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台岛观潮
点评台海一周热点
华夏经纬网   2009-03-02 08:51:10   
字号:

准备就绪
移动滑块控制影片进度
播放/暂停 停止 全屏 静音开关
移动滑块控制音量大小
友情提示:如果不能正常显示视频,可能由于您的浏览器设置或播放器版本问题造成。请您及时下载最新版本播放器。


    主持人柴璐: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的《海峡两岸》!我们今天的节目将对2月22日到28日这一周的台海热点话题进行点评,我们通过卫星连线请到的两位嘉宾是,台湾时事评论员尹乃菁女士和中国文化大学教授江岷钦先生,二位好!

    台湾时事评论员 尹乃菁:您好!大家好!

    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江岷钦:柴璐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26日,两岸双向邮电直接通汇业务正式开通了,我们先来回顾一下相关的报道。

    2月26日,从大陆向台湾的邮政电子汇款业务开通,由此,海峡两岸正式实现了双向邮政电子汇兑业务。

    两岸邮政系统之间的直接通汇系统,由于技术方面的原因,2008年12月15日只开通了台湾向大陆汇款的业务。目前,台湾的邮政系统技术改造已经完成,双方决定于2月26日正式开通两岸双向邮电通汇业务。

    台湾邮政部门负责人表示,从大陆汇款至台湾,每笔现金不得超过1万美元,每年不得超过5万美元。汇款手续费按汇款本金的0.8‰折合人民币计收,每笔最低20元,最高200元。目前,大陆有2000多个网点可以办理大陆汇往台湾的邮政电子汇款业务,2万多个网点可以接收台湾汇入大陆的邮政汇款。台湾方面则有92个邮局提供两岸间的汇款服务。

    主持人:我们知道,台湾向大陆汇款的业务在去年12月15日就已经开通了,现在大陆也可以向台湾汇款了,江教授,您认为,这种双向直接通汇,对于两岸民众来说到底有哪些实实在在的好处呢?

    江岷钦:那是从金钱上直接回到民生的基本问题,基本上两岸的经贸往来过去都是高来高去,都是企业家之间大笔金钱的往来,当然这个部分需要将来签订更多金融互信乃至互助的机制。但是对一般的民众来说,大企业离我们太遥远了,如果要扩大比较扎根式的全面"三通",把"大三通"真正能够落实到具体的生活层面,也就是从人民的生活开始,那么双方之间开始邮政汇款基本上是一个最直接的办法,也就是说它落实到一般的人民生活。我们看到,现在开办之后,从大陆邮局汇款到台湾,每一笔的上限是1万美元,每一年上限是5万美元,对一般的民众来说,除非你做生意,否则一年5万美元坦白讲是够用的,两岸之间,无论是过去的亲朋好友,或者是小笔工作上的往来,经费的互动互惠等等,都有一定的帮助程度。所以我认为,其实能够开办两岸之间的邮政汇款,对一般的民众来讲,这才是真真正正回归到以人民的声音、人民的生活为主的一种"大三通"的形态。所以我个人乐见其成。

    尹乃菁:的确是,像我们过去要汇钱给在大陆的不管是朋友也好,或者是生意上面往来也好,或者是亲人也好,比如说有很多学生在大陆念书,有很多台商在大陆工作,他要汇款回到台湾给家里面的人,或者是台湾的这些家长要汇款给在大陆的学生,在过去不是不能够汇,但是间接通汇,而且间接通汇还挺麻烦的,你要到台湾所谓的外汇指定银行,汇款的路径可能就要经过香港等再到中国大陆,而且换算蛮复杂的,台币去买美元,然后美元汇到中国大陆去之后,大陆的朋友收到了钱,也是拿着美元再兑换人民币,来来回回,光是币值的损失就已经是一笔钱了。另外在手续上面也比较麻烦,因为你要通过外汇指定银行,它的家数是有限的,但是,双方面的邮局,都是对人民来讲最方便最多的,所以,能够到邮局去进行邮政通汇,对于两边人民来讲就帮助很大,我可以想像,现在不管是在大陆念书的台湾学生,你现在只要在邮局能够开一个户,你缺钱的话,打个电话通知家长就可以了,很快钱就可以过去。

