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台商陈彩霞夫妻创业:就做中国的时装品牌

2008年02月04日12:31
华夏经纬网

王元宏与太太王陈彩霞

  1951年,在台南陈姓农户家中,增添了一个女婴,陈家父母不会想到,十几年后,这个女娃会逃出家门,走出村庄,他们更想不到,30多年后,这个几乎没有上过学、读过书的女娃会成为时装设计界的名流,为他们带来亿万财富。

  这个女娃叫陈彩霞,小时候的陈彩霞就想走出村子,看看外面的世界。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彩霞快到嫁人的年龄了,可是她不想让自己就这样在小山村里窝一辈子。她觉得无论如何也要闯出去。可是怎么样才能走出自己的村庄呢?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陈彩霞离开了生活近20年的家乡,来到台南的清水镇,在舅舅的安排下,她到了一家布店做驻店学徒,勤劳聪慧的她很快引起了布店老板儿子王元宏的注意。渐渐地爱上了她。从相识到相伴,从一起创业,经历最初一件衣服都卖不出去,一个月亏损5000多万新台币的窘境,到他们的时装进入法国巴黎时装界,在国际市场大放异彩,与国际著名一线时装品牌相媲美。最终成为国际时尚服饰品牌,这一路他们是如何走来,《台商故事》记者近日在上海采访了这对创造了亿万财富的台湾夫妇。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主持人:你们是怎样相识到相恋又到走入婚姻的呢?

  王元宏:我跟我太太认识实际上是在我家里认识的。包括我去当兵,她也等着我。我退伍以后,才结婚,然后就创业。

  主持人:那后来您去当兵,你们那时信息、通讯又不像现在那么发达。你们是靠什么来联系。打电话吗?每天打电话吗?

  王元宏:不,不,电话那时候不方便。就写信,我们是用现实的这种信件,几乎每两天写一封信给我太太。

  主持人:几年下来,估计您的信大概有多少?

  王陈彩霞:300多封。300多封信啊?那您堪称现在的典范佳话了。我有保存起来。我跟我先生、儿子讲说,我如果过世了,第一个陪葬物是这个,其他可以不用。

  当王元宏服役期满,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结婚了,陈彩霞也改名叫王陈彩霞。婚后的生活是甜蜜的,他们夫妻俩一起帮父亲打理布店的生意。就在他们喜滋滋地等着第二个宝宝出生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

  原来由于父亲经营失误,使得布店的生意一落千丈,眼看着布店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店铺的各项开销,这些都压得全家喘不过气来。看着家中的窘境,小两口反复商量,最后决定到台北闯闯。

  1978年,他们在台北创办了夏姿-陈服装品牌。丈夫负责接单和市场销售,妻子则负责加工服装。

  主持人:夏姿-陈这个品牌是1978年创立的,那您二位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从创立这个品牌之初,那些个经历过程。

  王元宏:那刚好碰见父亲的一些困难,我也跟我太太研究说,我必须要离开故乡,到台北来创业。因为当时在小地方去创业是很困难的,没有那么大的市场。那我们决定以后,我才跟我太太研究说,你还是留在家里帮忙。因为家里还有一些工作,还有生意,还有工作。那个时候,当然我们必须要分开,那最痛苦的是我太太。为什么,因为她两地跑,然后带两个小孩,一个礼拜在故乡里面,家里做她的工作,照顾小孩。另一个礼拜呢,要带着小孩坐夜车上台北,来帮我做一些工作。

  王陈彩霞:我本来不同意,可是他蛮坚持的。他也是一个很孝顺的小孩,他有父母在,那我就先在清水那边,还有一些订做在,我就跟他父母住在一起。我觉得那个是一个很辛酸的过去,Harry(小儿子)那时候是刚生出来,那一年生的,然后还有一个三岁的大儿子。那总是要来帮他,也要来看看我先生。我可能就会从清水坐大的巴士,一手牵着三岁的小孩,一手抱着一个刚出世的小孩来看爸爸。

  最初王元宏在台北跑业务,筹备工厂的开工,收到订单后进行整理,王陈彩霞到台北的时候就把订单带回老家裁剪生产,凭着良好的信誉和优良的品质,他们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逐渐王陈彩霞和两个儿子也搬到台北,他们租下一个临街的房子,一楼用来加工服装,二楼家人居住,在小儿子王子玮的记忆中,那段日子只有在晚上才能见到父母。

  王子玮:父母亲通常,惟一可以看见他们的时间,是在吃晚餐的时候。因为吃晚餐的时候,是大家一起吃,跟所有工厂的员工一起吃饭。那父母亲每天晚上都大概做到十点到十二点,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一定超过12个小时以上。

