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着中国“秀肌肉”:美日印澳四国军演打响
尚未走出“阿富汗阴影”的美国,又开始拉帮结伙“秀肌肉”。“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成员国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于26日至29日首次在西太平洋举行“马拉巴尔”联合军演。美日印澳时刻不忘将“维护印太地区海上秩序”挂在嘴边,威慑中国的味道很浓。

    美国第七舰队8月26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消息称,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参与的“马拉巴尔-2021”海上演习的第一阶段于当天在菲律宾海开始举行。这项年度演习旨在增加美澳日印四国海上部队之间的战术规划、战术训练和武器装备使用能力。

  美国第七舰队表示,今年的演习由美国海军主导,将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四个参与国的海上部队在菲律宾海演练协同作战,以加强四国在海上联合作战、反潜作战、空中作战、海上补给、跨甲板飞行作战和海上拦截方面的能力。今年的演习还将有美国海军特种作战部队参与,以应对非常规的海上威胁,并与常规海军作战力量进行整合。

  参加第一阶段演习的装备和人员包括美国海军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巴里”号、美国海军特种作战部队、美国海军第72特遣部队的海上巡逻机和侦察机,以及美国海上军事运输司令部的一艘补给船。

  印度海军出动“什瓦利克”号护卫舰和“卡德马特”号反潜护卫舰参加演习;日本海上上自卫队出动“加贺”号直升机航母(出云级航母二号舰)、“村雨”号驱逐舰和“不知火”号驱逐舰(朝日级驱逐舰二号舰)参演;澳大利亚海军则出动“瓦拉蒙格”号护卫舰参加。参演的飞机预计将包括印度的P-8I反潜巡逻机、日本的P-1巡逻机以及美国的P-8A反潜巡逻机。

日本“加贺”号直升机航母

    谈及演习目的,美日印澳时刻不忘将“维护印太地区海上秩序”挂在嘴边,但他们选择的演习地点及课目无不暴露其针对中国的险恶用意。

    “马拉巴尔”演习举行的前一天,美军印太总部司令阿奎利诺还跑到印度大谈所谓的“中国军事扩张”,其渲染“中国威胁”的嘴脸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最近在东南亚国家对中国说三道四的样子。

    而澳海军中将努南则宣称,该军事演习将有助于强化四国在印太地区安全事务中所发挥的作用。“澳大利亚致力于与我们的伙伴密切合作,应对共同的区域挑战,包括在海洋领域。”努南说:“我军加入‘马拉巴尔2021’军演,将增强该区域的海上协同能力,这是我们之间的一项重要合作行动。”

    报道还特意提及隶属美国的关岛位于中国上海东南3000公里处,是距离中国最近的美国军事基地。

  对此,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26日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以他国为假想敌,组织大规模军演,在有关海域拉帮结伙、炫耀武力,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这与地区国家求和平、促合作、谋发展的普遍诉求背道而驰。

四国军演走向“精细化”

日本“不知火”号驱逐舰

    “马拉巴尔”军演由美印两国于1992年发起,起初是两国海军间安排的双边演习,日本海上自卫队2007年首次应邀参加演习,2015年成为参加该演习的永久伙伴。由于与澳大利亚的防务合作加强,2020年印度邀请澳大利亚参与“马拉巴尔2020”联合演习。

    从“马拉巴尔”演习的历史看,本年度是该演习第25届。在过去的24届中,共进行了25次演习活动(2020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孟加拉湾、第二阶段在阿拉伯海)。在目前已知的过去24次演习活动中,8次在印度东西海岸,5次在孟加拉湾,4次在日本周边海域,3次在阿拉伯海,3次在菲律宾海,1次在波斯湾。在菲律宾海和日本周边的演习大多是在近年举行,这也充分说明了该演习性质正在发生变化。

    今年的“马拉巴尔”演习由美国海军主办,总共分为两个阶段。美方在新闻稿中只介绍了第一阶段演习的情况,称四国海军将加强海上联合作战、反潜作战、空中作战、实弹射击、海上补给、海上拦截行动等方面的能力。但印度官员对《印度斯坦时报》透露了更具体的消息:美国海豹突击队、印度海军陆战队突击队“马科斯”、日本海上自卫队特别警备队将进行登船、搜查和扣押等训练,并模拟实施人质救援行动。

    相比于其他国家的媒体,印度媒体对于“马拉巴尔-2021”演习的关注度显得颇高。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引述俄学者的话称,在印度眼中,演练打击水下目标是今年演习的关键组成部分,因为该国一直担心中国潜艇进入印度洋执行任务。《印度斯坦时报》称,印度海军正“专注于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雄心,并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北京在南海展示的力量不能出现在印度洋”。