    江岷钦:不过乃菁,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美元呢?如果双方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就是台币跟人民币直接将来可以兑换就好了,中间那个部分可以省下来,可以让双方的家人或者亲友们可以更方便。

    尹乃菁:的确,现在我们在人民币上面,比如大陆的民众到台湾来,可以直接换人民币,但是也是有额度限制的,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直接用人民币通汇,这件事情当然还是会造成一点汇兑损失,但是就邮局来讲,的确方便很多,在很多偏远地区来说的话更是如此,比如说我今天在南部屏东的一个小乡镇,只要有邮局,我就可以汇款,给在大陆上面双方有需要的人士,真的是方便很多。

    主持人:不管怎么说,两岸能够实现双向直接通汇,就已经是向前大大迈出一步,当然后续大家还希望能有更多的利好措施出台。我们再来看,上一周还有一件事情是台湾各界最为关注的,那就是陈水扁第二次出庭应讯,我们先来回顾一下相关的报道。

    解说:24到26日,陈水扁就他所涉嫌的龙潭购地案、机要费案和洗钱案等三起弊案出庭应讯,在开庭前他就动作不断,又是绝食,又是让外国记者混进看守所采访。在法庭上,陈水扁不但对检方指控罪名一概不认罪,而且还趁应讯之机,大爆所谓"内幕",又是暗示马英九搞"同性恋",又是声称李登辉和谢长廷都曾往海外汇钱,甚至还说自己被关进看守所,与蔡英文有关。如此种种,不仅当事人否认,连民进党人士也不以为然,说陈水扁疯了。

    26日,陈水扁出庭时表示,冗长的诉讼程序让他无法负荷庭讯,所以法官只好临时改开羁押庭,审理律师请求停止羁押陈水扁的申请,最后裁定驳回,把陈水扁押回看守所。但27日上午,台湾高等法院受理了陈水扁的抗告,认为陈水扁被羁押的理由已经不复存在,所以撤销了台北地方的羁押裁定,发回重审。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在26日下午,法官蔡守训在审讯的时候提出,考虑到陈水扁的身体状况,他要临时召开羁押庭,来商量一下是不是可以停止羁押陈水扁。而陈水扁也竟然当庭哭泣,还向法官表示说,他绝对不会逃亡,不过最后,羁押庭审议的结果是,陈水扁还是必须要回到看守所。乃菁,你了解的整个情况是怎么样的?