  经过几年的打拼,小两口逐渐积累了一些财富,日子慢慢好过起来。可是丈夫却发现妻子似乎有了心事,常常独自坐在凳子上发呆。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王陈彩霞自从到布店学裁缝手艺开始,就整天琢磨设计服装的事情,她一直认为当时市场上的时装太过西化,其实中国服饰文化博大精深,如果能够把这些文化元素运用到现代服装设计中,一定可以赢得消费者的喜爱。对于这一点,跟王陈彩霞在一起工作了20多年的妹妹更了解王陈彩霞的想法。

  陈丽玉:当初她怀孕的时候,就生了小孩那段期间,她就很认真的做月子,每天就看以前中国的历史。包括唐朝、还有从早期的华夏,那时候就开始整个中国的历史,几乎她是熟背的。

  对王陈彩霞的想法,作为丈夫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是顾虑,因为当时台湾的消费者比较认可欧式服装,妻子设计的中式服装到了商场会不会有人买?另一方面,他又很爱自己的妻子,他不忍心打击妻子的热情。最终他还是决定让妻子试试。

  王元宏:我太太意思是认为说,产品本身,每个设计师本身应该有特色,而且做时尚的产品,本身设计出来就是要独特。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大大出乎了王元宏的预料,他的这个决定几乎让夫妻俩多年的积累打了水漂,也几乎让夫妻二人的关系走向冰点。

  当王陈彩霞设计的服装摆上专卖店的货架时,这些带有中华民族特色的服装在当时并没有赢得顾客的欢迎,反而一件也卖不出去。看着公司的业绩没有半点起色,负责市场营销的王元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原本以为可能是新品上市消费者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但是几个月过去了,新款的时装都变成了过时的衣服,王元宏终于忍不住了,他要求妻子在设计产品时放弃中国元素的使用,可是妻子的态度是坚决的,不但没有减少中国元素,反而更多地在设计中加入中国唐朝、宋朝等时代的服饰文化。她觉得这样应该可以受到消费者的欢迎,赢得市场,事情真的如她所想吗?当丈夫把这些衣服拿去推销时,甚至受到了经销商的一番奚落。

  王元宏:这是我非常难忘的,这是创业开始的一个打击。我想这是一个打击。他希望我将这些商品送到中部的一个地方叫埔里,我当时问他,为什么我这个商品要送到埔里去卖呢。他就接着说,因为埔里的少数民族,原著民比较多,这个商品肯定比较适合他。

  主持人:为什么说它是一个打击呢?他是否定你们的设计吗?

  王元宏:他等于是否定我的款式,并不适合多数的消费者来穿着。不适合都市人穿着?多数人。因为他建议我去到那个地方去卖给少数民族,是少数的消费者。这个当然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的。

  丈夫在外面受到的境遇,作为设计师的妻子并不能感受到,对于自己的设计,王陈彩霞始终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主持人:您当初创立这个品牌的时候,好像就是要把它注入更多的中国元素,是您从小的情结,比较喜欢中国这种物件,还是什么呢?

  王陈彩霞:其实我觉得,一个服装的品牌,在全世界,比如说为什么有日本的服装,有美国时装,有意大利时装,有法国时装,那什么叫做中国时装。我觉得每个人都比较了解自己的民族,然后也比较了解自己的文化。我觉得你要做自己,你一定是要做到没有人有的。然后你可能回过头看看,我们本身自己的资产是什么。我觉得才能在全世界,才能够让人家看到你是一个中国的品牌,而且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个品牌,那当然是做自己。

  理想固然重要,可是现实却很严峻,设计部门源源不断出品的新样式,摆上门店的货架,立刻就成了卖不出去的积压品,一连几个产品季节都是这样的情况,公司账面上的资金也越来越少,门店的店长和销售人员也纷纷辞职跳槽。

  此刻,整个公司的焦点都集中到了王陈彩霞的身上。王陈彩霞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她甚至觉得,无论是同事还是自己的丈夫,看待她的眼光都变得那么不可琢磨,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就是整个公司的罪人。甚至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坐一部车,却不说一句话。

  王陈彩霞:站在敌对的那个方式在看对方。那种心情真是好长一段时间,是这样子的。可能他叫你去开会做什么种种,你也不大想要去理他们,你跟他们讲什么,他们就听不懂,你也不想讲太多。那就是我当初的心态。

  主持人:那对你们的经营有多大影响?

  王总:我记得最多达到了5000多万台币。

  几千万元的损失,让小俩口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创业积攒的家底几乎赔了个精光。这让他们深刻体会到创业难,守业更难。是继续坚持还是改变自己的设计理念?此时的王陈彩霞非常矛盾,她也怕公司就这么倒下去,对于自己的理想她似乎也有点动摇了。

  但是自从王陈彩霞从家里偷跑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她绝不是一个轻易向命运低头的人。她一定要找到那条成功之路。想想当初创业时的艰难两个人都能一起挺过来,现在公司遇到困难,就放弃了吗?可是怎么样才能继续走下去呢?王元宏不忍心看着他和妻子创立起来的公司就这么倒下去,他要改变,他要突破,但是从哪里突破呢?问题又出在哪里呢?

