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从你我做起
近年来,我国加速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全国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启动、成效初显,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推进垃圾分类取得积极进展。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底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习近平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

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

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

为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作贡献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强调,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

  习近平指出,推行垃圾分类,关键是要加强科学管理、形成长效机制、推动习惯养成。要加强引导、因地制宜、持续推进,把工作做细做实,持之以恒抓下去。要开展广泛的教育引导工作,让广大人民群众认识到实行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通过有效的督促引导,让更多人行动起来,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全社会人人动手,一起来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一起来为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作贡献。

  习近平十分关心垃圾分类工作。2016年12月,他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研究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强调要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形成以法治为基础、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因地制宜的垃圾分类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类制度覆盖范围。习近平还多次实地了解基层开展垃圾分类工作情况,并对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近年来,我国加速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全国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启动、成效初显,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推进垃圾分类取得积极进展。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底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垃圾分类,生活中的一道科学必答题

  随着《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个夏天,垃圾分类在各地引发持续关注——

  垃圾分类,生活中的一道科学必答题

  本月第一天,垃圾强制分类的靴子在上海落地。当天,广受关注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全市各级城管执法部门共出动执法人员教育劝阻相对人881起,责令当场或限期整改623起。

  此前的6月25日,《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明确生活垃圾分类制度。6月28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则介绍,目前全国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推开,2019年46个重点城市将加快推进处理设施建设,满足生活垃圾分类处理需求。

  这个夏天,垃圾分类引发了大范围的关注,“强制分类时代”的到来,让人们开始直面自身。垃圾分类,已经成为人们生活里的一道必答题,而科技,成为解题的钥匙。

  垃圾分类是个技术活儿

  什么是厨余垃圾,什么是可回收物,什么是有害垃圾?在北京的一些小区里,这不仅关系到居民把手中的垃圾袋扔向哪一个垃圾桶,还关系到手机垃圾回收APP里的进账。

  北京市西城区广内街道感化胡同3号院小区里的绿地边,放着一台“互联网+垃圾回收”智能设备。居民下载安装APP,注册后按照智能桶的分类,扫码开箱,分门别类地投放。智能垃圾桶会进行垃圾称重,每次投放完后,居民手机中APP的账户余额会有几分到几元不等的返现,还有相应的积分——可以兑换一些生活日用品。

  在上海一些社区,记者看到一款名为“小黄狗”的垃圾分类回收“神器”,上海目前已有超过1000台的小黄狗回收机。据介绍,该团队以投放小黄狗回收机为切入点,以手机APP和互联网大数据管理系统为平台,以“现金返还”有偿回收方式,引导市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通过小黄狗的大数据系统,可以清晰追踪城市可回收物的来龙去脉,为政府监管执行、考核评比以及合理调配公共服务资源等提供实时数据支撑。

  在银川,“物尽其用”的垃圾回收小程序实现回收人员上门服务;在厦门,已建成餐厨垃圾信息化管理平台、陆续上线多款垃圾分类小程序;在西安,推动建设全市智能垃圾分类管理信息平台,并将平台架构延伸至每一个小区中……

  梳理各地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不难发现,垃圾分类的技术含量在不断提高,正越来越成为一项技术活。高科技,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让垃圾分类的全程日益透明和可视化:在前端,APP、小程序等不仅让居民对垃圾的分类一目了然,并通过返现、积分兑换等吸引居民主动参与;在中端,通过大数据平台实现了对垃圾品类、数量、地点的实时监控;在末端,大数据让垃圾流向及资源化利用等信息一目了然。

  垃圾分类少不了科学管理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把生活垃圾分成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四类。个人如果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款200元。

  据了解,46个重点城市中,大部分城市对垃圾分类采取“四分法”: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为了便于当地居民理解,一些城市在采用四分法的同时,名称各有不同。

  分类是垃圾分类科学管理的第一步,如何持续地推行下去,职能部门的科学管理不可或缺。

  7月4日,上海徐汇区举行了一场“新时尚”工作法论坛,发布了若干垃圾分类示范及优秀工作法:枫林街道新建了一个动态数据库,而且每月形成数据分析报告,为推动工作提供科学决策依据;康健街道在基层党组织指引下,把垃圾分类工作与居民自治共治结合、与精细化管理结合,在63个小区77个垃圾库房分批安装了高清视频监控设备,以智能手段实现分拣工作监控、志愿效用评估、居民分类督促、实时视频轮巡、执法证据搜集的“多能合一”;天平街道全面推进“一小区一方案”,为解决94条无垃圾库房的弄堂的“短板”,开展“合理设点布桶、志愿者现场督导、环卫及时清运”的“移动厢房”模式……

