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中国心 两岸一家亲】沪台融合发展 双城深化交流
十八大以来,全国两会期间,习总书记先后三次暨在参加全国政协民革、台盟、台联委员联组会上,在参加全国人大上海代表团、福建代表团审议时,就两岸关系和对台工作发表重要讲话,极大激励了地方开展对台工作的信心和决心,我们要以习总书记新时代对台工作纲领性讲话为根本遵循,深刻领会习总书记对台工作重要讲话精神,砥砺奋进、开拓进取,努力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新路。
 

“90后”台北女孩在上海当乘务员

    方冠尹在客舱厨房准备旅客餐食。 殷立勤 摄

  方冠尹,90后的台北妹子。年纪虽小,经历却很丰富,2017年春节,她来到上海,成为吉祥航空首批台湾籍乘务员之一。

方冠尹正在对客舱进行起飞前安全检查。 殷立勤 摄

  8月1日,方冠尹和其他乘务员一起在准备室开航前准备会。当日,她将执行上海虹桥至成都双流的HO1097、1098往返航班。而执飞的机型是吉祥航空最新引进的波音787梦想客机。

方冠尹和同事一起为旅客服务。 殷立勤 摄

  离开台北稳定的工作,在上海从事空姐这份职业,方冠尹并不后悔。

方冠尹和同事一起为旅客服务。 殷立勤 摄

  2016年11月,吉祥航空赴台湾招聘乘务员。这也是吉祥航空公司首次赴台招聘,一石激起千层浪,应聘者就有上千余人。最终,通过层层严格的筛选,11人来到了上海,方冠尹也成为了其中之一。

方冠尹和同事一起对客舱门进行检查。 殷立勤 摄

  “我想感受不一样的生活、也想给自己更多的机会。”方冠尹说起自己当年的选择仍有些小得意。“我本科学的是医疗管理,后来成为了政府行政专员,由于工作压力大,再加上我喜欢与人交流,就这样我抱着试试的心情来应聘,或许就是因为喜欢交流才能让我美梦成真。”

方冠尹在客舱门口欢送旅客抵达目的地。 殷立勤 摄

  “每天执行航班,虽然有不同程度的劳累,但是每每能和自己的同事一起,心情很愉快,乘务员的生活新鲜而又有趣。”方冠尹说。

方冠尹和执行HO1097航班的全体机组合影。 殷立勤 摄

  方冠尹说,刚来到上海时,她被同事手机上的APP外卖软件和微信、支付宝等在线支付方式所震惊。因为这已经超出了她想象中的上海生活。只要一个手机就能生活在上海,就这样她从陌生到了解、再到熟悉。让她慢慢喜欢上了上海这座城市。如今,方冠尹基本了解两岸的用语习惯、也爱上了大陆各地的美食。“我就很喜欢吃上海的小杨生煎。”

在成都过站期间,方冠尹和同事一起看着手机上曾经的照片。 殷立勤 摄

  虽然由于工作的关系,方冠尹不能经常回家与家人团聚,可对于她来说,父母的支持让她没有了后顾之忧。“今天工作结束后,我就回台北和父母还有妹妹度过周末”,方冠尹一边说一边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准备会上,方冠尹认真听着主任乘务长的航班执行提示。 殷立勤 摄

  今年方冠尹第一个三年合同即将到期,当问起方冠尹今后的打算,她表示,一定会继续在上海为旅客服务,因为这里已经是我第二个“家”。

方冠尹和同事一起对客舱进行安全查看。 殷立勤 摄

在沪台商为西进台青安“家”

    许多台青正在忙碌着,台青费斯玮就是其中一位。 叶秋云 摄

  “台湾年轻人来到大陆之后,要先找到有‘家’的地方,不要先只靠自己,因为大陆实在太大了。”对于当下西进就业创业的台湾青年们,“登陆”十余年的台商唐廼君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2007年,唐廼君来到大陆,从事食品行业相关工作。2012年,他成立上海食邑商贸有限公司,一杯小小的奶茶给他带来创业的新起点。

  在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内,一个驿站式的办公室,开放创意商务办公室与设备的使用,办公空间也是免费提供使用的。 叶秋云 摄

