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台湾世家 中国心恒不变
日落时分,夕阳透过古厝屋角,射出一道道金色光芒,照亮了历经百年沧桑的雾峰林家古宅。风云变幻,青山不改,林家几代人心向祖国的赤诚之爱薪火相传。
 

访台中雾峰林家后人林光辉

  雾峰林家是近代台湾的名门望族,因其发迹于雾峰(今台中市雾峰区)而得名,又因家族几代人保台卫国、接续抗日而历史留名。

  林朝栋、林祖密、林幼春、林正亨、林冈……盘点家族史上的一个个抗日先辈,雾峰林家后人林光辉感到无上荣耀。他说:“雾峰林家三代人,前赴后继抗日五十年,从未屈服。作为林家子孙,我们为先人的牺牲奉献感到骄傲。”

雨后的雾峰林家大宅。(新华社记者何自力摄)

  1746年(清乾隆十一年),林家开台祖林石从福建漳州渡海来台。此后,几代林家人勤耕不辍,进取拼搏,人才辈出,在不同领域崭露头角。咸丰、同治年间,林家来台第五代林文察受名将左宗棠重用,因战功卓著而官至福建陆路提督,亡故后被朝廷追封为太子少保,雾峰林家宅邸因此得冠“宫保第”之名。

  如今,雾峰林家保存全台最庞大、最精致的古建筑群,从南到北宽300米,总面积达1.1万多平方米。“宫保第”是该建筑群重要组成部分,保有五进十一开间格局,正门朝西,主屋采穿斗式构架,第一进及第五进屋顶采用闽南式建筑燕尾屋脊。“根据祖训,雾峰林家所有建筑正房一律坐东朝西,朝向大陆,以此告诫后人:不要忘记祖宗和故乡。”林光辉说。

雨后的雾峰林家大宅。(新华社记者何自力摄)

  自林文察之后,林家数代都为保台卫国作出重要贡献。林文察之子、林光辉曾祖父林朝栋深受父亲影响,自幼熟读兵书,喜练武。他曾参与中法战争台湾基隆之战,为击败法军立下战功。甲午中日战争后,台湾被迫割让给日本,林朝栋欲率“栋军”固守抗日,却被调回台中。台北失守后大势已去,他迫不得已奉诏举家内渡福建,从此再未踏入台湾一步,在大陆抑郁而终。

  林朝栋之子林祖密后又潜回台湾,变卖家产,资助岛内各义勇军抗日。当时,武装抗日已势不可为。基于“有国才有台,爱台先爱国”的信念,林祖密又回到祖国大陆,并于1913年放弃日籍,成为台湾人中申请恢复中国籍第一人。后来,他出资支持孙中山革命事业,由孙中山亲自委任为闽南军司令。1925年,林祖密遭军阀袭击杀害,壮烈成仁。

  “放弃日籍导致在台绝大部分产业被日本没收或低价收购,祖父却在所不惜。他曾说:大汉民族岂能受倭奴之辱。”祖父的民族大义让林光辉引以为傲。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林祖密之子、林光辉五伯父林正亨毅然投笔从戎,从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参加广西昆仑关战役,后随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身负重伤。林正亨妹妹林冈(原名林双盼),受父亲爱国信念驱使,18岁只身奔赴祖国大陆,后投身抗战……

  一代代雾峰林家人前赴后继,投入抵御外侮、保台卫国的事业。除武装抗日,还有林献堂、林朝崧、林幼春等通过非武装抗日形式,持续与日本殖民统治作斗争。

木门掩映着的雾峰林家大宅内景。(新华社记者何自力摄)

  “近代以来,影响台湾的重大历史事件中,雾峰林家从未缺席。家族命运与国家民族命运紧密相连,家族史可谓台湾和中华民族历史的缩影。雾峰林家的爱国之心、民族之情,是先辈用生命铸就的。”在林光辉看来,雾峰林家联结两岸,传承祖辈的爱国精神、继续扮演好联结作用、为两岸交流多做贡献是后辈应尽责任。

  “讲述家族故事是我的使命,如果不讲,历史就会被埋没。”20多年来,林光辉频繁奔走两岸,忙于整理家族抗日史料,不厌其烦地对外分享。

  林家古宅林光辉儿时住的房间里存满抗日史料,墙上挂了多幅林祖密头像及其恢复国籍的证书,与孙中山的通信函件等。一张摄于日本殖民统治台湾30多年后的家族合影中,全体成员仍穿着汉服。“从这张照片就可见雾峰林家从未向日本屈服,始终心向祖国。”林光辉说,当年林家古宅成为抗日中心,岛内抗日人士常聚集于此,商讨如何与日本殖民统治作斗争。

