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追她追到内蒙古 黄世英和张怀霞的两岸情缘

2008年01月29日09:30
华夏经纬网

  妻子是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舞蹈演员,丈夫是地地道道的台湾人,是什么样的缘分使得他们相知、相爱。

  黄世英:还喝不醉,结果我们都喝醉了。

  他们为何结婚15年搬家14次,他们又如何承受意外的丧子之痛,《缘分》为您讲述内蒙姑娘和台湾小伙的故事:"追她追到内蒙古"。

  在上海市徐汇区的一个居民小区里,每逢节假日,从一户人家里总会传出动情的蒙古族祝酒歌。

  唱歌的是这家的女主人张怀霞,她今年五十岁,满族人,她的丈夫黄世英先生是一名来大陆发展的台商。夫妻俩一个是从小生活在草原上的少数民族同胞,一个是祖祖辈辈在台湾生活的台湾人,相隔千里,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张怀霞幽默地说,是一次难忘的台湾之行成就了这段姻缘。1991年夏天,张怀霞随内蒙古民族艺术团前往台湾参加演出,负责接待他们的凑巧是黄世英。别看当时张怀霞外表柔弱,但性情非常豪爽,尤其是她的好酒量着实让黄世英佩服。

  黄世英:在我们的脑海里面,内蒙古人可能应该是很会喝酒,我就跟同事找来一起喝酒,结果灌她灌不醉,印象特深。那个时候,有时候像男孩子比较调皮的心态,所以找了好多同事,我说这几个把女孩子,男孩子都喝不过她们,所以结果那一次,喝了将近110多瓶,台湾叫做生力啤酒,还喝不醉,结果我们都醉了,开始对她印象相当相当深。然后就慢慢用很多酒就试试看,怎么内蒙古人这么会喝酒啊,所以就慢慢慢慢就熟了。

  每场演出,他都会坐在台下观看喝彩,而这位热心的台湾朋友也让内蒙姑娘张怀霞觉得很亲切,渐渐的两个人彼此有了好感,可相聚总是短暂,三个月的演出即将结束,张怀霞收拾起行囊准备回呼和浩特了,这一走,两个有情人又将天各一方,他们还能不能再见面呢?这份刚刚萌芽的爱情还能继续下去吗?

  黄世英:那个时候打电话很贵,在台湾打电话,我都买储值卡,那个储值卡100块钱一张,一张大概讲两分半。我讲的是台币,台湾打到内蒙古去好贵啊,我每次都买一叠,我妈妈那个时候,因为我妈妈那个时候已经快70岁了,60几岁了,她会觉得你每次买那么多扑克牌回来干什么?我说这个不是扑克牌啊,那是因为30几岁了,刚好在谈恋爱当中,终究有一种比较纯真、腼腆的感觉,就不好意思跟妈妈讲。

  主持人:你几天给她打一次呢?

  张怀霞:几乎天天。

  黄世英:几乎天天打,那个时候她回去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一、三、五我会打电话给你,二、四、六让我休息,我常常这样讲,结果星期一打了,星期二不打,好像什么东西没有做,结果就打,我在家里有4大箱那个储值卡,总共花了大概在37万台币。

  张怀霞:可激动呢,真的很激动,就觉得好像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讲一讲吧,就想掉眼泪,你知道吗?见不到又害怕,就是那种心态交集在一起,就这样子的。然后每次一来电话的时候,跑跑跑,尤其是冬天的时候,更是啊,衣服都不穿,像我们那边冬天多冷啊,又跑到,连棉鞋,我们叫棉鞋,都不穿,就穿着排练鞋就跑出来了,跑出来接完电话,然后再回去就这样子,所以电话费费就费在这里了,然后那时候我们那边通讯,又不是每家都安电话的,或者是电话到处都是,或者公用电话到处都是,都不是这样子的。

  每天一个电话,一共花了37万台币的话费,两个人彼此的思念越来越深,终于一个多月后,黄世英决定到大陆,去内蒙大草原寻找他心爱的女人,当他踏上这次求爱的旅途才知道,追求内蒙姑娘是多么的不容易。

