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中国心 两岸一家亲】云台梦 两岸情
大陆出台《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简称“惠台31条措施”),这一举措是两岸同胞同心追梦的生动写照。
 

玫瑰花香飘两岸

  82岁的陆传君曾是一名航空机械工程师。如今,他和家人都被玫瑰花从台湾吸引到了云南,在海拔2300多米的哀牢山拥有一片玫瑰花种植基地。他打趣说,自己的工作“从空中到了地面”。

  陆传君一家的“云台情缘”始于2006年。他和妻子梁琼丹退休后到大理旅游,听朋友谈起昆明有亚洲最大的鲜切花拍卖市场。为什么不投资种点花?“我当时想着做点产业也好,可以帮助乡下贫困的老百姓。”他说。

图为陆传君一家五口。从左到右分别是:儿媳妇、妻子、孙女、陆传君、儿子。新华社记者 林碧锋 摄

  “鲜花太多,要种就种有特色的。”经过一段时间研究,2007年,陆传君决定在云南种植大马士革玫瑰。首先面临的是在哪里种的问题,他跑遍云南省各州市,综合考虑海拔、气候、土地等各方面因素,最终选在玉溪市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

  新平县建兴乡洋坪村曾是矿区,村民种玉米收成不尽如人意。陆传君和当地政府谈到自己的种植计划,双方一拍即合。作为县里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陆传君的公司享受当地给予的土地租金等政策优惠,原计划租1000亩地,最后翻了一倍。

  土地有了,该如何种植?作为一名跨行创业者,起初他懂得并不多。为了“取经”,他和妻子特意前往河北,找到当地一个较早种植大马士革玫瑰的基地讨教。

  “农业种植需要在精细化管理上下功夫,遇到不懂的我就到处请教。”十余年精心耕耘,让陆传君渐渐成了大马士革玫瑰种植的行家。

  “大马士革玫瑰只在每年4到5月盛开。”他告诉记者,5月以后就到了除草、修剪、保养的季节,10月开始施肥,直到次年又迎来花期。

图为陆传君和妻子梁琼丹在玫瑰花种植基地。(受访者供图)

  2017年10月,陆传君的儿子陆世杰带着妻子和女儿从美国来到玉溪,此后每年都会在此生活好几个月,帮助父母打理公司。如今陆世杰夫妻主要负责市场推广和产品销售等工作。

  每到玫瑰花采摘生产时节,陆传君都带着儿子一起到种植基地。“除了教他技术,我还教他如何跟当地农民打交道。”陆传君说。

  “退休了还在打拼,很多人不理解。”梁琼丹始终陪伴着陆传君在云南的大山里创业。她说:“从无到有,很高兴我们坚持了下来。”

  如今,在陆传君2000亩的玫瑰花种植基地,有当地近百名村民从事田间管理工作。陆传君自豪地说,只要能胜任工作的村民,公司都提供机会,采花季繁忙的时候需要将近150人,“这对一些老百姓来说,也是不错的收入来源”。

  陆传君反复提到,选择来云南种玫瑰花的初衷是扶贫。“我在上海出生,希望把退休攒下的钱用来投资,回馈国家,帮助更多贫困群众。”

图为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的玫瑰花种植基地。(受访者供图)

  2015年7月,陆传君公司的玫瑰产品进入台湾市场,成为滇产首批出口台湾的玫瑰花深加工产品,并与台湾的研发团队建立起合作关系。如今大马士革玫瑰精油、纯露和花茶等产品正在稳步拓展两岸市场。

  “父母铺好了路,我们一定努力走下去。”儿子陆世杰说,目前公司生产线可年加工600吨鲜花,未来计划逐步将种植规模扩大至一万亩,成为一家集种植、加工、生产、销售、农业观光旅游为一体的农业综合型企业。

  “我们还会不断研发新产品,让玫瑰花香飘两岸。”陆传君对未来满怀信心。

“山区农民如家人般守护我”

  “相比将山葵出口到全世界,结交很多云南山区友善的农民,于我而言是更大的成就。通过跟着我种山葵,他们收获更好的生活。每当我遇到困难,他们也如同家人一样守护我。我想,这远比挣钱更有意义。”

  谈及在大陆近20年的生活,年近六旬的在滇女台商罗霓云近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发出如是感慨。

  罗霓云是少见的深耕云南的女台商,1999年来到云南的高寒山区,种植加工顶级调味品及蔬菜——山葵,一干就是近20年。

  来云南之前,罗霓云原本在台湾阿里山从事山葵的加工与销售,后受地震、风灾及政策影响,其山葵事业遭到重创,于是决定来大陆一搏。

  “听朋友说云南也能种山葵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一下飞机就被这里宜人的气候、独特的自然环境所吸引。更为难得的是,当地政府有着极强的发展产业的决心和劲头。”罗霓云说,凭良心讲,没有哪一个地方像大陆这样服务台商,对台商这么热忱。那时,她就觉得“机会来了”!