  台湾光复后的1946年,林光辉曾叔祖父林献堂率“台湾光复致敬团”前往西安谒黄陵,途中遇大雨阻隔未能抵达,只好改在陕西耀县遥祭。60年后,林光辉与“致敬团”后人等完成了先辈未实现的夙愿,随后每隔五年再祭一次。“两岸同胞同祖同宗,都是中国人,我们都用行动表达回归祖国的心。”林光辉说。

  为让更多人铭记台湾同胞五十年不屈的抗日史,2007年林光辉将抗日志士后人组织起来,成立“台湾抗日志士亲属协进会”,并担任首任理事长。这些年,协会常去大陆交流,分享台湾同胞抗日历史,持续为两岸历史联结奉献心力。

  谈起家族史和台湾史,年近七旬的林光辉活力十足,神采奕奕。他说,“台独”最忌惮他讲历史,因其家族史证明两岸同属中国,这段历史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两岸联结任何人都斩不断。

  20年前,雾峰林家古宅遭遇“9·21”大地震而严重受损。经修缮后,“宫保第”“大花厅”等部分现已向公众开放。他们希望通过活化利用古迹,让更多人了解这个台湾百年世家的风云历史。

台湾台中雾峰乡林家老宅的戏台(图片来源网络)

台中雾峰乡林家老宅墙上拓印的李鸿章题字  (图片来源网络)

探秘台湾昔年“第一家族”——雾峰林家

  昔年国民党有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正史野史多如牛毛。其实,台湾早年也有“五大家族”之说,皆盛极一时,留下不少奇闻轶事、江湖传说。而今,当年的五大家族中,鹿港辜家、板桥林家尚有人活跃在商界,基隆颜家、高雄陈家已成“旧时王谢”,倒是雾峰林家以极具艺术价值的祖宅和世代忠烈的声望一直为人景仰,始终是台湾各派政治势力不可忽视的民间力量。当年马英九竞选台湾领导人的第一站便是到雾峰林家拜码头。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人民日报中央厨房·观沧海工作室特派驻台记者冯学知前往台中雾峰,代您一探昔年台湾“第一家族”的百年府邸,感受其家国情怀。

雾峰林家后人林光辉先生带我参观林家祖宅 。冯学知摄

  发迹于清末的雾峰林家曾集军、政、农、商、学势力于一身,据说当年朝廷向台湾派遣官员时也得征得雾峰林家的同意,否则官员来了也只能当吉祥物。更夸张的说法是,台湾当年几乎所有中了进士的读书人都必须得做林家的女婿,谁都跑不掉。作为昔日台湾第一望族,林家的兴衰与近代台湾紧密相连,让位于台中雾峰的这座全台最庞大、最精致的林家建筑群成为台湾近代史的“活化石”。

  我带着看建筑、听故事的小兴奋慕名而来,发现自己并不孤单,时至半晌,已游人如织。刚一到达林宅园区正门,便看到许多游客在大门顶端的“宫保第”匾额下合影。要说这“宫保第”的来头可不小,过去只有被封为太子太保或太子少保的官员才能用“宫保第”作为宅第名称。林家祖先林文察为国捐躯受封太子少保,林文察宅第从此成为台湾唯一一座宫保第,因而“宫保第”也就成了台中雾峰林家宅第的专属名称。

挂在正门口的“宫保第”匾额 冯学知摄

  带我参观的雾峰林家后人——林光辉老先生特地把屋角处镶嵌的一个人偶指给我看,他说那是一个法国水兵人偶,林文察的儿子林朝栋在中法战争中击退了入侵基隆的法国人后,就把法国水兵刻在了屋檐下,让他替林家扛屋角。说起来,那场战争也是晚晴唯一打赢的对外战争。

屋角的法国水兵人偶 冯学知摄

  进入宅第,首先看到的“大花厅”是林宅最有特色的景致之一,也是林家鼎盛时期的象征。“大花厅”前端是台湾目前仅存的福州式戏台,戏台下摆着用来扩音的9口大缸,那是过去最先进的“音响”了。“大花厅”两边是设计精巧的长廊,与戏台构成回字型的剧场。林先生告诉我,当年建造房屋所用的木材、石料全部从大陆渡海运抵,精细部位也大都出自大陆的能工巧匠。有多精细呢?我数了数,光装饰用的花纹就有柿蒂纹、如意纹、双钱纹、绣球纹、卍字纹、葫芦凹、龟背纹、八达纹等至少八种。

