公司天际航空,从高空俯瞰花海美景,体会不一样的壮丽。

  天际航空唯一的女性飞行员陈于园说,游客以往想搭热气球,总要等到热气球节,现在一年四季都能飞上天际,不妨来体验春季的花田景象。

  而伯朗大道上的金城武树,除了持续复原之外,近日也多了油菜花的陪衬,只见旅客骑乘自行车,穿梭一片金黄之间,树下新增的排湾族石雕茶壶,也是拍照打卡热点。

  花海不仅吸引本地游客,大陆游客也说赞,来自上海的张先生说,本来是为金城武树慕名前来,没想到花海的景观,让他更惊艳。

到台东,回归慢生活

到台东,回归慢生活(图)

稻田中的金城武树。本报记者 孙立极摄

  海水明澈如玉,护堤石间,不经意地冒出几只朴拙的手制小羊……比西里岸,阿美语是“养羊的地方”,位于台东县成功镇的阿美人社区。

  走进社区自办的餐厅,天花板上旧塑料瓶制作的飞鱼,楼梯间的旧渔网垂帘,无雕饰的原木桌椅,让人情不自禁想落座——面朝大海,吹一吹略带咸味的海风,做一刻世外神仙。

  台东,是台湾人口密度最低的县市。到台东,不是光看风景名胜,更要享受慢生活, 山间健行、海边漫步,更特别的是,骑着自行车,穿越稻田。

  池上乡田地平坦,土壤适合种植稻米,很早就是著名稻米之乡。夏天一片碧绿,秋季满目金黄,骑行在蜿蜒的田间路上,清风拂面,天地开阔。

  “到台东来,2000块(新台币,相当400多人民币)租独门独院。”一位住在台东的前辈在网上发出邀约。低房价也意味着工作机会少,年轻人发展空间少,这是慢生活普遍的困扰。

  “金城武树”的走红,让人看到了希望。著名影星金城武在池上拍摄的商业广告,让池上稻田名声大噪。片中他歇脚饮茶的茄冬树,成为闻名一时的“金城武树”。这株当年为拴牛而种的树,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的荣光。7月,它曾被台风连根拔起,池上乡请来日本专家抢救了两个多月,终于让它脱离死亡线。有人粗估,“金城武树”一年为地方带来7亿新台币的观光收益。池上乡一年内民宿增加了一倍,自行车租赁店从2家增加到5家。

  “金城武树”只是个案,慢活的台东人一直在努力。在都兰糖厂一间废弃的厂房里,我们遇到了木雕艺术家希巨·苏飞。原有的砖墙、木门,被他稍加点缀,变身为颇有特色的工作室,展示着一个个漂流木雕出的艺术品:勇士、妇女、大鱼……令人眼前一亮的,是他设计的许多家居用品,床、桌、椅造型古朴别致。

  希巨·苏飞说,很多家具是他儿时在部落里常见的。全球在变,部落也在变。但他相信,人们还是会想回到原来的生活,“坐在屋檐下,喝酒唱歌”,而不是这样每天一刻不停地打拼,甚至没时间坐下来思考。

  很多台东人,尤其是少数民族,都在发掘自己的特色,希望打出一片天。阿美部落、富丰社区发展协会专门成立工作室,推销族人手编帽子、木制摆件。东河乡隆昌部落的龙惠媚,将婆婆们组织起来,手工钩织棉麻包。位于台东糖厂旧址的“卡塔工作室”,则集纳了卑南刺绣、阿美月桃编织、达悟拼板舟等文创品出售。

  不过,这些文创品的制作者大多是老人家,如何让追求时尚、喜欢热闹的年轻人,留在宁静而慢活的台东?这的确是个问题。学习建筑与城乡规划的郭丽津正在寻找答案。在台北工作数年后,带着她的津和堂城乡创意顾问团队来到台东。6个年轻人组成的团队,除了一位老家在池上,其余人都是被吸引而来,“把自己种在喜欢的土地上。”

  在池上乡生活了5年,郭丽津说,“我们要帮助当地居民对习以为常的东西产生文化自信。” 他们挖掘在地资源、在地人好手艺,帮助在地人发现故乡的自然与人文之美,创造出洋溢慢活精神的乡村社区。“发现农村的价值,这就是一条可以回来的路。”(记者 孙立极)(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