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两线作战”:同中国较劲,与巴基斯坦炮战
印度总理莫迪近日在一次演讲中不点名地攻击中国,称如果边境受到威胁,印度士兵将给出“激烈回应”。与此同时,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再度爆发冲突,两国于克什米尔交界处相互炮击,是近几个月来最大规模的攻击,也是今年以来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印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称,中印双方已大体上同意从班公湖-楚舒勒地区的“摩擦点”撤军,并公布了所谓的“撤军方案”。中方消息人士和专家表示,中印双方经过多轮谈判正在逐步达成共识,但印度媒体报道中提及的“撤军方案”并不准确,不利于双方按照既定步骤达成既定目标。

  报道称,双方的撤离“可能从班公湖北岸开始”,解放军将撤回到“第8指”以东的阵地(班公湖北岸有8个手指型山脊地区。此前,印度媒体一直宣称自今年5月以来,解放军“占领”了从班公湖地区的“第4指”到“第8指”长达8公里的区域),而印度军队则向西撤回至“第2指”和“第3指”之间的据点。撤军将分阶段进行,每阶段撤出三分之一的部队,印度《经济时报》的报道也提到了类似撤军分“三步走”的说法。

  报道还描述, 随着严冬的来临,使部署在15000英尺以上高度的数千名敌对士兵付出了代价,这似乎也使中国“更愿意”缓和紧张局势。报道称第九轮军长级会谈可能在未来几天内进行,印中双方“都同意了这一提议,考虑在下一轮会谈中签署正式协议”。

  对此,中方消息人士表示,中印第八轮军长级会谈氛围不错,但印度媒体报道中提及的撤军方案是不准确的,印媒擅长通过半真半假的消息对外展现印度“强硬态度”,挑动国内的民粹情绪。据了解,中印双方脱离接触是开始于班公湖的南岸还是北岸,如何撤,撤多少一直是双方在多轮会谈中商谈的重点。

  一直以来印度对中印实控线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单方面认为“4指到8指区域是印度一线部队巡逻地域”,不承认历史事实,希望在中印争议地区捞取利益为中印谈判捞取筹码, 这是印度一些人士政策制定的错误前提。

  具体到印度媒体报道中提及的“撤军方案”,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表示:“这个所谓方案明显是将前期多轮会谈中双方的意见进行了一种带有倾向性、自说自话的混合,某种程度上也揭示了当前印度特别是印军单方面的真实想法,它并不能代表双方现阶段的谈判成果,肯定也不是最终方案。”

  有印方消息人士通过媒体公开对外释放这种双方并未共同确定的所谓撤军计划,多少有对外向中国施压,对内给国内解压的考虑。坦率说,当前两军对峙区域天气进一步转冷,印方后勤补给压力大,继续拖下去得不偿失,印方这种急迫的心态可以理解。但这种单方面“放风”方式显然不利于中印双方在前几轮接触上达成的先期共识,也不利于双方按照既定步骤达成既定目标,反而会误导舆论,混淆视听。

    截止目前,中印双方已经经过八轮军长级会谈,在过程中双方坦诚交换了意见表达各自诉求,在谈及分步骤撤军问题包括先从哪里撤,撤多少等问题。“双方有不同的诉求,但经过深入沟通,逐步达成共识。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做出努力,对外释放了保持边境稳定的信号。”

莫迪在印巴边境暗批中国

    14日是印度排灯节,综合印度新德里电视台、《印度时报》报道,当天,印度总理莫迪在一次演讲中不点名地攻击中国,他抨击所谓的“扩张主义”势力展现出一种“属于18世纪的扭曲心态”。莫迪还警告部分力量不要利用印度的容忍,他称,如果边境受到威胁,印度士兵将给出“激烈回应”。

    专家表示,莫迪发表这番言论,一是在给士兵鼓气,二是配合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表演,甚至给美国等西方国家“带节奏”,攻击、抹黑中国和巴基斯坦。

  新德里电视台报道提到,14日当天,莫迪在位于拉贾斯坦邦杰伊瑟尔梅尔的战略要点隆瓦拉哨所(注:位于印巴边境地区)与士兵共度排灯节,他在演讲中称,“印度信奉一种理解以及让他人理解的政策……但如果有人试图考验我们的决心,那么这个国家将会给出激烈回应。”

  新德里电视台认为,莫迪在演讲中对中国进行了微妙但意味深长的“抨击”。他在讲话中声称,“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我们的士兵保护我们的边境。印度已展示出它有实力以及政治意愿,能够对那些挑战它的国家做出适当的回应。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印度不会在其利益问题上妥协,哪怕是一丁点。”