长廊上的花纹图案 冯学知摄

  戏台对面即是林家宅第的客厅,最吸引眼球的应该就是客厅屏风上的仙鹤图案与戏台上的麒麟图案了。这两个图案分别象征着文官一品和武官一品,莫说在台湾,就是在大陆也很少有哪家既出过文官一品又出过武官一品。

客厅屏风上象征着文官一品的仙鹤图案 冯学知摄

  然而让人感慨的并不是林家当年的权势如何如日中天,而是林家世代族人的家国情怀。“林家所有正房不像其他宅子那样坐北朝南,而是坐东朝西,寓意着心系故乡,心向大陆。”林光辉自幼在这个宅子中长大,他直言这样的设计并不“科学”,但林家人对此没有过怨言。

  然而林家人为这份家国情怀牺牲掉的又岂止是居住的舒适度,国难当头,林家先人抛家舍业,前仆后继,以身殉国。“台湾被割让日本后,就是在这个戏台,我的曾祖林朝栋誓师与日军决一死战,后又在朝廷勒令下无奈在这里解散了部队,他最后忧愤成疾,病逝在上海。”

  林朝栋去世了,林家却没有就此沉沦,随着林祖密日渐成熟,林家再次重回历史舞台的中央。在林光辉的房间里,还放有当年孙中山任命林祖密为闽南军司令的任命状。“日本人劝诱我祖父(林祖密)投靠,我祖父不肯当汉奸,反而不断资助各地抗日义军。但他后来也认识到,没有中国的富强就没有台湾的光复,孙中山起来搞革命的时候,他就毅然追随了孙中山。”不幸的是,林祖密因拒不肯资助北洋旧军阀而遭杀害。

林祖密是日据时期恢复中国籍的第一个台湾人,图为当年国民政府颁给林祖密的复籍证书 网络图片

  在林家的客厅中,挂有林文察、林朝栋、林祖密的肖像,后人以“三代民族英雄,百年台湾世家”赞誉林家的爱国传统。其实,林家的爱国志士远不止三代人,林祖密的五儿子林正亨先是加入中国远征军打击日本侵略,后加入中共地下党争取台湾解放,1950年英勇就义。

客厅挂着林家三代祖先的肖像  冯学知摄

  从林朝栋到嫡孙林正亨,林家祖孙三代放弃万贯家财,舍生忘死,奔赴国难。台湾抗日志士丘念台评价道:“革命不难,舍富贵而革命为难;舍富贵而革命不难,能审国族,辨忠节,而舍富贵以革命为难。”而今,林家虽已不似往日风光,却依然“另类”地延续着林氏先人的家国情怀。

  1999年的“9·21大地震”让林宅几乎毁于一旦,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宅子已逐渐得到修复。“身处逆境也要保持希望,你看它都能成活,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林光辉指着门口一棵树说道。据说是一百多年前“倒栽”的榕树,当初没想到能成活,而今已根深叶茂了。

  沧海百年,时光流逝,台中雾峰乡里的这座古宅沉寂了下来,不知还有多少人知晓一百多年前主人曾在此商议抗法与抗日大计,又有多少人了解这个名门望族的子弟们在国破家亡之时的苦痛与付出,以及那份代代承传的爱国情怀(图片来源网络)

林献堂与父亲林文钦均喜爱文学、戏剧和美术,并联合士绅创办台中一中,也着手装饰林家建筑。(图片来源网络)

一栋林家宅 半部台湾史

  台中雾峰林家后人林光辉向记者介绍家族史。
  本报记者 冯学知摄

  建筑是活着的历史,若要在台湾找一处近代台湾历史的见证,位于台中雾峰的林家宫保第园区应该再合适不过了。作为昔日台湾第一望族,林家的兴衰与近代台湾紧密相连,让这座全台最庞大、最精致的私家建筑群成为台湾近代史的“活化石”。

  雾峰林宅的大名在台湾几乎无人不知,这座最早建于19世纪中期的大宅子起初只是一座三进院的普通农村建筑。经过20多年扩建,逐渐成为凝聚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精华的五进大厝。前三进主屋采穿斗式构架,第一进及第五进屋顶采燕尾处理,第四进与第五进间采特殊廊院及穿心亭布局。闽南、苏式、北京、日本、西洋,各种风格都有淋漓尽致的体现,成为文物专家口中的“台湾传统建筑百科全书”。

