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山西晋城

 


上党梆子介绍

2006-10-08 15:43:53
华夏经纬网

 

《闯幽州》剧照

 

 

上党梆子《汉阳堂》赢得满堂彩

 

 

上党梆子《三关排宴》

 

 

上党梆子是山西省四大梆子之一。发源于泽州。因流行于山西省东南部,以长治为中心的,秦汉时期的上党郡地区而得名。以前官家称作土戏,观众俗名大戏,在1934—1957年曾称作上党宫调。1957年始定为上党梆子。

 

汉代上党郡治所在今长子县西南,统辖14个县:北到今昔阳南部,东到今河北涉县境内,南及今阳城东北,西到今安泽冀山。历代行政区划变动频繁。从明清和民国年间,习惯以潞、泽、辽、沁四个府州19县为上党地区。民国初年,山西曾在长治设潞泽辽沁镇守使。抗战期间,日寇在长治设上党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根据地分属太行、太岳两个行署。19499月,山西省人民政府成立,将左权(原辽县改名)、和顺、榆社划归榆次专区(今晋中地区);其余的16县和从中划出发长治市为长治专区(后改为晋东南地区,长治也改作直辖市)。1985年实行市管县后,分属长治、晋城两市。

 

上党地区东控殷墟,北枕太原,西扼平阳,南通郑州,表时山河,形势险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周初,周公旦曾说:五行之山(编者注:即太行山),固塞险阻之地也。战国时,张仪称上党为天下之脊。唐时杜牧说:上党之地肘京洛而蒲津,倚太行而跨河朔。金人侵宋时,几经攘夺,豪杰蜂起。岳飞曾遣泽人梁兴归为联络,准备还我河山,黄龙痛饮。抗日战争时,八路军在这里建立了太行、太岳根据地,配合全国各地,战胜日寇,进而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了新中国。朱德委员长就有远望春光镇日荫,太行高耸气森森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的诗句。陈毅副总理在《过太行山书杯》中写道:黄河东走汇百川,自来表里太行山。万年民族发祥地,抗战精华又此间。山西在怀抱,河北置左肩,山东收眼底,河南视鼻端,长城大漠作后殿,提携捧员依陕甘。更有人和胜天时,地利攻守相攸关。创业不拔赖基地,我过太行梦魂安。在这样巍峨险峻的地方,千万年来锤炼出了慷慨悲歌、勤劳俭朴的人民,从而哺育了出了粗犷豪迈、激越奔放的上党梆子来。

 

下边把上党梆子的形成、沿革和现实情况分别叙述:

 

上党大地具备有产生上党梆子的条件

 

上党梆子这株戏曲艺术之花,能在上党大地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必须有肥沃的艺术土壤。上党大地恰恰就具备的这些条件:
   

第一,上党地区早期歌舞戏曲活动的熏陶
   

1960年,长治市市区分水岭战国古墓葬中,发现编钟10件。1972年又在同一地方战国古墓中,发现青铜鼎、石磬和两个青铜俑。此青铜俑高12厘米,侏儒形象,着紧身矩领蔽腰膝短袖衫,表演形态。1983年,潞城县西流乡潞河村战国古墓中,发现编钟、编磬、佣钟等乐器。这些都证明:早在战国时,上党地区歌舞就很盛行。
汉成帝时,轻盈善舞的皇后赵飞燕,就是在阳阿公主家歌舞而获宠入宫的。三国时,魏陈思王曹植在《箜篌引》中也有阳阿奏奇舞句。阳阿是上党属县,辖境在今晋城市境内。

 

1959年,沁县南涅水村出土了北魏至宋的佛事活动造像石刻苦100多件。其中一块高82厘米,宽20—60厘米的六魏刻佛像,四周有百戏浮雕。虽年久风化,模糊不清,但隐约可辨出者12人:一组是在爬竿,有的爬竿,有的倒挂,有的仰垂,姿势各不相同;一组有的双臂倒立,双脚玩物,有的后仰软腰,有的练气功;一组有的吹笛,有的鸣锣,正在演奏;还有一人玩杂耍,艺人表演长跷伎。平顺县大云寺的后周舍利塔上的七幅乐舞伎浮雕,乐器有横笛、拍板、觱篥、琵琶、笙、磬等。这个寺院里的五代乐舞壁画,形象生动。这些,都使人看到了那个时期上党地区百戏歌舞演出的一斑。
   

