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晋商渊源

    晋人善商,山西人经商的历史优久。 
 
    晋商在明代就进入迅速发展时期,到了清代进入鼎胜时期,成为当时中国三大商帮(晋商、徽商、潮商)之首,在当时,晋商富甲天下,毋论商业资本还是金融资本,均称雄一世,声誉空前,“执中国金融之牛耳”。 晋商经营范围很广,商品经营有颜料庄、绸锻庄、茶庄、布庄、盐局、百货等,货币经营有当铺、帐局、钱庄和票号。晋商之所以能够弛骋天下,与他们长期形成的所谓晋商文化有直接关系。 
 
    一、艰苦创业。山西商人自明代“西至洮陇,逾张掖、敦煌、穷玉塞、历金城、已转而入巴蜀,沿长江、下吴越、已又涉汾晋、践泾原、迈九河,翱翔长芦之域,足迹几半天下”。至清代,山西商人更是持筹握算,善臆屡中,牵车牛、远服贾,东北至燕、奉、蒙、俄,西达秦、陇,南抵吴、越、川、楚,车辄马迹遍天下。 山西商人不畏千里跋涉之艰难阻险,不畏万里之外乡风、民俗、习性、语言之障碍,不安于本土贫瘠苦寒的生活现状,离亲别子往走四方,为追求功利而积极进取。其志向之高远、胸怀之博大,堪称商界首曲一指的佼佼者。时人赞叹他们甘劳瘁、耐风寒,即使筑城驻兵之处亦建室集资;行营进徼,亦尾随前进,虽锋刃旁舞,人马沸腾之机,未肯裹足。 
 
    二、笃守信义。先义后利、以义制利,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山西商人身入财利场而不污,守信耐劳,谨后重义,被誉为轻财尚义业商而无市井之气。他们重商誉、以诚信取胜,他们经商虽以营利为目的,但凡事以道德信义为根据,故力能“通有无、近悦远来”。其处身主业之道与士无异。 
 
    三、崇商观念。自明代起,政府改变了“重农抑商”的政策,商人的社会地位有所提高,社会舆论也有所转变,自古多商人的山西,变化尤为显著。特别是嘉庆、隆庆后, 山西不少地主 越来越热衷于工商业,一些知识分子也违背“圣贤”教导,弃仕而从商。由于省内经商者多,重商之风也随之浓郁起来,形成一个观念,即∶荣光莫过于经商。所以,晋中有∶“生子可作商,不羡七品空堂皇”、“好好写字打算盘,将来住个茶票庄”的谚语,纵使经商者要栉风沐雨,奔波四方,跋涉万里,常年背井离乡,但当地不少女子并不以为然,甘愿以身相许而受多年分离之苦。平遥、祁县、太谷等以商为生者,在许多村庄里占成年男性之半。忻县、定襄、汾阳、孝义、临汾、侯马、永济等县经商者也为数甚多。故当时山西有以商为本之说。
 
    四、严于管理。晋商健全的组织 、严谨的号规和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为其它地方的商人望尘莫及。 各商号或票号对可能发生的陋习劣迹,均有成文规定,如宿娼纳妾、酗酒赌博、吸食鸦片、接眷外出、擅自开店、投机取巧、蓄私放贷、买空卖空、款借亲友、挪有号款、懈怠号事、涣散无为、苟且偷安、等等,均在严禁之列。倘有违者,依规议处,直至开除。号规严格执行。 在用人制度上晋商也有一整套规定。如对学徒的选择,培训及选贤任能、奖惩制度极具特色,经验十分丰富。实施结果,使全号上下努力任事,团结一致,人人勤奋,杜绝了因人用事等弊端,使根基日固。任用分号掌柜,唯贤事举,被选者必须是本号学徒出身,学过业务,头脑清醒,精通本行全部业务,具有吃苦耐劳精神的佼佼者,各具重望。所订的奖惩条例,上下遵守,无人例外。
 
    五、帮团精神。晋商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巩固已获得的商业阵地和某些行业的垄断地位,彼此联结起来,互相提携,互相帮助,形成 一个纵横连接、网络贯通的地域性商业集团,世称“山西帮”(或晋帮、西帮)。
 
    除此之外,晋商的诸如善于捕捉商机、善于应变图存、善于与当时政府攀附等一系列因素,与晋商弛骋华夏、名扬四海不无关系。
 
    忆古思今,思绪万千,尽管晋商文化是封建时代的产物,有许多地方应该摒弃,但也有许多宝贵的经验值得我们后人去借鉴和研究。
主办单位:晋中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