  “我们觉得奶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以台湾为例,奶茶店就遍地都是。那时,大陆这边的奶茶行业还未像现在这样蓬勃发展,所以我们认为很有市场。”一同唐廼君所料,如今大陆奶茶行业发展迅猛。

  今年初,唐廼君的奶茶店入驻上海台青创客家。上海台青创客家就是唐廼君眼里西进台青要先找的“家”。

  唐廼君说,希望透过有政策扶持的基地来帮助做更多的推广,他的公司也会结合在大陆各地创业的年轻人,尤其是台湾过来创业的,如果他们有兴趣做奶茶行业,就会辅导他们去做这样的尝试。

  “大陆太大了,像各地的台协会、类似台青创客家这样的基地,都可以帮助台青先了解大陆市场。”唐廼君说,“创业是需要冒风险没有错,可是能把风险降到最低不是更好吗?”

  2015年,台青创客家落户上海,致力打造大陆台湾文创菁英集聚、具有文创设计产业集群规模的特色产业基地。目前,不仅台湾青年创客落户于此,还有不少台湾学生来此实习。

两岸媒体记者在上海台青创客家合影。 叶秋云 摄

  上海台青创客家总经理虞慧芳告诉记者,台青创客家主要是在上海创业的台湾人投资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台湾年轻人。“我们也是青年时来到上海创业,现在有了一点成就,希望可以帮助到更多来这边发展的台湾年轻人,给他们建立一个来大陆创业的平台。”

  与上海台青创客家一样,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也是一家为台青在上海发展提供帮助的基地。2016年,上海台商大隐企业集团出资创立“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以不募款、不收费的公益方式运营,为台青在上海就业、创业等提供相关引导与服务。

  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执行总监黄道逸说,台青“登陆”创业初期人生地不熟,可能欠缺较多的资源,而他们来到该中心,可以在这样一个办公空间里,一次性认识三五百个青年,通过互相交流、探讨,可以解决一些创业上都会遇到的问题;该中心也会开设一些课程,帮助他们更好地落地。

  在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内,一个驿站式的办公室,开放创意商务办公室与设备的使用,办公空间也是免费提供的。这是台青初到上海时适应就业创业新环境的一个停留驿站。

  走进该中心,只见许多台青正忙碌着,费斯玮就是其中一位。2013年,费斯玮来到上海就业;3年后,他开始创业,“做一些不一样的突破”,在2017年成立三隹石(南京)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那个时候,陆陆续续接到一些项目,正愁着想要一个办公室、一个好落脚的地方,正好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免费的环境和空间。”对于对于创业初期的费斯玮来说,这无异于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大减少了成本和开销。”

  如今,费斯玮把青创院沪台交流中心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他表示,希望未来有机会去帮助台湾青年,传承这种乐于助人的精神。

难舍难分上海“小台北”——台胞的古北情结

  “原来一楼也可以被打理得这么漂亮!”2005年,台湾女企业家黄欣雯跟随丈夫搬家到上海,第一次被左邻右舍夸奖,是因为她在一楼自家院子铺了草坪、种了绿植,“经营”出一方美境。

  路过此地的社区居民、住在楼上探身张望的沪上家庭主妇,都羡慕黄欣雯的一双园艺巧手。黄欣雯当时居住的地方就是台胞们津津乐道的上海“小台北”——上海市长宁区古北社区。在两平方公里多的辖区内,登记在此常住的台胞如今超过千人。

从事商务咨询的台胞黄欣雯2005年搬家到上海。新华社记者 黄扬 摄

  台胞爱上古北的理由很多,“环境好”是一致公认的。改革开放40多年,这里有了雅致的黄金城道、便利的高岛屋百货,以及多家大型超市,还有配套的各类教育和医疗设施等,加上步行可及的古北市民中心和新虹桥中心花园,即使人们步履匆匆,也经常能听到悠扬的琴声。

  黄欣雯在上海工作生活了14年,一直常住古北。比她来得更早、堪称“元老级”的汪美华1992年就到了这里。当时这里被称为“古北新区”,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就吸纳台湾同胞居住,起初只有宝石公寓和钻石公寓两大外销商品房小区,周边多是阡陌纵横的农田,售楼处大多打着“距离虹桥机场10分钟”的广告牌。

