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小北约”?美日澳印“四国联盟”针对中国
澳大利亚军方高调宣布,将参加下月与印度、日本、美国在阿拉伯海和孟加拉湾举行的“马拉巴尔”联合军演。这被国际媒体认为是有着“亚洲小北约”之称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在军事合作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甚至有印度媒体毫不讳言地说:“这是向中国发出的信号。”

  印度国防部宣布澳大利亚海军将参加2020年在孟加拉湾举行的马拉巴尔演习,这样一来,美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四国就在这次联合军演中凑齐了,这被广泛视为围绕“四国联盟”概念的最新进展。

  澳大利亚2007年最后一次参加马拉巴尔演习,印度时隔13年后邀请它回来,是新德里刻意表演给中国看的一个表情,目的是向后者施压。美国一直想把“四国联盟”做实,使之成为针对中国的“亚洲版北约”的基础。马拉巴尔军演以及本月四国外长的东京会晤调动了人们这方面的更多联想。

  法新社评论称,所谓“四方安全对话”被吹捧为对抗中国崛起的一种手段,但在遏制或参与遏制北京方面,该集团常常因分歧而步履蹒跚。但值得警惕的是,印度政府的对华强硬派近来不断鼓吹对华政策“突破底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2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注意到四国军演的消息,强调国与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应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他同时敦促印方信守承诺,抓紧向中方移交走失人员,与中方一道共同推进第七轮军长级会谈共识落实,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

澳大利亚13年后重返军演

美日澳军舰现身南海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澳国防部长雷诺兹已确认澳大利亚将参加下个月的“马拉巴尔”军演。雷诺兹说,“马拉巴尔”高级别军演将成为提升澳海军防务能力的一次里程碑式的机会,通过各国的协同作战,将展示其“维护印太地区开放繁荣的决心”。“瞄准中国,澳大利亚加入美日印军演”,法新社称,澳防长此番声明是“针对中国专制力量的一种很好的暗示”。

  “马拉巴尔”系列海军演习始于1992年,最初是印度和美国之间的双边操练,日本在2017年加入,并成为永久成员。据“美国之音”20日报道,澳大利亚曾在2007年参加该演习,在遭到北京强烈反对后,堪培拉方面至今已经13年没有重返“马拉巴尔”演习了。报道还称,近年来,澳大利亚也表示过愿意参加演习,但印度方面因为“担心北京的感觉”,没有同意。“马拉巴尔”演习2018年在菲律宾和关岛附近举行,2019年在日本海岸附近进行,今年将在孟加拉湾和阿拉伯海举行。

  据印度媒体报道,本年度“马拉巴尔”军演将通过“海上非接触”的方式举行,但并未披露“海上非接触”方式的具体内容,称有关各方将于10月底就此召开会议协商。据《印度教徒报》报道,四方联合军演表面上是为了保护航路的畅通,实际上是展示“民主国家力量遏制中国在印太地区的扩张主义”。即便中国海军是一支绿色和平力量,只在其沿海领域活动,但重要的是,四国通过军演将掐住作为80%中国进口能源海上通道的马六甲海峡的咽喉。

  印度海军发言人称,澳大利亚重返“马拉巴尔”军演将形成“令人生畏的防务力量”。印度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决定表明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立场越发强硬。2007年陆克文政府在北京提出抗议后立即退出了军演,而如今澳大利亚是右翼总理莫里森执政。

  澳大利亚国内对此不乏担忧的声音。ABC报道称,下月参加四方军演后,澳中外交关系恐怕会重新紧张。一名ABC记者在报道中称,目前澳大利亚周边安全前景越来越让人担忧,在澳政府总共12页的2016年防务白皮书里,“中国威胁”的用词多达十几次。这也使得澳大利亚人在过去几年中经历了一场对中国看法的演变。种种迹象显示,澳政府已经下定决心,呼应美国对南太平洋和周边地区战略部署的需求,而对于本国政客越来越具有煽动性的好战言论,不少澳大利亚民众感到非常焦虑。

印度的改变耐人寻味

  耐人寻味的还有印度话锋的转变。印度PRINT新闻网援引印度外交和国防消息人士的话说,本月初在日本首都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外长会上,美日印正式确定接纳澳大利亚加入“马拉巴尔”军演。消息人士称,印度起初其实并不愿意公开宣布这一消息,理由是“与中国的军事和外交层面对话目前仍在进行中”,“印度希望尽快结束中印边境对峙、实现完全脱离接触”。

  几个月前,印度对邀请澳大利亚参加军演还并不热心,现在却采取颇为积极的态度,其考虑不是着眼于印太战略本身,而是把它作为一张牌来使用。印度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没占到什么便宜,也不太好收场,于是试图从其他角度增大对中国施压,从而在边界问题上获得更大筹码。

  对印度而言,“反中”更像是策略而非战略——既可借此向中国施压,谋取边境对峙谈判的主动权,又可通过对外展示“遏制中国”的立场换取美国等国在“后疫情时代”对印度的支持,同时又夯实了自身“全球最大民主国家”的“美名”。

  “为了表现对中国的冷落,印度海上军演纳入了澳大利亚”,新德里电视台网站20日发表以此为标题的报道称,美国副国务卿比根最近明确表示,他将美印日澳“四方安全对话”视为“类似于北约”的集团,以抵抗“来自中国的任何潜在挑战”。

