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寒流”中的两岸交流 | 大嶝,从炮战阵地到交流热土
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肆虐,蔡英文当局“以疫谋独”动作不断,借疫切割两岸交流,致两岸关系陷入“冰冻期”,但在这种形势下,大陆对口出口占比每月递增,两岸经贸关系越见紧密,两岸各种形式的民间交流更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事实证明,无论有多少人为设置的艰难险阻,两岸自发的交流需求势不可挡,必然汇流成冲破两岸藩篱的“洪荒之力”。下面一起随小编看看这些精彩纷呈交流活动吧!
 

  大嶝,一个神奇的小镇,距离金门直线距离仅1800米,是大陆距台湾最近的地方。过去这里是炮火纷飞的前线,随着两岸关系的变化,大嶝华丽转身,成为两岸交流的热土。琳琅满目的台湾商品,令人目不暇接,色香味俱全的台湾美食,让八方游客流连忘返。

  

大嶝岛上成片的闽南古建筑 资料图

大嶝离金门非常近 资料图

  40年,可以让一座小镇发生怎样的蝶变?

  地处海上的厦门翔安大嶝街道,包含大嶝、小嶝、角屿三座岛屿,与金门一水相隔,最近处仅有千余米,是大陆离金门最近的地方。

  40年前,这里弹痕累累,硝烟初散,是百废待兴、亟待重建的炮战阵地。

  40年后,这里游人如织,产业集聚,是蓄势待发、引人瞩目的开放前沿。

  三座小岛是如何在40年的时间经历了如此悬殊的角色转变?让我们从时光的镜头中寻找答案。

  初秋午后,恍如明镜的太阳当空正悬。

  院角,一株有些年岁的芭蕉树旁,年近八旬的摄影师郑水忠正倚坐在藤椅上,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翻看一本封皮褪色的相册。

  柔风习习,郑水忠泛起些许困意。他侧身端起茶杯,杯盖掀起,茶香沁鼻,淡淡水汽氤氲而起。恍惚中,那定格在泛黄照片上的炮火硝烟,也仿若随着水汽,弥漫开来……

  1958年8月23日,随着一声“开炮”令下,驻扎大嶝的解放军前线部队万炮齐发,向据守在对岸金门岛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势,一场长达21年的炮战自此拉开帷幕。

  炮战开始后,岛上部队因为工作需要,要找一位本地人在前线照相。出生在大嶝,且家人曾做过摄影师的郑水忠成了理想人选。但此时郑水忠已经走出海岛,成为县里一名公办小学教师,回岛照相,不仅意味着要放弃安稳的工作,还要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

  团长张桂喜去学校找到了郑水忠:“这是前线的需要,祖国的召唤,行不行?三分钟!”

  一句“祖国的召唤”让所有的犹豫和顾忌都没了意义。郑水忠当天就办理了辞职,跟着团长回到了大嶝。

  走下讲台,来到战场,放下粉笔,扛起相机,曾立志走出小岛的郑水忠,最终又回到岛上,一待就是大半辈子。

  炮战期间,因为工作需要,郑水忠会接触到很多军事秘密。一次去角屿拍照,驻岛某连连长临时给了郑水忠一支手枪,并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你知道的秘密太多,如果被俘,最后一颗子弹要留给自己……”

  怀着这样随时做出牺牲的勇气,郑水忠无数次死里逃生,用镜头记录下了那段战火纷飞的沧桑岁月。

  记者旁白:炮战期间,仅13余平方公里的大嶝三岛,被金门守军用数百万发炮弹进行了“犁地式”轰炸。战场之上,像郑水忠一样冒着生命危险,默默奉献的人,在大嶝还有很多。他们甘愿舍弃安稳生活乃至付出生命代价,选择在炮火中与海岛坚守的理由很简单:祖国召唤。

  东方初晓,蜿蜒如带的金门沙滩被朝阳染成一线金黄。

  海面上,一艘柴油驱动的小木船正从对岸远远驶来。村民张福江一边掌舵,一边机警地观察着金门海岸的动静。

  船上高高隆起的油布下,是码得密实的蔬菜、瓜果和其他日用品。

  金门岛自然环境恶劣,生产条件落后,居民只能依靠台湾补给才能满足日常生活所需。但由于金门、台湾相距遥远,运送补给的船只往来耗时长、费用高,且时常断航,岛上长期缺乏水果、蔬菜等生活物资。

金门炮战老照片 资料图

  20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炮战结束,生活逐渐恢复正常。因为相隔不远,大嶝、金门居民常在退潮赶海时“偶遇”。很多大嶝居民会在出海时将金门紧缺的粮食、蔬菜、水果等随身携带,利用“偶遇”的机会赠送或低价销售给金门居民,而金门居民也会带一些高粱酒等当地特产,回赠对岸同胞。

  当时两岸关系仍相对紧张,像这样的“偶遇”或交易,一旦被金门守军发现,当事者常会面临牢狱之灾。张福江就曾两次被抓,在金门拘禁两个多月。但大嶝村民并未被吓退,因为“一来自己能赚点收入,另外这也是给金门居民提供方便”。

  后来,每当天气晴好、海潮初落,就会有大大小小数百艘载满生活物资的船只穿梭在金厦海峡。淳朴无畏的大嶝人,冒险供应金门岛上的日常所需物资,用一艘艘渔船,串联起金门岛的“第二生命线”。

