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右玉县梁威工业园区
·朔州新型产业科技创新园
·怀仁县金沙滩陶瓷工业园区
·山阴县北周庄低碳循环经济工业
·平鲁区东露天循环经济园区
·平鲁区北坪循环经济园区
·朔城区富甲循环工业园区
·农业及相关产业
·社会事业服务业
·高新技术产业
·装备制造业
·基础设施
·旅游业
·材料工业
·山西鑫邦燕麦食业有限责任公司
·山西右玉臣丰食业有限公司
·右玉县蓝天沙棘开发有限责任公
·应县乾宝黄芪专业合作社
·朔州大运果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
·山西明禾陶瓷有限责任公司
·应县正东陶瓷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古城变迁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一 神州的弃儿
2013-09-26 14:29:08    华夏经纬网

  1905年8月20日,孙中山在东京成立了中国同盟会,发表的《同盟会宣言》中,其中第二条就有写着:“恢复中华。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中国之政治,中国人任之。驱除鞑虏之后,光复我民族的国家。敢有为石敬塘、吴三桂之所为者,天下共击之!”

  已经作古千年的石敬瑭为什么还要受到人们的唾骂呢?

  石敬瑭是五代时后晋的开国皇帝,唐废帝李从珂与他已是水火不容,唐军大举围攻晋阳,石敬塘已经是朝不保夕,再不向辽军求援,就来不及了,于是以割让幽云十六州为条件,换取契丹对自己的支持。当时部将刘知远劝说,把十六州割出去,后患无穷,石敬塘焦急的说:“事情紧急,管不了那么多了!” 于是,石敬塘得到了辽军的大力援助,打到洛阳,末帝李从珂自怀抱着中国历史上最顶级的文物传国玉玺登上玄武楼自焚,石敬塘建晋取而代之。

  从个人角度,石敬塘割了十六州以换取个人安危和夺得天下,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中原王朝来说,幽云十六州的得失直接影响到中原王朝的国运和国势,四百年间,深刻地影响到了中国的历史变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

  燕云十六州所辖的土地全部面积差不多为12万平方公里。幽云十六州所在的位置,处于中原汉族地区和北方游牧民族区域的结合部。囊括了当时中国东北部与北部地区最重要的险关要塞与天然屏障。北部是险要的山地,南部是富饶的平原,与广阔的华北大平原相连。幽云十六州地区是古代汉民族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屏障。这一地区的丧失,使本地区的长城及其要塞完全失去作用,致使华北大平原全部裸露在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之下。古人认为“盖天地所以限华戎,而绝内外也”。从地形地貌来看,由于太行山北支和内长城的分割,幽云十六州的幽、蓟、瀛、莫、涿、檀、顺七州位于东南部分,多为平原,称“山前七州”;而新、妫、儒、武、蔚、云、应、寰、朔九州则处在西北,多属山地,被称为“ 山后九州”。其中,朔州就是城区的朔州古城。

  幽云十六州是我国古代重要的战略要地。由于幽云十六州北与胡地相接,并有高山深谷、险关要塞及长城相守,南部又与华北大平原相连,故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宋朝失去幽云十六州后则北方根本无险可守。故幽云十六州在北方防御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和重大的战略意义。《辽史纪事本末》认为:“雁门以北诸州,弃之犹有关隘可守……若割燕、蓟、顺等州,则为失地险” 、“自燕、云诸州言,则曰山前、后,实今古之大防。自晋失十六州,为中原之祸者数百年” 、“雁门以北,幽州管内十六州,其地东北有卢龙塞,西北有居庸关,中国恃此以界限北狄。自十六州既割,山阴皆为敌有,而河北尽在平地,无险可拒守矣。”对于契丹而言,此地则是进攻宋朝的极好跳板和保卫其南部边疆的天然屏障。《辽史》记载,契丹得幽云十六州后,进行了大力经营,“不能州者谓之军,不能县者谓之城,不能城者谓之堡。”尽得其利。为了防备北方强悍的契丹骑兵,宋人在北方无险可守的窘境中,只得部署重兵,处处设防。没有了雄关险塞可据守,只好深掘河沟、种植杨柳来防备大规模的契丹骑兵冲锋。实在可怜、可叹!