沁县灵泉寺宋太平兴国九年(1984)和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的两座经幢,现存11幢乐伎幅乐伎演奏的和乐舞浮雕,有乐人11,舞人2,乐器有笙、笛、觱篥、琵琶、古琴、拍板等。高平市开化寺宋神宗熙宁六年至宋哲宗绍圣三年(1073—1096)的壁画,两个舞枝翩翩起舞,12名女乐伎各执乐伴奏。还有两座宋碑记载了上党地区在汴京城里的瓦肆勾栏作为民间艺人向市民观众献演技艺的场所的时候,已经有了砖木结构的舞楼。一座是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威胜军关亭侯新庙记碑(当时沁县叫作威胜军),原立于沁县政府大门里,现移入沁县文史馆,碑阴有三殿三间,舞楼一座的记载;一座是平顺县东河村九天圣母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重修圣母之庙碑,碑文有元丰三年(1100命良工再修北殿,创建舞楼文字。这两座舞楼都是为神灵演出的场所。其实那时和后来一样,既是娱神,也是娱人。那时即使没有形成完整的戏曲,就有个雏形或者只是歌舞,也要对以后的戏曲产生影响。
   

首创诸宫调的一代宗师的孔三传是泽州人,他在戏曲曲艺界的影响是尽人皆知的,无庸赘言。
   

迨及金元、上党地区的戏曲古迹更多。择其荦荦者有:
   

四个舞台、两个舞亭(庭)碑记,一个舞台遗迹:高平市寺庄镇王报村二郎庙残存有金大定23年(1183)修建的舞台。阳城县屯城村东岳庙舞台,台基和四根小八角形石柱,显系全代遗物。沁水县郭南村崔府君庙舞台,除四个柱础为明天启年间物(天启七年,该庙由沁河西岸迁至渭沟)外,完全保留着粗犷古朴的宋金建筑风格。泽州县冶底村天齐庙舞台,位居东北的石柱上部东南,隐约可辨出正口二字样,柱础无疑是金元遗物。阳城县崦山白龙祠内,金章宗泰和二年(1202)年,载有明昌三年(1192)此处有舞亭存在。《阳城县金石记》记载,这个县豆村有紧泰和八年(1208重修舞庭碑记。沁水县龙港镇姚家河村附近的海龙池王寺有一元代舞台以及现存六根石柱的刻字证明,为元顺帝至正四年(1344)物。
   

高平市河西镇西李门村二仙庙初建于唐,重修于金海陵王正陵二年至金世宗大定三年(1157—1163)。在大殿前露台东侧须弥座石有《宋金队戏图》,露台南边须弥镶石有线状的竹竿,显系当时演出的导引人竹竿子;第二、第三为表演者,头上簪花,一人前臂举起,手藏在扭卷的袖内;后七人为伴奏者,有男有女,所用乐器有杖鼓、笛、觱篥、拍板等。后者共六个人物:右一座者右手持碗正在观赏;左二和左一为伴奏者;其余三个舞者这两幅石刻显示了当时华夏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在上党地区同时存在的现实。
   

平顺县东河九天圣母大殿亲的献殿:此为古代敬神和献演歌舞处,14根石柱,6根木柱。南面东西各有一卧着的小石狮。其中一个柱础和两个斗拙、两个石狮子显系宋代物;石柱像金元时物。亭下东侧有雍正十一年(1733)《重修佾舞亭记》碑。疑此献殿即宋碑命良工再修北殿创建舞楼之舞楼遗迹。也就是雍正朝的佾舞亭。
   

