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台湾富家子爱上海南姑娘 落户海南当农民

2008年04月28日10:04
华夏经纬网

    CCTV.com消息:两个风华正茂的台湾青年,追随父亲的脚步来到三亚,一个养鱼苗。

    蔡东霖:30多万条鱼苗一夜之间全部就死亡。

    一个种木瓜。

    余坤志:当时扔掉了瓜估计也有几十万斤。

    年纪轻轻,在海南当起了地地道道的农民。是父母之命不可违?还是海南姑娘留住了他们的心?《缘分》讲述两位台湾富家子弟与海南姑娘的情感故事。

    养鱼苗的两岸夫妻

    位于海南岛最南端的三亚,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这里优美的风光、宽阔洁白的沙滩、清澈湛蓝的海水,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而这里漫长的海岸线和优良的港湾,也吸引着大批台商到这里投资海水养殖业。

    在距离三亚市区15公里的一处港湾,就生活着这样一对两岸夫妻,丈夫名叫蔡东霖,来自台湾省嘉义县,妻子名叫陈丽馨,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三亚姑娘。别看夫妻俩年纪不大,但他们经营的龙胜鱼苗繁殖场,在海水养殖业界却是远近闻名。

    记者:这里养的是什么鱼?

    蔡东霖龙胆石斑。

    记者:一条有多重?

    蔡东霖最大的有220斤,最小的一条80多斤。

    龙胜鱼苗繁殖场,是蔡东霖的父亲蔡江赐12年前创办的。5年前,22岁的小蔡子承父业,来到三亚和父亲一起养起了鱼苗。经过几年时间的磨练,小蔡已经成为养殖鱼苗的行家里手。如今,担任着三亚台商协会副会长的老蔡,甘愿退居二线,把接力棒交给了儿子和儿媳,放手让这对年轻人来经营。在他们的鱼苗繁殖场里,除了龙胆石斑,还有老虎斑、青斑、金鲳等20多个热带海水鱼品种,数量有一万多条。这些种鱼年产鱼卵10万公斤,鱼苗上千万条,除了供应海南本地市场,还远销广东、福建等省份,以及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

    记者:这个是产下来多长时间的卵?

    蔡东霖产下来12个小时。孵化一个月以后,大概就像这么大的鱼苗,像这个鱼苗,现在市面上价格一条一块五。

    蔡东霖和陈丽馨这对年轻的两岸夫妻,是2005年7月相识,2006年结婚的。虽然结婚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但这对年轻夫妻却经历过很多同龄人无法想像的大起大落。让夫妻俩最为刻骨铭心的,是一池塘30万条军曹鱼苗,一夜之间全部死光。

    蔡东霖平常我们都是晚上10点睡觉,早上大概6点就起来了。起来以后,我们在逛鱼塘的时候,就看到水面上,有将近3米宽,40多米长,全部都是死鱼,全部都漂上来了。死掉了以后,就全部变白了,漂到水面上。

    前一天晚上还好端端的鱼苗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全部死光了呢?莫非是有人下毒?就在小蔡猜测出事原因的时候,及时赶到鱼塘的老蔡帮儿子揭开了疑团。

    蔡东霖当时刚踏入水产这个行业,我对这种鱼的性质也不是很熟悉。那时候一塘鱼苗大概有30万条,我们那时候因为经验不足,估计的数量,估计不到那么多,我们估计大概几万条,所以没有特别要注意打氧,还有换水的方面,所以说导致那天晚上,就一塘鱼苗,大概30多万条一夜之间全部就死完了。当时价格一条鱼苗是三块多钱,三块五。所以说那是最惨痛的一次教训。

    因为错误地估计了鱼苗的数量,没有及时补充氧气,30多万条军曹鱼苗全部死光,一夜之间损失了一百多万元,虽然父亲没有责怪自己,但初出茅庐的小蔡还是一再责备自己。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正是因为有了这次教训,小蔡更加认真地钻研养殖海水鱼苗的各项技术。而看着整天操劳的丈夫,陈丽馨也主动提出每天早晨帮助丈夫去市场上购买鱼食。

    陈丽馨然后他就会自己,5点半,6点钟的时候就自己起来,就坐车出去拿饵料,拿完饵料以后,接下来回来又要处理鱼卵,处理完鱼卵以后还要喂鱼,看小苗,那时候就觉得他特辛苦,后来就想一想说,我还是帮他分担一点吧,毕竟我本地人的话,一些采购问题也是比较方便一点,所以后来我就变成了,我就跟他讲,换我早上帮他拿饵料,然后一些采购的方面由我去负责。

