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山西晋城

 


碧落寺

2006-10-09 14:27:00
华夏经纬网

 

碧落寺位于晋城西北约15华里处的泽州县巴公镇南连氏村东。它背靠碧落山,面对万松岭,坐北朝南,依山而筑。寺周群峰环抱,怪石参差,花木丛生,蜂飞蝶舞,环境优美。而旧时这里更是溪泉清冽,长虹卧波,松柏苍翠,山绕寺院水抱楼,俨然一个悠雅静谧的世外桃源。

 

历史:碧落寺是古泽州境内创建时间最早、建筑规模最大、声望最为显赫的寺院之一。该寺初创于北朝时期,早期称圣佛院,初建时规模很小,仅“佛殿两座,殿各五间,比肩并立,佛无专位。”其后经过多次鼎新扩建,至隋唐时已颇具规模,并从此开始步入其全盛阶段。在整个盛唐时期,碧落寺雄居太行,香客云集,佛事活动名日繁杂,钟罄悠悠,木鱼声声,香烟雾岚缭绕,盛况空前。达官显贵、文人墨客接踵而来,祈福、祝寿、题字、赋诗,总之无不尽力表达自己的景仰、膜拜之情。

 

月盈终有亏残时,唐王朝在走过了其空前的辉煌鼎盛后,终于在农民大起义的风潮中寿终正寝了。长年的战祸,加上武宗灭佛(845),佛教文化陡然跌入了低谷。伴随与此,碧落寺也逐渐结束了它的百年辉煌,一步步地走向了衰落。

 

 

五代十国,王朝更迭变换,战乱频频,整个社会形势每况愈下。后周广顺年间(951953),五台山高僧普龙云游至此,因“共钟爱其泉行,遂留而作终”,整葺殿阁,重建寺院,潜心日修,广纳徒众,掀起了碧落寺历史上的一次小高潮。孰料天有不测风云,仅隔三年后,周世宗于公元955年兴起了大规模灭佛运动,在其黄河流域的统治区内,共废寺3万余所,相当于在此之前90%的佛寺、佛像被毁。地处世宗统治区中心的碧落寺自然也未能幸免。遭受这次沉重打击后的碧落寺一度曾颓废至极,所幸者住持普龙仍率众门徒虔诚奉佛,惨淡经营,直到北宋建立才开始逐渐复苏。

 

北宋的九位帝王,除宋徽宗赵佶信道教外,其余全部信佛,各地修寺造佛活动不断,碧落寺也得到了重新恢复。宋英宗治平年间(10641067),碧落寺嘉誉达上,众与其善,因以年纪敕以“治一平”号其院。始在南山“创建观音阁,五问连楼,大殿轮奂,殿中壮丽。”

 

金代时创建溪堂、山堂,元至元五年(1268)再次大规模重建并更额“碧落”,明代嘉靖年间创建东、西阁,清康熙44年重建大佛殿,其间还夹杂有多次补修,总之碧落寺在这段时间内是屡建屡圮,不一而足。经过晚清腐败,军阀混战,碧落寺依然在修修补补、生生灭灭中度过。虽然在当时和后来的相当一段时期,这里仍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僧侣过着一种若即若离的佛门生活,但实际来讲,它早已为世人所淡忘了。

 

解放前夕,号称“文物大盗”的“国军”首领孙殿英手下一马姓团长驻扎晋城,对碧落寺进行了大肆洗劫,那砍掉了历史脉络的斑斑斧痕至今仍历历可见。解放后,寺院先后为马厂、牛奶厂占用,寺内建筑拆的拆、改的改,期间又经“文革”的破坏,还有近些年不法分子的投机倒卖,结果是只留得个“戚戚惨惨凄凄”的光景。

 