  这场论坛的主旨很清晰:鼓励发扬基层首创精神,让各类科学、管用的好办法落地生根。

  从更大范围来看,各地正积极打造“两网融合”的分类回收体系(即环卫运收系统与资源回收系统的有效衔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表示:“对于垃圾分类,各个地方都有着自己的探索,国内还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先在法律上做出基本原则的规定,接下来国务院可能会出台条例,等到城市和农村试点一两年时间,有了一定经验之后,再作出较具体的规定。”

  垃圾分类有赖于科学素养的提升

  上海推行垃圾分类之初,曾引发了市民们的“苦恼”。网上有条“段子”反映了他们的困惑:喝了一半的珍珠奶茶该如何处理?首先要把奶茶的液体倒掉,然后把珍珠扔到湿垃圾,再把杯子扔到干垃圾,然后再把杯盖放到可回收垃圾。一杯从前随手即扔的奶茶,按照最新规定,至少要有三个步骤。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施行一周后,记者在上海的火车站、地铁站、市区公共场所等地采访发现,干垃圾和可回收物等分类的垃圾桶随处可见,大多数行人也自觉进行了分类投放。

  “刚开始不太适应,需要志愿者引导。现在习惯了,既有利于环境卫生,也有利于自己养成一个科学文明的生活习惯。”7月9日,在上海地铁大世界站,一位中年市民对记者说。

  垃圾分类,在技术和管理之外,更有赖于文明的生活习惯,这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近期由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调查报告(2019年)》显示,92.2%的受访者认为垃圾分类对于保护我国生态环境是重要的,但仅30.1%的受访者认为自身在垃圾分类方面做得“非常好”或“比较好”。

  目前,各地推行垃圾分类最具威慑力的“武器”依然是罚款。此外,有的城市对违规投放垃圾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

  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卫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海云看来,目前公众尚未充分认识到垃圾分类的必要性,还需要加强引导。他说:“立法是为了更好地引导民众去执行分类,而不是强制民众进行分类。推进垃圾分类的关键在于,如何加强公众主动分类的意愿。公众了解分类后的垃圾最终去了哪里、如何再利用,将起到哪些生态效应和环境效应,才会感觉到主动分类的行为是有意义的。”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副司长张乐群则表示,垃圾分类是一项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系统工程,更要实现民众积极主动参与,“既要把经济账算清楚,也要把生态文明的账算清楚”。

推行垃圾分类须明确“三要三不要”

  近日,垃圾分类成为社会热门话题。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被网友称为史上最严格垃圾分类标准。继其之后,北京的垃圾分类立法工作也提上日程。

  其实,垃圾分类的倡议由来已久,只是要真正从理念到行动、从倡导到规范,是一步有难度、有长度的跨越。其间“沟壑”,包括观念的转变、习惯的改变、知识的推广、矛盾的化解、强制性与人性化的碰撞等,都需要在实践中因时而动、因地制宜,不断总结、逐步完善,直至久久为功,积习成风。万事开头难。当此垃圾分类在国内甫一推行之时,笔者认为,各方须明确“三要三不要”。

  一是不要光喊口号,而要知行合一。垃圾分类是一件需要全民参与的事,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改变“理念上认同,行动上滞后”的惰性,克服从随意倾倒到分类择拣、定时投放的不便,把理念落实到行动上,知行合一,从我做起。

  二是不要遇挫即馁,而要久久为功。垃圾分类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许多环节,同时,推行中也肯定会遇到许多困难,如居民的抵触和抱怨、政策不配套、垃圾后端处理不完善等。对此,无论是政府还是个人,都要保持耐心与韧性,采取科学的办法和切实的措施,抓住关键问题,积极行动起来,打好垃圾分类这场持久战。

  三是不要只强调规矩的刚性,也要体现制度的温度。垃圾分类既要有“硬约束”,也要有软引导,应用好绣花功,采取更多人性化举措。如上海一些小区,就对独居或下楼扔垃圾困难的老年群体,采取了物业“托底”的方式;再如有些小区“996”工作制的白领居民占比较高,往往赶不上垃圾投放时间,就设立了延时投放点。

  垃圾分类,势在必行。要使其成为共同行动、共同受益的文明新风尚,还需人人内化于心,外见于行,凝聚合力,久久为功,携手一起为建设美丽家园努力。

惜物减废,呵护绿色香港

  KaCaMa设计工作室设计的环保豆袋椅。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在地少人多的香港,垃圾处理主要通过堆填和回收再处理进行。但是,人均每天弃置1.3公斤垃圾,整个城市每天超过9000吨的总弃置量,还是给香港的垃圾处理带来了严峻的考验。

  如今为达到这一目标,香港各界齐心协力,合力实践“惜物减废”环保新文化,打造绿色香港,保护地球资源。

  “绿在区区”