    有分析认为,与以往的“马拉巴尔”演习相比,此次演习的规模似乎有些小。像在2020年该演习第二阶段中重点围绕印度海军“维克拉马蒂亚”号航母打击群和美海军“尼米兹”号航母打击群为中心的海上联合行动展开演练,两艘航母与参演的其他水面舰艇、潜艇和战机开展高强度演习行动,其中包括跨甲板飞行以及米格-29K战斗机、“超级大黄蜂”战斗机和E-2C预警机参加的高端防空演习。而从今年的演习参演兵力看,似乎“略显寒酸”。然而,此次演习可能围绕两个重点展开,即联合反潜作战和海上特种作战,这也说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成员国之间的演习走向“精细化”。

针对中国的意味更浓了

  “美日印澳共同举行军演是最近两年才开始出现的。”专家分析道,过去通常都会有一到两个国家不参加,原因就是为了避免刺激中国,以及避免给外界留下四国形成牢固军事同盟的印象。不过从目前的状况看,四国在加强安全合作方面应该有了更多共识,“在顾及中国和地区其他国家的感受方面也突破了一些认知上的限制”。

  专家表示,“马拉巴尔”海上联演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这并不是其首次将演习地点选择在西太平洋,但是美日印澳在四国机制下首次在西太平洋举行联合军演。四国机制对中国的威胁不言而喻,四国联合军演是在军事安全层面为该机制注入实质性内容,针对性更强。在美国的构想中,在军事层面,“四国机制”的完善可以建立起联合海上巡航、完善各方武器平台和军事装备的互操作性、完善印太海域感知系统建设甚至强化地区导弹防御,其潜在影响需要引起关注。美日印澳的对华军事合作更加成型,以避免“四国机制”空心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四国联合军演即将举行之际,《印度快报》等印度媒体对于印度此前与菲律宾在南海举行的联合演习给予重点关注,并提及印度还与越南在该地区举行了演习。对于印菲之间的演习,印度海军发言人称,两国海军仍然致力于进一步加强海洋领域的双边合作,以确保印太地区的稳定、和平和繁荣。根据此前印度国防部通报,从8月初开始印度海军舰艇编队将在东南亚、中国南海和太平洋西部地区参加多场演习,持续两个多月。印方称,印度与越南、菲律宾等国海军举行双边演习,旨在扩大与友好国家的军事合作,加强与地区其他国家的联系。

  举行联合军演无疑会加剧地区局势的复杂性和紧张程度,但是,“四国军演并不会改变亚太地区的基本发展态势”。作为地区稳定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是外力无法任意压制、随意破坏的。专家认为,“无论对手演练的课目是什么,我们都需要认真对待,扎实地做好自己的备战工作,战场无亚军,只有胜者为王。”

“中国威胁”成美军高官口头禅

  “马拉巴尔”演习开始前夕,美军印太总部司令阿奎利诺访问印度,与印国防参谋长拉瓦特、陆军参谋长纳拉瓦内、外交部长苏杰生等军方和政府高级官员密集举行会谈。据新德里电视台报道,阿奎利诺声称中国正在推进“军事扩张”,“这是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军事建设,无论是在常规领域还是核军备建设方面。中国军方的“言行并不总是一致……对于这种军事扩张,真正的问题不是为什么,而是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阿奎利诺将对基于规则的国际海事秩序的“攻击”形容为“最关键的挑战”之一。在没有点名中国的情况下,他还谈到“经济胁迫”、针对台湾的行动、香港问题以及印度在印中边境实控线所面临的挑战等,并且称“南海对所有国家的繁荣至关重要”。对于美国的角色,阿奎利诺称,在印太地区,“没有比美国更好的盟友、更糟糕的对手了”。

  专家指出,这种言论反映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和军人的傲慢、自恋。美国试图通过片面的、歪曲的说法来扩大所谓“中国威胁”,展现出其在印太地区不可或缺的地位。阿奎利诺声称中国“军事扩张”,但事实上,正是美国自己秉持着穷兵黩武的理念。

  因从阿富汗仓促撤军而广受质疑,美国高官连日来四处活动,想要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声誉。除了阿奎利诺,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前两天在新加坡和越南抹黑中国“破坏秩序”。

  小布什执政期间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迈克尔·格林还撰文为拜登政府出主意——如何在混乱、悲惨的撤军行动后“挽救其中国战略”。在他提出的建议里就包括展示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威慑力量,举行比计划中更多的演习、进行更多部署。格林称,美日、美澳国防部长会议将在今秋举行,美国必须尽快锁定军事演习、武器开发以及网络和太空等新领域的合作议程。