    有了妻子的帮助,小蔡感觉肩上的担子轻了很多。

    陈丽馨像现在旺季的时候,都要提早订,不然有一些其他鱼排的,他们每天很早已经订了,如果出来晚的话就没有鱼料买了。

    种鱼吃得好,产的卵多,孵化出来的鱼苗成活率高,小蔡夫妇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蔡东霖一塘鱼苗是金鲳鱼,金鲳鱼当时一条鱼苗卖两块钱,一塘鱼养了30万条,最后大概卖了60万块人民币。那堆钱,大概这么多,这么宽,10万10万,一叠一叠这样。

    看着客户递上的60万元人民币现金,小蔡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但这时,一个潜伏的危机也在向他们逼近。当时,在大陆各地的海鲜市场上,金鲳鱼都非常畅销,每公斤卖到36到46元人民币,一公斤金鲳鱼卵也卖出了25000到30000元人民币的高价。看到金鲳鱼有市场,小蔡一下子就养了4000条种鱼。就在小蔡盼望着这些种鱼能帮他赚大钱的时候,没想到2007年鱼卵上市没几天,价格就一路狂跌,最便宜时卖到每公斤500元也无人问津。而这时,自己的鱼卵还没来得及上市,这下钱没有赚到,还因为培育种鱼赔进去将近200万元人民币。如此沉重的打击,一时间把这对只有20多岁的小夫妻压得透不过气来。

    陈丽馨然后他都是忙一忙,到晚上的时候就很累,很早就睡了。可是他通常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他就睡到一半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情况,就是他会自己坐起来。我说东霖你在干什么,我当时还挺紧张的,后来慢慢就跟他讲,你不要这样子坐,这样子坐着并不好睡,你这样子会摔到床下,或者是撞到桌子,我就劝他躺下来,刚开始还不愿意,慢慢劝了几次以后,他才会慢慢躺下去,就像安抚小孩一样,要慢慢哄他,他才会慢慢睡下去,不然他还在那里坐,自己就蛮担心的。

    记者:当时你知道自己每天半夜会坐起来吗?

    蔡东霖我不清楚。

    陈丽馨他自己并不知道。

    蔡东霖我老婆讲了我才知道。

    陈丽馨都是我早上告诉他的。我问他,我说你晚上有没有坐起来过?他说没有啊。然后我问他,我说你知不知道我在叫你,他说我也并不知道,他说你有叫我吗?我说有啊,我叫你你不知道吗?你还看我一眼呢,他说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然后我才跟他讲,我说你半夜自己会坐起来。然后我说估计是你压力太大的原因。

    金鲳鱼卵价格狂跌,是这对年轻夫妻婚后面临的最大一次挑战,虽然有迷惑,有彷徨,但痛苦过后,前面的路还是要走下去。4000条种鱼每天就要吃掉8000元人民币的鱼食,而鱼卵跌到每公斤500元也没有销路,面对巨额损失,他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蔡东霖一下子价格跌那么多,养殖户也不敢养,

    记者:你怎么办?

    蔡东霖就把自己的鱼塘,把苗放满,因为我们是鱼卵不好卖,多做点鱼苗。反而很少人做,鱼苗会好卖。当时鱼苗就大量做,然后马上就把种鱼卖掉,因为如果种鱼不卖掉,我们培养金鲳鱼,一天大概要吃到7000到8000块,每天都吃。

    记者:卖掉多少,还剩下多少?

    蔡东霖大概卖掉3000条。当时价格很便宜,原本一斤买回来是35块,卖掉的时候15块,当时不卖的话,一个月要增加20多万的开销。

    因为及时卖掉了种鱼,同时腾空池塘,把卖不出去的鱼卵孵化成鱼苗后,全部放养在里面, 小蔡夫妇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蔡东霖鱼苗卖的量比较多,大概有1000多万条,一条大概赚个一毛钱,大概赚了100万。那三个月是赚了100万回来,补之前培养鱼母的费用。

    蔡东霖和陈丽馨这对来自海峡两岸的年轻夫妻,度过了他们结婚后最大的一次事业危机。也正是在这一年,他俩有了自己爱情的结晶。如今,他们的儿子已经8个多月了。记者采访期间,恰好孩子被奶奶带去台湾还没有回来,记者只拍到了他的几张照片。提起远在台湾的儿子,夫妻俩满怀怜爱,而说到生孩子的事情,夫妻俩难免流露出一丝遗憾。

    陈丽馨像我当初自己一个人回台湾待产的时候,怀孕大概4、5个月吧,他也就回去看过我,大概留了一个星期这样子,然后又匆匆忙忙过来了。然后到我生小孩的时候,等我生完小孩第三天,他才回去,我月子还没坐完,他又过来了,所以就觉得好像还蛮,就觉得说可以理解,但是就会心里面,也是会有一点,感觉会有一点难过吧。