  在米袋上扎两个孔,将废弃的旧鞋带从小孔中间穿过,打好结,一个好看又可承重的购物袋就做好了……“绿在东区”社区环保站,社区义工正在免费教授一堂“善用米袋”的环保课程。类似这样的环保课程,大多简单实用。

  环保新文化的第一个亮点,就是类似“绿在东区”这样的社区环保站。从“绿在沙田”“绿在观塘”到“绿在元朗”,数个社区相继投入使用,他们都是“绿在区区”网络的一部分。

  “绿在区区”由香港特区政府主导,设立结合环保教育和社区资源回收的环保站。环保站长远目标是覆盖香港18区,逐步向700多万香港市民渗透。项目通过公开招标,由一些公益团体接手运营,将绿色生活融入社区。

  负责的公益团体会主动联系社区里面的小区、学校及其它组织,帮助协调回收诸如电池、节能灯、衣服等,再将这些物料统一打包运输至处理中心。在后续处理中,安全、卫生是大家关心的焦点。为此项目推广“干净回收”的概念。如果回收过程中发现尚可使用的东西,项目组则会联系相关服务机构,转送给有需要的人。

  回收再造

  “绿在东区”负责人表示,人们往往认为,垃圾分类就是单纯把垃圾分门别类而已,但实际上,有些废弃物放到恰当的地方,就是可以再利用的资源。因此,垃圾分类,其实也是一次资源再回收。

  香港城市大学的3名学生参加公益实习计划,决定找出一种简单方法告诉人们回收箱的位置,让人们弃置垃圾前三思。

  他们在教学楼一层的垃圾桶旁,放置了指示最近的回收箱位置的路牌。在垃圾桶上,他们贴上一张“香港堆填土地告急”的图片,再加上一张印有可回收物的提醒标志。上述措施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仅一周后回收箱的回收率便增加了约30%。香港城市大学表示,后续将继续招募学生进行研究,探讨该方法在街道、商场的应用可能。

  除了大学校园,香港环保园也在努力探索。该园区承担环保教育、垃圾回收利用模式探索等任务,还扶持了2家慈善团体组织的社会企业,企业主要从事电子垃圾的回收、再造,并把再造后的可用品赠送给困难家庭。

  类似的例子还包括,香港有些楼宇或楼层空间狭促,只能设置一个垃圾桶,有人提议采用“分时放置,分时收集”的方法,即每周按指定日子,分别收集不同种类的回收物品,做到“一桶多用,分类收运”,尽最大可能性变废为宝。

  “惜食”教育

  厨余是香港都市固体废物中的最大类别,据特区政府环境署统计显示,在每天堆填的9000多吨都市固体废物中,厨余占到1/3还强。

  厨余既来自于家庭或酒店产生的剩菜剩饭及过期食品,又有一大部分是来自于食品生产、加工、批发、零售等过程。解决好这个问题,对处理好垃圾问题至关重要。但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民众的配合。

  例如,烧鹅是香港茶餐厅里的招牌菜式之一。不少餐厅将烧鹅的份量分为半只、一只、1/4只(即上庄和下庄)四种。业者说得很清楚,根据人数点单,可以减少食物浪费。吃剩的食物,餐厅服务员会温馨提醒食客打包,不少食客都会主动带走。许多香港餐厅都拒绝提供一次性碗筷。

  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和香港餐厅都在践行着“惜食”的环保理念。不少学校也在推行环保教育,截至2016/2017学年,全港已有学生环保大使超万名。

  多方互动

  惜物减废,离不开环保教育,也离不开市民环保意识的加强。这方面特区政府有关部门颇为用心。

  “绿在区区”每个环保站的建筑都是运用货柜、竹子等再造物料建造。经过专业设计师的设计,每个社区环保站既美观又环保,像公园一般,成为家庭假日的好去处。让市民在休闲的同时,吸收环保知识,提高环保意识。

  香港特区政府早在2012年,就成立惜食香港运动督导委员会,在香港社会掀起“惜食香港运动”风潮,提倡从源头减少厨余的产生。至今已举办约20场巡回展览,吸引逾2.1万人次参加。

  除了“善用米袋”讲座,“绿在东区”每周都会举办不同主题的环保教育活动,邀请有创新环保心得的市民与大家分享经验,一起轻松学习如何“惜物减废”,提高大家的环保意识。

  随着环保意识的提升,环保创意也越来越多。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的陈韵淇、孙嘉希及陈少华3人组成KaCaMa设计工作室,将厨余、废料及垃圾等回收加工后,再运用创意设计让它们再生,把垃圾化身为有价值的“绿色”产品,融入大众生活当中,成为绿色香港大潮中一抹亮色。

