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明珠——兰屿
兰屿是距离台湾台东县陆地90公里太平洋海域上一座面积约46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生活的达悟人是台湾唯一居住在离岛的海洋少数民族,保留着很多古老神秘的习俗。
 

  兰屿上盛开的鲜花(5月15月摄)。 兰屿位于台湾东部,约45平方公里,是由海底火山喷发隆起而形成的岛屿,岛上因盛产蝴蝶兰而闻名,所以称之为“兰屿”。岛上丘陵起伏,海岸曲折,怪石林立,满目葱茏。 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兰屿岛上的海上日出(5月16月摄)。 兰屿位于台湾东部,约45平方公里,是由海底火山喷发隆起而形成的岛屿,岛上因盛产蝴蝶兰而闻名,所以称之为“兰屿”。岛上丘陵起伏,海岸曲折,怪石林立,满目葱茏。 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晨曦下的古舟(5月16月摄)。 兰屿位于台湾东部,约45平方公里,是由海底火山喷发隆起而形成的岛屿,岛上因盛产蝴蝶兰而闻名,所以称之为“兰屿”。岛上丘陵起伏,海岸曲折,怪石林立,满目葱茏。 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美丽的兰屿海湾(5月16月摄)。 兰屿位于台湾东部,约45平方公里,是由海底火山喷发隆起而形成的岛屿,岛上因盛产蝴蝶兰而闻名,所以称之为“兰屿”。岛上丘陵起伏,海岸曲折,怪石林立,满目葱茏。 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美丽的兰屿海湾(5月16月摄)。 兰屿位于台湾东部,约45平方公里,是由海底火山喷发隆起而形成的岛屿,岛上因盛产蝴蝶兰而闻名,所以称之为“兰屿”。岛上丘陵起伏,海岸曲折,怪石林立,满目葱茏。 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探秘飞鱼的故乡兰屿

  兰屿是距离台湾台东县陆地90公里太平洋海域上一座面积约46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生活的达悟人是台湾唯一居住在离岛的海洋少数民族,保留着很多古老神秘的习俗。 

游客体验达悟人的拼板舟。 中新社记者 李欣 摄

  飞鱼登上《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使兰屿在大陆声名鹊起。记者近日来到兰屿,探秘飞鱼的故乡。

  飞鱼拥有如滑翔翼般的胸鳍,依靠尾部的迅速摆动,可以蹦出海面、展“翅”滑行。每年2-6月飞鱼鱼汛是兰屿达悟人的飞鱼季,也是一年中最神圣、禁忌最多的时候。

  生活在兰屿的达悟人夏曼阿乐本向记者介绍说,达悟人的传统粮食是地瓜、芋头和飞鱼。飞鱼季是兰屿生产粮食的高峰期,也是达悟人获取蛋白质的重要时节。飞鱼季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部落所有的男性穿着传统丁字裤,带着自己的拼板舟面对海洋一字排开,举行招鱼祭礼。“部落的老人会念祝福今年丰收的咒语”。

  夏曼阿乐本在兰屿做旅游服务,经营民宿、餐饮、环岛游览、浮潜、机车出租等业务。他说,“在兰屿,红绿灯就是山羊、螃蟹等生物”,“一些游客偷采海芙蓉,达悟人在导览同时还兼职保护生态环境”。

  记者为没能赶上一年中最精彩的飞鱼季节,错过了达悟男性身着传统丁字裤举行仪式而遗憾。但夏曼阿乐本却说:“飞鱼季有很多禁忌,并不适合游客上岛游玩。” 

兰屿“东清”部落的拼板舟。 中新社记者 李欣 摄

  飞鱼季节,达悟男人们驾着拼板舟出海抓飞鱼。在夏曼阿乐本所在的“东清”部落,飞鱼季以外的时间,拼板舟可以供游人体验。“按照部落的古老传统,拼板舟只能自己家人碰,外人不能碰船,会带来厄运,打不到鱼”。

  兰屿岛上有6个达悟族部落,约四五千人。其中“红头”部落被认为是飞鱼文化的发源地,因此飞鱼季的招鱼祭也从“红头”部落开始,依次进行。飞鱼季期间,达悟人只能捕捉飞鱼等洄游鱼类,禁止捕捉底栖鱼类,飞鱼季结束,达悟人也不再捕捉飞鱼。

  兰屿的人文与生态合为一体,泛灵信仰的达悟人认为,绿蠵龟、兰屿角鸮、海漂植物“棋盘脚”等动植物,都来自“恶灵”一方,部落长老坚持着诸多禁忌。但像夏曼阿乐本一样的“80后”却很“开明”。“现在岛上的民宿都提供夜观生态的旅游项目,可以带着游客看岛上生物”。

  在岛屿东侧面向太平洋的缓坡上,集中了30多处地下屋,是达悟人的传统建筑。“‘野银’部落很聪明,完整保存了地下屋。这里有些地下屋已经140多年了,现在还有人住。”夏曼阿乐本指着路边半穴居的木石结构房屋向记者介绍说,虽然这些地下屋低矮,与山坡融为一体,但是迎风而建和独特的排水管道,让它能祛除炎热、抵御台风。

  达悟族是没有文字、倚靠语言延续传统的族群。至今达悟人还用把动物耳朵剪缺角、把树用颜料画标记的方式确认归属权。在岛上耳朵不缺角的羊、猪、鸡等动物可以在节庆时被任何人抓捕、宰杀。

  多年来,压在兰屿居民心头,挥之不去的一个沉重负担是存放在兰屿南部的10余万桶核废料。这引发了居民长期的抗议行动,在贮存场的围墙上涂鸦着很多反核、让核废料离开兰屿的标语。

