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台湾文化人寻梦上海:想在这里找个伴侣(图)

2008年01月11日14:09
华夏经纬网

谢丽君(速写)杨雨文

  谢丽君,出生在台湾省南投县。来上海之前,在台北做了17年的造型设计师,曾经与王力宏、梁咏琪、郑伊健、舒琪、大小S、陶晶莹、胡瓜等明星合作过。现在是威旺创新(上海)集团形象总监。

  出走台北

  从台北到上海,对很多台湾人来说都是抱着寻找新机会、新市场、新发展的希望而来。而谢丽君不是,她是在人生的低谷中被上海旧梦牵引而来,是出走,也是重生。

  在台湾,谢丽君曾经是许多人羡慕的成功女性。当时,她的丈夫是著名的音乐制作人,夫妻俩生活美满,事业顺利。这是一段美好的日子,直至有一天,她的丈夫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而这段绯闻成为台湾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时,谢丽君的幸福生活至此打上了句号。

  意外的婚变以及八卦新闻的狂轰乱炸,使谢丽君身心受到重创。她因颜面神经失调,住进了医院,两个月中动了无数次手术。谢丽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不停地下沉,下沉,直沉到黑暗的谷底,甚至在手术中她似乎都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我在想,如果这样下去,我会死掉。我必须选择离开!”出了院身体康复后,谢丽君带着仅有的2000块钱,飞过海峡来到大陆,她的目的地是上海。

  选择上海,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张爱玲。张爱玲在小说中生动描绘了红尘霭霭的老上海。“小学时候就读张爱玲。我觉得人的骨子里就有一个灵魂,能感受到前世今生,这与人的年龄大小无关。我对老的东西有一种特殊的依恋,特别的感情。婚姻让我重新看自己,重新审视自己的大半生。”在台北住院时,谢丽君让弟弟回家帮她拿些书来看。弟弟带来的竟全是张爱玲的书。谢丽君躺在床上,每天沉浸在张爱玲的故事里,沉浸在老上海的旧梦里。那回荡着馄饨担子、油炸豆腐、酒酿和儿童玩具的各种叫卖声的弄堂;说着“侬拨我十块洋钿,我就搭侬买”的上海人;排列着各色洋装店、裁缝铺、巧克力店、糕点屋和歌舞厅的街道,行驶着的老电车、微风中的藤椅、雨夜的霓虹灯……成为谢丽君魂牵梦绕的地方。虽然她是台湾原住民一个部落公主的女儿,然而这个隔着海峡、隔了半个多世纪的遥远呼唤,却让她与张爱玲笔下的老上海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个时候,我觉得这就像一粒种子一样,在心里慢慢埋了下去。突然之间,我和妈妈说,我要去上海!”

  在选择离开的时候,谢丽君几乎没有犹豫。她关上手机,收拾好行李,独自去上海。临走前,她对母亲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不要担心,我是出去寻找。”

  就这样,老上海的旧梦牵引着她飞过台湾海峡。在上海,她要将一切归零,开始新的生活。

  沪上谋生

  梦是迷人的,但现实却是严峻的。刚刚到上海的谢丽君,面临的不是梦中的浪漫与温馨,而是种种窘境。

  谢丽君尽管在台北很有名,可在上海却没有人知道她,而她所从事的造型设计在当时的大陆还不很普及。她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身上带着的钱连生活的开销都不够,甚至为了一日三餐而犯愁。在台湾过惯了开名车、住豪宅豪华生活的谢丽君此时尝到了谋生的窘迫和艰苦。

  到上海最初是寄住朋友家。正好朋友出国,房子空出来给谢丽君落脚。住了20多天,她就搬了出来,自己开始找房子。这时,正巧有机会到中央电视台去做节目造型。谢丽君提着行李赶到北京。在北京的那段日子里,她带着行李到处跑,四海为家。对于习惯于亚热带温暖空气的谢丽君来说,北京实在太冷,冷到不能适应。

  她回到上海,又飘落回梦的起点。“那段时间真的蛮辛苦,因为你不知道工作在哪里。后来因缘际会,我就在星空卫视做事,也是朋友介绍的,做了一年的时候,刚好东方卫视在招聘形象设计师,我就去试试。”

