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章嘉玉:台湾“基金女掌门”的颠簸人生

2008年03月04日13:42
华夏经纬网

  她曾叱咤台湾证券界,三年内资产从五十万台币到八千万台币,又在1990年起台湾股市深度下跌时赚来的钱一下子赔光。几起几落,章嘉玉不但没被击垮,反而成为了运用二百多亿基金,玩转金融市场的著名理财专家。这位工作起来不把自己当作女性的荷银投资管理资深副总裁现在从台湾到上海,她说退休前要在这个充满活力和朝气的地方,为民富国强再尽一点力。

  简历:

  1960年12月生于台北

  现任 泰达荷银基金副董事长

  荷银投资管理(亚洲)中国区总裁

  历任 台湾怡富投信企划部经理

  台湾光华投信总经理

  湘财荷银董事长

  章嘉玉感言:

  人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任何您将面临的挫折、困难都能够帮助您变得更成熟更圆融。面对中国璀璨的未来,让我们一起怀抱激情,志向远大,相信我们都可以有丰足的人生。

  听表姐的话买了第一张股票

  叶蓉(以下简称叶):您最早接触到股市是什么时候?

  章嘉玉(以下简称章):我是1987年吧。

  叶:二十年前了?

  章:对。我常常觉得上天对我有非常巧妙的安排,我从小最讨厌数学,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是在一个投资管理公司,然后还做到这样的。

  叶:很高的管理职位?

  章:很高的管理职位,从来没想过。我开始是在台湾大学读图书馆学的。1987年回到台湾后,我其实是想要把我在国外学的行销用过来,我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学校学行销的。开了一个服装公司,开了一个小咖啡店。很多年轻小女生小时候的梦想。

  叶:当时结婚了吗?

  章:还没,然后我的表姐跟我说章嘉玉买张股票吧,现在股票赚钱。哦,会赚钱啊,股票是什么,小时候学校总是读了一点,但搞不清楚的,赚钱就买吧。我参与了股市,我用台币五十万买了人生第一张股票叫中兴纺织,还记得是11块,在这叫三枪牌。

  从八千万台币到一无所有

  叶:是不是因为你在股市发展得很好,一发不可收拾,然后慢慢慢慢就变成了一个专业炒股人?

  章:其实不是,我是被股市修理得很严重的人,我在1987年进入股市的时候,股市一千多点。然后到了1990年,站上一万点,我把所有股票都卖了。我有八千多万。

  叶:八千多万?

  章:对。

  叶:五十万到八千多万,三年时间?

  章:对。然后到了3月份,台湾股价指数是那时候的新高,12682点,之后就一路往下跌。叶:但是你已经出来了?章:已经出来了,对,但是你知道投资股票赚过钱的人都觉得自己很神的,都觉得自己可以掌握的,不然怎么赢嘛。所以我就从七千点开始买,那时候读很多书啊,技术分析啊,各式各样的理论,画图啊,我们就开始抢,觉得已经从一万两千多点跌到七千点了,我就从七千点开始一路往下买,投资上不是有金字塔投资法嘛,跌的越多,买的越多,我就一路买,向下摊平,摊到我自己摊平。

  叶:赚的八千万全部又都还回去了?

  章:那当然,一无所有。因为你觉得你会赢嘛。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是听到股票两个字大概就会翻脸的,因为我会说证券是吃人的市场,股票投资千万不可以乱碰,碰了怎么死的都搞不清楚。

  叶:这是你当时的心态?

  章:是。所以我有一段时间觉得老天对我很残酷,因为很短的时间把我高高捧起,但是又重重摔下。

  我就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鬼

  叶:除了没借债,我觉得你还有一个幸运的地方,毕竟你手里还有个服装店,还有个咖啡馆。

  章:通常你不专心做一项事业,交给别人打点的时候,那个事业一定也不会成功,因为它没有你的心血投入嘛。那最后的下场就是两个也都倒店关门了。

  叶:那我觉得这是从人生的巅峰直坠谷底啊。

  章:是是是。这是后来我为什么决定进入这个行业很重要的关键,因为我觉得我其实从小天生就挺好奇的,然后也挺不服输的。我总是想知道说,奇怪,为什么。我后来有一个很重要的体认,就说真奇怪了,这个证券市场任何一个经济发展先进的国家都必然存在,而且它不管中间的人来人往,它始终存在。

  叶:它是在的?

  章:对,它不管你中间谁来谁走,更奇怪的是它越变越大。我想我那时候才30岁嘛,想搞清楚它到底搞什么鬼吧。然后后来又想想这个市场里面所有的游戏规则,你这个市场架构运用的工具、投资方法全部都是老外,就是西方世界的产物。我就想,我打不过你们,我加入你们可以吧。我搞清楚你们到底在干嘛,你们在想什么,这个市场到底会怎么发展。

  叶:用我们这边话来讲,叫哪儿跌倒哪儿爬起来?

  章:嗯,所以我就想说,好,我就加入你们。所以我那时候就到台湾第一个外商证券投资顾问公司去做,叫怡富证券投资顾问公司。从小朋友开始做,我做的工作就是分析啦,行销啦,了解市场了,把国外的东西怎么样转化成让那时候的台湾投资人能够理解的东西,基金啊,投资理念啊,等等,我很庆幸我在那个时候做了这个选择。

  “特别”先生给我特别幸运

  叶:后来在职业当中其实还是一路当中走得很顺了,我知道你特别肯付出?

  章:有人说我是工作狂,我就是专一。

  叶:和先生是什么时候开始结缘,开始一段那么好的姻缘?

  章:应该是2000年吧,六七年前。

  叶:他做什么的呢?

  章:我的先生在退休前是做软体。

  叶:他现在已经不做工作了,享受生活了?

  章:是。我觉得他是个很特别的人。

  叶:你指的特别是什么?

  章:他是一个很有他自己想法的人,他也不太完全在意世俗的看法。他觉得他想要达到什么他达到了,他就会去选择他要过的生活。

  叶:你说的他做软体是指软件工程师?

  章:软件工程师,他其实自己有一个软体公司。他应该在98年吧,就把软体公司的一部分的股票卖掉了,然后就休息了。

  叶:他觉得他赚够了他足够的钱。

  章:应该是吧。还有一个他因为工作的投入,所以有很长的时间身心觉得很疲惫。因为是他自己的公司嘛,他就想休息一下,所以就选择了把公司的一部分股份卖掉,然后就休息,后来就退休了。而且那时候他人生很重要的事情还没完成,就是他没有结婚,所以他就进入他人生的下一个阶段、重要的工程,就是去结婚。那我很幸运。

  来源:世界经理人   作者:潘悦 吴莹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