第二,上党地区民间艺术的哺育
   

上党地区有着历史悠久的,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活动。直到现在还可窥见它们与上党梆子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上党地区民间音乐组织八音会很普遍。只要有十几户的村庄,酒会有八音会;大村就会有两三个。它的历史有多久,无从查考。但长子县西南呈村打制铜乐器,据说已有600多年。每个八音会都有会名,但人们习惯以它所在村庄或街坊称之,它的主要活动是参与迎神赛社。会员们身着长袍(夏秋是大褂),领口内斜插一面红色的、下边有一尺多长的三角旗。旗上有的上绣条龙,有的绣个字。插旗杆的布筒跟前有一溜白布,写着村庄的会名。边走边演奏。要是朝山进香,走几十里是常见的事。甚至有走一、二百里的。这实际是民间音乐演奏大赛。裁判者当然是千千万万音乐业余爱好者。被人们称许的八音会是十分光彩的。他们总希望年年保持这个荣誉。而被人冷落的八音会不会承认失败,他们总要狠下苦功,准备下一次出人头地。这种竞争永远没有了结。八音会使用的乐器和上党梆子用的完全相同,而且不少曲牌和锣鼓经如[二番][戏牡丹][一串铃][葡萄架][靠山红][一马三箭]等都完全一样。八音会的另一种活动是村子里有人结婚、分居、庆寿时吹打一番,称之为闹房暖房闹寿。有些地方死了人也请八音会去闹丧。在这些场合,都要唱几出围鼓戏”——大伙围着老鼓演奏,嘴里分别唱着剧中角色的台词(有些能手一人能顶两三个角色)。不少上党梆子业余自乐班就是从八音会唱围鼓戏起家的。也有一些上党梆子职业班就是由自乐班发展而成。从这个八音会——自乐班——职业班社的发展,可以窥见上党梆子形成的一些线索来。
   

泽州秧歌是流行于原泽州府地区的一个小剧种。它的小锣出场和接唱时的锣鼓点和上党梆子的小锣出场与[一马三箭]开始的锣鼓点很相似。泽州秧歌的形成比上党梆子晚,可能是它从上党梆子中吸取的;可是,也不能否定它是上党地区的民间音乐为梆子和秧歌所吸取。
   

晋城的一种曲艺丝弦书中,官员上场的锣鼓点,也与上党梆子官员上场的锣鼓点接近。
   

上党地区的民间艺术太行意拳的一些程式中,也能看到上党梆子的基础功在把的痕迹。
   

上党民间有好多驱疫禳灾迎福的活动,如晋城、阳城、沁水的冲瘟)扮钟馗、小鬼和老虎,在鼓乐导引下,到民户去鸣枚鞭炮,驱除瘟疫);阳城东乡的送子(高禖神夫妇在鼓乐导引下,为新婚夫妇送泥塑彩色小儿);长子一带的鞭打癀痨鬼(庙会时钟馗在街上追打由人妆扮的癀痨鬼,追到台上吊打);陵川乡间的五鬼盘叉(五个小鬼奉命来提不孝妇,经过滚扑追打,最后缚住。——可能是目连故事中鬼拘刘青提之事);壶关、陵川一带的猿猴脱壳(丧礼时,人扮猿猴躺到红毡上,筛以麸面,猿猴跃起后,毡上留有猴形,挂起);长子、屯留的斩时魃(天旱祈雨的一种形式,在锣鼓中,二武士持刀将由人妆扮的旱魃猛追到舞台上,打碎旱魃头顶的黄色南瓜——作为旱魃”“脑浆迸流);这些活动都有人物活动,一般也有简单情节。

 

闹元宵时,上党有些地方还扮演有简单情节的步下故事,如《瞎妈妈送闺女》(闺女临产,母亲才往婆家送,结果产到途中)等。

 

总之,这些民间音乐、曲艺和街头演出,都会给上党梆子以哺育,使它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由简单到复杂,茁壮成长起来。
   

第三,上党地区乐户演出的导引
   

乐户的最早记载见于《魏书·刑罚志》。明洪武年间任夏辅官的杜是壶关人,告老回乡时,皇帝赐他一户刘姓乐户。麻巷村的刘章秋,就是这个刘姓乐户的后代。他在民国五年(1916)还曾设班教授乐户的演奏技艺。
   

党乐户在迎神赛社时,要献演戏队(又称杂剧)、琴戏和院本。明嘉靖版(沁水县志)有士夫作神主治祠堂,四时致祭,墓祭各有其时……用鼓吹或演杂剧的记载。阳城县上伏村康熙五年碑有惟以杂剧为岁事的话。抗日战争前,潞城、长子、壶关、屯留、陵川等县都还不断演出队戏。
   

