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美术家陈显栋
这位海南籍的台湾老兵画家,曾尝遍世事纷乱、颠沛流离,离家38年终回归,他将对家乡的思念注入作品,用优美的线条和缤纷的色彩表达对故土的热爱与思念。
 

90岁坚持创作 台湾老兵画家却说自己"很平凡"

  90岁还坚持创作中国风绘画,这个台湾老兵画家却说自己“很平凡”

  按虚岁算,出生于1930年的海南籍台湾美术家陈显栋今年已有90岁高龄,他创作的“诗象”绘画,以西方现代艺术的方法,表达东方传统文化精神,思索人类眼中的大自然,充满了中国风的“诗象”和“禅意”。

  90岁的海南籍台湾美术家陈显栋。骆云飞 摄

  陈显栋的艺术人生可以说是择一事,终一生,不断地“超越前人”、“跨越藩篱”。坚持运用新技巧、新方式、新观念以打破因循的创作路线。

  这位海南籍的台湾老兵画家,曾尝遍世事纷乱、颠沛流离,离家38年终回归,他将对家乡的思念注入作品,用优美的线条和缤纷的色彩表达对故土的热爱与思念。

  陈显栋作品《高居》

  有一天运用一天 有一刻运用一刻

  无法想象,90岁的老先生至今依然坚守在创作的第一线。近日小新走进海口市区陈显栋的画室,画室里摆放着十余幅未完成的画作。陈显栋灵感来了会添上几笔,灵感没了就摆在一旁,如果不满意,就会毫不留情地将画毁掉。

  陈显栋在位于海口市区的画室作画。骆云飞 摄

  90岁的画家如何度过平常的一天?陈显栋回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十年如一日。”

  近年陈显栋往返于台湾、海南两地,每年仍举办两三个画展。他自述除了画画、带学生和家庭生活,很少应酬交际,“总想用简单平常的生活,去换取精妙深刻的艺术”。

  已是耄耋之年,陈老步伐有点踉跄,安静时手不自觉抖动,双眼受白内障、黄斑膜的困扰,视力也受影响。然而在画布前,他对色彩的敏感一如往常,拿画笔和美工刀的手法稳健老练。

  陈显栋在作画。 骆云飞 摄

  陈老说,他的精神体力已大不如前。但每每站在画布前,表达欲念总是不断涌来,令他穷追不舍。“没有时间浪费,有一天运用一天,有一刻运用一刻。”

  颠沛流离的人生坚持不懈的艺术追求

  1930年,陈显栋出生在海南岛澄迈县文儒乡一个殷实的家族,自幼就生丹青之趣。少年时为避日祸,曾辗转流浪各地,在战乱的年月,常常削竹代笔,蘸墨作画。

  1949年,年少气盛又痴迷美术的他报考国民党的军队担任部队文宣工作。未几,“阴差阳错地搭上了开往台湾的海轮”,随军从海南岛撒退台湾。

  1953年至1955年陈显栋就读台湾复兴岗艺术学院期间,受到台湾“新艺术运动”的影响,投身于抽象画潮流,决定“走现代抽象,让传统在现实里重生、创新”。

  青年时期的陈显栋。骆云飞 翻拍

  因受传统文化的熏陶,陈显栋一直探求在抽象的油画作品中表现传统文化的精髓,然而当时的油画材质和创作手法都无法实现他的理想。因惑于难以突破现状,他深感不足,于1963年毅然退出画坛20年,潜心研究油画新的材质和技法。

  陈显栋将创新视为艺术家最重要的东西。他说:“其时我虽景仰中外多少大师巨匠,但仅把他们的成就和经验当作对本人的启迪和激励,一定要跑出他们的‘射程’,跨越既有的藩篱,否则就没有我个人的艺术生命。”

  陈显栋作品《隆冬的春消息》

  在20年的退隐期间,陈显栋教书,经商,大胆尝试各种媒材。在经过无数次失败后,终于发现用树脂调和油画原料可以制成一种特殊的“画膜”,以此薄膜来搭配画面,常产生非凡的效果,而这也成为了之后陈显栋画作的重要手法。

  陈显栋的夫人余四妹制作画膜。 骆云飞 摄

  1985年,时年55岁的陈显栋重返画坛,2000年,陈显栋的作品经由中国《美术》杂志被介绍到内地,而后获邀参加五届北京国际双年展,被誉为站在东西方文化交汇点上的中国现代抽象画家。

  陈显栋作品《永恒》

  “这一生平平凡凡但很努力”

  “我这一生前面20岁都过着逃难的日子。13岁避日祸,19岁到台湾,一直在过着逃难的生活。虽然平平安安过来了,但也算是难民。在这种环境下我还在奋斗,这跟老母亲对我的教育有关,她让我一定要争气。”谈到已去世的母亲,陈显栋不禁落泪。

  提到去世的老母亲,陈显栋不禁落泪。 骆云飞 摄

  陈显栋作品中透着一种浓浓的思乡之情。“从海南一走就是38个春秋。1987年年近花甲的游子终携妻带子还乡与双亲团聚,感慨万千,老泪纵横”。此后他每年回海南长住,“说是画家乡山水,其实是在重温和补偿少年的恋乡之情。”

