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我的弟弟叫齐秦--台商齐鲁在大陆的创业故事

2008年02月04日12:32
华夏经纬网

齐鲁与齐豫、齐秦

  2001年11月11日,上海的南京西路上,一家麻辣火锅店正式开张。围观的人把店门口几乎围得水泄不通。在前来剪彩的众多嘉宾中,人们发现了两个十分熟悉的身影,他们就是在中国赫赫有名的歌星齐秦和齐豫,

  齐鲁开业致辞:我们台北"齐辣"还有上海"齐辣",是由我本人齐鲁以及我的弟弟齐秦,我的妹妹齐豫,我们三个人共同投资、筹划所设立的上海齐辣。

  在台上致辞的这个人名叫齐鲁,是齐秦和齐豫的大哥,这家餐厅正是他带着弟弟妹妹共同投资创办的,因此,餐厅也有了一个"齐"姓的名字--"齐辣"。

  齐秦:哥哥找了些上海的朋友,起了这样一个头,完全是由哥哥一手耕耘起来的。

  齐豫:齐秦跟我原来从事的是音乐的工作,提供给大家的是精神粮食,现在有我哥哥的加入,我们给大家提供点具体的粮食。

  在中国,齐秦和齐豫的名字几乎是妇孺皆知,姐弟二人以一首首脍炙人口的作品,打动过无数人的心。十几年来,他们的经典歌曲一直被人们传唱着,齐秦和齐豫也成为中国流行乐坛的标志性人物。

  跟弟弟妹妹相比,齐鲁在中国大陆几乎没有什么知名度,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齐秦和齐豫还有一个哥哥。那么,作为名人大哥的齐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会在上海开起了餐厅?这家名为"齐辣"的餐厅,又承载着齐氏兄妹三人怎样的情感历程呢?故事还要从他们三人小时候说起。

  齐鲁的父母都出生在东北,父亲祖籍山东,1949年去的台湾。1950年出生的齐鲁分别比妹妹齐豫、弟弟齐秦年长7岁和10岁。

  齐鲁:山东有个简称是鲁,所以爸爸就给我取个名字呢,我叫齐鲁。山东有一个济水,爸爸叫齐济。(济水)起源于河南、所以我的妹妹也就叫做齐豫。据说这个济水也经过了陕西,所以最后弟弟出来呢,爸爸给他取个名字叫齐秦。

  齐鲁的父亲是个读书人,望子成龙的心情十分迫切,对孩子的管教也相当严厉。而作为长子的齐鲁,更是被父亲寄予了厚望。可小时候的齐鲁却十分顽皮,在父亲那种"棍棒出孝子"的传统教育方式下,齐鲁从小就没少挨打。

  齐鲁:所以从小爸爸骂我骂得非常凶,也打的很凶。常常被爸爸吊起来打,我想家里面的,烟灰缸、鞋子、鞋板子、皮带、皮鞭、藤条、扫帚,大概无所不用其(极),打得是满屋子跑、满屋子跳。

  俗话说长兄如父。齐鲁长大之后,齐秦、齐豫只有几岁时,父母由于外出忙碌经常不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就落在齐鲁的身上。大概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也可能是遗传的因素,长大后的齐鲁像父亲一样,脾气也很暴躁。因此,在教育弟弟妹妹时相当严厉,有时也会对他们发脾气,甚至是打骂。

  齐鲁:打是打,也打,小嘛,你想我15岁的时候,齐秦才5岁。你说现在看一个5岁的小孩,打他脑勺,为什么这样子。蛮习惯的好象。妹妹当然很少了,因为总是女孩子,妹妹也很听话。齐秦有时候闹的时候,就打他。所以他们大概那个时候,也不一定很认知,对哥哥有什么样的感觉,我想大概就是一个字,怕。

  从那时起,齐秦和齐豫对大哥的害怕多过了亲近,常常敬而远之,再加上年龄的差距,使得他们和齐鲁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了些隔阂。而齐鲁也只当弟弟妹妹年纪还小,认为他们长大之后,自然就会理解自己。

