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撤离阿富汗,增兵西太平洋全力遏制中国
在五角大楼介绍美军从阿富汗撤军的情况说明会上,奥斯汀两次提及“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这意味着美军将进一步加大制衡中国,尤其是在台海、南海、东海等方向,未来美国打“台湾牌”的力度、频度肯定会比以前高。我们要准备好应对美国在西太平洋又一轮帝国野心和多动症的发作。
美国防长奥斯汀 资料图

    在五角大楼介绍美军从阿富汗撤军的情况说明会上,美国防长奥斯汀在新闻发布会上两次提及“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他首先表示,现在一个任务(阿富汗撤军)结束了,其他任务还得继续,“我们需要继续应对来自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的安全挑战”。紧接着,奥斯汀说:“保卫国家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会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这意味着在新的世纪我们领导层有新的关注,去迎接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在印太和其它地区抓住新的机遇深化我们与传统盟友和新伙伴的关系,保卫我们的民主不受所有敌人的侵犯。”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在为结束美国在阿富汗20年战争中辩护时表示,“世界在变化。我们与中国正在进行激烈竞争。在这场竞争中,中国和俄罗斯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国在阿富汗陷入另一个十年”。奥斯汀的发言重申了拜登的重点关注,也成为美国未来军事行动的方向。

    专家分析指出,美军从阿富汗的撤军说明美国在全球军事战略的收缩,但与此同时美军对中国针对性却大为突出,这点从奥斯汀的发言中能看出,这也意味着未来美军会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地区部署更多兵力,做好足够准备,形成足够军事威慑力,尤其是在台海、南海、东海等方向。之后美国拿台湾做文章的比重会多起来,因为对美国而言要“挖中国的墙脚”没有比台湾更合适的话题,也没有什么比台湾问题更敏感、更能挑动大陆的神经。

  台湾亲绿的《自由时报》在一篇报道中声称,美军全面撤离阿富汗,总统拜登表示撤军决定是为“专心对抗中国挑战”,美国聚焦印太后,“台湾的重要性直线上升”。报道引用华盛顿全球台湾研究中心及加拿大智库“麦克唐纳─劳瑞尔研究所(MLI)”资深研究员寇谧观点表示,对抗目前被美国视为第一竞争对象的中国,台湾无疑是“重要角色”,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湾所在区域的战略价值提升,加上台湾作为民主伙伴一员、全球供应链重要一环”。

  针对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更集中力量来对抗中国,从而打“台湾牌”的可能性,专家表示,最重要的是中国要始终不断增强军事威慑力,使美国在涉台问题上冒险的代价高到美国无法承受之重,既要向美国决策者指出支持“台独”的严重后果,也要让美国公众明白美国的政治精英漠视美国公众和美国自身的福祉和根本利益,却因为鼓动和支持“台独”将美国带入一条不归路,使得美国各阶层在美国对华政策铤而走险的时候对美国政治精英能够施加约束。

挑衅!美海军海巡“双舰”通过台海

“纪德号”(后)与“门罗号”(前)通过台海。(图片来源:台媒)

    日本海上自卫队宣称,为了强化日美同盟的应对力,加强海上自卫队的战术技能及与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合作。8月26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岸警卫队在东海海域进行了一次补给训练,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一艘补给舰和美国海岸警卫队“传奇”级国安巡防舰“门罗”号参加了训练。

    而这艘美国海岸防卫队传奇级国安巡防舰“门罗号(USCGC Munro WMSL-755)”隔天的27日,就与美国第七舰队的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纪德号(USS Kidd DDG-100)”穿越了台湾海峡。岛内媒体炒作称,这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美国军舰第8度通过台湾海峡,也是上任后首度由美国海军和海岸防卫队舰艇同时通过台海。

    作为美国海岸警卫队巡逻舰队的旗舰“门罗号”,其在西太展开为期数月的部署,部署期间4600吨级的“门罗”号将在美第七舰队的指挥下展开行动,旨在增加在印太的行动便利及海上影响力。美国海岸警卫队和日本海上自卫队联合训练恰恰体现出美国将部署在印太地区的海岸警卫队当做“第二海军”来使用,也证实美国海岸警卫队在印太地区的图谋是要在西太平洋地区形成对中国的威慑。

  专家分析,有一种可能性是在这次训练日本海上自卫队补给舰对“门罗”号进行油水和后勤物资的实际补给,使得其有能力实施穿航台湾海峡的行动。通过这种训练,提高了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岸警卫队相互之间配合能力,也就是说,当美国海军补给舰无法对其海岸警卫队船只实施补给时,日本海上自卫队可以承担起补给角色,从而提高其在相关海域持续执行任务的能力。日本这一行动直接助长了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嚣张气焰。

