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海南首页  今日海南  投资海南  游遍海南
 当前位置>首页 -> >> -> 琼台姊妹岛 -> 琼台往来
林文定的海南咖啡经
03/15/2006/10:58
华夏经纬网
 

蒋春发

     二月的清晨,海南省澄迈县大丰农场一个僻静的小农村,太阳刚刚升起,薄雾尚未散尽,一些农民已经开始在咖啡园里采集咖啡豆了。人群中一位年约五旬,身材敦实,略带富态的男子一边手中不停忙碌着,一边满面春风地和周围的农民交谈。他就是台湾民进党创党元老,民进党台南县第一任主委,先后担任过台南县“议员”、副县长的林文定先生。

    2002年,农家出生的林文定决定退出台湾政坛,回归田园生活。他认为自己既没有雄厚的财力,也没有丰富的商业经验。在台湾的商业环境里,他的机会很少,所以有意来大陆发展。恰逢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在2002年1月发表讲话,欢迎民进党党员以合适的身份来大陆考察、投资。钱副总理的讲话更坚定了他到大陆走走看看的决心。

     说起当初的决策,林文定称他一直认为大陆市场不仅很大,而且潜力无限。农业台商西进大陆,不但可以为台湾农产品的产销增加出路,而且对台湾农业产业的发展也会有很大帮助。他在台南县政府服务时,有很多乡亲到海南发展,投资海峡两岸(海南)农业合作试验区,回去都说海南农业如同台湾的翻版,所以他决定来看看。在大陆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等地考察了一圈之后,他最终将落脚点选在了海南岛。考察中林文定发现,近年大陆咖啡消费迅速增加,但大陆只有云南小块地方和海南适宜种植咖啡,咖啡豆还需要从海外进口。这里面蕴藏着潜在的商机。他决定将投资方向就瞄准咖啡栽培和加工业。

     2002年5月,林文定在大丰农场找到一块450多亩的闲置土地,创办了“古色农场”。林文定第一次来看这块红土地时,呈现在他眼前只是荆棘丛生的荒坡和与人等高的茅草。改造这块土地的艰难可想而知,必须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但自幼在台湾乡村长大的他不畏艰苦,毅然一头扎在了这里。他还做通了太太的工作,将太太和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林家旭都从台湾带到海南,每天与雇请的农民工一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农场里辛勤耕耘,精心照料,一待就是4年。为搞好咖啡的栽培管理,他四处取经,只要是与咖啡相关的知识,他都不会放过。每次他或者儿子回台湾,都要无数次地跑台南东山、云林古坑、南投仁爱等台湾品牌咖啡的产地,在咖啡园里观摩学习,虚心向咖农问道请益。其他屏东、台中、台东等有咖啡种植的地方,他们也没少去。功夫不负苦心人,他们从原本对咖啡知之甚少的门外汉迅速转变成了行家里手。笔者问起林家旭,你大学毕业,不做白领却跟着老爸来搞农场,辛苦么?林家旭笑着说,他现在出门,脚上的鞋都沾满红土,人家一看就知道他是农场的。能不辛苦么?但是能够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虽然清苦,但也很快乐。林文定一家三年多的心血没有白费,这块昔日荒芜的土地,今天生机盎然,放眼望去,一片葱茏。园中生长着他从南美引进的3万余株阿拉比卡咖啡和从台湾引种的5000多株破布子。

    林文定说海南的气候环境非常适宜咖啡的生长。搞农业主要就是气候和土壤。海南与台湾的自然条件基本相似,但海南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得天独厚的热带资源,相对丰富的土地及大陆不断成长的市场,一同为包括他在内的广大台商构筑了可预期的、广阔的盈利空间,这些都是台湾无法比拟的。他说在海南租地数十年的成本,还不到台湾购地成本的十分之一。而且台湾劳动力短缺,在台湾雇佣1个农业工人的钱,在海南大约可以请到十个农民工。因此,他对未来的发展信心十足。他高兴地向笔者介绍说,如今他引种的咖啡,长势比原产地巴西还好。

    咖啡树三年挂果,笔者拜访林文定的时候,正逢咖啡豆采收季节,古色农场里散发出咖啡的阵阵清香。不少客商都亲自跑到他的农场去订购咖啡豆。林文定说,目前大陆仅台商开设的咖啡连锁店就有近两千家。他农场出产的咖啡,尚不足象“星巴克”这样一家大型咖啡加工企业的需求,10家咖啡店的采购量就会将他的咖啡定购一空。他乐呵呵地给笔者算了一笔帐,以每株咖啡树平均出产2公斤计算,咖啡每公斤市价50元,今年他的3万多株咖啡的销售收入就有300多万元。今年他的收成就足以收回30年承包的全部固定投资,转入盈利阶段。看着杯中自己亲手培育的咖啡,慢慢的闻着、品着,林文定和太太、儿子陶醉在收获的喜悦中。林文定告诉笔者,2006年他准备建立自己的咖啡烘焙加工基地,创建自己的咖啡品牌,名字就叫“古色咖啡”和“强那(英文China的译音)咖啡”。他还筹划将台湾的休闲农业引入海南,准备在三亚开设一家咖啡度假休闲农庄。

    笔者问林文定先生:“你辞官务农,放着民进党的副县长不当,放弃台湾优越的待遇,跑到海南岛来做一个普通的农民,一定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镜吧?”林文定却平和地说,民进党上台执政后,一心系念的只有权力,没有法纪;只有私利,没有公义,党外运动和民进党初创时期累积“要改革,反威权,争民主”的道德资产和理想信念都已丧失殆尽,辜负了台湾人民的希望。所以他退出了民进党。现在他在乡下的工作和生活很是宁静,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喝着略带甘甜的地下水,一切都很惬意。

    林文定说,他在海南的创业得到当地政府和各级台办的很多照顾。很多地方领导经常来古色农场串门,和他拉家常,成了他的好朋友。当地的咖啡园主和农民希望购买他引种的优质咖啡苗木,儿子问他卖不卖?他毫不犹豫地一个字:卖。他说他不怕竞争,相反,大家都来种,可以上规模,上水准。他马上筹划的加工基地,也不用操心原料问题了。林文定表示希望在行有余力的情况下,能够为海南农业的发展和改善当地农民的生活做点事。现今,林文定的古色农场每年都接待很多台湾朋友和来琼投资考察的台湾乡亲,他向台湾乡亲介绍海南,举荐投资海南农业的各种优势资源和条件。

    尽管农场里的农事劳作十分艰辛,笔者还是从林文定晒得黑黑的脸上,从他甜蜜蜜的笑容里,看到了他对事业的成就与满足感。

 
主办单位:海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