建筑:和常见的传统寺院形制不同,碧落寺的建筑无论是布局还是构建都非常的独特。它的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达200多米,南北则最多不逾百米。寺分东、西、中三院。西院建筑主要是西阁,高有数丈,其旧为十王殿,早遭回禄,明朝时重建之为阁,阁上塑毗卢佛,下供地藏王,墙上遍饰壁画,五彩异色,非常美丽。西阁正当山门,巍峨耸立,为入寺之首观,可惜早已无存,只有明嘉靖12年所刻《西阁记》石碑倔强地矗立在其遗址上,向人们昭示着西阁不老的故事。现依旧址重建地藏殿一座,尚未完工。另外,西院自古还是主要的生活接待区,香积厨、斋堂、客堂、僧舍、库房、浴室等均在此院。

 

中院依就地势,自北向南,由高而低分层建五佛殿、七星洞(即水陆殿)、护法楼。五佛殿居顶层,供奉五方佛;护法楼面北而立,内塑韦驮、关公、二郎等神像。如今殿、楼俱毁。1997年至19994月,碧落寺居士林及远近善男信女经多方筹资,依五佛殿旧基重新修建了毗卢殿,工程历时三年,内奉金装木雕佛像5尊。七星洞也于去年得以修葺一新。

 

寺之东院,南为禅房,北面就巨大的连山石而开凿洞窟3个,小龛64个,大小雕像共102尊,主要是佛、菩萨、弟子,还有武士、供养人等,有坐有立,形态各异,雕工洗练,隽秀精美。窟前原覆以殿宇,即东阁,八柱七开间,入则为窟龛,设计构思巧妙之至。今殿阁已毁,但从幸存的台明、柱顶石以及窟龛上方当年为架梁而凿的小阶台来看,我们仍可以想象其曾经的恢宏气势。据传东阁原来亦有壁画,另外其二楼廊道上有“活拉拉板”,人行其上,板活能动,其声悦耳,是寺之有名古迹,可惜随着东阁的毁败,一切均不复存。

 

 

石窟:东院石窟是碧落寺现存遗迹中最具价值所在。三窟中开凿年代以西窟为最早,就其风格特色及窟门外“大齐武平七年”题记可推其当属北齐遗物,造像题材为三世佛及其弟了、菩萨,面部表情与衣饰均由简洁明快的线条勾勒而成,似于不经意间尽显其文雅、和善、亲切的神情,具有汉民族文化特有的凝重、典雅气息。圆形头光及舟形背光全副素面,莲座简化成圆形小蒲团状或十脆不施莲座。些许原始,些许古朴,却气魄天然,雍容自就。在西窟的内壁上,在窟内或坐或立、或大或小的佛、菩萨、弟了间,布满了供养人线刻画像及题名,其中供养人题名84处,线刻供养人近千。略计有像主21人,大都邑主6人,邑主1人,教化主2人,都维那5人,维那4人,邑子44人,另外尚有比丘、比匠尼等多人。根据题记和记中职官等推断,大部分为南北朝时刻,少量的为唐代物,可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增刻的结果。画中人物大都头梳高髻,腰系羊肠纹裙,袒胸露臂,或赤足,或高靴,显露出一种庄重秀丽、温柔典雅、明朗而含蓄的神情,衣褶纹饰随肢体的运动而起伏聚散,流和如铁线描,既显现出丝质服装的柔软光洁的特性,又透露出覆盖于衣服下的人的肌体之美。作者巧妙运用阴阳结合的线刻技法,使得线条柔和流畅、疏密有致、刚柔相济,颇具神韵。

中、东二窟均为唐代遗物。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也是我国历史上文化艺术最繁荣的时代。这一鼎盛与繁荣在佛教领域则突出表现在佛像艺术上,其时的许多造像,神态自如,肌肤丰润,比例适度,装饰华美,备极人性的健康和美丽。在这一时代,佛像艺术才真正走向了成熟,其形象之丰富,技艺之精湛,风格之特异均是空前的。举中窟为例,乃初唐之物,凿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主尊阿弥陀佛通高23,结跏跌坐,左手似结施与愿印,右手似施无畏印,衣饰华美,线条流畅,衣裙由座上下垂,形成“落裙”。虽头部已残缺,但仍透体尽现雍容典雅的气质。加上那美观大方的火焰纹背光,更烘托出了大佛的崇高与神圣。可惜的是,碧落寺的石窟造像损坏程度非常严重,中、东二窟唐代造像共14尊,全都没有了头部,肢体的残损也相当厉害。比较而言西窟还算是不错,保存下来了9尊基本完整的佛像。如此一派惨状,怎能不令观之者痛