  像片被风追逐的落叶,谢丽君抓着旧梦的痕迹,在这个城市里追寻着自己的归宿。即使再艰苦,她也没有想到离开。她如同踯躅在一座窄窄的独木桥上,不能回头、不能转弯,脚下是急浪湍流,唯一的选择是下定决心往前走。“有时候人必须要有决心,有决心才不会感到苦。生命本来就有很多跌跌撞撞,有的撞到身上可能会淤青,可能会流血,可是你不要把淤青、流血当回事。撞了之后,那块肌肉更经得起撞,多几次磨练会更强壮。”

  坚强面对生活的谢丽君终于迎来了春天。她被上海东方卫视聘为形象设计总监,这是上海东方卫视聘用的第一个来自台湾的总监。事业上的成功使谢丽君内心重新焕发起热情,此时的她敢于平静地直面自己的婚姻。她在上海一档“大话爱情”的节目中谈了自己失败的婚姻,鼓励婚姻和感情受挫折的女性同胞振作起来。她在节目中深情地说,“上海是一个很疼爱女人的城市,很包容女人,很宠女人的城市,所以来到这里你可以找回自己,找到自己,而且找到你应得到的安慰。”

  近几年,除了在上海东方卫视担任形象设计总监之外,谢丽君还在很多大型活动中担任嘉宾,去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高等学府为大学生做礼仪演讲,分享自己礼仪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与此同时,她还在上海开了自己的瘦身中心。

  谢丽君终于在上海落地生根,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长出新的枝干,沐浴在阳光中,慢慢长大。

  融入上海

  2002年刚来上海时,谢丽君把上海看成收容所,收容她这样一个落难的人。慢慢地,上海的快速发展使她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激情。她被这种热情激动着、鼓舞着,也像年轻人一样,热情澎湃地参与到上海的发展中去,成为创业大军中的一员。现在,谢丽君在上海有了稳定的事业和自己的家,上海的空气、花和水,所有的一切已成为她的生活、她生命中的一个部分。她和大多数上海人一样,是一个安稳的生活者,享受着平静生活所带来的心灵滋润。

  “我现在用平常心来看上海,因为它是我的家了。每次从国外回来,如果是回台湾的话,我就有点难过,感到那个氛围全都是吵架,充满了很不愉快的记忆;如果是回上海,我会很开心,感觉是回到一个安定的地方。我妈妈曾问我:‘你会回来吗?你会长住上海吗?’我说:‘妈,我应该会长久住在上海,如果可以的话,将来找到一个很好的伴侣,那个伴侣不管是谁,上海都是我另外一个家。’”

  在上海生根的谢丽君已把自己当作了上海人。出于对老上海的迷恋,谢丽君对老建筑有一种特殊的偏爱。她将自己瘦身中心的开业庆典安排在了位于上海历史名区新乐路82号上海首席公馆酒店。这家酒店是1932年由法国著名设计师拉法尔设计,为昔日上海滩风云人物黄金荣、杜月笙等人合股公司的办公地所在,据说梅兰芳也曾在这里一展风采。当她静静地走在这座散发着历史幽暗沉香的老洋房里,谢丽君能强烈地感受到心灵的悸动,“能亲临在历史的建筑物中,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

  2006年4月29日,谢丽君实现了她盼望已久的心愿——在一座老洋房里安了家。

  在上海的5年生活,今天的谢丽君已变成了一个漂亮的上海女人,连说话的口气都像上海人。提到上海,她会笑着说,“在上海机会很多,事业啦,爱情啦还有重新再来的机会。有的台湾女孩子到上海来寻找爱情,我有四个‘姐妹淘’都相约来上海,去年有两个嫁掉了。嫁给了上海人,都很优秀!”“上海不仅是时尚的风向球,它更像个钻石,在发亮!每个人看到钻石,都会向钻石的方向走去。我想如果有外星人的话,他们也会来这儿!”

  谢丽君没能赶上看见半个多世纪以前上海的月亮。她想着60多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而今天她眼中的月亮是欢愉的,比60年前的月亮大、圆、白……因为它照耀下的这个城市正日益散发出迷人的光彩。茆晓明 杨雨文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