  黄世英:第一次是去呼和浩特找她的时候,到那里的时候已经坐了17个小时,其实坐火车,睡着、坐着都好累,这可能是我一生初次,就是那个时候坐火车坐这么久的,我第一次去到人家的时候,还穿西装,打领带,就觉得应该去见人家,第一次要高兴。整个里面都湿透了,没办法,到她的家门口,我就坐在那里,因为那里有很多小贩在卖冰棍,我就买一根冰棍,坐在她家门口的外面,自己坐在那里吃冰棍,我说不知道怎么问,等冰棍吃完以后再来问,就是这样。忽然间她就跑出来了,骑脚踏车出来了,这是我第一次去找她的时候。

  张怀霞:对,中午排练完了下班,完了大家都,那时候我们都骑自行车,那我也骑自行车,然后我就出来说,奇怪,那个人是,你怎么来了?这样子的,很奇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知道吗?心里一直跳你知道吗?可高兴呢,我妈妈激动得嗓子都哑了,说不出话来,看看人这么好,又这么实在。

  黄世英:她妈妈见到我的时候就炒了24道菜,24道菜啊,我觉得这24道菜对我来讲印象太深了,其实我只吃到两道菜,大概喝了80杯的酒,一见到我啊,就叫我吸羊尾巴,在那里我吸大概有30条以上,就是羊尾巴。

  张怀霞:片下来。

  黄世英:切下来以后把它放到这里,然后这样一口气要把它吸完,但是没办法,为了娶内蒙古的这个女人,一定要把它吸掉,也是一口把它吸掉了。我到他家里,因为台湾的酸菜跟内蒙的酸菜是不一样的,酸菜的饺子特别好吃,因为没有吃过,而且内蒙的饺子特别大。

  张怀霞:蒸饺。

  黄世英:吃一个可能就饱了。然后到她那里,她妈妈就问我,好不好吃,我说好吃好吃好吃,结果在那里吃了七天的酸菜饺子,今天不是蒸的,明天就是煮的。后来我才知道,来这里,哪怕好吃,哪怕不好吃,都不敢讲出来,如果不好吃,今天说不定想吃的你就没得吃,如果说好吃,永远吃这个。

  宣传片:一边是丈夫,一边是舞蹈,面对家庭和事业,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缘分》正在继续。

  1992年,黄世英和张怀霞在内蒙古自治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当时的情形直到现在两人还记得很清楚。

  黄世英:他说开始进来领结婚证,那个时候我心里真的很紧张的,然后就问我一些问题,说你怎么谈恋爱了?我那时候都不敢调皮捣蛋,后来他问我以后,他说你们两个可以结婚了,我心里才放松下来,他就叫我,黄世英、张怀霞,我吓一跳,赶快跑进来了,就开始办结婚证书了,办结婚证书,那个钢印还是我压的,他说小伙子你压钢印,按完了以后,然后他就,钢印拿过来,我说不是按好了,我要溜走了,结果他说不对,两个过来,因为我才知道,他盖完结婚证书以后,他还要念里面的东西,黄世英,你娶谁为妻好不好?我说哦,那时候我心里就放下来了,我就大声的,因为那时候心里可能是特别的高兴,我就给他喊一句,说,我爱北京,我爱内蒙古,我爱台湾。

  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婚后,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了两人的面前,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内蒙,到底把家安在哪里呢?对张怀霞来说,她从十二岁就开始学习舞蹈,舞蹈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可是一想到丈夫为了自己从台湾来到了大陆,如果再让他放弃在北京刚刚稳定的事业来内蒙古从头开始,好像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于是张怀霞做出了选择,放弃自己的舞蹈事业,陪在丈夫身边。多年来,张怀霞一直说为爱情放弃舞蹈事业无怨无悔,但有一次观看同伴们的演出,张怀霞还是落泪了。

