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财富话题

 


揭秘北京顶级私人会所

2007年12月18日10:23
华夏经纬网

  会所,代表的是市民社会的人际网络。社会组织化,不同的人群具有不同的资源。早在封建社会,中国即有各种文人雅局、歌乐妓馆,但彼时是官学一体,而现在经过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变成了官产学的结合。

  一家顶级会所逝去的八月

  2007年8月12日13:30,记者按约到达一家离故宫并不很远的、在北京乃至整个中国都极具知名度的北京顶级私人会所(应受访者要求,隐去会所名称)。
  会所从外面看上去格外低调,门口甚至连个威武的门卫都没有,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推门而入。进入大厅,室内的温度让人既觉不出凉意,也觉不出暑意。干净整齐的清洁工用手轻轻地摇动大厅里一棵盆栽的树,一连摇了三次,落叶纷飞——时节已是初秋,怕落叶不时掉在地上,影响会所地面的清洁。
  在该会所理事会名单上《小康》记者读到了很多媒体曝光率非常高的商界人士的名字,包括很多央企高管的名字,也包括部级单位领导的名字。
  “我们只有2000名会员。他们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企业老板或者CEO。我们并不像外界传闻中的那样,有很多的政界会员。昨天奥组委的官员来过,但也只是随便用了点餐,讲了讲奥运的发动仪式。很多政界人士的到来,也差不多只是吃顿饭而已”。
  “很多人愿意加入我们的会所,是觉得顶着我们会所会员的光环,谈生意,更加顺利一些。他们会带着公司团体到会所来,也会带着家庭成员到会所来。会所会为会员们举办商务论坛,也找专业人士给会员讲珠宝、艺术品的鉴赏,还有女性沙龙,讲怎样化妆,讲服饰的学问。会员接受的服务都是定制的。比如,每一个女性会员都会有自己的彩妆造型顾问。她住什么样的房子,要参加什么样的活动,要用什么样的晚妆,会员经理都会给其提供量身定制的意见和建议。会所给会员们准备的活动达上万个,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活动。”
  “很多世界顶级品牌到中国来,也都会找我们合作,我们的会员都是这些顶级品牌的潜在消费者。大家经常合作举办这些顶级品牌在中国的产品推荐会。”
  2007年8月,这个顶级会所一如往常,给会员们准备了很多活动。“目前,国内的精英群体热衷于三件事:发展企业、与政府打交道、教育孩子”,8月,会所有亲子课堂,帮助会员和小朋友找到正确的沟通方式,增进亲子关系;台湾大学哲学系主任给会员们讲《易经的理性思维》;会所还组织了中原文化探索之旅,满足开始将兴趣转向“古董”——这项既能得到投资回报又能陶冶性情的高雅爱好的会员的需求;而香港PRIVATE SHOP则会携旗下来自法国的Lejaby、Huit、Kookai、Simome Perele以及意大利的Ritratti, D&G和西班牙的SELMARK等众多国际品牌,为会员们筑建一个时尚温馨的内衣鉴赏乐园;同时,会所携手轩尼诗及顶级钻石品牌GALACE共同打造会所八月的会员酒会,酒会现场可以品鉴轩尼诗百乐廷(hennessy paradis extra),还可以观赏爵士表演和模特表演……