  汪美华等不少早期到上海打拼的台商回忆称,选择落脚在古北社区等上海西郊方向的楼盘居住,主要因为那时心里还不够踏实,随时准备提着行李回台湾。

  地理位置靠近机场,加上独特的外销房供给,构成早期上海“小台北”的雏形。而今古北社区也经历了新陈代谢,一些台胞家庭来了又搬走,还有一些走了又想念这里而回迁。古北就好像一块磁石,始终吸引着台胞。

台胞张证杰正在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黄扬 摄

  在上海静安区、徐汇区都曾居住过的宝钜奕丰控股大中华区执行董事张证杰一家,最近3年在古北“扎根”了,原因之一是从加拿大到上海念书的儿子喜欢这座城市,也喜欢古北社区。

  “如今我儿子再去新加坡或者加拿大,有时都会不习惯,因为上海让人感到特别安全,而且有四通八达的地铁,很方便。”张证杰说。

从事饭店管理的邹玲玲2007年来到上海。新华社记者 黄扬 摄

  从事饭店管理的邹玲玲也有同感。她2007年到上海,2009年到位于古北社区的福泰国际商务酒店工作,从此爱上这个社区。每逢暑期,她都让自己的一双儿女有机会到大陆看看。上海,特别是古北,舒适便利的生活吸引着孩子们。

  “教育条件不断改善,是吸引台胞二代乐意留在古北念书的主要原因。”黄欣雯说。她的儿子在读小学二年级时从台湾搬来,选择在古北社区读完了民办小学、公办初中、国际学校的高中部,再到海外深造。

  2018年,大陆出台“惠台31条措施”,上海也迅速配套了55条措施。也是这一年,黄欣雯很快申领了台湾居民居住证,她还发现周围的台湾妈妈跟她一样,都觉得孩子就读更方便了。

  上世纪90年代初,汪美华带着子女们刚到古北落脚时,社区内的新虹桥小学并不起眼,但就是这所学校当时最早向台湾小学生敞开大门。而今,新虹桥小学每年招收台生的比例节节攀升,在古北还有建青实验学校等也招收众多台胞子弟。

  如今汪美华已经在上海有了自己的第三代,子女都已成家立业、独当一面。二女儿周瑀在上海宋庆龄幼儿园当老师,这也受益于大陆出台的支持台胞就业举措。

  周瑀初到古北时,这里的周边还被称为“乡下”。1997年古北社区开了第一家大型超市,2010年途经古北的上海地铁10号线开通。她说,自己已经爱上古北,有了一份“难舍难分”的情结。

  偏爱古北社区的台胞聚在一起,还会聊到这样一个幽默段子:探亲回到台北,走在街头猛然看到“台北”两个字,有时一晃神,心想“不应该是‘古北’吗”。

  “真正的融入是不再分彼此。”黄欣雯感慨地说。

台胞黄彦豪上海求医记

  38岁的台胞黄彦豪23日再度造访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一个月前,他以危重病患的身份入院治疗。这一次,处于康复中的黄彦豪特意来向医务人员表达谢意。

  黄彦豪十多年前来到大陆,先就业后创业,去年和大陆女孩马亚杰喜结连理。

  4月24日,一向身强体壮的黄彦豪突然出现胸闷、腰背痛、冒冷汗等症状,数小时后仍未能缓解。情急之下,黄太太求助上海市台办。台办了解情况后,在最短时间内联系了在相关领域更为专业的中山医院。

  在家人的陪同下,黄彦豪前往中山医院急诊就诊,并于次日转入心脏内科监护室接受进一步治疗。

台胞黄彦豪(左一)向中山医院医护人员赠送锦旗表示感谢。(图片由中山医院提供)

  因为同时出现心衰、肾衰等问题,是否完善胸腹部主动脉CT血管造影,成为摆在病患和医者面前的一道难题。不做,诊断不明确会影响治疗决策。做,患者可能面临肾功能恶化风险。

  在中山医院多学科团队会诊的基础上,心内科钱菊英教授、王齐兵主任医师带领心内科团队反复与患者及家属进行沟通交流,最终通过完善检查确诊为主动脉夹层。

  5月3日凌晨,正在等待择期手术的黄彦豪突然出现烦躁不安、呼吸暂停等症状。当时正值“五一”小长假期间,在血管外科符伟国教授的指导下,董智慧主任医师带领血管外科团队放弃休息,当晚就为黄彦豪实施了手术。

