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史钩沉
那些随父母转战东北的日子
华夏经纬网   2018-09-12 14:18:48   
字号:

今年9月20日,是父亲诞辰100周年纪念日。时光飞逝,一晃父亲已经离开2年了,母亲也离开5年多了,可我对父母的深深怀念,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退,脑海中常常浮现出父母的音容笑貌,闪现出在儿女成长中的无私大爱……

父亲荆健,安徽濉溪人,1918年9月20日出生,1935年参加革命,1938年到延安,同年12月入党,任陕甘宁边区青委干事、警备旅青年股长、边区青委武装部长,后投笔从戎,参加了解放战争、广西剿匪、抗美援朝,先后任热东军分区组织科长、干部大队政委,东北民主联军(后改为第四野战军)团政委、师政委、军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后勤部政委、装甲兵政委、政治部副主任和顾问等职。

母亲曾延淑,湖北黄冈人,1920年12月5日出生,1940年投奔延安参加革命,任边区妇联干事,1942年入党,后挺进东北并入伍,任热东军分区机关指导员、团组织股长,志愿军133师干部科长、后勤部副政委等,1955年转业,任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州委宣传部副部长,锦州市委直属党委书记,辽宁省交通设计院党委书记等职。

父母在延安相识相爱,1944年经组织批准结为夫妻。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蒋介石急速调遣部队抢占东北。为保卫抗战胜利果实,中央决定抽调大批干部与蒋介石争夺东北。陕甘宁边区青委组成了赴东北干部团,去哈尔滨组建充实东北各省团委,蒋南翔任团长(支部书记),父亲任副团长(支部委员)。就这样,父母带着不满周岁的我踏上了挺进东北的征程。当时没有交通工具,全靠两条腿走。两个多月后,经榆林、米脂、吕梁山、朔州、大同,到达张家口解放区。时任冀察热辽中央分局书记的欧阳钦伯伯在延安时认识父亲,知道他从事过军事工作,根据前线需要硬是把父亲留了下来,分配他到热东(现在为辽西地区)部队任职。由此,父母一起参加了东北解放战争全过程。父母健在时,常和我讲起他们转战东北的事,这些陈年往事几乎印在他们的脑子里,也渐渐融入到我的血脉中,激励自己不断成长,在父亲百年诞辰之际,我把它整理成文,缅怀父母,寄托哀思。

“无人区”的救命水

有谁喝过浸泡过尸体的水,还用它做饭吃?说起来自己都不相信。但在那个年代,这件事就真实发生在父母身上,当然我也算是经历者吧。

1945年10月,父母带着我和干部团从延安出发,向东北挺进。当时我还不满10个月,为了方便带着我,南区合作社给我们配发一头毛驴,一侧驮我一侧驮行李,这样就减轻了父母行军的负担。父亲一晚上没睡觉,按照我身材大小做了一个小木筐,宽窄正好,底下铺上褥子,外面包上被子,我正好能躺在里面,就这样驮在毛驴身上。大约半个月左右,从米脂过黄河进入山西兴县。日本鬼子为了隔断八路军和群众的联系,在兴县界内八路军开辟的游击区,制造了大量的“无人区”。在“无人区”里,鬼子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方圆几百里的村庄渺无人烟,一片荒芜。虽然日本投降了,但“无人区”还没有恢复。我们原先计划宿营地的村庄,到处是残垣断壁,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子,仅有几处没有房顶的“房圏子”。所以晚上宿营时,这几处“房圏子”就是好地方了,都让给带孩子的女同志住,我们青委干部团有三个带孩子的女同志,都住在了“房圏子”里,其他人只能睡在野外。当时天下着小雨,阴冷阴冷的,团部给每人发了两尺雨布,顶在头上遮雨过夜。“无人区”没有吃的,大人还好一点,到附近山上挖点野菜勉强充饥,我由于母亲奶水不好,又没有“百家奶”可吃,叔叔阿姨就把仅有的一点米面凑起来,给我做成“米糊糊”吃。

“无人区”的水源都让鬼子破坏殆尽,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一口井,高兴地赶紧打水,打上来几桶后,见底了,发现下面露出两具腐烂的尸体,估计是被鬼子杀害后扔到里面的。“有死尸!”有人一听刚喝的水泡过死尸,顿时就吐了起来。战争年代哪有什么条件好讲,在“无人区”里能找到水喝就算是老天爷照顾了。虽然大伙觉得反胃,但因没有其它的水可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这样,用了5天时间才穿过了难熬的“无人区”。

吕梁山上的母爱

过了“无人区”不久便开始翻越吕梁山。现在的吕梁山区域是风景区,节假日是人们休闲游玩的一个好去处。可在当时经过连年的战争摧残,鬼子的疯狂扫荡,吕梁山不仅山高路险,而且到处是断层沟壑,没有一条完整的山路。