  考察结束后,罗霓云回台湾变卖家产,带着500万元(人民币,下同)重回云南。

  “那时都38岁了,但还是想给人生做个翻转。虽然心里没底,但也没什么可怕的。”罗霓云回忆,来云南后她开始以“公司+农户”的形式种植山葵。因为山葵对种植环境要求较高,2年才能成熟,为了打消农户的顾虑,她只能一户一户地拜访。

  有了稳定的山葵货源后,2002年,罗霓云在昆明市宜良县建起专业的山葵加工厂。如今,经过多年发展,她已在昆明、大理、丽江、保山、会泽等地设有2000多亩山葵种植基地,产品远销日本、泰国、美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年出口量达1500余吨,在山葵行业中总出口量位居全国第一。

  “山葵只能生长在高海拔的高寒山区。因为种山葵,我也有了大部分台商不会有的经历。”罗霓云告诉记者,公司大部分农户都是彝族、白族等少数民族,和他们的合作关系已长达10年以上,是再熟悉不过的老朋友。

  宜良县竹山镇村民杨玉富是罗霓云培养起来的山葵种植大户,种植有山葵20余亩,每亩收入过万元。

  在杨玉富看来,罗霓云是台湾人,也是他们村里人。而对罗霓云而言,看到这些老朋友生活得越来越有底气,她也觉得充满成就感。

  谈及扎根大陆的经验,罗霓云只列出一条:“把这里当家来经营,这里的人自然如家人一般守护你”。

  “当年,我要扩大厂房苦于没地时,是农户们联名帮我申请到土地。这20年来,我真没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有困难时大家一直在守护我。”罗霓云说。

一缕“乡愁”牵起滇台

    图为在世界云南同乡联谊大会上,云南同乡向家乡赠送礼物。 刘冉阳 摄

  四月的云南德宏,因为傣族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泼水节而热闹非凡。

  王根深与来自33个国家和地区的400余名云南同乡受邀回到家乡,加入泼水狂欢,畅叙乡情。

  “傣族乡亲向我们泼水,送上美好祝福。”王根深说,世界各地的云南同乡深深地感受到了家乡人民的可爱和热情。

  王根深是台湾根深文化基金会董事长,祖籍云南腾冲,现生活在台湾桃园的云南村。如今,他正致力于云南特色文化在台湾的传播与推广,“文化润物无声,我要牵一根乡愁的线,这头是云南,另一头是台湾。”

  他告诉记者,桃园生活着很多云南同乡,云南人到了台湾后能吃苦、不服输,后代子孙仍旧保持着云南的传统文化,吃的是米线、饵块、稀豆粉,穿的是佤族、傣族、景颇族等少数民族服饰,市场里卖的是芭蕉花、鱼腥草、水腌菜。

  “走在街头,放眼望去,都是云南餐厅和各式美食。”王根深说,“夜晚,乡亲们齐聚一堂,弹着三弦、唱着山歌、牵手打跳。”

图为在世界云南同乡联谊大会上,云南同乡向家乡赠送礼物。 刘冉阳 摄

  王根深知道,无论脚步有多远,家乡始终影响着在外的游子。他的家乡腾冲自古是南方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千百年来,不断有人到缅甸、泰国、印度做生意,“落脚他乡,经营生意是腾冲人的基因和传统,所以我到台湾后就想到要做生意。”

  在桃园云南村,他和妻子开了一家小食肆,卖云南特色小吃米干,后来发展成为拥有四个品牌、十三家餐厅的企业。

  家乡的经商文化和美食技艺,帮助王根深一家在台湾生存生活下来,并取得成功。

  这些年,他不断回到云南,考察学习云南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融入他的餐饮事业中,“我们将云南大理白族的扎染、德宏景颇族的舞蹈、西双版纳傣族的孔雀文化融入到餐厅装饰设计中。”

  他认为,现代的餐饮需要将故事、文化、味道相结合,满足顾客对视角、听觉、味觉的需求,“融入云南文化后,我们的美食变得鲜活起来,受到食客欢迎。”

  从家乡文化中获益,他一直心存感念。王根深告诉记者,“当我事业稳定后,就想到成立一个文化基金会,传播云南文化。”

  于是,他又从云南少数民族文化着手,组建一个由桃园当地社区居民组成的50人歌舞团,研习表演云南各个少数民族的舞蹈和乐器。如今,他们的团队在台湾各地演出交流,尤其是在桃园演出频繁。

  “文化最能穿透和直抵人心,让台湾云南同乡知道,中国有个美丽的地方,好山好水好精彩,她叫云南,是我们共同的故乡”。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新社等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