    尹乃菁:26日那一天可以说是充满了戏剧性,因为26日是陈水扁连续第三天出庭,在第二天的时候,他已经显得非常疲惫,头发就是油头,没有梳,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他就更疲惫了,他跟法官抱怨,因为第一天的审讯时间太晚,所以他回到了看守所之后,已经错过了洗澡的时间,所以他也没有办法洗澡,也没有办法梳头,然后到第二天又是这样子鏖战,到第三天、也就是26日上午的时候,他跟审判长说,他再也受不了了,他非常疲惫,很困,没有办法应付这个应讯的时间,所以审判长就非常体贴,那好吧,就让双方的律师和检察官来论述。这个时候,法官本来问了陈水扁一句话,你要不要离开?你要不要离开到候审室去休息一下?你就不要去听他们检辩双方的陈述,陈水扁本来说他不要,因为他要在场听,他要听检察官到底怎么讲,如果讲得不对的地方,他还可以驳斥。但是显然,陈水扁的精神状况的确是没有办法再撑了,所以,上午开庭大概差不多也不过才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早上接近11点的时候,法官蔡守训就说,我们休息,让陈水扁去休息,所以陈水扁就到候审室去休息了。结果没有想到,到下午开庭没多久之后,蔡守训突然宣布,我们现在要改开到底要不要继续羁押陈水扁的羁押庭,这个时候,本来精神非常萎靡的陈水扁突然精神大振。蔡守训来这一招,对于陈水扁来讲,可以说是一股强心针,因为他好像觉得他有机会真能够被放出去了,因为就在前一天的时候,每一次他的律师都会跟法官提出来说,希望能够解除对陈水扁的羁押,蔡守训虽然抛出了一句说我考虑考虑,但是一般来讲,大家把它看作是法官的一个习惯性回答,他总不会说,不,不行,一定要还押,他没有这样回答,而是既然你律师提出了申请,申请解除羁押,那我就说好,我考虑考虑。但是真没有想到,对陈水扁来说,在第三天下午的时候,蔡守训真的临时突然开成了羁押庭,这个时候,陈水扁生龙活虎,而且他不但生龙活虎地陈述到底为什么要解除他羁押,而且他大打悲情牌。他在讲述的过程中,讲着讲着,竟然就激动落泪了,他强调说,他现在被关在看守所里面,结果他太太一个人住在宝徕,就好像是被关在安养院一样,孩子们都大了、所以都离开了,现在只有吴淑珍跟护士住在一起,没有人照顾她。讲到这个时候,陈水扁竟然就真流下泪来,他说我太太在台湾,我怎么可能忍心把她丢在台湾呢?他说他绝对不会逃跑,因为只有他才可以照顾吴淑珍,而且他还跟法官恳求、做出了非常非常低的姿态,他说,法官你说什么我通通都答应,就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之中,让大家看到陈水扁竟然泪流满面。这个对于所有的台湾民众来讲,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因为陈水扁即便是在1998年他选输了台北市长那一次,他都没有当众落泪,他事后告诉媒体,告诉他亲近的朋友说,他选输的那天晚上是躲在棉被里面哭泣的,而陈水扁过去也曾经告诉媒体,他这一辈子,在1998年之前,他也只哭过两次,一次就是在1985年的时候,吴淑珍出车祸,这是第一次。第二次就是在他担任台北市长任内,他的小市府里面有两位官员,因为具有美国籍的关系,所以在市议会的时候被市议员踢爆,他们必须要辞职,就在陈水扁欢送他们的宴席之上,他觉得很对不起这两位官员,据他自己说,他当场有流下泪来。可是对于全台湾的民众来说,从来没有人看过陈水扁当场流下泪,而且因为陈水扁在前两天审讯的过程里面精神百倍,虽然也有打瞌睡的时候,也有精神不济的时候,但是他在爆料的时候却是精神百倍的,把矛头对向了马英九、对向了李登辉、对向了蔡英文,爆料的时候精神百倍,看起来是非常神勇的,可是没有想到,陈水扁竟然在跟蔡守训求情要放了他的时候会泪流满面,这对于现场所有旁听席的人来讲,对于台湾民众来讲,都是非常戏剧化的一幕。