  达悟语称兰屿为“Ponso No Tao”,即“人居住的岛屿”。夏曼阿乐本说,虽然存放核废料的补偿金给当地带来水泥、电器和设施建设,但兰屿人仍然觉得可怕。

  兰屿曾经的落后,让夏曼阿乐本等达悟人告别小岛,到台北等大城市求学谋生。“最近10年,岛上的旅游业才开始发展,我们也陆续回到岛上”,夏曼阿乐本说,“很多部落禁忌,让兰屿依然保存了最原始的生态”。传统文化和现代商业也可以维持平衡,“兰屿的原生态和神秘少数民族传统文化,都是小岛最好的旅游资源”。

探寻兰屿飞鱼季

  晒飞鱼干。陈晓星摄

  鱼船准备出海。陈晓星摄

  明明是鱼的外表,却拥有如滑翔翼般的胸鳍,依靠尾部的迅速摆动,可以蹦出海面、展“翅”滑行……飞鱼与兰屿以及岛上的少数民族达悟人,有着一年一度的约定——飞鱼季。资料显示,兰屿的飞鱼鱼汛一般在阳历2月至6月间。按照达悟人传统,捕鱼工作由男性完成。在飞鱼季前期,同一个家族的男性成员会组成捕鱼团队,齐心协力捕捉飞鱼。而在飞鱼季到来前,鱼团成员要集中居住。兰屿飞鱼文化馆馆长、达悟人玛拉欧斯(汉文名钟启福)说,此时是禁欲期,以保证捕鱼者体力充沛。

  兰屿位于台东东南的太平洋海域中,面积约45平方公里,犹如遗世独立的秘境。冬去春来,万物复苏,从南向北的洋流将大批飞鱼带至兰屿附近,预示着飞鱼捕捞季的到来。

  “按照传统,飞鱼季是兰屿生产粮食的高峰期,是达悟人获取蛋白质的重要时节,因此也是一年中最神圣而禁忌最多的时候。”玛拉欧斯介绍,飞鱼季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传承,是达悟人最重要的渔猎活动。

  随后,达悟人将根据阴历及月相,迎来一年飞鱼季中最重要的时刻——“招鱼祭”。当天,捕鱼者将佩戴传统饰品,盛装聚集在自己所属的渔船边,由船长杀鸡献祭,捕鱼者以食指蘸鸡血触碰海边礁石,呼唤飞鱼来到渔场,祈求今年获得丰收。

  兰屿上的达悟人分为六个部落,其中的“红头”部落被认为是飞鱼文化的发源地,因此招鱼祭也从“红头”部落开始,依次进行,标志飞鱼季正式拉开大幕。

  飞鱼季前期,捕鱼团队乘坐大型的十人船出海,捕捉到的鱼由各家平分,大船成为维系家族关系、保持社会稳定的基础;到飞鱼季后期,各家各户可乘坐小型的四人船、二人船乃至单人船捕鱼。而在飞鱼季中期,当地女性要制作芋头糕,并在上面铺满蟹肉和腊肉,以此慰劳辛勤捕鱼的男性。

  达悟人乘坐的传统渔船,正是兰屿岛上特有的拼板船。这种渔船并非原木挖空而成的独木舟,而是以兰屿岛上的番龙眼等坚硬木材一片一片组合而成。拼板船外型独特,两端高高翘起,主要由红白黑三色组成,使用天然颜料涂绘;船身还有波浪纹、人形纹及太阳纹等图案,其中位于两端的同心圆太阳纹被称为“船之眼”,具有驱邪祈福之意,是兰屿岛的图腾。

  直到6月底左右,飞鱼季渐入尾声,此时达悟人也将迎来“终止祭”。当天,渔民将捕获的大鱼尾巴穿串挂在海边,表示飞鱼季已经结束,从此不再捕捉飞鱼,改抓其他食用鱼。“飞鱼季期间,达悟人只能捕捉飞鱼等洄游性鱼类,禁止捕捉底栖性鱼类,让这些鱼类获得休养生息的机会,体现了永续发展的理念。”玛拉欧斯说。据他介绍,飞鱼季是贯穿达悟人生活的重要时序,因此十分强调人的约束。在飞鱼季期间,当地人不能朝大海扔石头,因为有“驱赶飞鱼”之意,是对鱼的不尊重;不能做罪恶的事情,不能跟人争吵、打斗、骂脏话。与此同时,拼板船是达悟人的“圣物”,因此他们也不希望游客随意触碰,甚至进入其中拍照。

  此外,对于飞鱼的食用也有很多讲究。玛拉欧斯说,在飞鱼季的头三个月,可以对飞鱼采用煮或蒸的烹饪方式,但不能烧烤,盛装飞鱼需使用专门器具,不能混用。

  兰屿当地渔民夏门·呢时格时(汉文名颜进溢)说,飞鱼季第一个月捕捉的飞鱼必须当时吃完,不能用来制作鱼干;之后的可以制作鱼干,但必须在当年11月的“终食祭”前吃完,不能留到隔年,以此迎接下一个飞鱼季。

  兰屿虽然被大海隔绝,但不能隔断人类社会的发展,海浪和轮船将现代化的冲击一波波送来,飞鱼季的传统也在悄然改变:油漆代替了天然颜料,烧柴油的现代船代替了纯人力的拼板船;冰箱的出现让飞鱼的保存更加容易,也让“隔年”的界限开始模糊;随着老一代的逝去,飞鱼季本身的流程也有变化……

  说起这些,夏门·呢时格时有些感伤,担心达悟人独特的文化正在流失。而玛拉欧斯也表示,随着兰屿观光业的不断开发,他很担心飞鱼季会变得过度商业化,甚至沦为游客猎奇的景观,不再是达悟人生生不息的生命驱动,“要让文化精髓、而不是商业利益成为生态游的主导者,这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新社等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