  莫迪出此类言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此前,7月在访问所谓 “拉达克地区”时,莫迪就抨击过所谓的中国“扩张主义”。这次莫迪虽未点名中国,但印媒解读认为他就是在攻击中国,对此,刘宗义表示,莫迪实则是想抹黑中国,推卸自身责任;同时在边界对峙问题上继续向中国施压。

  现在的特朗普政府,特别是像蓬佩奥等人,最喜欢听(印度此番说辞)。实际上,最近,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发生后,印度一些前高官和现任高官就开始“带节奏”。由于经济上美国对中国采取“脱钩”的“去中国化”政策,印度在“去中国化”方面甚至跑到了美国的前面,比如封禁中国一百多款APP。印度有关言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挑起中美两国真正陷入“冷战”。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包括印度前高官、现高官在内的不少政客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方面不断攻击中国,有给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拱火”的意图,同时也希望借此获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青睐。

印炒作:中国科考船收集印度海军情报

    印度《印刷报》网站援引军方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印度海军盯上了两艘上月在斯里兰卡海域进行考古活动的中国科考船,他们怀疑这两艘中国科考船“借郑和沉船遗迹考古活动为名、暗中搜集印度海军的相关数据,尤其是潜艇活动”。

  报道称,2012年,中国在斯里兰卡海域的科考活动频率开始逐渐增加,近10年来,中国科考船不断在该海域出现。印度军方消息人士声称,“表面上看,这些船被部署到这里是为了搜寻郑和舰队的遗迹,该舰队据说15世纪初期在斯里兰卡附近海域沉没”。同时,一份来自印度安全和防务机构的声明宣称,中方没有向斯里兰卡方面通报活动细节,中国科考船在此海域的持续性活动“令人怀疑这是否仅仅是为了搜寻沉船”。

  《印刷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2014年2月以来,中国科考船公开宣布的活动至少有12次。为了证明此类活动的目的仅限于历史科考,斯里兰卡的几所大学也在“表面上”参与其中。印度安全和防务机构还称,中方科考活动的带头人可能“与军方有关”,这种“不受阻碍”且“令人怀疑”的活动“将打破印度洋微妙的军事力量平衡”。

  事实上,让印度疑神疑鬼的郑和沉船遗迹考古工作,是中国和斯里兰卡早就达成的行动计划。2014年,中国和斯里兰卡发表两国《关于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行动计划》,其中就包括:双方同意进一步加强海洋领域合作,推进科伦坡港口城的建设,签署马加普拉/汉班托塔港二期经营权有关协议,宣布建立海岸带和海洋合作联委会,探讨在海洋观测、生态保护、海洋资源管理、郑和沉船遗迹水下联合考古、海上安保、打击海盗、海上搜救、航行安全等领域开展合作。

印支持恐怖分子破坏中巴经济走廊

     “今天,我们掌握有无可辩驳的证据,将向国际社会展示这个事实。”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和巴军方发言人伊夫蒂哈尔少将在伊斯兰堡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展示了印度支持巴基斯坦恐怖主义的大量资料,包括印度情报机构人员和巴境内恐怖分子联系的信件、音频等,明确指责印度正在蓄意破坏中巴经济走廊(CPEC)建设。

    《日经亚洲评论》称,巴基斯坦和印度互相指控对方支持恐怖主义,14日的新闻发布会是巴基斯坦公开分享卷宗的第一例。巴方称,印度情报部门组建了由700多名成员组成的民兵组织,并为该组织拨款6000万美元,以破坏CPEC。

  据巴基斯坦《黎明报》报道,库雷希在记者会上称,巴此前曾与主要国际伙伴分享其关切,但这是它首次公开向世界展示证据。他说,“9·11”之后,世界见证了巴基斯坦成为反恐一线国家。2001年至2020年,巴遭受了19130​​起恐怖袭击,超过8.3万人在反恐战争中伤亡,遭受了至少126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当巴基斯坦在人员和经济上做出巨大牺牲时,印度却忙于铺设恐怖主义网络。”库雷希说,巴将向联合国、伊斯兰合作组织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提交该卷宗,他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再对印度支持恐怖主义的行为保持沉默。

  巴《论坛报》称,库雷希在记者会上提到了两个印度情报机构——印度调查分析局(RAW)和印度国防情报局(DIA),称二者为恐怖分子出资、培训和窝藏他们,并详细说明了他们与巴境内多个恐怖组织联系、提供弹药、策划袭击事件的内容。他说,CPEC的提出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恐怖袭击增加之间有明显的关联。新德里已经在其情报机构中设立了一个部门,其唯一的目的就是破坏CPEC项目。库雷希说,巴已做好准备,建立并部署两个安全部门以保护有关项目及人员的安全。

