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针对中国 美政客挑动南海冲突收效甚微
由于美国实施对华全面遏制的策略,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爆发军事冲突的担忧一直存在,特别是在紧邻中国的东南亚地区。“大象打架,蚂蚁遭殃”“大象打架,草地遭殃”是该地区流行的俗语,他们深知一旦中美爆发冲突,东南亚将很难全身而退。

    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海军的“马拉巴尔”联合演习3日在印度近海的孟加拉湾启动。四国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下深化合作,澳大利亚2007年之后再次参加。日本共同社报道称,训练目的在于制约中国。

    《印度快报》称,“随着印中边境的对峙持续,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四国海军齐聚将向中国传达明确信息”。印度退役海军少将苏达尔尚·什里克汉德表示,“‘马拉巴尔’吸引了四国海军参与,意义已经与十几年前不同。这将增强对中国扩张主义的震慑,四国间的军事合作也能变得更紧密。”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6天内访问了5个国家: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的一周,这位国务卿发出了这样一条信息:亚洲的局势发展对美国非常重要。蓬佩奥毫不掩饰此行的真正目的,游说打造“反华联盟”,但收效甚微。

“蓬氏骗局”引起东南亚国家警惕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开启他在本届政府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外访,先后到访印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最后时刻还临时加访越南。蓬佩奥此次亚洲之行主题非常明确,威逼利诱这些国家在政策上对抗中国,以及希望能在亚洲组建起反华色彩浓厚的“小北约”。

  蓬佩奥此行所打的牌各式各样、无所不用其极。在斯里兰卡,蓬佩奥对斯里兰卡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提出警告,抛出所谓“债务陷阱”论,还污蔑中国是“掠夺者”;在马尔代夫,蓬佩奥称为对抗中国在印度洋岛国的势力,美国将在马尔代夫首都开设大使馆;在印度尼西亚,蓬佩奥用海上领土争端挑拨中国和印尼的关系,拒绝承认中国在南海的合法主张。

  不过,蓬佩奥的这趟反华游说注定是徒劳的,其强烈的反华政策和言辞更激起这些国家的不满。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会见正在科伦坡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时表示,斯里兰卡并未因为接受中国帮助而陷入“债务陷阱”。面对蓬佩奥让斯里兰卡选边站的威逼,斯里兰卡总统在推特上回应称:“斯里兰卡将在外交政策上始终保持中立立场,不会卷入各大势力集团之间的斗争。”

    印尼官员也对华盛顿强烈的反华政策和言辞,加上超级大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加剧表示担忧。在与蓬佩奥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印尼外长蕾特诺表示:“(与蓬佩奥会谈时),我重申了印尼‘自由和积极的外交政策’原则,再次强调了在这个困难时期谋求包容性合作关系的必要性,强调了每个国家参与其中、共同推进世界和平、稳定和繁荣的必要性。”

  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东南亚国家的反华游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其逼迫这些国家在中美战略竞争之间选边站的姿态一天比一天严厉。而从此行相关国家的表态来看,蓬佩奥的这种努力注定是穷途末路。

  实际上,印尼等东南亚地区国家对蓬佩奥等人反华游说的态度和言辞一直以来都是一致的。9月,印尼外长蕾特诺曾明确表示,“我们不想卷入中美竞争”;针对美日印澳四国“马拉巴尔”海上联演,印尼《雅加达邮报》甚至表达了不满,强调:“这只会给安全带来新的动荡,将导致政治紧张加剧。”

  印尼的态度和立场在东盟国家中极具象征意义。东盟国家与美国对华认知的差异,及东盟成员国之间对华对美认知的差异性分歧,在相当大的意义上决定了蓬佩奥反华游说政策失败的命运。

  随着中国在地区事务治理方面扮演着越来越积极的角色,东盟国家开始不断强调中国在地区事务中的担当及在安全领域“拥抱”中国。东盟成员国向来在对美对华政策层面存在显著差异,与部分国家基于对华担忧的心态将美国力量拖在地区事务中不同,更多的东盟国家则更愿意倾向于保持中美在地区事务中影响力处于动态性平衡状态。因而,与美国特朗普政府地区政策的不确定相比,东盟国家更倾向于对华发展具有确定性、稳定性的对话与合作关系;同时,在东盟国家看来,与其参与到美国的对华对抗政策中,不如务实地与中国加强政治对话,升级经贸合作与拓展人文交流。

“大象打架,草地遭殃”

  分析人士认为,在一场中美冲突中,无论喜欢与否,东南亚国家都很难独善其身。一些防务专家称,中美角力越激烈、大国意图越不确定,小国越是感受到采取对冲的迫切性,它们不想成为大国的棋子,更不想无端卷入大国冲突变成炮灰。这样的声音很多。而对东南亚国家来说,南海是中美最可能爆发冲突的地区之一,这也最令人担忧。

  目前东南亚国家没有多少心思去听美国不断重复“中国威胁论”,国内问题已经让他们苦不堪言。泰国学者元德表示,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不愿意卷入中美冲突,因为各国都面临疫情防控、经济倒退、社会不稳定等困境,各国更希望有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以专注于解决国内问题。

  这并不是美国所期望的。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从2017年5月到2020年7月,美国海军在南海进行了24次“自由航行”,正是在这个7月,美国改变其在南海事务上“表面中立”的立场,宣称中国在南海许多主张“非法”。美国的用意就是希望搅动地区局势,迫使一些东南亚国家充当美国对抗中国的“棋子”。

  美国《洛杉矶时报》曾分析说,美国就南海问题表达更强硬的立场,显示出华盛顿在试图对中国形成压力时面临的一个核心挑战:虽然较弱的亚洲国家面对强势的中国可能会有担忧,但没有一个国家希望被拖入两个大国间日益激烈的公开对抗。