“门罗”号(左)接受海上补给

  刚卸任的驻日美军司令的凯文·施耐德此前在日本《读卖新闻》发表署名文章称,为对抗持续采取攻击性行动的中国,美军与日本自卫队应进行高质量联合军演,努力加强威慑力量。施耐德认为可靠的威慑力对美日相互安全保障至关重要,为此,日本自卫队与美军必须具备高水平的即时反应能力,并进行具有实战性的高质量训练。

  而这其中号称美国“第五军种”的海岸警卫队正在扮演着重要角色。据美国《星条旗报》今年4月份的报道,美国海岸警卫队从珍珠港抽调5艘执法船前往西太平洋地区等更广阔海域,试图与美海军陆战队携手对抗“在该海域日益活跃的中国海警船和民兵武装”。美国海岸警卫队司令卡尔·舒尔茨曾公开表示美海岸警卫队计划增加在西太地区的兵力部署,未来可能代替美国海军执行“航行自由”行动。

  近年来,美国海岸警卫队与美太平洋舰队一起组成多军种海上力量,在西太平洋地区形成对中国的威慑。而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合作并不多见,甚至可谓是一种突破,这表明日美将战时的同盟机制扩大到平时的威慑协同。通常情况下,海岸警卫队船只由美海军补给舰进行补给,现在日美进行补给训练,很可能是为日本海上自卫队对未来支援美海警的行动做准备。

  军事专家分析,美国有可能会常态化把海岸警卫队部署到中国周边,在执法等多个领域对中国实施挑衅。但海岸警卫队所能发挥的效能是有限的,其中主要原因是海岸警卫队本身的执法能力,或者说军事能力是有限的。与此同时,当前中国也非常重视海警的发展,比如当前中国的海警船吨位越来越大、能力越来越强,也会有力维护中国的海疆利益。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美舰近来多次在台湾海峡炫耀武力、滋事挑衅,这不是对什么“自由开放”的承诺,而是搞军事横行自由,是对地区和平稳定的蓄意干扰和破坏,国际社会对此看得清清楚楚。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坚定不移,我们敦促美方为地区和平与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相反。

炫耀!美军多艘战舰在南海出没

    美国军舰近日频繁现身南海炫耀武力,太平洋舰队发布消息称,美国海军的“塔尔萨”号濒海战斗舰(LCS-16)当天在南海航行期间出动一架舰载“海鹰”直升机开展训练,直升机机组人员使用舱门机枪对海面进行射击。还老调重弹称,此次任务是为“加强与合作伙伴的互操作性,并作为一支随时待命的部队为打造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提供支持”。

  美国军舰近日在南海小动作不断。根据美国军方发布的信息,美国海军“塔尔萨”号濒海战斗舰曾于8月27日在南海上开展了消防和医疗救护演练;美国“迈克尔墨菲”号驱逐舰(DDG-112)也于8月26日出现在南海,在飞行甲板上对舰载直升机进行维护;美国海军“奥凯恩”号驱逐舰(DDG-77)也曾于8月26日在南海上与“蒂皮卡诺”号补给舰进行了海上补给作业;美国海军“查尔斯顿”号濒海战斗舰(LCS-18)于8月18日在南海上进行了舰载直升机的检修作业。

  另外,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于8月23日在新加坡登上美国海军的“塔尔萨”号濒海战斗舰,并表示这艘美国军舰“在这里的原因很重要”。美国海军领导人也表示,濒海战斗舰在规模上可以与更为标准的护卫舰级别的舰船相媲美,在实现这些目标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对于美国军舰在南海活动等相关问题,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大校曾在8月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方作为域外国家,无视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时常打着“航行自由”的幌子在南海炫耀武力、挑衅搅局,不断破坏地区国家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努力,成为南海紧张局势的直接推手。

警惕!美国正在东南亚精心布局

哈里斯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在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近日访问东南亚之后,美国战略界对拜登政府的东南亚新策略仍有不少议论。他们认为,拜登在执政后频繁派外交和军事安全领域高官乃至副总统访问东南亚国家,地缘政治目标是想把该地区打造成“印太战略”中发挥对华遏制作用的关键拼图。

  今年6月,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舍曼访问印尼、柬埔寨、泰国;7月,防长奥斯汀访问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8月初,国务卿布林肯连续多日参与东盟框架下的高层视频会议;8月下旬,哈里斯到访新加坡和越南。这一出访频率表明,仅就上任后的同一时期而言,拜登政府比特朗普政府更重视东南亚。

  安全议题是优先目标。例如在新加坡和越南,哈里斯都渲染中国在南海的“威胁”。而之前舍曼与奥斯汀访问东南亚也有类似表态。显然,美国把南海当成加强与东南亚国家安全合作的重要“驱动力”,而新加坡和越南则被美国视为加强南海军事存在的重要依托。2019年,新加坡与美国续签了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允许美国继续使用新加坡军事设施,为美国过境人员、军机和军舰提供后勤支持。在越南,哈里斯承诺将赠送第三艘美国海岸警卫队退役巡逻舰。美国还尝试推动其航空母舰访问越南金兰湾,进一步强化其在南海的军事存在。