  就在齐鲁24岁那年,父亲却决定将他送往日本读书,一向严厉的父亲,为了让儿子能够真正地在国外生存下去,在给了齐鲁一年的学费之后,就命令他不准再回台湾。而那个时候的齐鲁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走,竟然就是整整十二年。

  齐鲁:爸爸说,你要自己能够独立,我也没有任何更多的钱再给你。好像我是被丢出去的感觉。

  解说:刚到日本的时候,齐鲁甚至连一句日文都不会,为了生存,他只是靠着叔叔的关系,在一家中国餐厅打工。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厨工。

  齐鲁:就是专门收碗盘,然后洗碗筷,洗杯子。我就洗了三个多月。生意好的时候,我一天大概洗杯子,洗将近要800个左右。就是左转右转。

  随后的日子里,齐鲁除了忙于学业,还要打工赚钱,有时候一天下来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甚至都没有足够的钱买一张从日本到台湾的往返机票。从小个性就很好强的他,也从不跟家人诉苦,而家里的情况,他更是不得而知。

  齐鲁:我觉得我那个时候跟家族,几乎是完全脱落的感觉。我就是一个人了,我也别无他求,也没有办法求他,就是自己的生存。

  在日本的十二年,齐鲁还做过导游、日文翻译、调酒师、健康食品代理商等十几份工作。可当他忙于生存的同时,跟家人的联络却越来越少了。家的感觉对于身在异国他乡的齐鲁来说,似乎也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淡漠了。

  1979年,正当齐鲁在海外漂泊、努力生存的时候,妹妹齐豫在台湾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橄榄树》。凭借着台湾乐坛泰斗李泰祥先生的精心打造,加上齐豫天籁般的嗓音,《橄榄树》一炮而红,齐豫也成为台湾当时最炽手可热的歌星之一。

  随后,在齐豫的帮助下,弟弟齐秦也从当初的叛逆少年,逐渐走上了音乐的道路,并于1985年推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狼的专辑》,使他在台湾迅速走红。

  然而,弟弟妹妹身上发生的这些巨大变化,远在他乡的齐鲁,只是偶尔通过母亲的来信才了解到一些,而他本人跟弟弟妹妹之间,却很少联系。

  1986年,当齐鲁回到台湾的时候,齐秦和齐豫都已经是台湾当红的歌星,整天都各自忙于自己的演艺事业。

  刚刚回到台湾的齐鲁,一时很难融入到弟弟妹妹的生活当中,兄妹三人甚至连聚在一起吃个饭的时间都很少。齐鲁这才意识到,自己跟弟弟妹妹之间已经十分疏远了。

  齐鲁:当初他们两个已经是非常成名的歌星,他的生活范围跟我是有很大的差距。何况从我当兵开始,我20岁的时候当兵开始,一直到齐秦当兵完,这一段时间,我们也几乎没有太多的交流。所以是有点让我觉得冷漠感。事实上让我觉得落失感。

  那段时间,齐鲁常常在家里独自一人听着齐秦的歌。每当夜深人静,音箱里传来齐秦那熟悉的声音时,他似乎比别人更能体会到弟弟的心情。在海外漂泊的岁月里,齐鲁忽略了与弟弟妹妹的沟通,而他独自在外生活的坎坷与艰辛,一直在父母身边的齐秦和齐豫也无从体会。兄妹三人十几年的隔阂,一时间似乎似乎很难逾越。

  在齐鲁回到台湾的几年之后,父亲因病去世。在父亲离世之前的那段时间里,齐鲁和妹妹齐豫,弟弟齐秦轮流在医院照看父亲。而那也是齐鲁回到台湾之后,跟弟弟妹妹见面次数最多的一段时间。尽管父亲对兄妹三人的教育过于严厉,尽管在父子之间始终有些心结没有解开,但那份骨肉亲情,却是谁都无法割舍的。

  齐鲁:爸爸走之前,在床上跟我们说,这次的得病,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让三个子女回到自己的身边,这句话的确是心理感触比较多,我并不恨我爸爸,齐秦在小的时候,可能对爸爸有一些不太谅解的部分。