澳门处理生活垃圾一瞥

澳门街道上放置的分类回收垃圾桶。

  据澳门统计暨普查局最近公布的《2016年澳门环境数据报告》显示,去年澳门一共处理生活垃圾24万吨,比2015年增加了5%,相当于65万澳门居民每人每天产生1公斤生活垃圾。加上林立的宾馆饭店,每年约3000万人次的游客,给澳门的生活垃圾处理带来不小的挑战。

  面临地少人多的条件限制和环保的压力,澳门特区政府和企业采取了多种应对措施,包括回收分类、餐厨垃圾降解等。

  在澳门半岛白鸽巢公园附近,记者看到一间封闭式垃圾站配备了电子感应投放口,不需要触摸垃圾桶盖即可投放生活垃圾。垃圾站内部安装了紫外线消毒灯和杀虫灯,没有异味和蚊虫。

  “这种垃圾站建成后,社区卫生完全不受垃圾收集的影响,对澳门的旅游环境也有促进作用。”澳门民政总署环境卫生及执照部部长冯惠星介绍说。

  澳门以前也采用粗放式回收,用单一垃圾桶接收所有垃圾,带来的后果是滋生蚊虫、污水异味扰民,影响后续回收。近年来,已经建成130多个封闭垃圾站和约70个移动式垃圾压缩站,以代替传统的垃圾桶,并在旁边摆放回收塑料、玻璃、金属和纸张的分类桶。

  冯惠星介绍说,垃圾分类还在起步阶段,需要澳门居民和来访游客共同努力实现。而占生活垃圾主要部分的餐厨垃圾,政府已经和一些非盈利机构合作,对大型食堂、公益组织的餐厨垃圾进行回收降解。普通家庭产生的餐厨垃圾暂时还无法实现专门处理。

  澳门主要酒店集团之一的金沙中国对生活垃圾的回收处于业界的领先位置。除了分类回收纸张、塑料和玻璃外,在旗下多家酒店一共安装了七台餐厨垃圾处理机,实现了餐厨垃圾无害分解和排放。

  在威尼斯人酒店地下一层,记者看到一台小面包车大小的餐厨垃圾处理机正在工作。盛满剩余菜叶和饭食的垃圾桶被机械台自动抬到投料口,完成垃圾投放后加入酵解微生物和碎木屑,并注入热水。一定时间后,餐厨垃圾分解为二氧化碳气体、残渣和符合排放标准的水。残渣由专业公司回收制成肥料,产生的水排入澳门废水处理厂处理后可直接排入大海。

  “先进的处理技术让我们实现了可持续经营,但更重要的是从源头上制止浪费。”金沙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部部长萨义德·穆巴拉克说。每台处理机每天可处理1.5吨餐厨垃圾,在整个集团推行“光盘行动”等节约措施后,实际每天处理约750千克。

  萨义德说,他们集团的做法已经得到同行的认可,现在已有不少其他酒店也陆续引进了类似的处理机来分解餐厨垃圾。

  冯惠星和萨义德在采访中不约而同地提到,生活垃圾的处理既需要投入“硬件”,也需要升级“软件”。有了先进的垃圾分类和处理设备,还需要居民、员工和游客的积极参与和执行,才能让特区的日常生活和旅游事业可持续发展下去。

台湾人为什么要追着垃圾车跑

  最近,垃圾分类成为热议话题,在海峡对岸的台湾,垃圾处理系统从无到有再到成熟,足足花了20多年。台湾的“垃圾不落地”和“强制分类计划”政策是如何实行的呢?

资料图:台北士林夜市。毕永光 摄

  呼叫垃圾桶 收到请回答!

  蚵仔煎、大肠包小肠、大鸡排、珍珠奶茶……很多曾到台湾夜市“逛吃逛吃”的游客都曾有过这样一种经历,吃到尽兴时,会发现自己手里的垃圾找不到垃圾桶可以丢,有的甚至是在前一家买了后,拜托下一家摊主帮忙扔垃圾,或是带到出口地方才能看到扔垃圾的地方。

  没错,台湾街头的垃圾桶就是这么少!上世纪90年代,台湾开始实行“垃圾不落地”政策,具体措施就是马路上很少设垃圾桶,垃圾车每天定时开到社区门口,居民自行将垃圾分类后倒入车内。

  2005年,台湾开始推动“垃圾强制分类计划”,将垃圾分为普通垃圾、资源垃圾和厨余垃圾三大类,根据处理方式不同还会细分出生厨余和熟厨余。

  所以,在台湾很多家庭里,都会有3个垃圾桶,分别用来装上述3种垃圾,不出家门便可实现垃圾分类。

  后来,这项政策又做了进一步改革:倒垃圾需用统一规定的垃圾袋,由居民自行到便利店等处购买。同时,不再收取“垃圾费”,居民购买袋子的费用就包含了“垃圾费”。这样,居民就会想方设法,在日常生活中制造更少的垃圾,或者尽可能地在垃圾中找出可回收垃圾,减少普通垃圾的数量。

  当然,培养观念也很重要。台湾的环保教育也注重“从娃娃抓起”。曾有一些年,几乎每个学校都会选“环保小局长”、“环保小署长”,从小学起学生就要开始学习垃圾怎么分类、如何循环利用、变废为宝等。小朋友回家会跟阿公阿婆说“你不能乱丢垃圾”,带着大人们也跟着改变。

资料图:台湾垃圾车。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陈世宗摄

  另类“闹钟” 台湾垃圾车会唱歌?