队戏:《元史·祭礼六》有兴和署掌枝女杂扮队戏一百五十人的记载(《新元史》亦有此记载)。明代陈继儒的《太平清话》中有钱塘为宋行都……孝宗奉太皇寿,一时御前应制多女流……队戏为李端娘……”的记载。上党队戏起源何时,和宫廷队戏相同与否,都不得而知。据乐户老人潞城朱招群(1912—1991)、朱群才(1915—1994)、平顺乐户老人王福云(1914—1986)等回忆和潞城南舍村调家龟演出,共有17个剧止。这些戏没有弦乐伴奏,没有唱腔,只有道白和吟诵(吟诵有韵的上下句,以七字句有二二三句式,也有三二二句式),台词大多古朴文雅。队戏的锣鼓经被称为锣鼓趟,除上下场外,只在吟诵一句或两句之后,击打几声。服装文角色与上党梆子穿的相同,武角色穿前襟短、后襟长的龙褂,腰系圪塔带

 

院本是金元时行院演出所用的脚本。元末明初人陶宗仪的《南村辍耕录》记载了700多个院本名目,但均已失传。人们只能偶尔在其它作品中见到收入的片段。上党乐户在迎神赛社时说的院本,乐户老人仅知道三个:《闹五更》、《土地堂》(均有品述抄本)和失传了的《三人齐》。这三个本子除《闹五更》夹有唱了五次的一段民歌外,都是只有道白,没有唱腔。插科打诨,惹人发笑。


    乐户演出的琴戏,有《无名驹》、《送带》、《饯行》、《疯僧扫泰》、《戏牡丹》等剧目,是用笙(或笛)伴奏的上党梆子小戏。


   
乐户在迎神赛社时,还要扮一个手持上截破作竹篾子的竹竿的前行(读hang)。他要在为神灵进盏时口诵一些祝颂的词儿。台湾出版的《中文大辞典》释文为:前行,舞者之列入在前行者。《卫敬瑜妻王氏企喻歌》:前行看后行,齐著铁裲裆。前头看后头,齐著铁钮 ‘”(卫敬瑜妻子事见《南史·孝义》)王福云在解放前即任前行角色。


    1984
年和1985年,平顺县西社村乐户世家王双云、王福云弟兄各捐献出珍藏多年来(其中最早的系嘉庆十七年抄)的队戏剧本七本。虽然大部分是角色单,但也使人大开眼界。198510月,潞城县南舍村堪舆世家曹战鳌(1908—1994),曹占标(1925—1990)弟兄,捐献出珍藏了400多年的明万历二年(1574)抄本《迎神赛社礼节传簿四十曲宫调》,书中论有正队戏、供盏队戏、哑队戏剧目166个,院本剧目8个,杂剧剧目26个,还有大量的唐宋大曲名称。使人窥见了明代上党地区的民间祭祀演出的盛况。其后,长子县发现了《唐乐星图》,南舍村发现了《迎神赛社曲目文苑》等抄本,使资料更加丰富。


   
从这些资料中可知,杂剧与队戏不是一回事,并不像现在潞城、陵川一此乐户老人所说的队戏就是杂剧。但二者有何分别,又是何时混而为一,目前因短乏资料,无法判定。


   
乐户演出的戏剧与上党梆子,口头流传和文字记载,都未见到相互关联;但实际上却有明显的相通之处,有授受的痕迹:


   
1)敬奉祖师爷:上党乐户敬奉的祖师爷是咽喉神,诞辰是腊月初八。他们除了在自己家里敬奉有泥塑神像外,陵川县东陈丈沟村的咽喉祠(俗称打鼓庙)和高平城内的咽喉祠、浩庄的咽喉庙,都是他们的敬神之处。上党梆子每年要敬两次神:一次是四月二十四日敬梨园始祖唐明皇(俗称老郎爷),长治北街的梨园会馆、晋城周元苍的五聚堂(也称会馆)和泽州县望城头村和开元宫,都塑有唐明皇的神像,各个现社也都有老郎爷,都按时祭祀;再一次是腊月初八,各班社除在班社内祭祀外,高平的班社都要到城内咽喉祠祭尊咽喉神,由名班献演。五聚堂、开元宫和泽州县的府城、玉皇庙、神南庙,阳城县上伏村的西庙,都有咽喉神殿,除乐户和戏曲艺人外,老百姓也来此敬神。这种情况,只能理解上上党梆子接受了队戏的习俗(因为乐户的演出活动肯定要比上党梆子古老得多)。