  父亲的临终遗言,让齐鲁突然体会到,亲情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也让他觉得作为长兄,他有责任让齐家人能够更多地团聚在一起,找回曾经失落的亲情,可此时的齐秦和齐豫早已成为公众人物,就算齐鲁一心想消除与他们在情感上的隔阂,但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能让他跟弟弟妹妹多一点交流。

  正当齐鲁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看到了一些希望。齐鲁和齐秦兄弟俩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厨艺,而且都爱吃辣。齐秦在空闲的时候,常常亲自下厨,并请一些朋友来家里品尝。有一次在家里做麻辣火锅的时候,他叫上了同样爱吃辣的哥哥齐鲁。

  齐鲁:有人提议就说了,每一次来都是小哥(齐秦)做给我们吃,这个干脆开个店好了。就这个起头呢,齐秦就说,哥,刚刚你也没事,要不你来开这个麻辣火锅店怎么样。

  齐秦的这个建议,让齐鲁突然意识到,如果能跟弟弟一起开个火锅店,也许兄弟之间就有更多的机会交流,也能让自己对这个十几年没在一起相处过的弟弟多一些了解。于是,齐鲁立刻同意了弟弟的建议。在他看来,这个火锅店不只是一个餐厅,似乎更像是他和弟弟齐秦一起重新建立的一个"家",一个兄弟姐妹之间沟通的桥梁和纽带。因此,他不仅给火锅店取名为"齐辣",在LOGO的设计以及店面的装修上,更是充分体现了一个 "齐"字。

  刚开业的齐辣火锅店生意非常火爆,来捧场的顾客除了演艺圈和媒体的朋友,还有很多齐秦、齐豫的歌迷,每天都是顾客盈门。由于齐秦的演艺事业正如日中天。因此"齐辣"的所有事务都是由齐鲁和太太张秀卿来打理。

  齐鲁:生意好的时候,我们晚上光洗碗,客人走了以后,洗碗、洗盘子还要洗到两点半到三点。

  齐太太张秀卿:因为我们很小,那时候才11张桌子而已。一天的人民币可以达到,最高等于是,一天的人民币是五万。

  店里的生意如此红火,齐鲁十分欣慰。然而真正让他感到开心的还是齐秦、齐豫的每一次到来。

  齐鲁:齐秦一定是进门以后一定会问说,我哥在不在。这是第一句话。哥呢,第二句话。他们说在厨房里面。我弟弟齐秦一定是走到厨房里面去。哥,我来了。来了,好啊,坐啊,我待会出来陪你喝酒。是这样的一种,这个我心里很满足。

  齐太太张秀卿:有时候齐豫曾经也到店里面来洗过杯子,一旦很忙的时候,她也帮忙洗杯子,帮忙招呼,这个都有过。

  "齐辣"就如同一个家一样,将兄妹三人又重新聚在一起。可是好景不长,就在"齐辣"火锅店开张3个月之后,来的客人却越来越少了,甚至一天下来连一桌客人都没有。凭借着齐秦和齐豫的名气,加上媒体的炒作,以及齐鲁夫妻二人的精心打理,"齐辣"的生意按道理说应该越来越好,可为什么仅开张3个月就无人问津了呢?

  齐鲁:我们起初的定位是,一个人进来,屁股一坐下,锅底一上,一个人360块(新台币)。所以也有个笑话,10个人,一屁股坐下,锅上来了,还没开始吃,3600块(新台币)。那在一般的店来说的话,一个火锅大概是连锅底300多块。然后单点的肉,或是一些涮品类的东西,不到500块。

  比普通的火锅店竟然高出七 八倍的价格,"齐辣"一下成为当时整个台湾最贵的火锅店,这也使得"齐辣" 火锅店开张之后,几乎再也没有回头客。万般无奈之下,齐鲁和太太只能靠裁员来维持"齐辣"的正常运转,直到最后,店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太太在外面当服务员,而齐鲁则负责厨房里的工作。

  那段时间,齐鲁不仅要亲自下厨,还要负责厨房里所有的杂事,常常一天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很多人都劝他干脆让"齐辣"关张,就连齐秦也劝哥哥没必要那么辛苦。但个性倔强而又坚强的齐鲁,却始终坚持要把"齐辣"开下去。