  台湾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中,林依晨饰演的程又青穿着睡衣、戴着框架眼镜,追着垃圾车奔跑的场景,相信很多人都有印象。

  伴着《少女的祈祷》和《致爱丽丝》的悠扬乐声,垃圾车每周五天,定时“光临”台北社区两次,邻里街坊提着垃圾袋,从各个街巷聚集过来。

  车缓缓前行,人们纷纷把包裹着不可回收垃圾的专用垃圾袋扔进车里,而可回收垃圾则放到资源回收车上。这就是台湾人处理生活垃圾的一个必要环节。

  这样的场景对于许多初到台湾的人来说,也许有些陌生。大陆的洒水车会“唱歌”,台湾的垃圾车竟然也会“唱歌”,而且台湾人好像对垃圾车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2015年底,《追着垃圾车游台北》公共艺术表演在台北的3条垃圾车路线上演,艺术家与清洁员一起出动收垃圾,在民众丢垃圾的时候,通过行为、戏剧、装置、音乐等艺术形式,在街头表演互动,仿佛出门倒垃圾也成了一种艺术行动。

  往垃圾车里扔垃圾,听起来很简单,但如果有人没在规定的时间地点扔垃圾、没有使用专用的垃圾袋、没有进行正确的分类等等,都有可能被罚款!台湾环保部门规定,如果混杂倾倒垃圾,可处新台币1200元到6000元罚款。

  那趁着没人的时候悄悄随便扔垃圾是否可行?答案否定的。在台湾,环保部门有稽查大队,他们会认真翻检垃圾构成,假如里面有地址、电话等任何线索,就会从蛛丝马迹中寻找乱扔垃圾者的个人信息,一旦找到就处以高额罚款。

  市民也可以举报不守规则的人,如果证据确凿,举报者还可分得罚款,甚至有“垃圾检举达人”靠此营生,还成立了专门的检举公司。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台湾民众投放垃圾更为便捷。打开手机客户端,就可以看到资源回收、环境监测、垃圾清运以及行人专用垃圾箱等服务信息。

资料图:义工在清理河岸垃圾。图片来源:台北市环保局

  垃圾“大变身”:再利用、猪食、拍卖

  垃圾被丢进垃圾车就结束了吗?当然不是!所有的垃圾将前往下一站——资源回收点。

  在那里,形形色色的“废物”将被更严格细致地分类,充分再生利用。纸类、铁类、铝类、电器、玻璃类、塑料类、电池、轮胎……,一切被有序分类摆放,如同一个“废旧品博物馆”。

  厨余垃圾则被分为养猪和堆肥两类分别被装入红、蓝两色塑料桶,猪可食用的厨余会公开标售给合格养猪户;堆肥类厨余则经专业处理后制成肥料,部分由焚化厂制成土壤改良剂。

  小垃圾可以装进垃圾袋里,那废弃家具、自行车等“巨型垃圾”怎么办呢?这类垃圾会被采取“免费回收、修复再生、低价贩卖”的模式处理。居民要弃置大件旧物,可电话预约回收队上门收集。被回收的垃圾有的会被进行拆解翻新,再抛光油漆,便可进入拍卖场被低价出售。

资料图:台湾太鲁阁。中新社发 钟欣 摄

  台湾旅游小贴士

  1.在台湾随地乱丢垃圾会受到重罚,最高可罚6000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330元)。

  2.乘坐捷运时,乘客不能吃东西、喝水,嚼口香糖也不可以。

资料图:台湾桃园机场捷运。中新社记者 陈小愿 摄

  3.饮料和牛奶盒等可回收类物品,要将内部液体清空后,将盒子清理干净并压扁,才可以投入垃圾袋。

  4.灯泡等危险品必须用套袋打包,以免打破造成危险。

  5.如果在路边实在找不到垃圾桶,可以将饮料瓶等垃圾交给便利店处理。


港澳台地区如何处理城市垃圾

台北垃圾车收集垃圾。(资料图)

  城市垃圾问题是不少城市发展中遇到的一个棘手问题。在港澳台地区,城市垃圾是如何被处理的呢?