  张怀霞:我们俩正好坐的是第一排,然后就开始表演了,然后大幕拉开的时候,然后音乐一起,那个时候,都是先长调,蒙古长调先放完了以后,特熟悉,因为刚改行没有多久,你知道吗?而且从来没静下来,坐下来看自己的演出,这样子没有,第一次那是,音乐一起,演员一出来,眼泪真的是止不住,那个酸的,好像心都快要跳出来,堵在这个地方一样。他就在旁边一直这样看着我,也不敢讲,手就这样抓着我。不由自主的,那个眼泪就掉下来了,就想之前我也是在舞台上工作了那么(久),生活了那么久,跟这些人在一起,突然这样坐下来,就觉得好像说不上来那种感觉,你知道吗,真的那眼泪,其实也没说想很多,没有想那么多。

  黄世英:我一直看她流泪的时候,我在心里想,好像有点残忍,这个本来是她该拥有的,在那边表演给大家看的,这个是她的成就感,她应该要走这条路走完的,我突然间把她硬拉下来,有一点舍不得。但是人终究有一点自私,就是应该,她应该是属于我的,所以我强忍着一种,就一直想在那边逗笑也不行,想做什么也不行。

  张怀霞:他就使劲抓着我的手这样子。

  黄世英:所以说这个也是我在人生当中一个,所以我常常讲,我说人不容易啊。

  张怀霞:就是从那次掉泪以后就不再想了,真的,就不再想了,我在想我以后的生活是要怎样过就怎样过的,喜欢跳舞,自己在家里放音乐乱跳这样子。

  和所有恩爱的夫妻一样,黄世英和张怀霞也一直期盼着能拥有自己的孩子,早一天享受到天伦之乐,他们甚至连孩子的名字都早早起好了。

  黄世英:以前我们常常讲,我常常跟她讲,我说我一辈子最大的愿望是生两个,男的叫黄大开,女的叫黄大方,男的叫大开,女的叫大方。

  就在夫妻俩梦想拥有自己的孩子时,一个意外发生了。1994年夏天,当时在北京生活的黄世英夫妇又一次要搬家了,早已习惯了搬家的张怀霞还像往常一样,自己动手收拾好行李。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有些着急,因为丈夫第二天就要出差,所以张怀霞想尽快把家搬完。

  张怀霞:那天刚好是他从公司叫来两个人帮我搬,然后都把它整理好了,就像我们那边叫客货两用那种的,然后就把它拉上去,然后到了新住的地方,然后我想客货两用,对我搞舞蹈演员也不觉得,那时候随时跳车,就突然跳下来,我就那样突然跳下来了,你知道吗?不知道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好像怀孕了,或者是没怀孕,我也不知道,疼得要死那个时候,两边都胀起来,你知道吗,然后就是那个民航大巴士,是定点开车的,前面那个开走了,后面那个还没到时间,我在那受不了的时候,那个司机看到我了,他就把门开开,他说不然你先上来坐吧,我就踉踉跄跄上去了以后,然后就坐在那里就啥也不知道了,就这样,后来我跟他讲,你就把我拉到火车站就好了,真的。

  主持人:为什么要去火车站呢?

  张怀霞:因为他走了以后,我就要回去了,回我妈妈那里,回内蒙,对,然后去买火车票,我下来以后路都不能走,直接在马路沿上坐在那里,就不能动了,知道吗?然后底下一直流血,那样子的。因为我回去以后跟我妈妈讲,我妈妈说是什么反应,什么样的?反应是没有,就是把疼的这个过程,然后我妈妈不是妇科的吗,她说流出来是什么什么样的,因为流产和别的不一样,你知道吗?拿流下来的东西去作化验这样子的,才知道。心里是很难过,觉得很遗憾,好不容易,不知不觉竟然有了,不知不觉又没有了,这好像就来了就来了,走了就走了这样的,就觉得心里头怎么会是这样子,一直想不通这样子的,也是觉得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连这个还不知道,就一直怪自己,这样子的,挺难过的,所以我也不想提这些事。

