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云上”复工记① | 崔立有:云教学有利有弊
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很多企业的生产方式。在疫情之下,国内各行业复工复产正有序展开,“云复工”成为了新趋势。记者了解到,很多台湾青年也以各自的方式参与到这场“云复工”的大潮中,现在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他们的“复工兵法”吧!
 

台湾教授崔立有,“云上”复工已一个半月有余。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虽然身在台北,莆田学院台湾教授崔立有,仍然按照学院安排,通过云上直播课程,完成这一天的教学任务。到今天,他已经在“云上”复工一个半月有余。

  “因为疫情关系,我们这些台湾教师无法回到学校,因此大年初六(1月30日)开始,学院便在微信里征集大家的意见,讨论开展网上授课的可能性。”据崔有立介绍,莆田学院目前共有54名台籍教师

  为保证“空中”的教学效果,在学校安排下,从初七(1月31日)开始,崔立有等台湾教师早早便参加了网课技术培训,并通过了线上教学技能考试,“这个考试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必须有认真的学习才能通过。”

  通过考试后,2月11日崔立有便正式开启了他的“空中云”授课。“作为年轻教师,其实以前就有使用‘线上’做辅助教学,只是现在需要改成全部线上授课。”

崔立有在台北家中与自己的学生通过“空中课堂”进行授课。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为了达到良好的教学效果,目前他们的“空中课堂”采用“录制视频+网上直播”的形式。“通过学院培训,掌握了新技术,现在上起网课来越来越娴熟,即使每周要录制十几个小时的专业课和选修课视频也能得心应手。”崔立有说。

  在他看来,云教学有利也有弊。对于“医院药学”、“医药经济学”这些选修的“软性”课程而言,对学生来讲这种学习方式很灵活,节约成本。而对于药理学这种“硬性”课程而言,“教师需要花费很多心思,还可能事倍功半。”

  “药理学是本科药学专业的重中之重,以后他们吃饭的家伙!课程设计相对复杂,学分数也多,课前课后准备時间是上课时间的10倍以上,使出浑身解数还怕同学没学好。”

  “最大的难点是无法直观的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因此,崔立有设置了很多互动环节,以提高学生的参与度,“上网课时要增加提问次数,设置的问题可以分为统一回答、抢答,或者抽点等方式,增加师生交流互动频次。”

  以药理学为例,每次上课至少会有两份投影片,一份是本次上课内容,一份是前一堂课的问卷题问跟重点复习。所以每次上课会有两份视频,一份是预录的课程内容,一份是直播答疑;其他准备工作还有公告(下次上课范围跟知识点难点)、问卷(收集问题)、测验跟作业等。

崔立有与几位台湾老师相约每周举办一场“线下教学沙龙”。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为了不让学生从线上学习上掉队,崔立有上课时还会注意观察学生的上课状态,“特别是那些在测验中表现不好的学生,会特别留意,在课后与他们沟通,了解他们的学习情况。”

  “而且大家的网络状态也不同,比如班上有个云南山上的学生,信号不好,课上的即时环节就参与不了。”只能尽可能在课后通过回放等方式学习,“要克服网路的屏障,教师和学生都要花费一些心力!”

  为了提升线上教学质量,崔立有在台北,还与闽南师范大学台湾教授施沛琳等几位同样在福建执教的比较相熟的老师相约,每周举办一场“线下教学沙龙”,一起探讨和交流网课制作的方法、直播授课的经验等

  来莆田以前,崔立有曾在台湾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也在台北某医药品查验中心有一份很好的职位。看好“31条”等大陆的诛多惠台政策,2019年崔立有在大陆取得执业药师资格,并顺利应聘成为莆田学院药学与医学科技学院副教授。“到莆田学院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了。”

他们的教学沙龙也吸引了媒体的关注。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大陆这边工作,主要是想要从事一份教职,和做些药学研究的工作,而且我非常看好大陆的发展前景和职业前景。来莆田半年非常开心,这里台商很多,跟我一样的台籍教师也很多,经常聚会在一起。很多学生也非常喜欢跟我进行交流。”

崔立有通过华夏经纬网谈云复工的体会。点击图片观看

  “身为台籍教师,非常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进行线上教学,虽然隔着海峡又隔着电脑屏幕,但是仍然有那么多学生非常有学习热情,让我这个新晋教师非常的感动。随着疫情好转,现在我们也在为回校复工和学生复课进行着准备工作,让同学们在回来校园时能顺利衔接现在的线上课程,我也希望能尽快和我的学生们见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