    但是,听完了整个陈水扁的陈述之后,法官也问了他几个关键的问题,第一个就是,因为陈水扁在看守所里面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访问,在这一篇《金融时报》的访问里面,陈水扁讲了一句很关键的话,他说他之所以会被关进去,是因为有北京在背后指使,因为北京憎恶他,他才会受审,这句话对于陈水扁来讲是一个政治操作,但是听在蔡守训的耳里,恐怕不是这么回事,因为今天决定要把陈水扁关到看守所的人叫蔡守训法官,陈水扁这个话的意思,是不是指蔡守训法官受到了北京指使呢?所以蔡守训法官特别问了他一句说,你接受《金融时报》访问是什么意思呢?陈水扁就说,没有,我不知道,我根本不认识这个记者,是这个记者进来看守所之后,我才知道他原来是记者。也就是说,陈水扁在请求、恳求、哀求法官放掉他的时候,姿态是非常软的,他还说他自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被虾戏",作为一个卸任领导人,现在情况是如此惨,西装也发霉,内衣也发霉,什么都发霉,关在看守所暗无天日,又不能够照顾他太太。蔡守训最后做成了决议,可能又让陈水扁再洗了一次"三温暖",心情本来从一个满怀期待,又好像是关到了黑牢里面,因为蔡守训没有当庭做出裁定,他说我们会在这个庭结束之后进行合议,我们三个法官会再去讨论一下,到底是要继续羁押你,还是把你放出来。我什么时候再告诉你呢?等到你3月4日再出庭的时候。所以陈水扁又暂时还押了台北看守所。但是这边有个关键,也就是他吊了一个希望在陈水扁身上,陈水扁3月4日再出庭的时候,有可能被放,有可能还是还押,而这个关键在哪里?要看陈水扁之后的态度到底是如何,你之前用那么嚣张的态度到处去爆料,指控这个、指控那个,而且坚持不认罪,还推翻所有人的笔录,现在你有一个可以被放出来的机会的时候,你是不是愿意多配合呢?

    主持人:从乃菁给我们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从24日到26日这三天的庭期里面,陈水扁是用了很多柔性诉求的战术,江教授能不能跟我们总结一下,这三天里面,法庭审理的重点集中在哪些地方呢?

    江岷钦:其实过去的三天应该是台湾司法史上非常精彩的一段历程,这三天的集中审理,如果我们用台湾《中国时报》的一个报纸内容,我们简单看一下它的标题,我觉得非常精准,整个三天的审判过程基本上就是,检方痛批陈水扁的辩护律师把法庭变成全民审判。这句话非常精准,为什么呢?因为这三天当中,第一天陈水扁是通过律师,先把过去在法庭上的许多光碟做一个播放的动作,同时陈水扁还炮火四射,把许多不相干的人都拉进来。除了这个之外,他们通过律师辩解的过程,其实暗指、明指特侦组是以不适宜的方式、以罗织罪名的方式,让陈水扁坐进了监牢,所以证据能力和证据都不够,对于检方,陈水扁的律师跟陈水扁是极度不信任,为了证明这一点,陈水扁不惜爆了许多料,这个料非常匪夷所思,有有关人身攻击的,甚至有一些是找不到证据的,但这些的目的,都是为了要混淆视听。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陈水扁也累了,西装也乱了,头发也差了,脸上也没有光彩,在庭上频频打瞌睡,第二天的重点,就是陈水扁请他的律师在庭上宣读将近7个多小时的答辩书,大概有146页,一个字一个字,轮流接力来念,对主审法官、审判长蔡守训来说,这确实是一场体力的考验战。

    两天之后大家都累了,第三天还要继续这种程序的战争,于是第三天的重点,其实戏剧化的转折,刚刚乃菁有谈,就是蔡守训突然间主动出击,说好,我们的庭讯内容暂停,接下来下午要讨论是否要继续羁押。我认为蔡守训主动出击,让陈水扁先硬后软,而且前倨后恭,前面陈水扁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要诉诸政治操作,所以非常强悍,但听到希望了,突然间就流下了柔情的眼泪,是真是假不重要,但至少解除了陈水扁的心防。所以蔡守训第三天的做法,基本上法庭的攻防在第三天是精彩的,蔡守训要求考虑是否停押这个动作,有两个比较具体的意义,第一个就是,蔡守训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外界觉得,蔡守训跟法庭上考虑了陈水扁的人权,而且可以解除部分绿营人的疑虑,认为他们确实有照顾到陈水扁的人权,陈水扁诉求说他要回去照顾吴淑珍等等这些理由,法官蔡守训听到了。第二个,蔡守训这样的动作等于是马上一刀毙命,让陈水扁这种干扰司法程序的行为马上终止,因为陈水扁说了半天,不就是想要交保候传吗?蔡守训看到了陈水扁心中的剧本,前面这些罗嗦冗长的剧本,就如同美国《纽约时报》所说的,这是一个廉价的小说情节,许多爆料根本就不值得一看,但是蔡守训想要终止,终止的方法就是看到陈水扁内心最希望走出黑牢,所以他说,好,我们接下来开始要讨论的是你是否要具保停押,或者是要解除羁押令,陈水扁马上跟他的律师就振奋起来,而且开始进行了柔情攻势。所以这三天总结起来,前面两天是陈水扁出击,后面是蔡守训第三天反守为攻。其实过去我们经常说,女人跟男人闹,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陈水扁刚好逆转这样的形式,陈水扁前面绝食对不对,先绝食,然后就开始闹法庭,接下来就哭,所以他刚好把一哭二闹三上吊反过顺序来操作,操作得还不太恰当。