  齐鲁:如果当初我不能够撑下去,或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或是我没有那个毅力,我想我跟齐秦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因为它好像就没有一个线头缠在一起的感觉。

  "齐辣"最初的火爆,缘于齐秦和齐豫的明星效应,但明星效应只能是一时的,要想真正吸引顾客,餐厅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于是,为区别于其他的麻辣火锅店,齐鲁每天都会跟太太一起,研制不同口味的调料,仅辣味的调料,就研制出了十几种。在他的坚持与努力下,"齐辣"的生意终于一天天好转,并逐渐恢复了当初的火爆。

  2000年,齐秦在大陆举办的巡回演唱会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他开始把事业的重心从台湾转移到大陆。为了配合齐秦事业的发展,齐鲁把"齐辣"也开到了上海。但有过台北"齐辣"最初的教训之后,齐鲁意识到,开餐厅最重要的还是菜肴的口味。因此,他常常与厨师们一起研究各种新菜,事实上,"齐辣"的很多菜在别的餐厅根本就没有,因为那些都是齐鲁自己的独创。

  采访齐辣老员工关清文:其实他一共发明了,应该差不多有五六十道,我们菜谱上的菜。

  采访齐鲁:好像很多地区也都蛮喜欢吃臭豆腐。我就用几种蛋跟臭豆腐混合在一起。所以我里面有小块的有鸡蛋、有鸭蛋,有鹌鹑蛋,还有皮蛋。就把这几个蛋凑在一起,所以叫混合的蛋,简称叫"混蛋臭豆腐",这也是一个辣菜,但是非常下饭。

  正是"齐辣"有很多独一无二的特色菜,使得不少原本慕名而来的朋友,也逐渐成为这里的常客。

  采访顾客:我是熟客,老板都认识我了,服务员都认识我了,新来的服务员,我还知道他是新来的。

  上海"齐辣"开业6年来,生意一直都不错,这让齐鲁觉得十分欣慰。不过,和在台北开"齐辣"时一样,他心里最期待的,依然是弟弟妹妹的到来,每当齐秦或者齐豫要来店里的时候,就是齐鲁最开心的时候,甚至还会亲自下厨炒上几样弟弟妹妹爱吃的菜。

  采访齐辣老员工关清文:他有过一次,齐秦来了之后,然后他就给他炒了菜,炒了一个菜,我记得好像是齐辣豆干丝,这个菜是从台湾带过来的。据说是齐秦在台湾的时候,也爱吃他这个菜。

  采访齐太太:即使他不要亲自下厨,他会很张罗,你就会感受到那种感觉。等一下齐秦要来,你把那个306桌子摆好,,先把冷菜先下下锅,把那个什么酒(拿出来),他要喝二锅头,其实我们店里不卖二锅头的,因为齐秦爱喝二锅头。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已经独自移居美国,妹妹齐豫常年定居台北,弟弟齐秦安家在北京,自己和太太则生活在上海。一家人各分东西,很难聚首。尽管如此,齐鲁仍然会时不时翻出兄妹三人小时候的照片,给太太讲一些他们小时候的故事。

  齐太太:他们可能一年不见面,可是他们在一起的那一种感觉,你可以感受到那种亲情。就如同他自己可以骂,他可以骂的很凶,但别人不可以骂,你千万前来不要骂,他绝对不允许别人讲他,可是他自己可以讲,就像自己的小孩子一样。

  齐鲁:曾经有人说,我们这三个人这一辈子都是流浪的命。所以在齐秦的歌里面也好,在齐豫的歌里面,也是让人有这个感触在。在此我也希望能够藉由"齐辣",能够有一种归宿感。

  如今齐鲁几乎每天都会呆在上海"齐辣",每当客人逐渐散去,餐厅里只传来那些熟悉的歌声时,过去的种种总是会浮现在齐鲁的脑海里。

  他渴望用"齐辣"这样一个特殊的"家"来维系齐氏家族的全部情感。并且,齐鲁也在计划将这个"家",开到中国更多的城市,将"齐辣"作为齐氏家族的一个产业,代代相传。

  来源:CCTV.com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