  香港:回收填埋

  香港的垃圾处理主要是通过堆填和回收再处理两种方式进行。其中,约63%的废物垃圾以堆填方式处理。

  香港把垃圾主要分成几类,相对应地在不同的填埋区进行处理。位于屯门稔湾的西堆填区的废物接收量最大,主要处理都市和建筑废物;位于将军澳大赤沙的东南堆填区1994年投入使用,从2016年1月6日开始只接收建筑垃圾;位于新界打鼓岭的东北堆填区是三个堆填区中最小的一个,除了接收都市和建筑废物,还接收特殊废物。

  此外,香港还有1个化学废物处理中心和1个动物废料堆肥厂。而除了废物堆填区和堆肥厂,香港有7个废物转运站,分散在香港各地。各地区的垃圾通过废物转运站运到各个堆填区。香港也非常重视“惜物减废”,为了从源头上减少垃圾产生,特区政府2013年发起“惜食香港”运动,大大提高了市民和工商业界对厨余垃圾的重视程度。

  由于日渐增多的废物给香港的垃圾处理带来巨大压力,香港特区政府也一直在寻找除了堆填区以外的废物处理措施。比如发展综合废物管理设施,缩小废物的体积、增加回收率。

  香港环境局还在2013年正式公布了一个十年的废物管理蓝图——“香港资源循环2013-2022”,以“惜物、减废”为重点,建立“减费、收费、收集、处置及弃置”的综合管理系统。在2022年之前减少40%的都市固体废物弃置量,并将香港的废物资源管理比例转变为“55%回收、22%堆填和23%焚化”。

  澳门:科学焚化

  澳门过去长期以堆填方式处理垃圾,但随着垃圾量增多,堆填对于土地资源紧绌的澳门来说,实在是沉重负担。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澳门特区政府决定以“焚化为主,堆填为辅”,建设了有3条处理线的垃圾焚化处理中心。但仅过了10多年,该垃圾焚化处理中心的垃圾处理能力就渐趋饱和,于是澳门特区政府在2008年完成了垃圾焚化中心的扩建,新增了3座焚化炉,将每日处理能力提升至1728吨,预计可满足至2020年后的垃圾处理需求。

  除了对可燃性生活垃圾进行焚烧外,澳门对一些特殊及危险废弃物,如废旧轮胎、固态及液态危险物、猫狗等动物尸体及屠宰场废料、医疗废物、油渣沉淀物等,送往焚化中心旁的特殊和危险废物处理站,进行高温焚化处理。澳门的建筑垃圾每天也会被送到专门的建筑垃圾堆填区,作为填海之用,并有专人定期检测成分。

  焚化中心在垃圾处理过程中所产生的热能会用于发电,垃圾焚化后的两种主要剩余物—— 炉渣及飞灰,体积只有原来垃圾体积的十分之一,这对缺乏土地资源的澳门十分重要。

  同时,澳门特区政府及相关部门也清醒地认识到,废弃物处理必须更加着重于“源头减废、分类回收”,于是进一步在澳门各地区及出入境口岸增设资源垃圾分类回收设施。同时,为了推动社会大众共同实践各种不同的环保行为,环境保护局于2011年起推出了“环保Fun”积分奖励计划,于12个地点定期回收塑料、铝罐/铁罐以及纸张,市民则可以用回收物品获得的积分换取超市礼券。

  台湾:“垃圾不落地”

  每天固定时段,台湾的大街小巷都会响起优美的音乐,这是垃圾车在提醒周边的居民前来倒垃圾。很多去台湾旅游的大陆游客到台湾的第一印象是台湾的街道非常干净,基本上见不到垃圾,也很难找到垃圾桶。   

  以上现象是因为台湾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先后实行了四合一资源回收、垃圾“零废弃”和强制垃圾分类等政策,俗称“垃圾不落地”政策。

  曾经,台湾很多城市垃圾满天飞。台湾在历史上处理垃圾的方式以填埋为主,但因为地狭人稠,上世纪80年代时已很难找到掩埋垃圾的场地,台湾当局预建垃圾焚烧厂,规划“一县市一焚烧厂”政策。但随后媒体曝光垃圾焚烧产生的有害物质会对焚烧厂周边居民的健康造成危害,引发民众抗议。经过专家论证和社会意见征询,从2000年左右开始,“垃圾不落地”政策首先在台北施行,现已基本推广到整个台湾地区。 

  “垃圾不落地”的具体措施是马路上不设垃圾桶,垃圾车每天定时开到社区门口,居民听到垃圾车的音乐自行将垃圾分类倒入车内。如果在非规定的时间乱扔垃圾,会被处以罚款。而倒垃圾需用当局统一规定的垃圾袋,便利店即可购买。同时,不再收取垃圾费,居民购买袋子的费用就包含了垃圾费。这样,制造越少垃圾的居民购买的垃圾袋就越少,鼓励居民少制造垃圾,体现了“污染者付费原则”。