  记者慕名而来,发现自己并不孤单,时至半晌,已游人如织。刚一到达林宅园区正门,便看到许多游客在大门顶端的“宫保第”匾额下合影。“宫保第”的来头可不小,只有被封为太子太保及太子少保的官员才能用宫保第作为宅第名称。林家祖先林文察为国捐躯受封太子少保,林文察宅第从此成为台湾唯一一座宫保第。屋角处镶嵌的法国水兵人偶,则是林家赫赫军功的缩影,“我的祖先林朝栋在基隆打败了入侵的法国人后,就把法国水兵形象刻在了屋檐下。”陪同参观的雾峰林家后人、台湾抗日亲属协进会首任会长林光辉先生不无自豪地说。

  进入宅第,首先看到的“大花厅”是林宅最有特色的景致之一,也是林家鼎盛时期的象征。“大花厅”前端是台湾目前仅存的福州式戏台,戏台下摆着用来扩音的9口大缸,两边是设计精巧的长廊,与戏台构成回字形的剧场。林光辉介绍,当年建造房屋所用的木材、石料全部从大陆渡海运抵,精细部位也大都出自大陆的能工巧匠。有多精细呢?记者数了数,光装饰用的花纹就有柿蒂纹、如意纹、双钱纹、绣球纹、万字纹、葫芦凹、龟背纹、八达纹等至少8种。

  戏台对面即是林家宅第的客厅,里面的仙鹤图案与戏台上的麒麟图案格外引人注目。林光辉介绍说,同时刻有这两个图案的宅第在全中国都很少见,因为它们分别象征着文官一品和武官一品,在台湾仅林家有此殊荣。最让林光辉感到自豪的,不是当年林家的显赫地位,而是祖先的家国情怀。“林家所有正房不像其他宅子那样坐北朝南,而是坐东朝西,寓意着心系故乡,心向大陆。”林光辉自幼在这个宅子中长大,他直言这样的设计并不“科学”,但林家人从没觉得不好。

  然而林家人为这份家国情怀牺牲掉的又岂止是居住的舒适度,林光辉说,林家有太多的先人抛家舍业,为国捐躯了。“台湾被割让日本后,就是在这个戏台,我的曾祖林朝栋誓师与日军决一死战,后又在朝廷勒令下无奈解散了部队,他最后忧愤成疾,病逝在上海。”

  林朝栋去世了,林家却没有就此沉沦,随着其子林祖密日渐成熟,林家再次重回历史舞台的中央。在林光辉的房间里,还放有当年孙中山任命林祖密为闽南军司令的任命状。“日本人劝诱我祖父(林祖密)投靠,我祖父不肯当汉奸,反而不断资助各地抗日义军。但他后来也认识到,没有中国的富强就没有台湾的光复,孙中山起来搞革命的时候,他就毅然追随了孙中山。”不幸的是,林祖密因拒不肯资助北洋军阀而遭杀害。

  在林家的客厅中,挂有林文察、林朝栋、林祖密的肖像,后人以“三代民族英雄,百年台湾世家”赞誉林家的爱国传统。其实,林家的爱国志士远不止三代人,林祖密的五儿子林正亨先是加入中国远征军打击日本侵略者,后加入中共地下党争取台湾解放,1950年英勇就义。

  从林朝栋到嫡孙林正亨,林家祖孙三代放弃万贯家财,舍生忘死,前赴后继,奔赴国难。台湾抗日志士丘念台评价道:“革命不难,舍富贵而革命为难;舍富贵而革命不难,能审国族,辨忠节,而舍富贵以革命为难。”

  1999年的“9·21大地震”让林宅受损严重,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宅子已逐渐得到修复。“身处绝境也要保持希望,你看它都能成活,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林光辉指着门口的一棵树说道。据说是100多年前“倒栽”的榕树,而今根深叶茂。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走进雾峰林家

  宫保第庭院

  宫保第门前

  雾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追随孙中山先生,深受其赏识,和蒋介石同时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并被孙中山委任为闽南军司令和大本营参议兼侍从武官……

  清朝时,只有被封为太子太保及太子少保的官员才能用宫保第作为宅第的名称。在台湾,宫保第别无二家,是台中雾峰林家宅第的专属名称,清朝同治皇帝因林文察为国捐躯而追封他太子少保,林文察宅第从此成为台湾唯一一座宫保第。

