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新热线?中印第12轮军长级会谈获“积极进展”
中国国防部发布了中印第十二轮军长级会谈联合新闻稿,表示双方继续就推动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一线部队脱离接触坦诚、深入地交换意见。双方同意此轮会谈具有建设性,进一步增进了相互理解。双方同意根据双边协议协定保持谈判对话势头,尽快解决剩余问题。在谈判对话解决问题期间,双方同意继续作出有效努力,确保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局势稳定,共同维护和平与安宁。

    8月2日晚间,中国国防部发布了中印第十二轮军长级会谈联合新闻稿,表示中印两军在莫尔多/楚舒勒会晤点印方一侧举行第十二轮军长级会谈。此前,7月14日,中印两国外交部长在杜尚别举行会见;6月25日,双方召开中印边界事务协调与磋商工作机制第22次会议。

  双方继续就推动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一线部队脱离接触坦诚、深入地交换意见。双方同意此轮会谈具有建设性,进一步增进了相互理解。双方同意根据双边协议协定保持谈判对话势头,尽快解决剩余问题。在谈判对话解决问题期间,双方同意继续作出有效努力,确保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局势稳定,共同维护和平与安宁。

  这份新闻稿中罕见地没有标明举行第十二轮军长级会谈的时间。据印度媒体报道,此次会谈在7月31日举行,熟悉情况的印方消息人士称,此次会谈共持续约9个小时,是迄今为止时间最短的一次军长级会谈。如果按照印度媒体所披露的时间,联合新闻稿的发布相比此前会谈晚了几乎一天时间。

  同时,联合新闻稿纠正了印度媒体报道中的一个错误:在印度媒体报道中,此次会谈在莫尔多/楚舒勒会晤点中方一侧举行,联合新闻稿中却表明是在印方一侧。

  不过,与第十一轮军长级会谈通过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发表谈话的方式不同,此次会谈再度“重返”两国国防部联合新闻稿的形式。而且联合新闻稿也罕见加入新的内容,即两国在6月、7月间保持了外交对话的背景。

  此次会谈前,印度官方和媒体之间的互动颇值得玩味。一向以专业严谨著称的印度财经媒体《商业标准报》援引印度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中国军队在经历了冬季的短暂平静后,再次于“拉达克东部地区”的数个地点“越过边境实控线”,与印军至少发生过一次冲突,地点是靠近去年加勒万河谷事件的地方,但不知道是否造成了人员伤亡。

  在上述新闻发布当天,印度陆军就以“罕见”的高效进行回应,称某英文媒体发表的报道不实并予以“强烈反驳”。印军方称,该报道错误地声称印中在边境实控线附近的加勒万河谷地区发生冲突,撰写该篇报道的记者怀有“恶意”。印度陆军还特别强调,自今年2月双方在班公湖两岸落实脱离接触协议以来,“任何一方都未曾试图占领脱离接触中的地区”,“双方正在继续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并在各自地区(己方一侧)定期巡逻”。

  此后尽管也有印媒热衷炒作中方在边境地区“违反协议”修建永久性建筑等新闻,但来自印度内政部、国防部等的“匿名官员”往往在事后即予驳斥。《印度教徒报》报道称,印度国防部匿名高官表示,印中边境对峙地区局势稳定,没有任何一方试图重新占领制高点阵地。另一位匿名官员则说,“双方还考虑在此轮军长级会谈后,举行师长级会谈”。据悉,自两国边境对峙以来,除军长级会谈外,双方还进行了10轮师长级会谈、55轮团长级会谈,互致军事热线达1450通。

印媒:会谈获得“积极进展”

    印度网站News18称,此次会谈在中印外长于杜尚别会晤后两周举行,双方谈判取得积极进展,有希望就基阿姆温泉地区和高格拉地区脱离接触达成谅解。双方还讨论了“在其他摩擦点缓和情绪的具体细节,包括推进脱离接触进程,共同维护边境地区稳定”。但是这一点并没能在联合新闻稿中有所体现。《印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印方的底线仍是将对峙地区恢复至2020年4月底前原状。

  据《印度时报》报道,4月份举行的第11轮谈判中,印方代表就曾要求在基阿姆温泉地区和高格拉地区脱离接触,并恢复印军对达普桑地区“不受阻碍的巡逻权”。不过后来取得的进展很有限。印方表示,双方可在完成脱离接触的步骤后,于“拉达克东部地区”实现武力降级。