   
2)演出剧目:从乐户口述和《迎神赛社礼节传薄四十宫调》、《唐乐星图》等本记录的290个队戏,杂剧、院本、琴戏的剧目看,大都取材于封神、楚汉、三国、说唐、唐五代和杨家将、岳家军的朝代故事。上党梆子的700多个剧目中,也绝大部分是朝代戏,只是除了取材料于上边所述的来源外,还有一批元明剧目。《天门阵》、《战幽州》、《长坂坡》、《八仙庆寿》、《打磨坊》、《单刀会》、《两狼山》、《七下生》、《走樊城》、《锁五龙》、《私下三关》、《孟良盗骨》、《二进宫》、《双如意》、《藏舟》等乐户和上党梆子都有的剧目,绝不会只有一种偶然的巧合,肯定是有授受的关系。特别有趣的是乐户演出的琴戏有一本《无名驹》,写明代杨继盛被严嵩害后,其女与老仆杨恩赴福建搬兵,夜宿开山寺。寺僧党飞雄爱其所乘宝驹,欲加杀害。后得知是恩公之女,道歉之后,送之上路。高平米山镇五瘟洞戏台上道光七年的上党梆子班社聚魁老班的题壁上,就有《无名驹》,在同一地点,也是聚魁老班的道光十年题壁上,则题有《无名驹》的又一名称《杀寺》(咸丰元年,有个玉顺班在段都村旧舞台的题壁上,也题有《杀寺》)。但民国年间,上党地区的舞台题壁中,就没有了《无名驹》或者《杀寺》的剧目了。1963年,河北省永的上县西调剧团来上党地区作探亲演出时,曾经展览演出并抄录油印《党飞雄杀寺》。据老艺人说这是光绪初年由上党梆子艺人在河北设帐授徒时留下来的上党梆子剧目。把这个本子与乐户老人朱群才校对,他说只有少数几句不同。可见这是上党梆子和琴戏都演出的本子,经艺人带到河北保留下来,上党地区可失传了,又由西调送到了回来。绕了一个大圈,走了80多年。


   
3)风格方面:乐户演出的剧目都是直叙其情,直言其事,大起大落,很少转弯抹角,旦角戏很少。现存的剧本,角单和艺人口述,除琴戏中有女角外,几十出队戏和院本,只有《长坂坡》中夫人有20多句唱词,这也很可能是后来才加上的。上党梆子被称为粗犷豪迈,火爆激烈,古朴豪放(贬之者说是原始、野蛮,不是杀人就是打架)。作家赵树理曾指出:《西厢记》是名剧,全国有好多剧种都演,可是上党梆子就没有这个戏(上党梆子的古代题壁中有《游殿》、《跳墙》、《佳期》都是上党昆曲)。上党梆子的三把虽比乐憎爱分明的调壮士艺术性强,但也给人以僵硬之感。从《迎神赛社礼节传簿四十宫调》中的角色排场单看,有些剧目要上演员数十人,最多的达一百多人。真是浩浩荡荡,令人眼花缭乱。而上党梆子在皇帝登殿和大帅出征时,上司、五堂龙是常见的,而且红黄蓝白黑色彩鲜明、富丽堂皇。演《大八仙》时,几十人的戏班,除伴奏者外,边做饭的、赶脚的、看戏房的、烧茶水的都要登场,花红柳绿,挤满一台。因而把上演此剧叫作堆作仙。民国十六年一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北京的《世界日报》连载署名负生的文章《山西戏》,对上党梆子壶关乐意班(十万班)这些表演风格大加赞赏。这种风格的形成,恐怕队工不只是给予影响而已。