  思来想去,王元宏觉得应该还是应该和妻子多多沟通,只有两个人达成一致,才能挺过难关。

  王元宏:大家都知道,企业里面研发部门跟营业部门永远是对立的。那刚好我又是负责营业,我太太又负责这种设计跟研发。那这个部分当然难免会常常碰到很多争执的事情。这是过去我们一直争执的,当然每一次在营业跟设计争执的时候只有通过会议。通过沟通。

  王元宏试着和妻子慢慢沟通,并且建议妻子走出去考察研究,王陈彩霞也能体会到丈夫的苦心,她也决定走出去,到欧洲的时尚之都感受一下

  整个考察的行程是紧凑而愉快的,欧洲是现代时装的发源地,各大国际品牌在这里汇聚,在这里,王陈彩霞感觉自己像是干渴了多年的树苗,由内到外接受了一次时尚之都的洗礼。在欧洲,她不仅学习到了立体裁剪的最新手法,也触摸到了顶级面料的质地,更体会到了如何把民族文化巧妙融合到时装设计中。最重要的是,她发现,在欧洲,有很多人喜欢样式特别的时装,很多人也对她的时装设计理念很感兴趣。

  这次欧洲之行,让王陈彩霞坚定了把夏姿-陈做成国际品牌的决心。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将受到一个不小的打击。

  王陈彩霞:我到了法国,其实我会常常在夏奈儿这几个大品牌店里,我会反省自己说,我到底哪里做不好,我会差他们差那么远。那我有个企图心说,我真的有一天,要跟你一样。

  在欧洲,王陈彩霞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精品时装的脉搏,精品时装要赢得市场,除了设计的因素,面料的质地也很关键,于是她决定向欧洲的面料制造商订购一批高档面料,但是她没有想到,手里攥着钱,竟然花不出去。

  王元宏:到巴黎到意大利去的时候,他都不给你进展览会里面去看,就是你可以进去看了,他也不卖给你。他认为你台湾来的是要拷贝,因为那个时候台湾是做低单价,大量出口。那事实上我们是为什么要跑到欧洲去买面料,因为我们在做精品,我们要做最好的。他不会相信说,一个台湾的设计师会来这边买这么好的面料。我太太是很坚持、很执着。所以我们希望买他的面料,来设计出带有中国的这种现代中国的作品。所以每一年,我们每一季都会将我们所做出来的目录寄给厂商,给他了解说,我们在帮你做些什么。虽然我们是在台湾,我们是一个小的客户,可是我帮你的东西,做出来是你根本没有想到说,会有带有中国(特色的)这种服装,所以每一季我们都去做。慢慢他们就开始接触到台湾,然后了解台湾,然后就很愿意来做。到现在呢,当然这一二十年来,他们也很愿意跟我们做。因为到台湾他只要做夏姿-陈。

  解决了面料问题,王陈彩霞也逐渐改变了原本直接生硬的设计方式,更多地将中国元素巧妙地运用在时装中,采取了西方服装立体剪裁方式来剪裁服装。同时,王陈彩霞也十分注重服装的品质,除了面料之外,就连一个扣子都是选用品质最好的。

  王元宏看着妻子的转变,心里也十分高兴,他也和自己的销售团队重新设定了经营策略。经过两个人共同的努力,他们的服装销售慢慢有了起色,继而在台湾有很多政要和他们的太太开始选择穿着夏姿-陈的服装出席重要场合。短短几年,夏姿陈先后在台湾、巴黎开设了48家专卖店,2003年,他们开始布局大陆市场,跟随王元宏多年的小儿子王子玮来到大陆,负责大陆市场的开拓。

  2005年,他们租下了上海外滩9号,招商局大楼的两层楼,开设了夏姿陈旗舰店。成为进驻外滩的惟一中国高档时尚品牌。

  王陈彩霞:当初我们在争取这个店的时候,我们外滩这个店也是花了很多的心思、很多的力气。我们有跟我们这些房东,我提出了一个条件说,也不是条件,就提出一个诉求说,你看这整个外滩,早期都是外国人的天下,没有一个中国的。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有一个中国的品牌可以进来呢。他们也觉得这样很对。所以我们是惟一一家,就是中国的品牌在外滩上面,希望能够跟国外的一线的品牌去竞争、媲美。

  王元宏先生和王陈彩霞告诉记者,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定要赚多少钱,但是只要诚信经营,一步一个脚印去做,就会成功。

  在王元宏一家人的共同努力下,不到30年时间,夏资陈从一个小服装加工厂成长为国际知名品牌。年销售额超过上亿元人民币。在大陆发展的几年时间里,他们又先后拓展了6家直营店,到2010年,他们将在全球拓展100家直营店,这其中最少有一半会来自大陆。他们相信,在当今世界,只要立足大陆,就能放眼全球!

  来源:CCTV.com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