  多名印度政府官员和智库学者表示,中印边境紧张局势不会进一步升级,无论是印度国内的政治环境还是地区和国际环境,都不支持双方再次爆发冲突,“毫无疑问,这样的行为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印度始终寻求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与中方解决分歧,这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领土纠纷截然不同,印中边境实控线不会变成印巴停火线。不过,后续重建互信将比当前谈判更为艰难,而且一旦双方完成武力降级后,很可能需要重新达成新的协议或升级现有协议。”

  中国专家指出,从联合新闻稿可以看出,此次会谈双方的具体分歧有所减少,在一些脱离接触点上达成原则性共识的可能较大,而不是像上一轮会谈双方立场分歧大到无法联合形成对外新闻稿。虽然新闻稿中没有像印度媒体此前所报道的那样在温泉地区和高格拉等地区脱离接触达成突破性进展,但透露的信息是双方仍保持了沟通渠道的畅通,致力于共同稳定边境形势,努力解决对峙剩余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此次军方会谈联合新闻稿中少见地描述了中印外长杜尚别会见、中印边界事务协调与磋商工作机制第22次会议的背景,表明两国军方想通过联合新闻稿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息,即中印边境对峙已经不仅仅是军事层面的问题,更是两国的一个政治和外交层面的战略性问题。双方即便此轮会谈解决不了现地剩余问题,但也会坚定恪守政治共识,共同维护好今年2月班公湖南、北岸脱离接触以来形成的稳定局面,不会把现有问题进一步升级。

  联合新闻稿中出现了“此轮会谈具有建设性”的描述方式。上一次在军长级会谈出现“建设性”的积极表述是在1月24日的第九轮军长级会谈中,随后2月10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发布消息:根据中印双方第九轮军长级会谈达成的共识,中印两军位班公湖南、北岸一线部队于2月10日开始同步有计划组织脱离接触。那么此次会谈是否带来一样的后续积极效果呢?

  专家认为,“建设性”虽说是标准外交术语,但并非是任意使用的空洞套话。联系到近段时间以来众多媒体报道中印继续大幅向边境地区增兵,部署战机火炮等更多的先进武器装备,大肆渲染边境局势的紧张和严峻性,“建设性”所浓缩的积极信号更加引人瞩目,不仅打消了国际舆论此前认为中印边境地区今年还将重现对峙局面、引发新冲突的可能性,而且也表明彼此通过面对面会谈,更加深了对对方立场的了解,在会谈中都展示出更加友善的姿态,这距离问题的早日解决又进了一步。但另一面,由于此次新闻稿的“姗姗来迟”,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中印军队在剩余脱离接触点上以及脱离接触的具体方式上依旧存在不少分歧,难以在此轮会谈中达成一致,因此后续效果可能不会像第九轮会谈那么显著。

中印军队在边境地区设立新热线?

    据《今日印度》报道,当地时间8月1日,印度军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设立热线,以进一步增进双方在边境地区的信任和友善关系。

  “两国武装部队已为地面部队指挥官设立了完善的沟通机制。这些不同部门间热线(的设立),对于加强和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发挥了巨大作用。”印度军方在一份声明中说。

  《今日印度》称,印中两国军队地面部队指挥官参加了新热线的开通仪式,并通过热线传递了双方友谊与和谐的信息。

  目前,中国方面还没就此事做出任何回复。

  不得不说,印度在会谈前后的态度真的有很大差别。此前是接二连三的向中国放狠话,结果真到了会谈的时候又大唱中印友好赞歌。这种转变的确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对峙期间,印度多次向边境增兵,就在会谈即将开始的前两天,印度媒体还在向中印边境运输了8架“阵风”战斗机,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这些战机将对中国造成“空中威慑”。

  现如今却从印度媒体嘴里一再传来好消息,这实在是不像印度的作风。长期以来印度方面不仅主动挑事还倒打一耙,将脏水泼向中国。当中国为了大局,提出了和平谈判的时候,印度却频频做出一些挑衅中国的小动作。不仅不自知还十分可恶。此次设立热线虽然看起来是一件好事,但是综合印度的一贯表现来看,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印度的“诚意”。

印度空军比中国空军更有优势?