哈里斯访问越南

  在整体策略上,拜登政府在东南亚外交方面做出了一个新的调整,就是以“小项目”推动“大合作”。例如这次哈里斯访问越南,提供了许多小项目,旨在推动美越之间不仅合作领域拓宽,而且合作覆盖的人群进一步扩大。为了支援受战争影响的残疾人,美国援助400万美元,鼓励残疾人提高生活质量,融入主流社会。

  从地缘战略角度出发,美国这些努力的主要目的是未来在东南亚通过两大抓手遏制中国。一是通过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打造“Quad+”模式,将东南亚的新加坡、越南等伙伴国纳入这一新机制,试图打造地区安全合作的新架构,在南海问题上开展深度合作。二是通过美国-湄公河伙伴关系,通过经济互联互通、水资源可持续管理、自然资源和环保、非传统安全威胁、人力资源等领域合作,对冲澜湄合作机制的影响力。

  虽然美方总是说,美国在东南亚和印太的参与,不是为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但美国遏华的战略已显露无遗。不过,东南亚国家此前多次表态,不会在中美竞争中站队。这次访越前后,美国高官多次表示将美国与越南的全面伙伴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但从白宫的简报中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进展,似乎就说明了这一点。可以说,拜登政府的东南亚魅力攻势,看起来精心包装、用心良苦,但实际上与时代和地区潮流相悖。

荒谬!美军高官渲染“中国核威胁”

  据路透社报道称,美国战略司令部副司令布西埃尔近日在一个线上论坛表示,“中国很快将超越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核威胁”。他宣称“中国核武器正处于快速发展中,虽然中国对外声称要保持最低限度核威慑力量,但实际上核能力发展已不再与此相符”。按照布西埃尔的预测,未来几年内将会出现一个交叉点,即“中国的核威胁将超越俄罗斯目前构成的威胁”。他的判断依据不仅取决于中国的核弹头数量,也取决于核武器的“实战部署”。

  五角大楼2020年提交国会的一份报告估计,中国目前拥有200多枚核弹头,随着中国不断推进军队现代化,库存核弹头将增加至少1倍。布西埃尔说,中国去年测试的弹道导弹次数“多于全球其他国家的总和”。但讽刺的是,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1日,美国一共部署了1357枚核弹头,数量远多于中国的核弹头。

  而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则透露,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查尔斯·理查德也在另一个线上论坛集中讨论了中国迅速部署的战略武器问题。他表示,中国最近在核力量、太空和网络领域的努力以及在高超音速系统方面的全速突破,让“美国确保核威慑系统的稳定增加了新的紧迫性”。他警告称,美国以前从未面对过中俄两个“同等对手”,后两者都拥有广泛的核武库和能跨多个领域运作的高科技系统。

    8月初,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多次对“中国不断扩大的核武库”表达所谓的“深切关注”。美国智库根据卫星图像发布报告称“中国正在建造数百个新的核导弹发射井”。

  中国专家表示,中国的核武器是二次核反击力量的重要支撑,中国的核武器是有限核威慑,不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主要用于维护自身的国家安全。美国对中国的核武器感到“恐惧”,是因为美国心思不纯,美国不断对中国进行各种核讹诈,甚至要斥资1万亿美元打造新的“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面对美国咄咄逼人,中国必须要强化自身核能力来维护自身的国家安全,这是符合国家安全的重要考量。

  美国已经拉开与中国全面地缘政治竞争的架势,但明眼人都清楚,这些很大程度上是花架子。美国最恐惧的是中国持续的发展能力,中国经济实力逐渐追平超过它,以及中国军事实力越来越能够蔑视它的恐吓,共同形成了瓦解其全球霸权的趋势。让中国失去发展动力,让中美的发展态势掉个个,这就是华盛顿梦寐以求的。

  然而中国的未来首先取决于自己的努力,这让我们对保持自我发展态势拥有极大的主观能动性。只要中国延续内部的良好机制和节奏,美国在外部的调兵遣将就将很大程度上属于“瞎忙活”。保持这一战略清醒和自信对我们赢得与美国的博弈具有关键意义。

  所以说,中国人要重视美国的“战略重心转移”,但完全无需被它吓住。浮躁的美国政治精英们以为玩好战略和地缘政治手腕就是一切,他们缺少的是操作层面的耐心和韧劲,美国的国家体制也提供不了复杂斗争所需的长期支持力。只要打持久战,将战略博弈转化成事无巨细的战术纠缠和消耗,美国打到哪输到哪。

  一个在阿富汗如此出错出丑的美国,决不可能在西太平洋上举义护道,运筹帷幄。它以霸权之私阻挡14亿中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的图谋必将遭到更大的失败。这一课将极具内容,而且它有可能用不了20年。

 

    来源:环球网、海外网、观察者网、参考消息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