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财富话题

 


中国中产阶级的困顿人生

2008年01月25日14:57
华夏经纬网

  近日,社科院报告称中国贫富差距已经接近拉美水平。一时又是纷争四起,收入差距问题再成焦点。实际上,在中国,收入差距的拉大不仅伤害着底层的人民,也开始伤害着中产阶级。比如,富人购买力强大,导致中产所需生活资源价格不断攀高;比如,底层百姓的不满,往往也使得中产成为仇富现象的替罪羊。而此种种也将必然阻碍着中国朝稳固的中产社会的过渡。

  A、艰辛的中产异化的生活

  以为,中产了,一切就好了,到头来却发现那个梦想的实现却是充满艰辛和矛盾的。他们,这些中产阶级的人士们,有的为工作所累,有的为物质所奴隶,有的也开始反思着被异化的最好的时光……

  现在只能叫累

  文洋早年毕业于北京某名牌大学计算机专业,在北京折腾了将近5年的时间,发现生活并不如他之前想象中那么美好。作为某IT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收入的问题经常困扰着他。在北京的日子里,由于没有太多的钱,他和别人合租一套公寓,平时工作完回家只能看看电视,聊聊天,所有的花费都有一定的控制。

  1999年,文洋来到广州,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通讯公司。后来事业发展得非常顺利,生意越做越火,年收入已超过百万。为了找寻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他和妻子于2002年在祈福新村花了116万购买了一套小型别墅。家里的一切都安置得井井有条,进门可以看到一片绿油油的草坪,养满金鱼的小水池,屋内的摆设简洁舒服。为了方便打理家务,还雇了一名小保姆。

  虽然在别人眼里像文洋这样的“中产阶级”应该生活得无忧无虑,但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我很久没有在12点以前睡觉了”、“如果说以前的忙碌称得上充实,现在只能叫累”……

  据小保姆青青说,文洋一家平时的消费很理性。她在超市买日常生活用品时,每次的购物凭据都被要求保留好,回到家里要记账。每月核算一次。

  文洋和妻子终年忙碌。虽然他们还没有小孩,但是每月的支出包括别墅管理费、养车费、水电费、煤气费、伙食费等加在一起也不少。此外,每个月在社交应酬上的支出也是不可忽略的。

  比来比去没意思

  奢侈消费与炫耀性消费的享乐主义文化已经在中产阶层中蔓延。对物质更迫切的渴求,花掉了更多的心思,也因此换来了更大的焦虑。

  25岁的叶倩绝对算是个幸运儿。一个人住在一栋300平方米的别墅里,家里有两个保姆,一个照顾她,一个照顾她的爱犬——浑身纯白的英国老式牧羊犬。

  叶倩是台湾人,爸爸在高雄做建材生意。现在家族的事业拓展到大陆,叶倩也搬过来帮父亲打理生意。从小出身在中产阶级的家里,让叶倩倍具优越感,形成了买东西一定要买名牌的习惯。在台湾时,还是学生,功课不是很紧,叶倩迷恋逛街购物,经常买回一大堆国际名牌,她也乐于参加各种派对以及在父亲的带领下出席名流沙龙。

  “我以前在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如果没有这样名牌撑场面,会觉得没面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叶倩会为了参加派对应该穿什么戴什么而倍感烦恼。钱用了不少,烦恼也增加了不少。

  叶倩每个月的花费主要是购买奢侈品,有时候头脑一发热,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像CHANNEL的服装、LV的手袋、GUCCI的鞋子这些国际名牌都算家常便饭。其余的开销如健身卡、养车、水电气费、房屋管理费、保姆的工资、养狗、时尚杂志、伙食费都算不了什么。不过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在于叶倩开始自己工作赚钱,这样的花销让她感到有点疲惫。

  “有时候,一个人静下来想想,觉得这样比来比去也没什么意思。所以现在我更倾向于把钱用在娱乐休闲上。”

  让钱去为我加班吧

  大学毕业近5年的李峄在一家省级媒体工作,月入过万,但他不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的生活要体面得多吧,至少不用天天加班,有休闲生活吧!”这四五年来,李峄没有上过一次电影院,没有完整地读过一本小说,也没有悠闲地晒过一个下午的阳光。

  从潮汕的一个中等城市来到广州读大学,毕业随即留在广州,这是同学们极羡慕的。但李峄却觉得自己的生活还不如那些留在家乡的高中同学,他们的居住环境要比李峄大得多,生活节奏也没有那么快。

  高中同学多数在家乡结婚生子了,而李峄至今没有女朋友,除了加班,李峄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股票和基金,他今年的投资获得了很好的回报,这让李峄对生活的规划发生了变化。他决定继续投资,直到存起足够的钱,他便远离这无休止的加班的日子。“让钱去为我加班吧!”

  “这或许是一种美好的想象,说不定到时候我还是被‘投资’异化了,就像现在彻底被工作异化一样,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就是这样度过的。”李峄的思考将许多所谓中产的迷茫具化了,或许一切正如米尔斯所指出的:“异化意味着一个人牺牲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去挣‘活下去’的钱。异化意味着厌烦。……他们必须严肃和始终如一地对待对他们来说毫无价值的东西,而且还要在他们生命中最好的时光中这样做。”

  所谓中产们在不知不觉中猛然惊醒,幡然大悟,认为自己成为了受害者。李峄觉得媒体总是同情底层,包括自己在内,为底层群体利益呼喊永远是最保险的事情;而郑宇则认为自己是老老实实的纳税人,却在为养老和医疗发愁,在他看来,私营企业的老板们往往可以通过各种手段逃避个人收入的税收;即便是住着别墅的叶倩也并不承认自己的生活足够惬意,叶倩认为,真正的富豪不显山露水,却占用了大量的财富和资源,自己的购买力,显然跟不上富豪们奢侈的步伐。

  来源:山西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