   
特别值得重视的是琴戏的问题。虽然明抄本《迎神赛社礼节传薄四十宫调》和清抄《堂乐星图》都没有琴戏的记载,民国抄本《迎神赛社礼节文苑》有请戏二字还不是正文,墨迹不同,可是从王双云弟兄献出的咸丰八年抄录的队戏在剧本就有琴戏《捡柴》的全本和《送寒衣》、《送带》、《戏牡丹》、《招夫牌》的角单;乐户老人的介绍,绝不是从上党梆子中学习来的;况且在《迎神赛社礼节传薄四十宫调》所载的恭盏队戏中,《山伯访友》、《访友》、《周氏辱齐》、《送米》、《三元捷报》、《班超投笔》等剧目前,都有一个戏字,这是否就表明是琴戏,为了和队戏相区别,而特意加上去的呢?看来也有这个可能。况且据上党梆子已故的戏剧负责者李春枝1962年的调查笔记记载,阳城县关鸣凤村白继尧老人说,上党梆子是由鸣凤村子个人由西边学了个琴腔回来,在鸣凤村演唱形成的。他说这琴腔是否就是乐户演出的琴戏呢?如果说在某种情况下,从境外传来一种声腔,乐户学上用或笛伴奏,民间艺人却继续使用它的主奏乐器换作巨琴,逐渐形成上党梆子,和乐户的琴戏分道扬镳,倒像是顺理成章的事。这还需以后继续查考。


   
第四,外来的剧种的催生助产


   
上党梆子有些老人说:咱这大戏是从宫里传出来的。大戏20世纪30年代前本地观众对上党梆子的称呼,是相对于秧歌等小剧种而言。)至于是哪个帝王的宫,则众说纷纭,有唐明皇、宋太祖、萧太后和明代在长治封藩的潞王(实为沈王)诸说。唐明皇在潞州作过二年别驾;宋太祖代周后讨伐李筠确曾亲临泽潞,但当地严格地说戏曲尚未形成,更加唐明皇在潞时韦后擅权,朝内不清,他首先要考虑朝内大事;宋太祖来泽潞时是才即位数目,军马倥偬,都不会有此闲情逸致。萧太后是指辽圣宗之母,她并未来过上党。这就只能从明代的沈王身上考虑了。

 

明太祖第21子朱模,于洪武二十四年(1391)封沈王,永乐六年(1408)就藩潞州。王宫旧址今为太行太岳烈士陵园(陵园南门往东的街现在还叫东华门)。崇祯十七年(1644)年正月,李自成义军大将刘芳亮攻破安府(潞州于1529年改为潞安府),把方在冲龄的第九世沈王朱迥洪掳走,不知所终。几代沈王在长治共达237年。明朝规定,亲王就藩时,皇帝都要赐予若干曲本(剧本),宫里养有备供奉的戏班。这些亲王既不能任免和奖惩官吏,干涉地方行政,又不能招兵买马,调兵遣将,只能以诗酒声色自娱。据《明史》和乾隆三十五年《潞安府志》载:沈康王朱洁雅好文学,沈宪王朱允移挥毫千言立就,沈宣王朱恬好学,工古文辞,声音律。《潞安诗抄》前编就载有三个沈王和22个沈王子孙的108首诗作。这些沈王和他们的子孙们不能不看戏曲,不能不对戏曲产生兴趣。到了义军破城,王爷破掳,王族也逃走了(泽州县巴公镇李村的朱姓说,他们的祖是从王宫逃到晋城的)。王公的戏曲艺人在王府没法待了,全国兵荒马乱回不了家,流落到民间,对当地才有萌芽、没有成熟的戏曲剧种的职业、半职业的班社给予辅导,助其成长,是完全可能的。因而促成了上党梆子的形成。


   
康熙二十五年拔员,沁水人樊度中的诗作《东岳庙赛神五首》的第五首第一句是台上弋阳唱晚晴(见雍正版《泽州府志》和嘉庆版《沁水县志》)。这说明康熙年间上党地区有弋阳腔演唱。上党梆子把行当分作须生、老生、小生、正旦、老旦、小旦、大花脸、二花脸、三花脸九种,也和弋阳腔相同。肯定它受过弋阳腔的影响。


   
上党梆子受昆曲、皮簧的影响就更大了。


   
根据以上所列情况可以得出结论:明末清初上党地区有了形成一个剧种的的客观条件,晋陕豫三角地带的原生梆子传来,或者这里人去学来,经过和本地的民间艺术结合,吸取了别的剧种的大量营养,形成了一种本地土戏,后来她囊括了五种声腔,才有了大戏之称。在雍正六年(1728)以前,就形成了潞府、州底两大流派(因为泽州县是1728年改府的,称作州底只能在泽州改府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