  热气腾腾的北京会所

  老宋是北京海淀区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职业经理。朋友打他办公室电话,常常是无人接听状态,换打手机,通了,“我在艺海商务会馆呢”。老宋把商务会馆当作了自己的办公场所,工作时间、非工作时间,都在那泡着。
  会馆已经成了老宋这样的财富精英生活方式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2007年秋天,坐在即将开业的名流会观湖国际俱乐部的落地窗前,可以看到阳光已经有了水样的凉意。
  寸土寸金的北京城里(五环内),居然也能有几乎看不到边的绿地,人工的湖水、小溪穿插其间,这一切似乎有那么一点假,但还是假得很美。间或会有一辆奔驰或者越野吉普从社区内安静的林荫道上驶过。朝阳公园边上的观湖国际被称“北京东区上流阶层理想的城市第一居所”。
  名流会观湖国际俱乐部就是名流会为这个社区的业主们打造的一个会所。名流会已经在全国16个发达城市接管了28家会所,会员数量达到7000人。名流会北方区董事、副总经理陈冲向《小康》介绍,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在该社区限量发行完了88张每张价值8.8万元的终身会籍卡。
  会所里有和奥运场馆泳池大小相同的国际比赛标准泳池;有LIFE FITNESS 和STARTRAC 的最新型号的健身器械,还有普罗旺斯的葡萄酒和恒温储藏的古巴雪茄……会所已经到位的管理人员部分来自五星级酒店。
  “名流会”,6年前成立,原来给自己的定位语是“中国社区会所运营商”,现在这个定位语变成了“中国商业会所运营商”。原因,“社区会所里最多的还是商务人士”,而现在名流会还和胡润百富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很多城市设立“百富会”——会所只接纳每个城市代表性的商业精英。
  意欲建立北京“百富会”之人是北京“百富”之中的一位,“他想设立一个会所,聚聚人气,就找到我们帮他运作。”会所设在清朝王府的一个私人花园里。里面单是文物的价值就有几千万了。会所内部完全实行实名制管理。 “百富会”中除了商务人士,也有政界人士,而且有高级政界人士,“不过他们多不愿意公开他们的身份”。陈冲向《小康》透露。
  名流会2006年年初开始在北京拓展业务。到2007年底预计在北京运营的会所将达到20家。名流会在北京会所数量的迅速扩展,就是会所在中国蒸蒸日上的一个缩影。
  目前北京的会所到底有多少?旺顺阁总经理陈均海说:“北京大大小小的会所会馆加起来大概有一万家左右。”一万家里,包括高档物业会所,也包括商务会所,更多的则是一些行业性会所,如美容行业、洗浴行业、健身行业会所,他们多有行业侧重性,行业之外的其他因素,多用来匹配其会所的高档享受。

  只为一“小撮人”服务

  “我们这里实行会员制,所有会员都是社区里的业主。”贡院六号蓝宝石餐厅的经理贾鹏说。搁在一个普通社区,蓝宝石餐厅也就一个社区餐馆。但这里是贡院六号,房价最低4万/平方米,100多平方米只能算是最小的房子。而蓝宝石餐厅,除了高品质的餐饮服务,还包括美容室、健身房、游泳池、酒吧等一系列配套设施,几乎不对外营业,除非业主介绍的朋友。
  不能不提的是,与其他房地产商不同,贡院六号不是被业主选择,而是主动选择业主。“不是你有钱就能买贡院六号的房子的,这里的开发商会根据业主背景决定是否卖房,他们不会因为一两个业主影响到整个社区的氛围。”而这样的社区氛围,便形成了一种家庭保姆型气质的会所。蓝宝石餐厅会记录下每个客人的要求,并一一解决。比如有的客人血糖高,那他来的时候肯定不会吃到含糖的东西;有的客人是左撇子,他来就餐的时候,他的餐具就一定是摆在左边的……
  最近在北京备受关注的会所,莫过于建国门外大街双子座大厦里俏江南最新开的兰会所了。无论是价值50万的皇家水晶吊灯,还是顶级法国设计师1200万的图纸,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蓝club的董事长张蓝介绍:“我们有专用地铁从地下车库直达包间区,客人从进入餐厅到离开,一直都可以在包间范围内活动。”所以法国大导演吕克·贝松也可以悠闲地来这里吃上一顿,悄悄地来,悄悄地去,不留下一片菲林。
  目前在兰club,消费者70%是外国人。为了让外国人看得“明白”中餐,兰club采用电视点餐制,即将菜单显示在包房电视上,包括菜名和菜品图片,顾客只需像点歌一样点击菜图,就完成了点菜。
  张蓝,那个怀有“有LV的地方,就要有俏江南”的野心的女人,将兰club作为了俏江南的升级版,配以融合了欧洲复古风与现代风的设计,酒廊、红酒房、雪茄吧等设施,将餐饮升级到极至——定位于全球CEO等高级商务人士。
  “我们老板绝不允许别人把我们理解成是北京又新开了一家澡堂子”,道乐蒙恩(北京)国际俱乐部总经理刘从岩这样介绍他们新近开张的商务会所。
  这里当然不是一家普通的澡堂。一进入会所大厅,就是中世纪欧洲宫廷女子装扮的迎宾小姐,弯腰问候“阁下好”。在这里洗浴完毕,会有服务员问你是否需要帮助把头发吹干;除了洗浴,还提供按摩、美容、健身以及五星级饭店标准的自助餐饮服务,只是一定要求你着浴袍用餐——众生平等,再看不出谁是身家过亿的老板;用餐完,你想刷牙的时候,会有人把牙膏挤好,把漱口水接好,递给你……客房,除了五星级的标准房,还有2万元/天的凡尔赛宫和白金汉宫套间,可以在完全私密的独立空间里SPA,桑拿,天浴种种。
  这个以洗浴为主题的商务会所,将来会实行纯会员制,“目前正在销售中的终身会籍价格是100万人民币。取得终身会籍的,既有商界人士,也有政界人士”。