  马来西亚前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8月底表示,这几年东南亚精英的立场越来越趋同,他相信,所有东盟国家都不会想“选边”。刘镇东说,军事方面,美国军舰在新加坡补给,两国安全合作紧密;泰国、柬埔寨则是和中国合作;马来西亚和美国军事合作少,主要是经贸往来。刘镇东说,东南亚不会希望任何世界主要战争发生在本区域,特别是南海问题。

  有评论称,在东南亚,泰国有“平衡外交”的传统,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相对比较“民粹”,马来西亚和越南不愿意陷入中美之间的区域冲突,印尼同样是该地区最不愿选边站队的国家之一。

    中美军事冲突大概率会因双方海军或空军擦枪走火发生意外而爆发,且以局部小规模冲突为主。为对抗中国,美国在亚太地区会更加依赖其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亚。中美一旦发生军事冲突或战争,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东盟主要经济体肯定会受到十分不利的影响。东盟国家应该会保持中立,并将寻求成为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和平调解人”。

美军想怪招堵截中国潜艇

    美国《海军陆战队时报》称,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跨界”作战,协助美国海军执行搜寻围堵中国潜艇的任务。具体承担这项任务的,很可能就是美国当前正在亚太地区到处推销的“海上卫士”无人机。

  在后勤保障领域,美海军陆战队可为海军的P-8A“波塞冬”反潜巡逻机和MH-60R“海鹰”直升机提供支持,但“海军陆战队也可以发展自己的反潜传感器和攻击技术”。

  报道认为,在发生冲突时,这些传感器一旦发现目标,就可召唤由先进远征基地发射的反潜导弹,以及来自无人机或海军反潜机的鱼雷,对敌方潜艇连续发动攻击。海军陆战队的反潜能力可能比不上海军,但仍然非常有价值,因为海军陆战队不一定必须击沉潜艇,使其失去作战能力或逼迫其改道,达到封锁效果也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中国军事专家表示,美国海军陆战队鼓吹参与反潜作战,看上去有些“不务正业”,很大程度上是想借反潜这个重要的作战领域,提升自己的军种地位,这和美海军陆战队此前提升反舰作战能力的思路是一脉相承的。而美国正在亚太大力推销的“海上卫士”无人机,使海军陆战队的这个设想有了一定的现实基础。

    所谓隔行如隔山,以往海军陆战队主要从事地面作战,现在想转型搞反潜恐怕也没那么简单,因为反潜是一个很复杂、高度专业化的领域。美国海军实际上也更多地依赖盟友力量,共同实施反潜。

  反潜战在冷战时期就一直受到西方的高度重视,主要是因为反潜战是海上作战中最复杂的课目之一。声音在水下传播非常复杂,和水温、盐度、洋流都有关系。所以美国海军除了发展自身的反潜力量以外,也大量武装盟友,特别是日本。

  近年来美国大肆渲染中国潜艇威胁,也针对性地向亚太盟友出口反潜机,试图围堵解放军潜艇。美国向印度提供P-8I反潜巡逻机,向台湾出售P-3巡逻机,大大提升其反潜作战能力。而且这些巡逻机日常对印度洋和台海附近的潜艇进行侦察的相关数据,很可能会和美国分享。

  美国还常与盟友举行反潜演习以提升技能。例如正在进行的美日印澳“马拉巴尔”演习中,反潜就是重点课目。印度出动“辛都拉耶”号常规潜艇,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的反潜力量展开水下追逐。

日美炒作中国《海警法》草案使用武力条款

  4日,全国人大在官网公布了《海警法》草案,从即日至12月3日对公众征求意见,草案分为十一章、共80条。《日本时报》报道称,《海警法》草案明确规定当外国船只在中国海域进行违法活动时,中国允许海警人员动用武器。报道声称,规定可能使得航行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日本船只成为该条款的实施对象。

  《海警法》草案的第十九条规定,国家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在海上正在受到外国组织、个人的不法侵害或者面临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时,海警机构有权依据本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法规,采取包括使用武器在内的一切必要措施当场制止侵害、排除危险。草案第六章专门对“警械和武器使用”进行了详细规定,包括在哪些情形之下可以使用手持武器,哪些情形之下可以使用舰载或者机载武器等。

  美国《星条旗报》对该条款进行报道解读时表示,美国定期派出军舰进入中国南沙和西沙群岛12海里进行自由航行,中国认为这是对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的严重侵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葛来仪在推特上针对此条新闻评论称,“如果属实,这相当令人担忧,将会导致在争议水域发生暴力事件的可能性增加。”

  专家表示,任何国家的执法力量都享有在其管辖海空域进行执法,包括使用武力的权利,只要这种权力的行使在国际法授权范围内或不违反本国承担的国际义务。美国海岸警卫队、日本海保厅等都会在本国管辖海空域执法,包括在法定条件下使用致命性武力。但是,对于执法主体、使用的武器、执法程序等,需要有法律的明确授权,海警法正是要解决这一问题。

  美日都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中国出台海警法明确动用武力的时机场合和条件,正是严格规范了武力使用问题,为什么反而遭到质疑,“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海警动用武力的目的是对严重违法和不服从命令嫌疑船采取制控措施,只要达到制控目的,武力使用即可终止,遵循的是最小武力使用原则,与作战使用武力不是一个概念。

    专家认为,这种渲染炒作是借题发挥,无事生非。对争议海域使用武力的问题,国际法没有相关规定,争议双方都会认为该海域适用于本国法律,依本国法律采取行动。美日对中国《海警法》草案中涉及武力使用条款的分析和猜测是有意渲染中国威胁论。

 

    来源:环球网、参考消息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