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右玉县梁威工业园区
·朔州新型产业科技创新园
·怀仁县金沙滩陶瓷工业园区
·山阴县北周庄低碳循环经济工业
·平鲁区东露天循环经济园区
·平鲁区北坪循环经济园区
·朔城区富甲循环工业园区
·农业及相关产业
·社会事业服务业
·高新技术产业
·装备制造业
·基础设施
·旅游业
·材料工业
·山西鑫邦燕麦食业有限责任公司
·山西右玉臣丰食业有限公司
·右玉县蓝天沙棘开发有限责任公
·应县乾宝黄芪专业合作社
·朔州大运果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
·山西明禾陶瓷有限责任公司
·应县正东陶瓷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古城变迁
朔州古城史话之五 城头变幻大王旗
2013-09-26 14:25:46    华夏经纬网

  马邑之谋后,汉朝的历任皇帝展开了对匈奴的反击战,被打跑的北匈奴来到欧洲成了压垮罗马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南匈奴在和亲的名义下不断内迁,人去楼空的幕南迁入了一群名为鲜卑的新居民,河西也成了氐羌二族繁衍生息的乐园。东汉末年,三国分立,挥舞的青龙偃月刀和长八蛇矛在造就英雄的同时,也造成黄河流域人口剧减,居住于恶劣环境下的胡族出于对良好生活的渴望,大批向内地迁徙。而当时的汉族统治阶级急需补充人力,对游牧族人的入境居住是极为宽容的。

  这些胡人都是经过北方凛冽寒风吹打过的,茹毛饮血,体格雄健,生命力非常强,一遇到南方湿润的气候土壤,就像野草一样,落地生根,开始还几根几根地簇拥着,没两天,忽忽地就连天成片了。最终演变成了晋王朝的严重边患。当时的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太子洗马江统向皇帝上书《徙戎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戎狄志态,不与华同。当今之宜,宜及兵威方盛,众事未罢,徙冯翊、北地、新平、安定界内诸羌,著先零、罕并、析支之地;徙扶风、始平、京兆之氐,出还陇右,著阴平、武都之界。廪其道路之粮,令足自致,各附本种,反其旧土,使属国、抚夷就安集之。戎晋不杂,并得其所,上合往古即叙之义,下为盛世永久之规”。 纵观《徙戎论》, 充满了古代论文少见的数据引用以及让后人惊叹的思维,以当时晋帝国的人力物力绝对可以完成它。

  遗憾的是,当时的皇帝司马衷是个白痴,而帝国的掌舵人贾南风只对弄权和淫乱感兴趣。江统的疏奏并没有被采纳,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五胡乱华时代揭开了。

  最先向晋帝国发难的是匈奴的刘渊,借汉高祖和匈奴单于和亲,改姓刘,自称为汉王,尊刘邦,刘彻,刘备为三祖,定都平阳(临汾)。但是,大将军石勒的游击战略一点点将晋帝国的内脏掏空。晋帝国的并州刺史刘琨为了摆脱困境,与鲜卑拓拔猗卢结为兄弟,将雁门关以北之地割让给了拓拔猗卢,马邑城归鲜卑所有,马邑人民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被迁移到雁门关以南。鲜卑拓拔从此兴盛起来。

  但是,后赵石勒很快攻灭了刘琨和拓拔猗卢,马邑归石勒所有。石勒是五胡乱华时代最英明的君主,如果不是英年早逝,会统一中国,石勒死后,侄子石虎登基,荒淫暴政。羯族就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书记载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专门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性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

  石虎的疯狂兽性,为他所属的羯民族带来灭种厄运。公元350年正月,汉族人冉闵,杀死羯赵皇帝石鉴,同时杀死石虎的38个孙子,尽灭石氏,一举灭掉了残暴不可一世的羯赵帝国。颁下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杀胡令》:“凡内外六夷胡人,敢持兵仗者斩,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 一时间,邺都城内汉人纷纷拿起武器追杀胡族,冉闵亲自带兵击杀邺城周围的胡人,三日内斩首二十余万,尸横遍野,同时冉闵还扬言要六胡退出中原,“各还本土”,否则就将其统统杀绝。各地汉人纷纷起义响应,开始对入塞中原的数百万胡族展开大屠杀,史载“无月不战,互为相攻”,一举光复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甘肃、宁夏。马邑终于被汉族光复。

  而远在东北边陲的鲜卑慕容建立前燕帝国,趁机大举南下,冉闵被鲜卑的十四万鲜卑骑兵部队包围,在拼死突围的冉魏士兵掩护下,冉闵连杀三百余人,最终被俘而被斩首。而被冉闵解放五万多少女,全部落入食人恶魔慕容鲜卑的手中,一个冬天就吃了个干净。邺城城外这五万名少女的碎骨残骸堆成了小山。马邑落入前燕的手中。

  乘着中国本土沸腾,西北地区的氐族部落酋长符健,也进入关中,在长安建立前秦帝国。苻坚和汉人王猛在乱世中因缘际会,激迸出历史的火花,为大黑暗时代点燃了明灯,开创了空前盛世,前秦统一了北方,

  但是,淝水一战前秦帝国土崩瓦解,慕容垂重建后燕,后燕全盛时,据有山西全境。而鲜卑拓拔珪于牛川建立了北魏。复国后的拓拔珪平定了内乱,势力不断强大,公开与后燕决裂,征伐后燕,公元396年,拓拔珪集结步骑四十万,出马邑取晋阳,在潞川一举击溃后燕。公元398年,正式定都平城,马邑成为帝国的京畿之地。

  五胡乱华时代正式结束,在这一百三十六年中,几乎一支军队就建立一个帝国,蓦然间一批人集结在一起,马上组织政府,还没等人民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烟消云散,知留下无数的尸体和哭泣的孤儿寡妇。而马邑古城在胡汉的冲突中,默然无声,将如烟的往事深埋心中,日夜守护着安宁,见证着历史的变迁。

  参考书目:

  1、《朔州大事记》朔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蔚文彩 吴夺奎主编 中华书局出版

  2、《朔州通史》 朔州三晋文化研究会 高海编纂 三晋出版社出版

  3、《雁北志集注》徐德富编著 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

  4、《中国人史纲》柏杨著 同心出版社

  5、《马邑与马》 熊国章博客

  6、《山西省朔州平朔考古纪实》 张畅耕 支配勇

  7、《朔县惨案回忆录》 徐宝

  8、《朔县:野蛮的屠杀》山西视听网

  9、《塞北古城换新天》 2010年第06期《党史文汇》李颖超著

  10、《朔城区城市环境整治出成效》政府公报

  相关文章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三 孙栩抗金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二 短暂的收复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一 神州的弃儿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 石雄出马邑大破回鹘
·朔州古城史话之九 李靖出马邑大破突厥
·朔州古城史话之八 刘武周马邑起义
朔州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