  居民垃圾回收后,要被送往资源回收点,被更严格细致地分类和回收再利用,剩余少量不可回收的垃圾将被焚化处理,此过程可以再生发电。垃圾燃烧后最后产生的飞灰可送到炼钢厂以及水泥厂作为原料,底渣则可用来做管沟回填,或者是当作铺路的材料。

垃圾分类如何“智能又时尚”

工作人员现场为居民演示垃圾分类全过程监管平台使用方法。  郭俊锋摄(人民图片)

  网上下单,上门取件,足不出户就能处理垃圾;智能垃圾柜遍布各大小区;分类倒垃圾可以扫码积分,兑换日用品……“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已成为时下热点,为公众带来便捷、有趣、环保的垃圾分类新体验。

  走上“台面” 多地推行

  过去一年来,通过互联网实现垃圾分类回收的方式在多地推行。

  在北京,多个城区探索建立积分奖励系统、政府购买服务以及垃圾分类与再生资源回收两网融合等方式,让“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走进寻常百姓家。

  在上海,“互联网+垃圾回收”已成为创新标杆项目,吸引了长三角地区纷纷效仿。

  在广东,广州市、深圳市建立APP移动平台,实现垃圾分类信息化管理。

  在宁夏,银川市已启动垃圾分类“互联网+资源垃圾”回收方式,开通垃圾分类微信公众号,实现“线上交易+线下物流”。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垃圾分类回收早已突破地域限制。2019年初,支付宝添加了“垃圾分类回收平台”功能,针对低价值的回收品,可按重量兑换“能量”,随后在环保商城里根据累计的“能量”兑换实物或优惠券。

  “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不断走上“台面”,引发广泛关注。今年4月,在第20届中国环博会上,展会第一次专门为智能垃圾分类开辟展区。今年5月,垃圾分类绿色能量生成机亮相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江苏常熟合众环保能源技术研究所所长沙永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产业处于起步阶段,发展势头很好。互联网无处不在,可以对民众起到良好的宣传教育作用,激励更多民众自觉参与到垃圾分类活动中去。

  制度护航 产业勃兴

  2014年,从回收废旧电子产品开始,出现了一批基于“互联网+废品回收”模式的O2O交易平台。但该行业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8年迎来发展热潮。

  行业扩张与政策支撑密切相关。为加速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北京、上海、天津和杭州等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

  北京、上海和宁波等城市已经率先进入快车道,打开垃圾分类强制时代。北京推动“强制分类”学校医院等机构先行,并逐步实现全覆盖;上海将于今年7月1日施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违反垃圾处理单位最高罚款50万元;宁波规定个人未分类投放最高罚500元,单位未分类最高处罚1万元。

  “环保观念的提升带动垃圾分类产业勃兴,制度设计也要跟得上。”沙永康表示,随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公众要求完善垃圾分类制度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9部门印发《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底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政策红利正催生一个巨大的新兴市场。根据E20研究院预测,垃圾分类将是中国又一个百亿级别的潜在市场,市场空间将在2019-2020年逐步开启。

  蓝海广阔 任重道远

  “互联网+垃圾回收”正在成为环保行业新“风口”。随着国家对垃圾分类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这片蓝海将大有可为。

  据媒体报道,现在多家垃圾回收企业已经打造了自己的大数据平台,可以直观了解垃圾回收、分类和处理的情况。这些大数据可以为政府推进垃圾分类提供直接帮助。

  垃圾分类产业发展也面临不少挑战。沙永康认为,问题主要有几方面:一是当前中国垃圾分类标准比较混乱,有些垃圾没有被准确归类;二是回收之后,垃圾后期处理环节没有采取分类处理措施,导致前期工作大打折扣;三是垃圾分类回收处理会增加企业的运输和处理成本;四是技术落后也是制约垃圾分类处理的重要因素。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马俊伟介绍,设置智能垃圾回收柜以及通过专用垃圾袋让用户在源头上做好干湿分离工作,是当前“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的两种主要模式,模式尚待进一步拓展。

  此外,马俊伟指出,“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行业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垃圾分类思路不能仅仅停留在回收环节上,还应更多关注前期的干湿分离和后期的处理过程。此外,受利益驱动和成本制约,许多企业回收的仅是诸如瓶子、废纸等回收效益较高的垃圾,而像厨余垃圾等则无人问津,处理技术也不成熟。

  “互联网+垃圾分类”产业如何行稳致远?沙永康认为,需要政府、企业及社会公众共同努力推进。首先,政府不仅要加大对垃圾分类处理的资金投入和政策支持,制定完善垃圾分类方面的法律法规,还应制定更加科学规范的垃圾分类标准。其次,企业应加大垃圾处理的技术研发力度,生产出更加智能的垃圾分类装备;此外,社会公众应不断增强环保意识和垃圾分类回收意识,认真养成垃圾分类投放与处置的良好生活习惯。

各地纷纷出台政策举措!今天你垃圾分类了吗?