    最近一份由哈佛肯尼迪学院的研究人员撰写的中印军力平衡研究报告称,目前印度空军装备的苏-30MKI战斗机和“阵风”战斗机都更具有优势。报告还补充说,考虑到战斗熟练程度和灵活性,印度空军的是唯一能够使用非对称作战能力抵御导弹密集打击的军种。

  印度《欧亚时报》报道称,在印度空军的5个作战司令部中,东部司令部被认为是主要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在“阵风”战斗机投入使用之前,印度空军东部司令部据称拥有多达101架飞机。到目前为止,印度空军东部司令部主要装备有苏-30MKI、米格-27M战斗机,安-32、C-130J运输机以及米-8、米-17、CH-47直升机等,而“阵风”战斗机将进一步“磨尖东部司令部的牙齿”。

    但印度专家表示,随着中国空军的快速发展,即使印度空军采购了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印度也将逐渐陷入劣势,建议印度加快推进国产五代机的研发。

  已经退役的印度空军少将阿琼·苏勃拉曼宁认为,鉴于解放军空军发展迅速,并且推出了如歼-20这样的新的作战平台,将能抵消印度空军目前的优势。即使印度空军通过“中型多用途战机”项目采购114架4.5代战斗机,并开始批量生产国产“光辉”MK-1A和“光辉”MK-2战斗机,也将陷入劣势。

  由于预算有限,印度无法赶上中国的步伐。苏勃拉曼宁建议,印度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加快印度斯坦航空公司的AMCA“第五代先进中型战斗机”的研发,以抵消中国的优势。他补充说:“印度空军必须在新一代侦察平台的基础之上,在空对空和空对地能力方面打造攻击能力。”

  不过,印度的国产五代机项目以及LCA“光辉”战斗机前景并不明朗。历时30余年研发的LCA“光辉”战斗机至今仍在不断改进,无法大批量生产部署,而AMCA“第五代先进中型战斗机”更是还只停留在纸面阶段。在7月下旬举行的莫斯科航展上,俄罗斯军工企业展示了新型单发五代机“将军”,印度防务分析专家表示,印度获得这款战斗机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在印度已经有国产五代机项目的前提下,购买“将军”战斗机是否会对印度国产五代机项目带来影响还是个未知数。

  新德里的“和平与冲突研究所”(IPCS)高级研究员伊耶-米特拉近日也“吐槽”印度AMCA战斗机项目的缓慢进度的问题。他说:“美国已经测试了六代机原型机,虽然印度已经装备四代机,但还没有造出五代机的首架原型机。记住我说的话,当美国的F-35战斗机开始退役时,印度的AMCA战斗机就准备好了。”

印度军改折射“追赶中国”意图

    “德国之声”网站8月2日称,印度正以“追赶中国”为目标,积极推进军事组织结构改革。然而专家认为,在印度内部利益掣肘等因素制约下,军事改革面临重重困难。

  报道称,印度推动军事改革的背景是“面临来自多个方面的挑战”,其中包括与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边境紧张局势。斯坦福大学南亚研究学者塔拉波尔认为:“印军在旧式结构和僵化思想下运作,如果出现新的冲突,这些结构和想法基本发挥不了作用。”

  同时,印军还面临着无人机、网络攻击等日益进步的技术挑战,而印军一直醉心于发展飞机、坦克、大炮等常规力量。塔拉波尔说:“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印度面临的更突出和持久威胁将是信息技术的巨大进步。一切都可以受到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影响。”

  报道认为,虽然印军自认为做好打常规战争的充分准备,也做好打击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准备,但印军拥有的大部分装备和平台都过时了,在执行人道主义援助、救灾和维持区域武力威慑等新任务方面力不从心。无论是在更新武器上,还是在完善总体安全战略方面,印度军队都需要改革。

  印度已将军事改革的参照系瞄准中国。印度防务专家查达认为,印度必须“赶上”中国,印度的战区改革才刚刚开始,但中国在军事结构改革方面遥遥领先。此外,就无人机技术而言,中国是全球领头羊,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技术领域也占据优势,而这些方面将影响未来的战争。印度必须急起直追。

  近日印军举行高层会议,讨论旨在整合陆军、海军和空军作战能力的大规模改革。在印度总理莫迪支持的军改规划中,有意将目前各自为政的17个司令部合并成囊括三军的5个战区联合作战司令部。

  然而,联合作战指挥部的结构和范围如何确定,引发印度各军种无休止的争论。印度各军种对司令部结构迟迟未能达成共识。要想推进组织结构改革,必须处理好国防部、各军种、准军事部队等多部门的复杂关系。例如印军的联合司令部司令的军衔是中将,与印度陆海空军的副参谋长同级,印军认为,这可能造成指挥结构复杂化。

  纵观印军历次改革,错综复杂的部门利益、各组织间相互掣肘,导致几乎没有一项改革方案得到彻底执行。本次印军改革决心不小、力度不小,但改革方案能否彻底执行,还有待观望。

 

    来源:环球网、澎湃新闻、海外网、腾讯新闻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