  印度政府内部对华强硬派势力近来不断鼓吹“突破底线”的对华政策,在涉台、涉藏等敏感问题上抛弃一个中国的立场。另外,尽管中方对印度在边境地区开展以军事争控为目的的基础设施建设表示反对,但印度仍然我行我素。据《今日印度》报道,印度计划在“拉达克地区”和克什米尔地区至少修建10条长约100公里的隧道,以确保军用、民用车辆能够在全天候气象条件下到达中印边境的主要地点。

“让地区所有国家受益”?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网站本周发布消息称,19日,美国海军“麦凯恩”号驱逐舰参加了澳大利亚皇家海军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在南海举行的联合军演。美军再度老调重弹,声称此举是“为促进航行与飞越自由”。

  根据一篇新闻稿,参与这场演习的除了“麦凯恩”号驱逐舰之外,还包括日本海自的“雾雨”号驱逐舰与澳海军的“阿伦塔”号护卫舰。新闻稿称,这次演习是澳大利亚、日本与美国今年在第七舰队行动区展开的第五次联合行动。

  新闻稿还声称,在整个演习过程中,参与者共同训练并开展三方行动,旨在提高盟国的集体能力,以维持海上安全以及随时准备应对任何地区突发事件。

  “麦凯恩”号驱逐舰指挥官伊斯特迪继续老调重弹宣称,通过在南海与亲密盟友以这种方式合作,促进了透明度、法治、航行与飞越自由以及支持印太安全与繁荣的所有原则,让该地区所有国家受益。

图自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网站

  美军战舰近期频繁在南海开展活动。据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布的消息,“麦凯恩”号驱逐舰自10月7日以来就一直在南海活动,期间还组织舰员进行重机枪武器操作训练。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13日高调宣布“麦凯恩”号于12日与日本“准航母”舰队在南海上开展联合演练。另外美国海军的“里根”号航母近日也驶入南海,10月7日在南海开展了“大规模伤亡演习”(演练应对舰上出现大规模伤亡情况)。10月12日,原本已经驶出南海进入印度洋的“里根”号航母又被曝出突然掉头回到南海,行踪相当诡异。

    对此,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美方一些政客在大选前为了一己私利,极力破坏中美两国两军关系,甚至妄图制造意外事件和军事冲突,这种行径置双方一线官兵生命安危于不顾,置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于不顾,置世界人民和平诉求于不顾,是极不得人心的。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曾在出席第十届东亚峰会外长会时表示,仅上半年,美国就派出近3000架次军机、60余艘次军舰,包括多批次轰炸机和双航母编队,不断在南海炫耀武力,强化军事部署,甚至在与其毫不相干的争议海域横冲直撞,肆意推高地区冲突风险,正在成为南海军事化的最大推手。

虚张声势的利益场

美日印澳四国同盟好像呼之欲出,中国真的很危险吗?

  目前四国机制还相当原始,更多是些形式上的东西,所谓“四国联盟”是一些舆论的叫法。这四个国家同中国的地缘关系和矛盾很不一样,对四国机制的诉求也不相同,虽然四国往一块凑越来越多,但亚太地区阻止四国成为实质反华同盟的因素显然远远多于促成这一同盟的因素。

  所谓的“四国同盟”只有美国在不遗余力试图推动它成为“北约”,其他三国都是在积极、复杂地利用它。那三国都因为不习惯中国崛起而感受某种“威胁”,同时又与中国崛起形成很现实的利益关系,中国是日澳最大的贸易伙伴,是印度第二大贸易伙伴。加强四国联系可以增加它们的力量感,形成对中国的压力,有助于它们在各自的对华关系中处于更有利位置。

  中国靠施加外交压力很难阻止四国的各种聚会,但是中国在与印日澳三国关系中的主动性很强,牵制它们与美国对华战略目的保持距离的资源很多。就印度来说,两国的边境摩擦有严峻、难以解决的一面,但不让它成为彻底颠覆中印关系并把两国推向战略敌对,相信不仅中国,也是印度的愿望。因为边界问题印度就放弃它的战略独立、为美国反华政策所用,显然不符合它的利益。

  而在与中国的关系中,与美国最紧密的澳大利亚并没有因为这种紧密而获得中国的让步,澳大利亚恰恰在经济上吃的亏最多。更何况这个地区的其他国家,它们大多都是想与美国相互利用,从而出现了非常复杂的利益场。

“亚洲小北约”能走多远?

  《华盛顿时报》称,澳大利亚加入“马拉巴尔”军演,显示特朗普政府推动亚洲主要民主国家之间建立军事同盟以遏制中国的行动“比预期更快推进”。报道称,日本首相菅义伟刚刚与越南签署日本向越南出口国防装备的协议。分析人士都在关注,越南、菲律宾或韩国,有一天是否会成为这个“亚洲小北约”的成员。

  日本《每日新闻》分析说,在日美主导的开放的印太战略构想下,四国形成的对华包围网,势必引来中国的反抗。日本《产经新闻》称,中国领导人明确表态反对开放的印太战略,中国方面对菅义伟担任首相后的首次外访显示了警惕的态度,认为这是将东盟纳入印度洋太平洋构想的一部分。日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访问马来西亚时也批评美国的“印太战略”,他是对东盟发出信号,暗指东盟不应该被美日“收编”。

  “亚洲版北约”的构想本身就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它所要对付的那个中国与真实的中国有太大差距。所以美国构建它所希望的反华统一阵线面临巨大困难,连印日澳对四国机制的公开定义和描述都与华盛顿的不同。

    所以,美国极力推动中的“亚洲小北约”目前虽然有了一些雏形,但是成员们各怀心思,离真正运作还有不小的差距。

 

 

    来源:环球网、观察者网、凤凰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