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走近台商

 


放弃台湾百万年薪 方世圣:这是一个机会!

2008年05月21日10:14
华夏经纬网

  五年前,他第一次接触到上海期货市场;三年前,他放弃了台湾的百万年薪,投身于上海期市;现在,拿着每月“够吃饭”的不多工资,他还在上海的期货市场打拼,只因为他相信——“这是一个机会!”

  他就是中国大陆期货公司中首位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高管——方世圣。今年3月27日,方世圣获中国证监会核准其任职资格,正式担任上海东证期货副总经理。

  “上海魅力”

  “大约在2003年,我在台湾的一个做服装制衣的客户同我说,要同大陆的企业做棉花原料生意,让我帮他关注一下当地的价格。当我向当地企业询问价格时,才发现原来在五年前大陆的现货定价已经开始参照期货价格,在期货价格的基础上升贴水报价。”方世圣回忆道。

  此后,方世圣便一直通过网络关注大陆的期货定价。“很巧,我选择的信息渠道就是上海的一家期货公司——上海中期。我上他们的网站,看他们的研发报告,大致了解了大陆期货市场的动态。”通过对这些研发报告的阅读,方世圣发现:不仅是棉花,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的大宗原材料商品,如:铜、铝等,定价均是以上期所当日的期货价格为基础的。

  “这确实让我很吃惊!”方世圣感叹道,“因为台湾一直都没有商品期货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都是参照海外交易所的期货定价。” 

  “你看到过商品的交割仓库吗?我也是近几年才有机会看到交割库的!”这句话似乎不应该从一个已经具有十多年期货从业经历的老期货人口中说出,但当方世圣谈到商品交易时,却情不自禁冒了出来。“我1994年正式在台湾从事期货交易,做豆子、铜、铝等,可是我从来也不知道我每天做的这些商品到底长什么样。是不是很讽刺?直到我到上海工作后,也就是干期货干了十年之后,才有机会看到商品长啥样,交割库到底怎样。”

  方世圣甚至还向记者形象地比划了一下大豆的交割库,“有一次去日照出差,那里正好有一个大豆的交割仓库,我才知道(交割库)原来是个很大的桶,建在海边,由船运来交割入库;出库时,只要桶下的开关一开,交割的大豆就能‘哗哗哗’地流出来!”

  或许就是因为以上海为代表的中国大陆商品期货市场所独有的魅力,擦出了方世圣投奔上海期货市场的“火花”。

  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有“火花”和正式行动之间还是有巨大的差别的,尤其对一个在台湾已经拥有百万高薪的人来说,换工作更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对于这个决定,我大概考虑了有一年吧!”方世圣说道,“最后我想还是来上海试试,反正自己也有积蓄,我想就当用两年的时间给自己来上海学习学习吧!”于是在2005年时,方世圣作为期货公司顾问的身份正式加入了上海期货市场。

  当时极力说服方世圣来上海的伯乐,是原上海中期总经理和现任东证期货总经理——党剑。

  “在来之前,我同党总也交流过很多次,也了解了当时上海期货市场的状况:期货公司规模都很小,靠几个经纪人出去同客户谈,通过价格战去拉客户来下单做期货。没有什么期货公司会考虑公司形象建设和营销。”方世圣回忆道,“当然,现在期货公司的状况好多了,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尝试用企业的整体形象去开拓市场。”

  据方世圣介绍,当时同党剑交谈时,两人就在期货公司的市场营销方面达成了不少共识:单一经纪人拉客户很难控制住期货公司的客服品质,每个人有每个人吸引客户的方法和经验,就像“游击队”一样,打完了就跑,没有巩固和持续性的发展。而期货公司的营销应该像“正规军”,是以一个企业为单位整体去开拓市场,这样或许在将来更容易取胜。

  于是,方世圣在上海接到了第一项任务就是营销。“其实当时的上海中期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品牌沉淀,比如在我来之前已经通过举办一些大型论坛,并且请一些海外专家来提升公司的档次。因此,除了继续举办论坛之外,我更多的工夫则花在了研究报告上。作为金融企业,一份高质量有规格的研发报告也是企业的窗口和门面。”

  方世圣告诉记者,在他实行研究部的改革之前,期货公司网站上的研发报告就好比是一个“论坛”一样:研发报告期货公司里的人谁都可以写,而且随便写,写完还能贴在期货公司网页的“研究报告”一栏。“我觉得这种做法太随意了,可能会损害到公司在客户心目中的形象!”他说道。此后,他在上海中期组织了一个内部讲师的上岗考试,只有考试通过的人,才有资格去写一些有质量保证的研发报告,发在公司网站上。

  当然,现在随着期货市场的不断壮大,有规模的期货公司吸引了大量的拥有高学历的高端人才,这种“游击队”模式也将很快成为期货发展中的一段历史。

  小鱼跳进大水池

  在交谈之中,方世圣始终称“这是一个机会”,并把这个机会比喻成是“小鱼跳进了一个大水池”。这也就是为何这位过去拥有百万年薪的老期货人,现在在上海拿着“够吃饭”的薪水,还坚称“虽然两年的学习和试试看的时间已到,但是还想再继续待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方世圣口中的“小鱼”指的是像他这样来自于“总人口只有2300万人”的台湾市场的人;“大水池”当然就是大陆市场。方世圣“小鱼跳进大水池”的说法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他认为,到上海来工作的决定让他变得很幸运,因为正好遇到了股指期货的筹备。“我2005年来上海工作,没多久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就在上海成立了,随之而来,大陆金融衍生品市场也将马上诞生。”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台湾地区的期货历史发展看,台湾的期货交易所成立没几年,但是它的同股指相关的期货、期权产品加起来也能排到全球股指类交易的第五;另外,台湾总共才2300万人,远远落后于大陆A股市场的开户人数;由此可见,大陆金融衍生品市场潜力巨大。

  “现在期货市场参与的人数非常低,我常把这个看成是‘去非洲卖鞋’,我喜欢把这个看作是一个机会,就是因为参与度低,将来上海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才会有跳跃式地发展。”方世圣憧憬道。

  资料链接:

  “上海价格”、“上海规则”正得到广泛认可;上海期市价格及其品级标准为国家制定政策、企业组织经营提供了依据;上海期市增强了我国在国际市场相关品种定价、维护正当权益方面的话语权。

  上海期货市场功能进一步增强。目前,上海铜已成为世界三大铜定价中心之一。上海铜的国际影响力日益上升,据统计,上海铜对伦敦铜的引导系数已经由10%左右上升到大约40%。天然橡胶超过日本东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橡胶期货交易市场,海南和云南电子商务中心的成交价格基本与上海天胶价格接轨,期货对现货的指导作用日益明显。燃料油真实反映了国内现货市场供需实际,经常走出独立行情,路透社、道琼斯等国外媒体每天报道上海燃料油交易情况,上海燃料油价格已成为亚洲地区现货贸易重要定价依据之一。由于锌期货的成功运行,国内现货贸易企业已经开始由以往参考LME定价的模式,转化为内外盘结合,重点参考上海盘面报价的定价模式。 

  另外,上海市场国际化程度逐步加深。许多国际大公司通过在中国注册,积极参与上海期货市场;国际石油巨头和金融机构频繁到访。BP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成为首家具有外籍背景的自营会员。在交割方面,出现了首例国际交割。越来越多的国际石油巨头和金融机构频繁到访,密切关注上海金属和燃料油期货交易情况。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  黄嵘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两岸经贸 热点投资
走近台商 投资大陆
企业采风 热点观察
商战精英 财富话题
聚焦开发区
招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