  “我时刻无法忘怀故乡海南的父老乡亲和那里的椰风海韵、田园阡陌。这种思念与煎熬都一笔笔注入到我的画面里,成为我唯一的精神寄托。”

  陈显栋的作品对“光”“色”多有偏好。“海南四季如春,阳光热土沙滩,台湾也是如此,在这个环境中生长,无形中潜移默化。”

  虽尝遍时世纷乱、人间苦难,但陈显栋一直用积极正面的心态来和这个世界相处,这种生活态度也体现在他笔下的画作上。他说:“绘画是歌颂我心中的大自然,真谛是‘真善美’。”

  陈显栋作品《自然的和谐》

  “平平凡凡,但很努力。”老先生如此评价自己的一生。“我一直在逼我自己,今天这张比昨天的好,我就把昨天的毁掉,明天比今天的好,我就把今天的毁掉。就这样求进步,一直这样走来。”

  愿将一生艺术成果奉献家乡

  创新贯穿陈显栋的美术生涯。2003年,时年73岁的陈显栋开始在南瓜上“玩酷”,将奇思异想泼洒在自带天然纹理的老南瓜上。2017年,他偶然间又对瓷绘艺术创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创造性地将釉彩窑变与泼水泼彩结合在一起,形成一套独具个人风格的艺术形式。

  陈显栋在制作瓷板画。骆云飞 摄

  陈显栋热情地将自己在绘画中的探索传授给年轻人。小新曾走进海口郊区陈显栋的瓷绘画课堂,看见90岁的老人正兴致盎然地给当地高校美术专业的学生讲课。

  陈显栋在海口给大学生讲课。骆云飞 摄

  老先生当场演示瓷绘技艺,各种色彩在洁白的瓷板、瓷板上碰撞融合。做出满意的作品时陈老会得意地向学生们展示,并幽默地形容好的画作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越看越有趣”。

  陈显栋展示自己创作的瓷盘画。骆云飞 摄

  陈显栋的学生兼工作上的助手戴慕平说,陈老虽然在教学上非常严格,但平时生活中对待后辈就如自己的孩子一样百般照顾,“经常招呼大家去家里吃饭,师母把每个人照顾得很周到”。

  陈显栋的夫人余四妹既是他亲密的生活伴侣,又是默契的艺术伙伴。陈老作画时,她是一旁最得力的助手,两人已携手走过近二十载。

  陈显栋夫人余四妹帮助陈显栋贴画膜。骆云飞 摄

  《美术》杂志前主编王仲曾评价陈显栋为人热情诚笃,画如其人。在生活中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积极有为、充满感恩和爱心的艺术家。

  而如今他最大的心愿便是能让自己的作品叶落归根,“在故乡建立永久展览馆”。

  “将我一生为之付出的艺术成果奉献给我的故乡,为家乡美术事业尽一份绵薄之力,这是海外游子的夙愿。”

  记者:黄艺 骆云飞

诗中有画 画中有诗

陈显栋作品(瓷画)

《黄金雨》(彩墨) 梁秀中

《停云》 李再仪

《环宇》(油彩) 黄焉蓉  文\图 海南日报记者 徐晗溪

  5月19日下午, “2018台湾中华艺风书画会海南画展”在海口骑楼老街国新书苑开幕,来自台湾的18位画家携57件作品参展,作品涵盖书法、水墨、西画、蜡染、摄影作品等多种形式,为骑楼老街带来了一股别样的艺术之风。

  此次画展由海南省台办指导,台湾中华艺风书画会、海南省当代艺术协会和国新书苑联合主办,主要展出台湾中华艺风书画会成员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中华艺风书画会的指导老师陈显栋祖籍海南澄迈,是海南的儿子;中华艺风书画会理事长黄焉蓉是海南媳妇。他们为海南之美而来,以艺术为媒介,沟通琼台两地情谊,展现自己独特的艺术理想与文化情怀的同时,也进一步加强了琼台之间的文化交流。

  陈显栋:必须走创新之路

  进入二楼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陈显栋先生的瓷画作品。他的作品虽然貌似西方的抽象油画作品,却饱含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很多路过的观众会发出惊叹:“啊,太美了!这真的是瓷画作品吗?”