    主持人:对于陈水扁这次出庭的种种表现,江教授你怎么来看?台湾媒体有什么样的一些反应呢?

    江岷钦:其实陈水扁这三天的表现,我要给他八个字:“有叫无累,毁人不倦”。他一直在叫,而且不会累,第二段就是他把许多人都毁掉了,所以他一直叫、都不会累,而且把许多人都毁掉了,一点都不会疲倦,这是我自己的观察。台湾的媒体基本上把这三天陈水扁的表现跟他过去的许多言行加起来的话,基本上这个论述和大部分台湾民众的想法是一样的,那就是,陈水扁这三天的表现是歹戏拖棚,对陈水扁一点帮助都没有,我们看一下,这里提到说,歹戏一再拖棚,不利扁获释。我们看到陈水扁这三天当中,其实是用拖延战术,重要内容不外乎是,第一,通过他的律师跟陈水扁自己的对外控诉,认为检察官诬陷,而且检察官形同"东厂",其实对检察官来说,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

    第二个,他要模糊焦点,他爆出许多料,刚刚乃菁讲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其实就是企图模糊焦点,而模糊焦点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法庭或者是对外的民众说,原来这些入他于罪的检察官本身就有问题,他的证据能力是不足采信的。

    当然最后就是"焦土策略",如果要死,大家一起死,把他的党内同志通通拖下水,企图拖延跟干扰程序的情况都很明显。

    但是多数台湾媒体跟民众都认为,你就事论事嘛,钱到扁家,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你讲这么多,最后就是钱到你家了,谁是最后的受益人?就是扁家嘛,你把钱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证明你的清白,问题就解决了嘛,你把其他许多人扯进来干什么?说别人丑,不会让自己变漂亮,人丑,换镜子是没有用的,最好的方式是回去把你自己整容,整好一点,把许多问题说清楚讲明白,在法律上、在事实上面说得比较清楚,对于陈水扁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王道"。

    尹乃菁:江教授讲的没错,台湾的舆论反应就可以有几类,第一个就是陈水扁疯了;第二个,陈水扁实在是太无聊了;第三个,他把所有人都拖下水,而且是一个非常下流的举动。台湾有一位政治评论者说了一句话非常好,他说看到陈水扁这样的反应和表现,还有之后谢长廷对马英九的光碟所说的一些更不入流的谈话,他们总的评价就是,还好,民进党已经下台了,还好,谢长廷没有当选,否则,这些完全没有格调的政治人物,不知道会把台湾弄到什么地步。

    主持人:我们看到,台湾各界在关注着陈水扁家弊案一点一点真相被揭露出来的同时,国民党和民进党还在积极为年底的县市长选举进行布局,不过,现在民进党内围绕台南县长候选人的提名问题,好像是争得不可开交了,我们先来看一下相关的报道。