 

 

篆碑:据志载,李撰当年为母祈福造像的同时还刻有摩崖碑记其事于屋宇佛龛之上。对此,《洛中纪异》中何传说云:“李撰为母房太妃追荐造像,碑记其事,义成而未刻,忽二道士来请刻曰:‘君刻石须篆字乎?我二人天下之能篆者。’李异之,任所为,闭户三日,不闻人声,怪而破户,有二白鹤飞去,而篆刻宛然。”此说诞妄,不可信。然相传李阳冰(唐代著名书法家,小篆见长,自谓其篆乃李斯之后第一人。乾元间曾任高平令。)见此碑,览之七日而不忍去,习之十二年不成其妙。更有甚者说阳冰自恨不如,以槌击之,碑之破损即由阳冰始。传说而已,焉能当真。不过传说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碧落篆碑确属罕见之珍品。其书法特片,笔法工整,字书杂出颉籀钟鼎,奇古,令人难以认读。北宋泽州籍著名学者刘羲叟有名当世,“爱重其碑,恨未通识,会欧阳公奏为编修唐书官,乃携楮本之局因景文宋公子京,始能尽通。”(金 许安仁《碧落寺摩崖碑记》)该摩崖碑于金元时遭火毁,现存儿个残字依稀可见,确也漂亮隽秀,卓尔不凡。所幸李元嘉于唐武周垂拱年间调任绛州时,因甚爱重斯碑,于绛州龙兴寺又刻一方(现为国家一级文物)。虽泽、绛二碑历来有测异之说,却也自古有篆同之妙。l999年秋,在晋城市古文化研究中心的协调下,碧落寺众居士从新绛龙兴寺将绛州碧落碑拓片拓回,又得诸有识之士鼎力相助,于碧落寺重刊一方,同时,又新建碑亭一座。重刊碧落碑由柏扶疏先生书额,其碑记由裴池善先生撰文,段生龙先生书丹,李万军先生镌刻。碧落碑亭匾额两块,其一由中国著名书画家张仃先生篆书;其二由中国著名文物古建专家罗哲文先生楷书。对联两副,均由刘伯伦、裴池善先生撰联,分别由山西省书协副主席田树苌、赵承楷书写。

 

碧落碑及碑亭的创建,给这座千年古刹凭添了不少的光彩。2000年,泽州县人民政府下文,依托碧落寺,成市“晋城碧落风景旅游区”。正向古诗中所捕绘那样:“碧落大边寺,青山有梦寻”,我们有理由相信,不远的将来,碧落风景区一定会吸引来大量的寻梦之人。

 

碧落四景:其一,“横峰卧云”。“蛰龙起后愿相从,便有人间润物功,一片青山是归处,无心更逐渡溪风。”碧落寺东有卧佛阁,阁旁有洞,名日“卧云”。相传夏雨绵绵之时,洞内积滞的潮气上升,直入天际,经久不散,远望之宛若云卧洞中,故名门卧云洞。此景又被称作“碧落卧云”,位居泽州古八景之首。

 

其二,“阴壑积雪”。“漠漠山阴云拥门,何时天道变寒喧,虽然不是回光地,销得阳和几许恩。”古时的碧落,壑谷深幽,溪流激烈,南岸崇崖横起如屏,气势与北山相高。冬季降雪,长时间不化,为泽地一罕见景趣。

 

其三,“寒泉漱玉”。“沥沥山泉枕畔鸣,六根先得一根清,从来只向琴中听,不识徽弦意外声。”泉不见,声未闻,传说不传,此景实难考证。

 

其四,“枯松挂月”。“山前老树数难推,独有栽松道者知,半夜风催山月上,正当鹤睡觉来时。”碧落寺松从来就是有名的,这从其命名“碧落”就可想而知,且其面对的南山至今仍叫“松山”。松林密密,古柏苍苍,清风时至,“松涛铎韵并奏齐鸣,”留连其间,“真可驱尘儿而豁俗虑不自觉心神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