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直指钓鱼岛?美日大搞联合演习
从10月26日到11月5日,驻日美军和日本自卫队联合举行“利剑-2021”军事演习,参演总兵力多达5万人,舰艇几十艘,军机300架。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美日不断加强夺岛动作,这次演习还特意增加了击退中国海警船的内容,目标直指钓鱼岛。

  最近一段时间,美日两国通过举行联合军演、推进前沿兵力部署和加强一体化训练等方式,不断强化军事合作,为维持牢固的同盟关系可谓费尽心思。

  根据美太平洋舰队和日本自卫队发布的消息,美军印太司令部和日本自卫队10月26日开始在日本本土、冲绳及其周边海域举行代号为“利剑21”的联合军事演习。“利剑”演习是由美太平洋舰队发起、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双边野战演习。此次“利剑21”演习旨在增强美日战备能力和互操作性,加强双边关系,并表明“美国决心支持该地区盟友和伙伴国的安全利益”。

  据悉,参演美日两国兵力约4.6万人、飞机约300架、舰艇数十艘。其中,美军派出约9000名海军、空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官兵,参演武器装备包括“里根”号航母战斗群所属军舰、第五舰载机联队战机、“阿什兰”号船坞登陆舰,以及美海军第72特遣舰队和美空军第五航空队所属武器装备平台等。日本自卫队参演兵力约3.7万人,舰艇约20艘,飞机约170架。此外,加拿大海军“温尼伯”号护卫舰也参加了此次演习。

  美媒称,“利剑21”演习将重点检验美日两国作战力量海上、地面和空中协同作战能力,“确保一旦印太地区发生危机或紧急事件,美军能够有效支援日本的防卫作战”。驻日美军司令凯文·施耐德表示,此次演习表明美日同盟的力量不断增强,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产生巨大影响,但美日同盟没有因此步履蹒跚,两国仍然准备战斗并将取得胜利。日本自卫队参演军官山崎浩司说:“日本周边的安全形势越来越严峻,演习给了我们展示日美力量的机会。”

“蛙跳夺岛”战役

 

  报道称,联合夺岛是“利剑21”演习的核心部分,主要任务是“派遣战斗部队捍卫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或应对其他危机和突发事件”。美国海军陆战队率先泅渡到“被占领”的岛上侦察,然后由MV-22“鱼鹰”倾转旋翼机搭载后续部队上岛,AH-1Z攻击直升机负责警戒和保护。美国海军在声明中宣称:“我们有能力在重要海域采取行动并迅速占领关键地点,以确保我们履行对日本的义务并维持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

  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透露,自卫队和美军在鹿儿岛县十岛村的无人岛卧蛇岛共同实施“离岛防卫训练”。演习设想钓鱼岛出现“突发事态”时,日美如何联合向被占岛屿投送兵力“牵制中国”。自卫队直升机和美军MV-22“鱼鹰”运输机将首先把突击队员送到“被占领”的岛上,随后在空中支援下击退敌人。美军派出约40名海军陆战队员,搭乘从海上自卫队鹿屋航空基地起飞的两架“鱼鹰”出战;自卫队派出陆上自卫队的离岛防卫专门部队“水陆机动团”以及海上自卫队的直升机母舰“日向”号。在夺岛战斗中,陆上自卫队的直升机和美军“鱼鹰”参加了岛上的战斗项目。

  从美日方面的公开报道来看,这次夺岛参演兵力不到200人,相较整个“利剑”演习的参演兵力是非常少的。其重要原因是演练内容主要针对小型岛屿作战,不可能集中投入大规模的登岛力量。但这次夺岛演练有很强的针对性,是针对钓鱼岛量身打造的。

  专家表示,这种争夺有限空间岛屿控制权的作战,难点并不在如何登岛上,而在于作战前后夺取并掌握周围的海空控制权。在这次演习中,美日双方主要兵力实际上是用于保障登岛,例如美军动用了“里根”号航母战斗群、船坞登陆舰“阿什兰”号和驻日美空军第5航空军战机,日本出动了“加贺”号和“日向”号直升机母舰。这种针对小型岛屿的夺岛作战,除非是达成战略、战役的突然性,否则必须首先在取得制海权和制空权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夺岛后,也必须牢牢掌握制海权和制空权,否则即便有部队登岛,那也很快会被消灭。所以,其难点并不在夺岛上。

  据介绍,美日公开的联合夺岛演习最早开始于2006年,当年1月,美日首度举行代号“铁拳”的“离岛夺回演习”。那次演习模拟远离日本本土的“某西南孤立岛屿”遭占领,美日合作重夺该岛。此后“岛屿夺回”演习几乎成为美日联合军演的必修课。美国、日本也时常各自单独进行夺岛训练。

联合应对中国海警船?