  幽云十六州还是重要的经济重地和兵源地。 幽云十六州面积辽阔,并且境内有高山,有平原,还濒临大海。《辽史》认为,幽云十六州归辽后,“五京列峙,包括燕、代,悉为畿甸。二百馀年,城郭相望,田野益辟”,不但获得了拱卫京城的要地,增加了其战略纵深,城市和农业亦获得了较大发展,成为辽国的富庶之地,辽国专门在此地设立了财赋之官,史书载, “自京、镇等处,土田丰好,兵马强盛,地利物产颇有厚利”。幽云十六州地区有大量的汉族人口,其辛勤的劳动为契丹创造了巨额的财富,成为大辽重要的财政来源地。在赋税方面,辽国对于从事稼穑的幽云十六州汉人,按户等分夏秋两季征收 ,还另有盐、酒、义仓等众多杂税,“十三年,诏诸道置义仓。岁秋,社民随所获,户出粟庤仓,社司籍其目。”此外,幽云十六州的汉人更要负担各种徭役。

  幽云十六州地区众多的汉族人口,更为辽国提供了大量的兵源,成为大辽的重要兵源地。由于宋朝无法取得幽云十六州,这些本应归属于大宋的幽云十六州汉族人,不但不能为大宋所有、所用,反而在大辽的组织下,成为辽国进攻宋国及其他地区的重要兵源。在兵役方面,由于辽朝崇尚武力,对外战争频繁,因此幽云的汉人经常要背负相当沉重的兵役负担。“辽国兵制,凡民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隶兵籍。每正军一名,马三匹,打草谷、守营铺家丁各一人” ,实行的是“全民皆兵”制度,汉人也不例外。其全国军队分为御帐亲军、宫卫骑军、大首领部族军、众部族军、五京乡丁和属国军,其中“五京乡丁”就是多由汉人来充当的,而幽云地区因其人口密集,更是此项兵役的最主要来源,占了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份额,

  幽云十六州所造成的汉族分裂,使部分汉民族脱离了一贯的历史演进过程,使这部分人自外于汉族主体之外,甚至于产生了汉族的“胡化”。民族融合,不单单存在着汉化,同时也存在着胡化。我们认识这一点,只能从相关的资料中去感受了。幽云一带特别是幽州的汉族,由于长期与游牧民族杂处,形成了和北方游牧民族相似的风气和性格。这对于汉民族当然有好的一面 ,一改汉族人的文弱之气,而渐染勇猛、剽悍、尚武之风。由幽云十六州汉族组成的军队也具有强大的战斗力。朔州人海纳百川、豪爽大气的民风,与此也有一些关系。

  石敬塘情急之下,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即位后,可能觉得这个祸创的太大了,有心毁约,对收复幽云十六州有些心动,但是在大臣的劝说下打消了这个念头。石敬塘死后,他的侄子石重贵即位,石重贵比较血气方刚,无法忍受耻辱,竟然把辽国使团撵出了国境。辽太宗大军南下。石重贵让自己的姐夫杜重威领军挂帅,结果杜重威投降了辽军,石重贵只好迎降,辽太宗把他流放到冰天雪地的黄龙府,结局无人知晓。

  石敬塘被后人骂为大汉奸,其实他连汉奸的资格也没有,他是沙陀族人。但是,朔州古城沦入契丹人之手,成了神州的弃儿。

  相关文章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三 孙栩抗金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二 短暂的收复
·朔州古城史话之十 石雄出马邑大破回鹘
·朔州古城史话之九 李靖出马邑大破突厥
·朔州古城史话之八 刘武周马邑起义
·朔州古城史话之七 杨广巡边过马邑
朔州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