  这是陈老首次在琼展出他的瓷画作品。近年,陈老迷上了釉上作画,去年7月,他专门赴江西景德镇学习瓷画创作,此次展出的4幅瓷画作品便是那时创作的。他的瓷画作品看上去与以往的油画作品很相似,画面以超脱的色块形象和充满感情的笔触为出发点,通过画面的色彩映现出中国古典的“诗象世界”,但是釉上作画的难度却远远高于画布作画。

  瓷画在进窑烧制之前,一切都是未知、不可控的,但恰恰是这份不可控吸引着陈老。他坦言是被好奇心驱使,越是不可控,越是好奇,越想一探究竟。陶瓷颜色会在烧制过程中发生变化,这无疑激发了陈显栋无穷的想象力,便索性把他在绘画作品上表现过的架上艺术,运用到瓷画作品上。

  中国绘画的意境如何与西方绘画结合,是大多数从事现代抽象绘画创作需要突破之处。现年88岁的陈显栋一直“不安分”,一直尝试超越打破过去的自己,为探索新的绘画语言而不惜一切代价。

  陈显栋1930年生于海南省澄迈县,19岁时到台湾,1961年,他代表台湾参加巴西“圣保罗双年展”,跻身台湾知名油画家的行列。1963年,不愿意重复自己也不愿意拘泥于传统的他毅然选择销声画坛,彻底地否定了自己,之后用了20多年的时间不断开发、研究一些新的媒材,尝试着使其绘画语言更加丰富。

  他的画系用色彩创造画面的关系、深度、情绪和美感的意境氛围来呈现,这些都是其画作最为吸引人的地方。他认为画要自己说话,画家的作品就是他最佳的语言,他注重点线的造型与构图,同时,用色块深浅、明暗对比或柔和协调来体现现代画的时代语言。

  色彩运用优美令陈老的作品像一首美丽的诗,又像一首美妙的歌曲。“我还没尝试过在宣纸上作画。”中华艺风书画会海南画展开幕式结束后有一个小型的笔会,陈显栋脸色红润,步履稳健,一边在宣纸泼墨,一边告诉记者,他永远不会停止对绘画语言的探索。

  也许,陈老所描绘的不是自然景观的具象,也不是随意拨弄的信笔涂鸦,他所营造的,是一种洋溢着东方精神的意境,是他对大自然生命奥秘的独特感悟,是他对自己心灵深处的一种探秘。

  梁秀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我的画跟陈显栋师兄的作品很不一样,他是抽象作品,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懂;我的作品每个人都能看得懂,我常常说自己不是画家,而是美术教育普及者,我的画就是要让每个人都能看得懂。”现年84岁的梁秀中是中华艺风书画会顾问,既是台湾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前院长,也是台湾多项美展的评审委员,从事美术教育长达50余年,在台湾美术教育界享有声誉。

  梁秀中的父亲也是一位画家,她自小常在父亲一旁观画,耳濡目染下,六岁画自己的爸爸,送给父亲当生日礼物;七岁的自画像,送给母亲,有模有样颇得家学三味。从本次展出的她的三幅作品中,可以看出她寓现代精神于传统笔墨中,擅长人物、花鸟及山水,得中国古典诗意意境美真谛。

  “我平时闲暇时,也很喜欢读唐诗宋词,从古典文学中汲取养分。”梁秀中坦言她身兼行政职务,八小时之内她是理性严谨的美术学院院长,但八小时之外的艺术创作需要感性,因此,她常常会从唐诗宋词中寻得创作灵感,“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她遵循的创作原则,从《黄金雨》《醉花萌》等画作名字也可以看出她的蕙质兰心。

  “青春岁月黄金雨,朵朵英英结夏情。”这是梁秀中的作品《黄金雨》的落款,正如诗中所描绘的一样:夏季时分,有“黄金雨”之称的阿勃勒花争相竞艳,花序为向下垂悬,在高大的树木开花,花朵有如从天而降,就像是蓝天底下起了金黄色的花雨一般,台湾原住民少女坐在地上,沐浴着“黄金雨”,用阿勃勒花编织花环,别具诗情画意。

  “海南岛与台湾岛有很多类似之处,我也想来海南住上一段时间,好好写生,也画一下海南的自然风景与黎苗风情。”梁秀中告诉记者,她从北到南,由东往西,走过中国很多地方,曾去太行山、九寨沟、新疆的南疆与北疆等地写生,此番也受到陈显栋先生的邀请,将在海南小住采风。

  中华艺风书画会:在生活中体会艺术与美学

  黄焉蓉出生于1950年,是中华艺风书画会理事长,她丈夫陈一宙祖籍海南琼山,她是位海南媳妇。她总是面带微笑,气质端庄。

  那些抽象的线条,多姿的色彩,在她的作品《环宇》中构成一幅幅令人遐想的美丽画面。她的画中,艺术不再现自然的原形,而是内蕴的精神与形体、材质美的展现。譬如从偶然性捕捉到的潜意识,这是她内心世界的“真”,是她原生缩影的“形”,是超越的真实。

  据她介绍,中华艺风书画会成立于1977年,由台湾地区女性画家组成,130余名会员涵盖了各个年龄段,年纪最大的画家为92岁。她们以书画交流为主,不时举办女画家交流展、写生、挥毫、名家专题讲座等各项活动,传承中华文化。

  “一个绘画团体举办这样一场画展并不足为奇,难的是这个绘画团体已经有41年的历史了,这次来海南办展,也来了许多成员,足以看出她们对艺术的追求与热爱。”海南当代艺术家马杰认为,以艺术为纽带的社会团体的出现,拓宽了女性的业余生活,也为女性发现自己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这种将艺术、美学融入生活的理念值得我们思考与学习。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海南日报等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