  黄世英:等我回来的时候,等我知道,她说孩子掉了,其实我心里也相当难受,我说我应该可以当父亲的,为什么没有了?不管这个是男的或者是女的,我想是说,我不应该回去,但是我又想到怎么会是这样子,你应该懂得,更懂得去保护这个孩子,我当时有的时候我也想怎么会是这么大意,后来想一想,可能谁知道啊,知道这个,有这个孩子也不让她搬家,公司有那么多人,多找几个就行了,心里也一直难受,也是难受好几天,好几天当中,自己想了好多事情,那可能我想得可能比较长一点,下次努力就有了。

  因为那次流产,张怀霞的身体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不仅无法再次怀孕了,而且经常会疼痛得很厉害,看着妻子承受着病痛的折磨,黄世英的心里很不好受,他觉得妻子为自己付出的太多了,所以当有人问起他们为什么没有孩子这件事时,他的回答也总是出人意料。

  黄世英:后来我常常跟我朋友讲,不是她不能生,是我不能生,为什么不能生?我说我酒喝太多了,其实这个是我自己在调节我自己,每一个人都要有一个正常的家庭,那正常的家庭,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孩子,可能这个孩子可能是将来当大官,咱不管,起码是一个完美的家庭,照一般人来讲,但是我们两个人这样生活,这么久了,想想这还是挺好的,所以我常常会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要用另外的思考,可能对她来讲比较公平,对我来讲也可能比较好一点,对我父母亲来讲,虽然我爸爸过世了,但是对我妈妈来讲,我也这样跟她交代,人家总会讲你的媳妇儿不行,可能,我会告诉她,我喝酒太多了,已经不能生了。

  主持人:就是这样跟你妈妈说的。

  黄世英:我是这样跟我妈妈讲的,其实我妈妈一直也在问我这个问题,所以因为我想是说,如果这个两岸的这么长的婚姻,如果再有很多不公平加诸在她身上,我想对她来讲也是相当不公平。其实初期想想遗憾,但是现在想起来挺好的,因为我个人觉得有孩子,没有孩子可能初期的时候有这种冀望,有这种想法。但是人到像我们这个年纪,中年人了,现在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了,所以我常常跟她讲,我就跟她爸爸妈妈讲,我说很多同事,同学我都跟她讲,我说将来有一天退休的时候,我一定要买个吉普车,补偿她,带她在大陆走一趟,好好走一趟,你就不会觉得这么累了。

  张怀霞:也尽心了,反正我是觉得我也蛮努力,看到他这样对我这么好,我心里不安你知道吗,觉得好像是,总是为他要有一个小孩子这样很好啊,比较圆满。

  宣传片:离开了大草原,放弃了心爱的舞蹈事业,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力,面对人生的一次次考验,这对两岸夫妻怎样携手,让爱情永不褪色,《缘分》正在继续。

  有了丈夫的体贴和关心,张怀霞的身体慢慢康复了,现在每天清晨,张怀霞都会来到离家很近的一个街心公园,免费教一些老人练习瑜伽,既锻炼了身体,又充实了生活。不过俗话说"没有不吵架的夫妻",哪怕感情再好,在一起过日子,总有些磕磕碰碰的时候,尤其是黄世英和张怀霞,俩人从小生活习惯截然不同,所以也常常因为一些小事拌拌嘴。

  张怀霞:比如说我们出去买一个东西,或者是你不喜欢买的东西,你不要去问,那我就会去问,我就会说这个多少钱,或者会跟人家讲价钱,或者是说,比如说买一件衣服,他说你不买你不要看了,你也不要去试,我就说我不买我也可以问一问,也可以试一试,这对我来讲没有想那么多,可是他就不会这样想,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不会给人家带来很大的一个,好像是不好的那种感觉,我说他本来就是卖东西的,对不对?我问问又没有什么,所以我心里就有一点那种感觉。

  黄世英:比如说我们吃的黄瓜,台湾哪有人把这么长的黄瓜这样啃的。

  张怀霞:洗好这样吃的没有。

  黄世英:我刚开始看到这个黄瓜。

  黄世英:后来现在我就拿起来啃了,入乡随俗了。因为她把它当成水果,台湾那个黄瓜,乡下我们可能把它当成蔬菜,蔬菜洗完切完才可以吃,你怎么可以把它这样啃呢?怎么会这种呢?我觉得想想很奇怪,再想想这样吃可能当水果吃的话可能就对的,但是不切怎么吃啊?