    这对年轻夫妻,毕竟一个只有27岁,一个刚刚24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很多还在享受着花前月下的美好生活,可他们却已经挑起了事业的重担。虽然事业上面临挑战,生活上也有一些遗憾,但小蔡夫妇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海南养鱼苗的企业越来越多,未来的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过去,他们以鱼苗品种多取胜,今后,他们将主打龙胆石斑、青斑、老虎斑等高档海水鱼苗,同时养殖印鱼等市场上还比较少见的成品鱼,降低经营风险,让自己在激烈的竞争当中立于不败之地。

    木瓜园里的爱情

    地处海南岛东南部的陵水黎族自治县,是海南省种植木瓜最集中的地区。在陵水县三才镇,有一家远近闻名的木瓜种植园--八德农场。占地近2000亩的木瓜园里,二十多万棵郁郁苍苍的木瓜树干上,重重叠叠地挂满了椭圆形的果实。

    记者:木瓜树这种树也挺有意思的,同时既有花又有果。

    余坤志它的这种特性,应该说在水果里面是没有的,一般很少有这种情况,就是说它不断开花,又不断结果,然后又不断成熟采摘。

    经营这家木瓜园的是一对年轻的两岸夫妻。丈夫名叫余坤志,来自台湾省台南县,今年31岁,目前担任八德农场的总经理。妻子王紫瑶,今年24岁,是位海南姑娘,两年前刚刚从天津医科大学毕业,目前是丈夫财务上的得力助手。夫妻俩结婚还不到一年,一直和工人吃住在农场里。

    记者:这道菜的名字叫什么?

    王紫瑶我也没有起名字,就叫木瓜排骨煲。那时候我跟我先生还在恋爱的时候,他给我送来一箱木瓜,有生的,有熟的,那个生的木瓜我就拿来,自己想一想怎么做呢?原先他是跟我说,木瓜炖排骨,他说是汤,我就听成了,用砂煲来炖,因为我们海南人做饭,喜欢用砂煲这样子,然后我就用砂煲来炖,自己就这样子做出来了。后来觉得味道还蛮不错的。

    一个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一个是种水果的台商,他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故事要从四年前说起。2004年夏天,27岁的余坤志临危受命来海南接手八德农场。当时,余坤志的父亲余秋雄和朋友合资开办的这家农场,每年亏损1000多万元新台币,创办八年累计赔掉了一亿多元新台币。因为余坤志的父亲在台南有一家规模很大的陵园要管理,自己没有精力经营农场,就委托儿子来接手。刚刚来到陵水的余坤志,对木瓜还是个门外汉,可这时他却要面对一连串的问题--夏天木瓜烂果、秋天遭受台风、冬天木瓜畸形。

    余坤志就在摘瓜之前,前一个星期就遇到台风,树上挂的果很多。台风一来,果比较重,那风一来就更加抵挡不了,几乎等于是毁灭性的,几乎全部都倒了。后来那块地也全部都砍掉,台风过后全部砍掉重新再来。

    记者:那是最大的一次,后来就没有再受那么大的损失了?

    余坤志后来就没有,后来我们对于台风,防台风的意识就特别加强,用竹竿,像我们在种植的过程中,就先把树干拉弯,增加树干的坚韧程度。基本上台风的话,如果真正大的台风,我们当然是抵御不了,小台风一般都没事。

    通过向专家请教,余坤志一一解决了这些问题。也正是经过这些考验,余坤志从一个门外汉变成种木瓜的行家里手。在余坤志的管理下,木瓜园稳步发展,种植面积从500亩扩大到2000多亩,成为海南省规模最大的木瓜种植企业之一。两年后,他又加入三亚台资企业协会,并成为协会最年轻的副会长。这时,一个年轻的海南姑娘走进了余坤志的生活。当时,刚刚从天津医科大学毕业的王紫瑶,应聘到三亚台资企业协会担任出纳。因为余坤志经常到协会来开会,王紫瑶--这个身材瘦弱但做起事来非常认真的女孩子,很快引起了余坤志的注意。余坤志热情地邀请王紫瑶到农场做客,他亲手做的木瓜牛奶赢得了海南姑娘王紫瑶的芳心。

    余坤志木瓜牛奶的做法,最主要就是说,木瓜品质要好。把木瓜放到很熟很熟再来做,就是说熟到都有点发软的木瓜,做出来的木瓜牛奶,它的风味是最好的。我们先把木瓜切开之后,把它的籽挖掉。木瓜直接用勺子挖进去就可以,挖到那个果汁机里头,不用切,不用削皮,这样子动作比较快。就是说只要木瓜够熟,做出来的质量就可以。然后把牛奶加进去,最好加点冰块,因为木瓜牛奶是越冻越好喝,所以加一点冰块进去之后,因为木瓜有酵素的关系,所以如果不够冰的话,它凝结得会比较快。

    余坤志这位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副会长,因为待人和蔼,逐渐赢得了海南姑娘王紫瑶的好感。因为王紫瑶的父母住在距离三亚200多公里的海口,只有她一个人住在三亚,有了困难,王紫瑶也愿意跟余坤志说。