  “得益于心内科、心外科、血管外科、肾内科、感染科、重症监护室、心理科、神经内科、麻醉科、影像科等多学科的通力合作,医院为黄彦豪患者确定了微创治疗的策略和方案,规避了多脏器功能不全等开放手术的不利因素,并通过纠正夹层,增加心、肾功能好转的机会,为病人带来了新生。”钱菊英教授说。

中山医院心内科钱菊英教授介绍台胞黄彦豪的治疗方案。(图片由中山医院提供)

  5月13日,曾经四度收到医院病危通知书的黄彦豪康复出院。10天后,黄彦豪和太太一起再度来到中山医院,向曾经精心诊治、照顾自己的医护人员送上锦旗:“医德高尚暖人心,医术精湛两岸芳”,“杏林妙手可回春,无微不至似亲人”。

  “这场大病,让我见识了大陆过硬的医疗水平和医护人员的高超医术。”黄彦豪说,这也让他对上海这座城市更有感情,对在大陆的发展更有信心。

台商二代李德治的上海金山乡土情

  李德治(左)与父亲李茂盛(右)在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推动建设“花园工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上海金山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自1995年我还是一名高中生时,第一次踏上大陆这片土地,一路辗转来到上海市郊的金山,已过去24年。”

  今年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名单上出现了一名台湾青年企业家,他就是上海翔茂企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德治。五四青年节前夕,他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了自己跟随父亲脚步到上海金山打拼,把昔日家族投资的化工项目——塑胶手套加工厂逐步发展成惠及乡里的“花园工厂”的过程。

  上世纪90年代,有台湾“手套大王”之称的李茂盛,带着转型升级的手套工厂项目落户上海市金山区。李德治回忆,或许只是机缘巧合,父亲一手创办的家族企业项目没有落户当时台商已经集聚并形成规模效应的松江、闵行等地,全家人甘耐寂寞,扎根地处上海远郊的金山,成为当地屈指可数的台资项目。

  “当时,这里还是一派江南农耕景象,很多地方路灯不亮,但民风特别淳朴,家人都渐渐喜欢上这里,我也对这片创业的地方有感情。”李德治说。

  李德治的父亲李茂盛在上海台商中享有很高声望,他一手创造了翔茂企业品牌,出于绿色环保理念,家族业务不局限于塑胶手套加工一个行业。由于这类化工企业能耗较高,从治理排放的角度,企业转型势在必行。在位于金山区亭林镇的工厂种树栽花,搞园艺苗木,成了翔茂的“副业”之一,“花园工厂”的规划逐步浮出水面。

  作为台商二代,李德治起初只是“路过”上海,后来又求学“路过”美国、日本,再次回到台北时,他原本可以在全球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获得一份安稳、高薪的工作。不过“子承父业”的使命召唤他“赶快来大陆,来上海,来金山”。

  2018年末,李德治(右)当选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会长李政宏(左)为其颁发证书。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9年,他来到父亲身边,从手套工厂的生产车间做起,一干就是6年。2015年4月,他正式出任上海翔茂企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主要负责手套加工业务。

  李德治接手塑胶手套工厂时,恰逢大陆准备启动实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企业转型要跟上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快车”。

  李德治说,在家族企业自身转型升级开始酝酿的几年间,又恰逢大陆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手套工厂转型升级项目从上海“移师”越南北部沿海城市海防市。他带着台湾来的中层干部和在上海培养的金山本地技术人才,一起到越南去,谋求“再创业”。

  在李茂盛、李德治父子带领下,翔茂在上海金山的手套工厂完成了整体转型。尽管因此每个月都要出差到越南,一年三分之一时间在“一带一路”上,但李德治乐此不疲。“台商二代有这样一种渴望把握机遇的基因,我不想放过任何新的机会。只要时间许可,上海台协组织的‘一带一路’考察,我都认真参加,相信还有更多新机遇。”他说。

  在越南,李德治带领翔茂企业投资超过1亿美元,为当地创造了超过1000个就业岗位。在上海金山,昔日塑胶手套工厂已变身“花园工厂”,除了种植有上百棵珍奇的松树苗木外,这里的草坪、绿道、花园等,均向周边乡亲开放。原先的加工生产线,也转而从事汽配汽修、医美养生等服务产业。