  张怀霞:像胡萝卜也是,我们胡萝卜,像在我们东北来讲,洗一洗,就这样拿起来吃了对不对?我在台湾的时候,他们说你怎么能这样吃,跟小白兔一样,是不是?我说这很好的,这样很好吃的,他们不敢吃的,他们不敢吃的,都笑啊。

  黄世英:所以说差距就是这样,台湾人都不敢吃牛肉,但是她们内蒙古人特别喜欢吃牛羊肉,有时候很多客人来到家里的时候,她做了好多牛肉给他吃,人家不敢吃牛肉为什么做,可能这种差距,我就说你看看,很多东西可能你没有想到,这些方面都会跟她做一下沟通,他每次跟我吵架的时候我都自己出去走一走,然后她在骂我的时候,我就教她唱歌,教她跳舞。其实吵架最好的方法就是星期天把她找出来,拼拼酒,把她灌醉了,就是这样的。

  张怀霞:除了喝酒就是酒,其实我觉得吵架也不是什么坏事,有时候也是一种沟通,有时候你平时可能压抑得太厉害了,说不出来了,也许借这个吵架的机会,一下爆发出来,原来你想的是这样,那我就知道了,下次我怎样,就是这样子。可能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就是缘分,我这个人挺相信缘分的。

  黄世英:这个缘分也是很不容易的,真的。

  虽然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这种遗憾永远无法补救,不过黄世英和张怀霞夫妇俩都努力用积极的心态面对这件事情,也正因为这件事情,夫妻俩的感情更加深厚了,因为黄世英的工作性质,他常常要在外面应酬,不过他再忙,也要在晚上11点以前赶回家,因为他们有个夫妻约定。

  黄世英:我跟我太太心里头约定,我每天一定晚上11点就回去,大概9点我就准备要走了,然后11点,那星期一到星期五,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有好多应酬,有好多应酬,你没办法,因为你将来要应酬,所以我基本上星期天,我都陪她出去吃一次饭,叫她到上海看看,这个地方到处有什么,因为我想是说,我可以做得到的,而且我是轻而易举可以做得到的。既然我太太为我,有了孩子,流产掉了,受了这么大的痛苦,以前在包头,在呼和浩特,在北京,随我过着这种所谓的流浪的生活,到现在也应该安定了,安定的感觉让她心里面有一点踏实,除了我们在外面跟别人工作以外,也应该回家,带太太去吃一下她应该喜欢吃的东西,每天她煮给我吃,星期天应该请大家,虽然我不太会煮菜,但是也应该请大家吃吃,叙叙旧,这个是我每天,每天上班以前我都有这种感觉,哪怕今天再晚,我都11点以前就回家的。

  张怀霞:他蛮有情调的,真的是这样。比如说过圣诞节、生日,还有一些,就是比较有意义的节日,他都不会跟朋友走,都会提前订个位置或者到哪这样坐坐,反正每年每年都不一样的。很感动,就是我过生日的时候,一大束的花,你知道吗?那么晚,都晚上11点多了,然后拿了一大束花,我真的很感动,你知道吗?而且还是郁金香,你知道吗,然后我就晚上,就觉得好像是,心里头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张怀霞:摩摩擦擦,前前后后这样十几年了,我觉得是也蛮快乐,就是像你刚才讲的,酸甜苦辣全部包括在里面,有的时候虽然是挺辛苦,但想想也是蛮幸福的。

  来源:CCTV.com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