    王紫瑶那次是因为胃痛。那时候我妈妈在海口,那时候她还在动手术,她腰不好。我这人吧,感觉一到生病的时候,平时没有什么痛苦的时候,挺独立的,一到生病的时候,我自己好像觉得,精神就有点崩溃这样子。我那时候又不敢往家里打电话,因为家里人都在照顾我妈妈,关心我妈妈。我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心了。然后我那时候,我家人都在海口,我一个人在三亚这样子,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我就给他打电话。

    余坤志晚上很晚了,大概是2点多吧。我那时候第一个想法,胃痛当然是先送她去挂急诊了,她当时就说不要,感觉可能是一个女孩子,自己一个人住,也不希望人家去那个地方,她只好坚强地忍着痛苦,也不愿意我送她过去。后来因为她痛得睡不着,那我干脆就跟她聊天,把她的注意力尽量分散,不要想胃痛的事情。后来有一段时间就好一点,就又睡了,睡了不久她又打电话过来,又开始痛,就这样子整个晚上,一直是睡睡醒醒这样子。

    王紫瑶就这样熬到了早上7点左右,他就过来,他说不行,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早上他就过来送我去医院,我觉得他这个人蛮有心的。

    这件事进一步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余坤志对自己像大哥哥一般的呵护,让王紫瑶倍感温暖。王紫瑶秀丽的容貌、纤弱的身影,也让余坤志在爱怜的同时,感觉自己有责任照顾好她。可这份感情双方都埋在心里,没有表白出来。一个月后,王紫瑶从三亚台企业协会辞职,返回海口,到一家制药厂上班。两个人不在一起工作了,但是王紫瑶的音容笑貌始终让余坤志难以忘怀。不久,余坤志听说王紫瑶在海口又一次胃病发作,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往海口。

    王紫瑶我那时候是腹部那儿疼痛,靠近胃的位置。疼到我就觉得,好像我就已经没有力气哭了,然后只有在流眼泪这样子。那时候心里也就想着,那时候我妈妈在我身边,我就抓着我妈妈的手。然后我另一只手,我就好想说,他能够在我身边,抓着他的手。真的觉得怎么会有这么疼痛的事情呢?我觉得很难过很难过。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真的很难受。

    余坤志赶到那边,感觉人痛到没有力气。软趴趴的,然后在那边叫。就感觉她特别难受,如果她的痛能够在我身上,我觉得我应该不会那么严重,至少我能够帮她忍受多一点。

    经过检查,王紫瑶被确诊为急性胰腺炎。看着心上人在病床上忍受着病痛折磨,余坤志非常心疼,虽然农场里需要自己处理的事情很多,余坤志还是决定留在海口,在医院里陪伴王紫瑶。

    王紫瑶那时候病房也紧张,我住的是两人一间的病房,他就只能睡在病房的走廊,支一个床,也没有蚊帐,然后那样子陪我,总被蚊子咬,我觉得挺委屈他的,可是他就觉得没有什么,他竟然还开玩笑跟我说,他是皮肤厚,不怕蚊子咬。

    余坤志感觉到处都是蚊子,特别是人疲劳,躺在躺椅上,蚊子就来咬,反正我也不管,咬就咬,我睡我的。可是她如果一有声音,我就马上起来。

    王紫瑶晚上要上洗手间,那他就要帮我,把那个机器,这么大的机器,他抱着它,上面有个这么大的针管。然后还有那个吊瓶,他必须要抱着这两样东西,帮我放好在洗手间里面,然后我上完厕所,他再继续帮我抱着它放回病床,反正我觉得也蛮折腾人的。然后那天输液的时候,我是昏沉沉的,但是我醒来的时候,总是看到他在我身边。

    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余坤志不辞辛劳从农场赶到自己身边,陪伴自己度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时光。这件事让海南姑娘王紫瑶,最终决定嫁给余坤志这位台湾小伙子。2007年6月,两个人正式登记结婚。婚后,王紫瑶辞职来到农场,帮丈夫打理财务。而余坤志为了让妻子身体强壮一些,也经常抽时间帮妻子做上几道拿手菜。这道台湾特色菜--姜母鸭就是余坤志在冬天的时候经常帮妻子做的。

    王紫瑶他又从那里听到说,什么东西养胃,什么东西养身体比较好?他就会去找那个东西,买那个东西来弄给我吃。反正他总是这样补,那样补给我,我觉得来这边,胃痛基本就没有了,胰腺炎也没有再犯过。

    在远离都市的这片木瓜园里,余坤志和王紫瑶这对来自海峡两岸的年轻夫妻,挥洒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他们每天的生活平静而简朴,但他俩的爱情却像木瓜园里成熟的木瓜一样甘甜。

    来源:CCTV.com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