 

  除了立体登陆夺岛演习外,这次“利剑21”演习还专门设置了如何应对中国海警船的内容。报道称,鉴于正规军之间的对撞很危险,中日目前围绕钓鱼岛的争端主要是中国海警和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对峙。“中国海警船一年四季都在这些偏僻岛屿周围徘徊,力不从心的日本在这种对峙中逐步退缩。‘利剑21’大规模演习就是要演练如何应对这种局面,美日海上力量将联合击退中国海警船”。

  而对于日本来说,可能更倾向于加强其准军事力量的建设。为对抗中国大型海警船,日本海上保安厅已在钓鱼岛周边部署了专门负责该海域的12艘大型巡视船。同时日本计划部署PLH级大型直升机巡视船,它的排水量约6500吨,将在2021年完成部署。日本海上保安厅还增设一条可以实时传送钓鱼岛海域状况的卫星链路,以加强对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的“实时监控力度”。

  还有日本专家怂恿日本政府组建“专门力量”应对中国海警。日本东海大学教授山田吉彦认为,目前日本海上保安厅“没有获得授权履行国防任务”,而且兵力只有1.27万人。他主张“日本要对广泛海洋安全做出贡献,就需要兼具能与国内外防务机构合作的警察权以及对外防卫力量的‘海洋警备队’”。

美日强化军事同盟

 

  日本近期频繁与美国开展军事互动,旨在凸显日本首相菅义伟上台后,美日同盟关系依旧密切。菅义伟在首次施政演讲中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和安保的基轴”,日本“力争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他将继承安倍2016年提出的“印太战略”。

  一方面,前沿部署F-35B战斗机中队。据美《星条旗报》网站报道,美海军陆战队近日在日本岩国基地组建第二支F-35B战斗机中队,即海军陆战队第242战斗机攻击中队。美海军陆战队驻日本冲绳的第一飞机联队指挥官克里斯表示:“F-35B战斗机让我们有能力主宰天空和海洋。该机是一个远征作战平台,为海军陆战队和联合部队打开执行任务的大门。在日本建立F-35B战斗机基地并非偶然,该机优先部署到这一区域,是我们对日本和该地区的承诺。”

  另一方面,美日舰机开展联合演练。据美“海上力量”网站报道,美海军“美国”号两栖攻击舰近日在西太平洋海域与日本自卫队F-35A战斗机开展联合演练,旨在提高美国远征打击群与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海上战术熟练度、杀伤力和互操作性。“美国”号指挥官卢克·弗罗斯特强调,美日同盟是印太地区安全稳定的基础。

  另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自卫队目前正将出云级直升机驱逐舰改装成能够搭载舰载战斗机的航母,将配备F-35B战斗机,美国务院今年早些时候也批准向日本出售42架F-35B战斗机。日本媒体评论认为,考虑到上述计划,未来日本F-35B战斗机很可能与美海军两栖攻击舰合作。这将帮助日本在F-35B战斗机正式上舰前提早进行相关训练。

驻日美军司令施奈德、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长(相当于总参谋长)山崎幸一同举行记者会

  美日两国或将继续以维持同盟关系为由,推进前沿兵力部署和联合作战能力建设,不断强化对潜在对手的战略威慑能力。下一步,美国将寻求在冲绳等地部署中程导弹,同时在日本部署更先进的海上和空中作战力量。日本则将继续加强与美军事合作,不断提升自卫队战备训练水平和实战能力。

  分析人士指出,大力推动日美双边军事合作,是日本近年来以“狼来了”为由,重走军国主义老路的一个缩影。日本自卫队已经或计划引进的诸多先进武器装备,如F-35战斗机等,远超出“防卫作战”的需要。此外,日本媒体指出,菅义伟固然打算延续安倍以日美同盟为基轴、发展“印太战略”的主要外交政策,但也有自己的想法。比如,他在上台仅一个月就强调日本需要自主生产下一代隐形战机。

  正如外界评论的那样,日本正在打造更具进攻性的防卫政策,实现自卫队人员及装备从西太平洋“走出去”。未来,伴随着日本大幅扩充军事实力,东海方向乃至整个东北亚的安全形势将面临更多变数。

 

 

    来源:中国国防报、环球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