    而即将卸任的驻日美军司令的凯文·施耐德在日本《读卖新闻》刊登署名文章,宣称“为对抗持续采取攻击性行动的中国,美军与自卫队应进行高质量联合军演,努力加强威慑力量。”

  施耐德称,他将带着三大主张回到华盛顿。第一,美日同盟是美国最重要的同盟且两国仍有很多工作要做。过去60多年,不论是逆境还是顺境,美日两国始终团结在一起。这是因为两国关系的核心部分建立在对“自由开放的印太”的承诺和对印太地区所有国家繁荣的展望之上。

  施耐德的第二大主张是“中国”。他声称,“中国在地区内继续采取越来越具有攻击性的行动。很明显,中国的活动是在对抗美日同盟的核心价值观。”

  最后,施耐德认为可靠的威慑力对美日相互安全保障至关重要,为此,日本自卫队与美军必须具备高水平的即时反应能力,并进行具有实战性的高质量训练。此外,施耐德还宣称,美日安保条约“不仅仅是一堆华丽的辞藻”。美日需要进行联合行动,例如为确保条约所要求的防御而进行联合演习。

  尽管这篇文章是施耐德卸任前发表的“个人感想”,但实际上,近期不断增多的美日联合军演似乎已在“践行”其观点。据日本NHK电视台网站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从25日开始分别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美国海岸警卫队在九州近海举行联合演习。考虑到中国官方船只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日趋活跃,此次联合演习旨在相互间合作。《朝日新闻》则称,美国空军与日本航空自卫队拟于9月中旬在北海道举行联合军演。

四国军演是昂贵的自我安慰秀

  美国搅动了强烈的冷战和集团对抗气氛,它把目前的地缘政治博弈极简化了。华盛顿每一次拉起的向中国示威的场子都挺宏大,实际上经常文不对题,表现出的是美国这一波精英“一根筋”的无能,还有美国国家面对现代复杂性只会用老套简单办法应对的机制性无力。

  21世纪国际竞争的面貌和性质与上世纪有了重大变化,竞争的实际情形高度复杂化。中美之间的竞争原本发生在经济和科技领域,美国因为中国发展快并有在经济总量上超过它的势头而深感不安,担心霸权不保。中印则是有边境摩擦,印度很清楚中国没有降服印度国家的企图。日本对中国是不服气和对两国实力此消彼长的不适应。澳大利亚原本与中国无冤无仇,但因其孤悬南太的独特地理位置而缺乏安全感,它扮演的是美国“走狗”的角色以求保护。

  搞联合军演不是它们真的认为与中国的海上冲突迫在眉睫,而是要炫耀它们的彼此“团结”,用向中国示威来实现自我安慰。这种老套的虚张声势犹如卖不出票的表演,观众只能用赠票请来。中国人才不会吃它们那一套。它们的勾勾搭搭第一损害不了中国发展的动力机制,也形成不了对中国造成实际后果的“围堵”,总之它们形成不了阻挡中国作为大国不断成长、前进的合力。

  中国在适应美国搞这些勾勾搭搭的炫耀,看到印度那点海军忙不迭地与不同国家联合军演,尤其可笑。中国认准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加快发展经济,像“下饺子”一样建造自己的战舰,全面升级军事力量和实时应战能力,随时准备让犯我核心利益者付出代价。

 

  中国要确保自己的现代化进程不被美国的军事讹诈压垮,确保中国推动国家统一不被美国以军事介入的方式阻挡。换句话说,我们要用不断增强的军事力量打消美国以军事手段为其经济和科技逐渐下降的竞争力开展助攻的念头,让中美博弈始终按照和平的方式进行。

  各国加强与美国的正常关系,这是它们各自的事情,但有谁做美国遏制中国的帮凶,必须小心点。哪个国家想倚仗美国对它的利用来强化其处理与中国纠纷的地位,同样要小心点。一旦谁在安全事务上触碰中国底线,中国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让它吃应有的苦头,我们届时可不会管它是否与美国经常搞联合军演,是不是美国的盟国。

  中国坚定站在自己的国家利益阵地上,我们的阵地会埋葬各种针对中国的野心、幻想以及支持它们的种种联盟、合作机制。我们欢迎堂堂正正的竞争,我们也将强有力威慑遏制中国、逼中国让步的企图。美日印澳往一起凑的方式显示了它们的心虚,它们奈何不了发展动力和捍卫自我利益决心都很充足的中国。

 

    来源:环球网、海外网、观察者网、澎湃新闻、参考消息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