我们是从吕梁山北麓翻过去的,海拔有1000多米高,当时下着鹅毛大雪,又是在山中,非常寒冷。父亲组织70多人的队伍走在前面,母亲等三个女同志带着孩子走在队伍的后面。途中我饿得哇哇直哭,因为要跟上队伍吃东西也不能停下来,母亲就骑在毛驴上边走边给我喂奶,还没喂完奶,可能是山坡有点陡,又是从山上向山下走,毛驴又蹦又跳不听使唤,旁边的阿姨大喊让母亲快跳下来。惊慌之中母亲什么也来不及想,也管不了下边是平地还是沟壑,抱着我就跳了下来。为了保护我,母亲的臀部重重摔在了土坎上,自己站不起来了,阿姨们拉了几次才起来。当时母亲年轻,活动活动觉得没啥大事就继续上路了,后来经检查胯关节严重摔伤,留下了终生伤病。2008年,母亲走不了路了,我带母亲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治疗,做了胯关节植换手术。专家知道了母亲的经历后说:“老革命真不容易,当时有条件能及时治疗,不至于现在这个程度……”慢慢的,母亲和另两个带孩子的阿姨就落在了后面。天已经黑下来了,山高、雪大、路滑、天寒,还无法和前面的同志取得联系。怎么办?正当母亲心急如焚之时,先下去的同志发现我们没跟上,就发扬延安时的那种团结互助的革命友爱精神,从自己的棉衣里拽出些棉花做成火把,点着火把返了回来,把我们接到了山下。

封锁线挡不住的父爱

蒋介石为了阻止共产党人奔赴东北,命令阎锡山派部队阻截,把延安到东北必经的同蒲铁路封锁了。

那封得叫个严实。白天,天上国民党飞机反复侦察,发现情况就狂轰乱炸,地上隔几百米就修一个炮楼,连成线,全线无死角严密警戒;晚上,铁路装甲巡逻车打着探照灯定期巡逻,照得路边宛如白昼,炮楼里的国民党兵在探照灯间隙还时不时打冷枪放冷炮,恨不得连个麻雀都不让飞过去。

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得过去,明知可能有去无回还得上,国民党人指定不理解,但这就是父母他们那一代共产党人的追求和信仰。为了通过封锁线,父亲他们只能由部队掩护在夜里强行通过。黄昏的时候,部队对过封锁线提出要求,明确行进的整体路线,危险路段和重要路口的注意事项,途中休息位置和到达时限。规定10人组成一个小组,孩子必须由大人背着,不能用毛驴驮,防止敌人枪炮声惊吓牲口掉下来摔伤。

天刚一黑,我们就出发了。母亲几个女同志分别走在小组中间,两人一组手挽着手,两边是两个男同志,掩护部队的同志在最外面两侧保护。我们这支队伍都是中央青年团的干部,多数都是20岁上下年纪,都没有打过仗,敌人一会探照灯照射,一会冷枪冷炮,也算经历了战场考验。由于母亲受摔伤影响,自己勉强能走,所以全程只有父亲自己背着我跑。原地小休息时父亲也不能休息,怕我哭闹惊动敌人暴露了行动,就抱着我来回晃悠。途中敌人一发炮弹在离我们100米左右的地方爆炸,吓得我哇哇大哭,父亲赶紧用毛巾捂住我的嘴。后来听说有的队伍小孩就这样被捂死了。整整一个晚上,父亲背着我跑了七八十里,才进入安全区。

一路上天气寒冷,但父亲的棉衣却被汗水浸透了,停下来小休息时,冷风一吹冰凉刺骨,是父亲对儿子浓浓的亲情,是革命者对后代深深的挚爱,父亲硬是背着我跑过了炮火连天的封锁线。

中国军网 作者:荆南飞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人民军队司号制度的历史发展
·许鹿希忆邓稼先:他的眼神似乎不在这个地球上
·强军,离不开这个光辉的职业
·一等功臣隐姓埋名37载:两次击落美高空侦察机
·陈树湘:“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宁都起义的领导人:季振同
·吴洪甫:“隐姓埋名”37年的一等功臣
·《周恩来与两弹一星》走进诞生地青海 记述“中华腾飞梦”
·开国少将张平凯终身不改直言秉性
·山城锄奸记:传奇英雄李鸣珂的故事
·甘祖昌的群众工作法
·鱼翔浅底:平西情报交通联络线的故事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绵阳”号导弹护
热点新闻排行
   
“红翼-2018A”:无人机侦察保障精准
我国将举行活动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
表面宽厚暗谋杀机:蒋介石诱捕杨虎城的经过
英调查伊拉克战争 布莱尔等高官将接受质询
揭秘抗美援朝板门店谈判之拉锯战内幕
中国驻黎巴嫩维和工兵在地下掩体内坚守阵地
特写:新疆军区某团三位大学生军嫂的自述
沈阳军区专业化蓝军让兄弟部队吃尽苦头
台记者买回台军总参谋部碎纸拼出台军事机密
俄海军光荣级导弹巡洋舰诞生记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台军“汉光演习”虚张
今年的“汉光34号”演习,台军宣称要打赢“不对称”作战,并以此向民众传递保卫台湾的“信心和能力”。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开始
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开始海试的消息引发全球瞩目。从无到有,中国国产航母出现在东方的海平面上,无数国人为之激动。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