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市位于山东省中部,总面积2246平方公里,人口124万,辖莱城区、钢城区、1个省级高新区和5个省级园区,19个乡镇(办事处)。 莱芜古称赢、牟,是齐鲁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有三千多年的冶炼史。境内汶阳文化是大汶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保存完好的齐长城比秦长城还早400多年,春秋时期著名的长勺之战就发生在莱芜。莱芜还是著名散文家吴伯箫的故乡。

  莱芜,春秋为牟国及齐嬴邑、平州邑地。牟国属于鲁国的附庸国,故址在今城东10公里的辛庄镇赵家泉村;嬴邑属于齐国,故址在今城西北羊里镇城子县村;平州邑在莱芜西部。秦置嬴县(治所在今城子县村),属济北郡。西汉增置牟县(治所在今赵家泉村),又于牟县东北置莱芜县,因治所设在淄水流域的莱芜谷,故名莱芜。

  莱芜地处济南、泰安、曲阜、淄博和胶东之间,受孔孟文化影响较深,重礼仪,讲诚信。莱芜风土人情淳厚质朴,人民诚实勤劳,热情好客,重商亲商,讲求实干。长勺文化再现了殷商时期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风貌;春秋战国时期的大教育家、思想家孔子曾来此观礼;管鲍曾在这里分金。这里有春秋战国时期的珍贵文物"龙凤梳"和汉代三铢钱范;有民间奇物"宝葫芦"和扁豆秧拐杖;有闻名于世的"齐长城"遗址。这里还是著名的奴隶起义领袖柳下跖的故乡;春秋战国时期,曾发生过著名的"长勺之战";四十多年前,又以震惊中外的"莱芜战役"名载史册。详文<<

  走近齐长城   

  横亘在山东省境内的齐长城,是一处比秦长城还要早400多年的古代建筑奇迹。其中,莱芜段保存最为完整,虽经2000多年历史沧桑,但雄姿犹存,颇为壮观。巍峨壮观的齐长城如一条巨龙,穿越于崇山峻岭之间、阡陌沟壑之上,每一关、每一墙都在诉说着无数动人的故事,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齐长城西起山东省长清县古济水河畔的钜防(即今长清县孝里镇广里村北),“横跨泰山,绵地千里”,途经莱芜等18个市(县、区),于今青岛市黄岛区小珠山北于家河直达黄海,全长618893米,史称千里齐长城。莱芜境内的齐长城西起莱城区大槐树乡的芭麻峪村,东至和庄乡的荣科村,横跨大槐树、鹿野、上游茶业口、和庄等5个乡镇,穿越后关、长城岭等大大小小28个村庄,历三平山、鸡爪顶、摩池岭、霹雳顶等9座高峰,踞天门关、锦阳关、青石关三道雄关,沿莱芜市北部边界的崇山峻岭,经大大小小224座山头,蜿蜒起伏百里之遥。
  青石关  

  说起齐长城,不能不提青石关。青石关位于和庄乡青石关村,关城堡建在东丰山和西小山之间的山坯上,长宽各百余米,原有南、北、西三座城门楼,现仅存北门洞,北门洞顶原建有玄帝阁,柱石还保存完好。南门外上方镶嵌着“青石关”三个阴刻楷书大字石匾,现垒在关门东侧南尾的西山墙上,保存完整。南北门有大路相通,路西原来有座店铺,是曾国藩经过这里到博山时的住所,有2间大门、3间北屋、2 间西屋,都是石墙瓦屋,建筑风格古朴,南门外路边有“奕世流芳”和“曾国藩所其处”的石碑。

  青石关以其特有的军事、地理、商旅、建筑等方面的魅力,以及和齐鲁古道的关联,曾引得无数文人墨客到此观瞻,留下许多轶文趣事,演绎出无数动人篇章。清代文学家蒲松龄,在他31岁离乡出青石关南去时,就曾留下这样的诗篇:“身在瓮盎中,仰看飞鸟渡。南山北山云,千株万株树。但见山中人,不见山中路。樵者指以柯,扪萝自兹去。勾曲上层霄,马蹄无稳步。忽然闻犬吠,烟火数家聚。挽辔眺来处,茫茫积翠雾。”青石关南19公里处的望夫山,是因哭倒长城的孟姜女北眺夫婿而得名,为莱芜十大名山之一。


  “佛像葫芦”的传说  
  古称莱芜“八宝”之一的“佛像葫芦”,刘家后裔世代相传,至今已有四百余年历史,保存尚好。葫芦立式,颈部盘曲向右上方呈环口状,顺势向下绕颈半周后由环口中前出,呈佛像端坐式。腹部周长49.8厘米,通高40厘米,若展开量则90厘米,质地与自然葫芦同。
  关于“佛像葫芦”的来历,说法不一。其一说是明嘉靖年间,莱芜有一名叫刘洞九的人,出任山西汾州府通判,娶一“狐仙”为妾,“狐妾”美貌贤惠,聪明精干,且能帮刘通判出谋划策,神通广大。盛夏时节,居室庭院的葫芦架,茎繁叶茂,硕果累累。一日,刘通判邀同乡好友张道一到家做客,酒过三巡,兴致大发,张道一笑曰:“久闻嫂夫人貌美,且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何不出来见见?”“狐妾”闻声嬉曰:“想见不难,不过只能看个半身。不知大人愿看上半身还是下半身?”旧时女子裹足,贵在“三寸金莲”,张亦颇善此道,便要看下身。于是,“狐妾”坐在葫芦架上,以叶遮掩上半身,垂下“双足”任其观看。其双手闲来无事,拿起葫芦玩耍,将一葫芦绾成了佛像。其二说是刘通判官宅院内的葫芦架下,一长者三尺有余,一次刘通判出门未留神,脑袋与葫芦撞个正着,顿时起了个大包,甚为不快,“狐妾”见状笑曰:“为妻愿为大人消气。”顺手将葫芦上绾,待看时便成一佛像。刘通判转怒为喜,连声称:“妙”。后来刘洞九返归故里,将“佛像葫芦”一并带回了莱芜。

  据考,“佛像葫芦”质地与自然长成的葫芦完全一样,但其成因却是个谜。说是“狐妾”所为,显然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若人工所致,但葫芦在生长期,一绾即折,又怎能环颈两周,且做得如此和谐匀称?说是特殊种类,史书上又无记载。植物学界的专家教授慕名到孝义楼,就葫芦的成因专门进行过研究,尚未作出合理的结论,这更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资料来源:山东台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