  与父亲李茂盛有着相似的爱好,李德治也喜爱植物。“父亲早年出生在台南麻豆一个贫寒农家,对一方乡土怀有深情,如今我有机会在他身边学习、帮忙打理企业,一同见证了在上海金山营建起梅花、桃花、樱花、枫树、银杏等四季更迭的‘大花园’,真正实现了‘花园工厂’梦,这着实不易。”李德治说。

  近年来,李德治不仅协助父亲在上海金山造“花园工厂”,也积极鼓励支持来大陆发展的台湾青年,创造更多实习和就业机会。

  李德治告诉记者,他自己也是一名台青,懂得青年的需求。大家应该珍惜美好青春,到大陆走走看看,眼见为实,消除那些臆想和误解。希望自己可以协助更多台青到大陆创业发展、踏实筑梦。

逐梦上海的台青赖彦呈

  三年多过去,来自台湾彰化的赖彦呈仍清晰记得第一次来到大陆的日子。“2017年2月10日,我第一次来到上海,对我而言这是一次走出舒适圈的全新旅程。”

  赖彦呈与上海的缘分,起源于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发起的台湾高校实习项目。2015年以来,上海市台协先后与实践大学、逢甲大学、世新大学、铭传大学、东吴大学、东海大学等台湾高校建立产学战略合作联盟,同时动员在沪台企提供实习岗位。

  在上海市台协“牵线”之下,四年来先后有近300位台湾学子来沪实习,赖彦呈便是其中之一。

赖彦呈目前在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市场部门业务。新华社记者黄扬 摄

  “最初是想来看一看,开阔自己的眼界,了解大陆的发展情况。”赖彦呈告诉记者,父亲不仅全力支持自己来到大陆实习的决定,还会定期给他寄送旅行基金,“力挺”他登陆发展。“我爸爸说应该把握机会,多去大江南北走走看看。”

  赖彦呈对于家乡彰化有着特殊的感情。“那是个一小时可以上山下海的地方。”他说,身边也有不少亲友建议他留在台湾,陪在父母身边。

  “我还是想到大陆来试一试,争取做出点成绩,干一番事业。留在台湾可能确实过着一种‘小确幸’的生活,但来到上海,或许能够拥抱更多可能。我还很年轻,想要寻找更多机会,而且父母也十分支持我来大陆打拼。”赖彦呈说。

赖彦呈目前在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市场部门业务。新华社记者黄扬 摄

  如今,赖彦呈在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市场部门业务。这家公司2018年刚刚成立,目前的团队中绝大多数都是台湾年轻人。

  “公司刚起步,人不多。我可能算是最打头的‘零零几’号员工了,经常要身兼多职。所以这算是一份蛮有挑战性的工作。”赖彦呈目前不仅要定期关注运营状况、人员安排,也负责和各类不同的厂家、人员对接沟通。尽管很忙碌,但他对工作很满意,也很喜欢团队的氛围。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浪越来越大。”赖彦呈说。这几年,从台湾来大陆创业、就业的青年越来越多,他顺理成章扮演起“学长”的角色。他经常帮助刚刚来沪发展的台青解决困难,为他们提供工作生活上的建议。

地铁的便捷是赖彦呈喜爱上海的一个重要原因。新华社记者黄扬 摄

  办银行卡、电话卡、地铁卡……每当新来的台青向赖彦呈寻求帮助,他总会热心回应。“看到他们,我就总会想起自己刚到大陆时的样子,想到自己成长的经历。”赖彦呈说,自己当年面对这座陌生的城市,也总会不时想念家乡的亲人,但身边朋友的热心支持让他很快就熟悉和适应这里的生活。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主动去适应环境,学会怎样‘接地气’。”赖彦呈经常带初来乍到的朋友去位于老西门的大富贵酒楼尝一尝上海美食,更主要是“去感受气氛,那里有大叔大妈说着吴侬软语,特别有上海的特色”。

  说起今年的愿望,赖彦呈笑着说,希望能尽早考到驾照,更期待公司扩大规模,到上海以外去多开几家门店。“这样我就能有更多机会到大陆各地多走走,看看各地风光,了解各地文化。”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新社等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