  3月中旬的一个雾天,记者在雾峰林家后人、台湾抗日亲属协进会首任会长林光辉先生的陪同下,前往台中宫保第一窥其貌。

  三代民族英雄

  据史书记载,雾峰林家的祖籍源自闽南漳州平和县五寨乡埔坪村,1746年渡海到台定居。最早的一辈名叫林石,从林甲寅开始,移居阿罩雾(今雾峰)生活。其后,林家分为“顶厝”和“下厝”两支,发展初期主要由下厝系发挥影响力,家族以武力发迹;后期则顶厝系抬头,以艺文、社会运动知名。雾峰林家与基隆颜家、板桥林家、鹿港辜家、高雄陈家并列为“台湾五大家族”。

  雾峰林家从第五代林文察开始,成为清代著名台籍将领,曾协助平定小刀会,并于闽、浙、赣等地领军对抗太平军,最后战死于漳州万松关。林文察在世时,得清朝赏赐全福建省(包含台湾)的樟脑专卖权,林家从此积累了大量财富。

  林文察之子林朝栋,曾参与中法战争台湾基隆之战,击败法军,还协助刘铭传在台办理新政,于甲午战争后支持筹组“台湾民主国”抵抗殖民统治,他率领的部队也成为台湾抵抗日本的重要力量,后因寡不敌众,举家迁至厦门,病死于上海。

  雾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长期追随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深受其赏识,和蒋介石同时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还被孙先生亲自委任为闽南军司令和大本营参议兼侍从武官。1925年他不幸被反动势力杀害,年仅48岁。

  后人将林文察、林朝栋和林祖密称之为雾峰林家的三代民族英雄。

  百年台湾世家

  站在雾峰林家宫保第门前,林光辉介绍说,这里是台湾现存规模最大的清代官府宅第,也是全台最大的古迹群。它兴建于19世纪中期,最早只是一座三进院的普通农村建筑,后于1870年至1895年间,经林朝栋扩建成为面宽11开间的五进大厝,前三进兼官衙使用,主屋采穿斗式构架,第一进及第五进屋顶采燕尾处理,第四进与第五进间采特殊廊院及穿心亭做法。由于年代久远,或倒塌或遭误拆,大部分房屋在1999年的“9·21”大地震中遭到毁灭性破坏。林光辉代表林家向台当局申请复建工程,2006年,当局拨款数亿元新台币复建。如今,大部分院落已经完工,期间开放文史工作者及机关团体预约参观,今年2月1日起,开放一般民众上网预约参观。

  雾峰林家建筑群分为南北两侧,北侧由颐园、蓉镜斋和景熏楼组成,又称“顶厝”;南侧又称“下厝”,由将军府、大花厅(又称大戏楼)和宫保第组成。“下厝”是刚刚复建过的建筑,但宫保第的大门尚未完工,工人正在架子上紧张施工。

  走进宫保第大宅,记者有些找不到北的感觉,总是觉得这房子怪怪的,但却又不知哪里不对,于是便问道:“这里的正房都是坐北朝南吗?”“问得好。”林光辉说道:“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根据祖训,正房一律坐东朝西,也就是朝着家乡大陆的方向,以此告诫林家后人: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宗和故乡。”

  院子里的房屋以蓝白色为主色调,工匠以古法装修,基本还原了当年老房子的风貌。大花厅院中的戏台做得尤其巧妙,因为戏台在正中间,又是对着正门,有达官贵人坐着轿子进来时,不需他们下轿,只要事先将戏台拆开,待轿子抬进院后再将其安装复位即可,就连戏台下面为起扩音作用的9口大缸,也可以随时移动。

  “我就是在这间房子里出生的。”林光辉指着宫保第最里面院落的厢房说。他从兜里掏出钥匙把房门打开,“这些家具都是现代的,是我把它们从台北运到这里。”房间里还挂了不少老旧发黄的照片及信件物品,他说,有许多都是祖父和父亲他们留下的东西,太有保留价值了,都说雾峰林家是百年台湾世家,其实,我们的祖先都来自大陆,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事实。

  住在这个院子里几十年的林义德说,旧建筑得到翻新,但地上的砖仍是百余年前从福建老家运来的,它提醒林家后人要时刻牢记祖宗是从哪里来的。雾峰林家何止三代民族英雄,还有林献堂、林幼春、林正亨、林岗……林家后代遍布世界各地,大多都有着不忘祖宗的家国情怀。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等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