  近年来,我国加速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全国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启动、成效初显,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推进垃圾分类取得积极进展。

  今年以来,各地陆续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积极推动垃圾分类。

  北京将推动垃圾“强制分类”

  北京将推动学校、医院等公共机构以及商业办公楼宇、旅游景区、酒店等经营性场所开展垃圾强制分类,并逐步实现全覆盖。

  垃圾分类有法可依 上海正式启动专项监督

  近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正式启动对垃圾分类推进情况的专项监督。据悉,此次专项监督以7月1日法规正式施行为节点分成两个阶段。4月至6月底重点监督调研各项准备工作,如宣传教育、社会动员是否到位;机关及企事业单位带头开展垃圾分类的情况。7月至10月份监督重点转至生活垃圾全程分类管理体系的建设方面,如硬件设施建设;相关职能部门的履职情况;配套规划细则的制定及实施。

  沪郊建立基层垃圾分类情境体验点

  垃圾分类要成为城乡的文明风尚,不仅需要责任,也需要切实的分类知识。为此,沪郊金山向市民开放了垃圾分类情境体验点,分门别类形成志愿服务项目,让垃圾分类“进社区、进村宅、进公园”。

  宁波立法破解“垃圾围城”

  为了进一步破解“垃圾围城”困境,浙江省宁波市决定通过地方立法明晰生活垃圾基本分类标准,在城市和农村统筹提高分类投放质量,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

  长春推广垃圾分类 编制教材“进课堂”

  长春市扩大垃圾分类试点,在更多公共机构、企业、居民小区设置分类垃圾箱,还将生活垃圾分类知识纳入中小学教育体系,目前正在编制教材。

  江西上饶:推行垃圾分类 扮靓秀美乡村

  2019年以来,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东阳乡加大垃圾分类试点推进力度。在东阳乡管村、龙溪村、竹岩村、湖口村、苏溪村等地,家家户户门前摆放着装可腐烂与不可腐烂垃圾的两色垃圾桶,农户每天将生活垃圾分类,由村集体指定的物业公司收集转运,可腐烂垃圾将统一进行堆肥处理,实现循环利用。农户还可将不可腐烂垃圾进一步分类,将其中可再利用的送到垃圾分类积分兑换处换取积分,积累积分换取日常用品。自从垃圾分类推行以来,东阳乡垃圾减量50%。

  河北: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

  2019年底前,河北省各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制定工作实施方案,分别建成5个以上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单位和示范社区。

  山东青岛:智慧垃圾分类体验馆亮相

  山东青岛市智慧垃圾分类体验馆在即墨区投入使用,吸引众多市民和学生参观体验。体验馆分为互动体验、操作实践等四个区域,通过图片、文字、电子影像等形式,让参观者体验垃圾分类工作给城市环境带来的变化,培养人们保护环境、珍爱家园的生态意识。

  南京全面推进单位垃圾分类

  南京公布《南京市2019年城市管理工作实施意见》,明确规定该市今年将全面推进单位垃圾分类,实现各类党政机关、社团组织、公共机构垃圾分类全覆盖。

  合肥实施生活垃圾管理新规 垃圾不分类将影响个人征信

  国家机关减少一次性办公用品消耗、实行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管理责任人制度、建立生活垃圾管理信用记录制度……近日施行的《合肥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对生活垃圾管理作出一系列规定。

  浙江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总量增幅控制在1%以内

  浙江今年将加强推进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将城镇生活垃圾总量年增幅控制在1%以内。

  浙江省住建厅要求,2019年浙江11个设区市城区分类收集覆盖面将达到85%以上,县以上建成区分类收集覆盖面达到55%以上。同时,启动200个省级高标准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创建、200个商业街(居住小区)“定点定时”投放清运试点。

  河南全面启动城市生活垃圾分类

  河南今年全面启动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其中省会郑州市作为全国试点,今年生活垃圾分类覆盖率、回收利用率将分别达到70%、30%。

  贵州建“绿色账户”奖励居民垃圾分类

  为全面实施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贵州省将创新体制机制,建立居民“绿色账户”“环保档案”奖励机制,对正确分类投放生活垃圾的居民给予可兑换积分奖励,以助推该工作开展,力争到2020年底,实现可回收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海外网、中国新闻网、工人日报等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