  不以赢利为目的

  王景利,在北京燕莎友谊商城、赛特购物中心以及东方广场内做买卖,买卖的商品——世界顶级奢侈品。
  除了代理世界顶级奢侈品,王景利还经营了一个商务会所,名片上写作“怡景园(私人)商务会所”。小小的括号,很拽地强调了一把“私人”——非圈内人士,概不会入内。
  朝阳门外,走到怡景园北里东门,巷子墙壁的告示牌也明明白白地写着“私人会所严禁泊车”——再次很拽地拒了一把“闲杂人士”,沿着百米长的巷子行走就到了王景利的私人会所,会所门口泊着一辆漂亮的黄色跑车,应该是会所会员的车了。院外还是都城的喧嚣,院内却只有私家花园的宁馨了。
  “我们代理西班牙雅致陶瓷。雅致是世界顶级品牌,采取的是全球会员制销售。我们代理的其它一些世界顶级品牌的产品,也同样实行会员制销售。当时就有一些产品会员跟我说,你能不能在北京设立一个私人会所啊,交通方便、闹中取静,大家一起也好有个地方坐坐、聚聚、聊聊,看看是不是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怡景园(私人)商务会所就这么成立了。”王景利介绍。
  王景利把自己的私人会所理解成一个大的客厅,客人来了,可以喝咖啡、喝茶、喝酒。怡景园的会员有两种来源,一种是代理的顶级品牌在中国的会员,另一种是会员推荐的朋友。截止8月初《小康》采访,怡景园的核心会员不过300人。
  “怡景园并不赢利”。当然王景利还是很乐于继续将这个私人会所进行到底,因为“有其它方面的收益”。
  贾鹏也慷慷慨慨地表示,“蓝宝石餐厅只为业主提供服务,不以赢利为目的”。
  一位会所业内人士向《小康》透露,除各种行业会所外,北京90%的私人商务会所以及高档物业会所都处于不赢利或者持平状态。

  圈子,隐秘的圈子

  北京会所建设为什么得以迅速发展?所谓的精英们以何种心态进入会所?
  中国人生科学学会秘书长关山跃分析,会所是一个“舶来品”,自上个世纪90年代,伴随着中国房地产开发热潮的兴起,物业会所从香港引入内地。此后,为了迎合消费需求,代表高品位的能够提供全方位便利生活的各种类型的会所也应运而生。
  会所为各界精英构筑了交流感情,休闲养生的价值平台,在某种意义上说,会所也是一个“新阶层沙龙”,除了情感和人脉的互动之外,当然还有其必然的商务意义。
  北京的会所建设之所以蓬勃发展,其中确有会所本身的价值外延在发生作用。一些有识之士彻悟了会所的多种功能,尤其是北京会所与众不同的效益启示,不仅参与会所建设,而且成为会所活动的参与者。可以认为是“会所效应”直接驱动的结果。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夏学銮教授在接受《小康》采访时认为,一方面,会所生活方式,没有伤害到别人,没有违法,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是无权指责的,但是另一方面,会所,是特殊群体的生活方式,与一般大众的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这种所谓的“贵族文化形态”,是有悖 和谐社会建设的。在中国宏观社会分化加剧的视野下,会所社会文化价值目标,会给相当多的人带来相对的剥夺感。
  夏学銮同时强调,他不主张政府 公务员介入商务会所,政府是为所有纳税人服务的,公务员应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服务上。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黄纪苏分析,社会改革转型时期,工青妇组织、作协、画协等旧有的组织因为组织行政化,使人们的活力和自由受到一定限制。于是,个体化、原子化的人又开始了自主组织。
  会所在北京及至在中国的大量出现,一方面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则是社会分化的结果,当前中国出现了所谓的高端人群,会所将这些高端人群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组织化——他们不仅需要消费和娱乐,还需要符合自己身份的消费和娱乐。
  会所,所代表的是市民社会的人际网络。社会组织化,不同的人群具有不同的资源。早在封建社会,中国即有各种文人雅局、歌乐妓馆,但彼时是官学一体,而现在经过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则变成了官产学的结合。

    来源:《小康》杂志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