  《日经亚洲评论》称,伊夫蒂哈尔少将表示,印度招募了一支700人的民兵组织以破坏CPEC,成立了一个由24名成员组成的委员会,其中包括10名RAW特工,并拨款6000万美元专门用于这支部队。他还表示,有证据表明,RAW官员阿努拉格·辛格是2019年恐怖分子袭击瓜达尔港珍珠洲际酒店的幕后策划者,印度特工还直接参与策划了今年6月对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的袭击,中国公司在其中拥有40%的股份。印度外交部发言人15日否认巴方指责,称这是“反印度宣传活动”。

印巴边境发生大规模炮战

1605492691606588.jpg

  当地时间11月13日,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再度爆发冲突,两国于克什米尔交界处相互炮击,是近几个月来最大规模的攻击,也是今年以来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据新德里电视台报道称,印方共有4名军队士兵,1名边境安全部队(BSF)副巡视员,以及6名平民在此次交火中丧生。巴基斯坦方面称,巴方有4名平民和1名士兵丧生,另有22人受伤。

  在这次的军事冲突中,印巴两国互相指责对方主动破坏停火协议,印度指控巴基斯坦毫无理由就破坏长达20年的停火协议,并且对平民区开火。而巴基斯坦则指责称,印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目的是破坏巴基斯坦的稳定。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称,巴基斯坦正在向联合国递交证据,要求对印度进行谴责。

  据报道,自2003年以来,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划分巴控克什米尔和印控克什米尔的控制线(LoC)上实施了停火,但双方经常违反停火协议,双方经常指责对方挑起敌对行动。两国都声称对克什米尔有争议的山区领土拥有全部主权,但各自管辖该地区的部分地区。自1947年从英国手中获得独立以来,该地区发生过三场战争,其中两场为争夺该地区而战。

印媒:印巴炮击不是战争!与中方要新账旧账一起算

 

  近年来,印度和巴基斯坦军队近来在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附近多次发生交火,并相互指责对方破坏停火协议。印度和巴基斯坦均主张对克什米尔拥有主权,但自从1947年印巴分治后,两国曾为争夺克什米尔地区爆发两次战争。2003年,双方在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一带达成停火协议。

    有意思的是,对于此次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炮击,一位印度学者认为这不是战争,而印中之间则不同。这位印度学者指出,印巴之间的炮击不属于战争,而是边境摩擦,与两国之间的战争没有多大关系。而当有人问他如果中印之间发生类似的炮击,那会是什么性质时,他表示那不是摩擦,而是战争。

  事实上,印度的心里一直有一根刺,即:在印度部分高层及精英的意识里,中印一旦发生枪炮冲突,就要新仇旧账一起算,因而不是摩擦,而是战争的问题。所谓“旧账”,指的就是1962年中印战争(注:中方获胜,印度惨败)。然而,这场边境战争的失败,却使印度国内的一些鹰派分子很不服气。在1982年-1983年间,当时的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批准了一份由陆军参谋长克里希纳·拉奥上将提交的军事计划,即加快速度部署军队到与中方接壤的实际控制线上。与此同时,印度还下定决心大力进行国防基础设施建设。

    而至于“新仇”,指的则是今年4月以来,印度边防部队单方面在加勒万河谷地区持续抵边修建道路、桥梁等设施。中方多次就此提出交涉和抗议,但印方反而变本加厉越线滋事。尤其是在5月6日凌晨,印度边防部队乘夜色在加勒万河谷地区越线进入中方领土、构工设障,阻拦中方边防部队正常巡逻,蓄意挑起事端,试图单方面改变边境管控现状。为此,中方边防部队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加强现场应对和边境地区管控。

  简单来说,印度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战胜东方邻国,以此来向全世界证明自己的大国地位。据对中印边界争端研究最深入的曾任英国《泰晤士报》驻南亚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表示,印度带着必胜的信念在1962年与中方开战,但仅仅一个月就美梦破碎,这给印度政界带来深深的伤痛,以致在印度的政治精英中演变为长期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这种伤痛又促使印度人渴望复仇,寄望于在与中方的第二次战争中获得胜利。

    他指出,关于1962年中印之战,印度方面一直维持着两个自欺欺人的幻觉。首先,总觉得是“中方无端侵略”,而印度是无辜的受害者。尽管这个谎话早已在国际上被揭穿证伪,但却在印度军方和政界高层酝酿出一种复仇的渴望。其次,所有接受过教育的印度人,都被灌输“中方占领印度领土”的虚假观念。因此,这种国内氛围很容易使边界争端发展为危机。

    不过,印度渴望战胜中方以“复仇”是一种妄想。真要等到算账的那一天,一定是中方清账,印方认账。

 

    来源:环球网、海外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