    解说:民进党台南县长提名争夺战日趋白热化。25日,近300位台南县民众在民进党基层党工带领下北上声援陈唐山,要求党主席蔡英文尽速提名陈唐山参选,其中有人情绪激动,场面一度相当混乱。当天,陈唐山还主动爆料说,民意代表李俊毅两个星期内将宣布退出竞争,这让李俊毅本人很不高兴。媒体分析说,本来在谢长廷出面协调之下,李俊毅的确打算低调退选,可是现在陈唐山主动爆料,可能反而会让局势增添变数。

    主持人:通过短片我们也看到,现在民进党内要争夺台南县长的候选人有三个,陈唐山、叶宜津和李俊毅,其中陈唐山最近的动作非常引人注目,他先是本人亲自出面宣布李俊毅会退选,然后他的支持者又跑到民进党中央党部去踹门。对于陈唐山这一系列动作,江教授怎么来看?

    江岷钦:政治本来就是一场豪赌,计算胜与败的几率,目前看起来,台南县争取角逐代表民进党出来选举的三位,陈唐山、李俊毅跟叶宜津,目前看起来,叶宜津似乎已经出局了,现在就剩下李俊毅跟陈唐山。对陈唐山来说,这也许是将军最后一战,他的年纪也其实相当老,要选下一届不太可能,所以对他来说,时间并没有站在他这一边,所以他非常急。二方面他认为,如果这个时候他不帮民进党守下台南县的话,让李俊毅去,他失败的几率比较高。所以,不论是基于陈唐山自己的个人生涯规划,或者为民进党保留一脉香火,或者认为他的胜算比较大,或者认为李俊毅应该敬老尊贤,他的急切程度其实都非常高,所以他的支持者跑去民进党中央党部去踹门,表示民进党的支持者对陈唐山来说非常重要,非常急切,而且时不我与,目前陈水扁的案情又越来越沉重,所以,陈唐山急切的心情可知一斑。

    当然对李俊毅来说,其实他青春正茂,也许他可以下下届再选也不一定,所以当陈唐山主动说,必要的时候,两个星期之内我帮他宣布退选,李俊毅的回应是什么?李俊毅的回应其实还保有一点点尊老敬贤的味道,李俊毅说,必要的时候,他自己愿意退出。这个其实就是松口,变相告诉人家说,好了,既然陈唐山这么强势,而且对他来说时不我与,他愿意去打将军的最后一战,那就交给他去做吧!如果这一次你们都选输了,下一次就是我李俊毅来选台南县的县长了,所以我想这个意味非常浓厚,它代表的是民进党的急,陈唐山的急,以及李俊毅的让,这三个角度看起来,最后出线代表民进党出来角逐台南县长的应该是陈唐山莫属。

    尹乃菁:陈唐山是"回锅"参选,因为他已经担任过两任台南县县长了,现在又回去参选,刚才江教授也蛮客气的,说陈唐山的年纪不小,他70多了,所以如果到最后,民进党还是由陈唐山出来参选的话,当然表示陈唐山在地方上面的实力各方面是非常惊人的,因为他现在民调都是第一名,在民进党内所做的民调。第二个,也证实了一件事情,就是对民进党来讲,它在台南县好像没有适当的接班人,而陈唐山对他们来说就是,党有一老,如有一宝。

    主持人:今天谢谢乃菁和江教授就这一周的台海热点话题为我们所做的分析点评,谢谢!

    同时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今天的《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责任编辑:视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播排行榜
   
 洪秀柱宣布参选党主席将带来何种效应?
 国民党内已经启动“防洪机制”?
 当选后的蔡英文将如何表述两岸关系?
 论道台北:为何国民党年轻人出来开记者
 蔡英文走完了关于两岸论述的最后一里路
 面对“习马会” 民进党的攻击站不住脚
 美媒炒作中日钓鱼岛攻防战
 习近平设底线 台湾怎么办?
 点评一周台海热点
 台湾媒体关注两岸经济协议话题
热点推荐
 
探访台北梁实秋故居 领略“
台湾女驾驶自称癫痫发作 将
台湾美食文创走俏东北亚博览
  频道精选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