  记者旁白:这种在金门守军严令禁止、严密监视之下进行的民间往来,恰恰反映了深埋海峡两岸居民心底的同胞情谊。此后,两岸之间的民间往来不断壮大。1999年,大陆第一家对台免税市场在大嶝开业,曾经的炮战前线逐渐发展成为大陆对台交流的前沿。

  设计时髦,用材考究,10年前,张霞美家的新房刚一落成,就着实让同村人羡慕了一把。

  如今又一次站在家门口,看着眼前这凝聚了一家人心血的房子,张霞美的心情却有些复杂……就在不久前,她在拆迁协议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盖房子借的钱,去年才还清。”张霞美言语中满是不舍,“可既然是国家建设需要,那该拆就拆呢。”

  张霞美所在的大嶝阳塘村被确定为厦门新机场建设用地。未来,一座现代化的区域枢纽机场将在这里拔地而起。

  ▲翔安机场快速路南段(翔安南路-大嶝段)

  新机场将成为周边地区开放交流的重要门户和海峡两岸交流的主要机场,也将促进大嶝发展成为一座集高端制造、物流运输、航空设备维修研发等高科技行业于一地的空港新城。

  不久之后,昔日炮弹往来交织的大嶝上空,一条条横跨四海、连接五洲的航线,将进一步拉近大嶝与世界的距离,曾经的海防前线大嶝将真正成为助力厦门与世界深度融合的开放前沿。

  对于新机场的产业促进与经济拉动作用,村民们了解不多,但他们心里清楚的是,“只要国家需要,就一定全力配合”。

  张霞美的父亲是炮战亲历者。她不止一次听父亲说起,在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村民们拆下自家门板制成担架,冒着炮火在前线救治伤员的故事。

  “当年我们可以为了支援前线拆门板,如今我们也可以为了国家建设拆房子。”张霞美说。

  记者旁白:从战火纷飞的炮战阵地到联通世界的开放前沿,从战时为支援前线“拆门板”到如今为祖国建设“拆房子”——大嶝今昔开放发展的变化地覆天翻,但大嶝人为国奉献、不图回报的精神却在一代代传承中闪耀如初。

  三组时光镜头,见证了三个时期的奉献与坚守。40年里,曾经炮火交战的前线,后来两岸交流的中心,如今对外开放的前沿——美丽蝶变在大嶝这片土地上接连呈现。

  镜头变换,星移斗转,“又一个40年后,大嶝将变成什么样?”大嶝人说他们想象不出来,但他们知道,“只要一心一意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明天,只会越来越好”。

  大陆跨省游恢复以来,福建旅游消费市场在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前提下逐步复苏。在位于厦门翔安的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记者看到,游客数量显著回升,消费不断升温。

  戴口罩、出示健康码、测量体温……市场门口,游客和市民排着长队,有序行进。市场内又恢复了往日喧嚣:顾客跟店员咨询着商品,工作人员拉着货物进进出出,一派繁忙景象。

图为厦门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厦门市翔安区宣传部供图

  门前摆满庆祝花篮的“上品典藏艺术”商店吸引了不少顾客。店老板王胜、罗月秀夫妇来自台中,已在大嶝经营九年多时间。

  5月中旬,一家人从台湾回到厦门,隔离结束就紧锣密鼓地对店面进行了升级提升。本月17日,装修一新的店面重新开业。240多平方米的商店里,摆满了七彩玉石、红珊瑚等台湾工艺品。

  “6月顾客较少,生意低迷。好在大陆疫情控制得当,7月下旬开始有所恢复。”罗月秀说,“看到顾客越来越多,我们也对生意越来越有信心。”

顾客在商场向售货员咨询商品。厦门市翔安区宣传部供图

  经过多年经营推广,台湾工艺品越来越受到大陆民众青睐。虽然疫情影响仍未消除,但看准了大陆市场商机的罗月秀夫妇还是将备货数量增加到了去年同期的三倍。

  来自台湾屏东的蔡连丁在商场二楼主营食品。作为最早将台湾食品引进大陆的台商之一,蔡连丁告诉记者,大嶝对台市场是众多台湾商品中转至大陆市场的“第一站”。

商场工作人员在运送货物。厦门市翔安区宣传部供图

  “疫情发生后,商场运营方主动了解商户需求,第一时间减租免租,这让我们很感动。”蔡连丁说,“疫情是暂时的,现在人流又回来了。大陆广阔的市场就是机会。”

  对于市场未来发展,蔡连丁也十分看好。“翔安国际机场、地铁等一大批基础设施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大嶝岛未来机遇无限。”

  在市场里,记者还遇到了自驾旅游的王静霞一家。“这是我第一次到这里,很整洁,商品门类也很多,感觉很不错。我们打算采购一些台湾零食、日用品等。”王静霞说。

  来自大嶝对台市场管委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台湾商品进口额逆势大幅增长,1至7月进口额2.61亿元,同比增长44.41%,其中6月、7月分别增长102%和121%,均创历史新高。

顾客在挑选商品。厦门市翔安区宣传部供图

  另据统计,7月底福建恢复跨省游以来,大嶝对台市场日均接待游客2500人次。其中,周末及节假日的游客数量可达平日的2至3倍。

  1999年开业的大嶝对台市场是目前大陆唯一的对台免税市场,数千种台湾商品从这里起步走向大陆,成为台湾中小微企业开拓大陆市场的重要平台之一。

(根据新华网、台海网、厦门网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