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史钩沉
再走长征路:青山妩媚英雄在
华夏经纬网   2019-09-16 14:38:56   
字号:

从三明沙县机场驶向宁化的高速公路上,两岸秀山挺拔,云雾弥漫,梯田井然,河水浩荡。最醒目的是一个个大红色的路牌不时出现,上面写着:红军长征出发地,风展红旗如画。我一想起即将参加“壮丽70 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身为33年的老兵,好激动。这也激发了我潜埋的英雄梦想。

6月11日 星期二 多云

上午9时,我们来到宁化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广场分会场,参加启动仪式。广场分南北两部分:南为主题雕塑广场,纪念塔居中央,高21米,由四根棱柱组合而成,象征中央主力红军长征的4个出发地。塔顶的红五星为红军帽徽,基座上的铜雕再现了红军出发长征、走向革命胜利的壮丽场景。背面碑文镌刻《毛泽东选集》等书中关于长征出发地的记载。现场除了我们百余人的记者团,四围还站满了观众。

站在队列里,听到集结号,我想起85年前,红军队伍就是从这里出发长征,而85年后的今天,我穿着军装,站在上百人的队列里,再走长征路,一股崇高感涌上心头。通过大屏幕,我看到于都主会场大河浩荡,看到长汀分会场树木苍绿,回想起红军长征走过的广东、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藏、甘肃、陕西等地,感觉好似分身于红军走过的每一条道路,置身于那条地球红飘带飘扬的任何一个角落。

当录像镜头从高高的纪念碑鸟瞰到我们,我感觉天地江河与我同在,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情。虽然天气炎热,每个人脸上挂着汗珠,可大家都肃然立正。

仪式结束后,我们来到红军纪念园。刚一下车,我就闻到一股幽香,抬头一瞧,马路两边全是广玉兰,树枝上的白花好像站着的鸽子。进得园子,我首先看到高高屹立的宁化革命烈士纪念碑,信步拾级而上,面对纪念碑,心情沉重而肃穆。倾听风涛阵阵,望眼白云飞舞,军人的荣誉感油然升起。忽听一阵集合号,我迅疾往下跑。《军号嘹亮》雕像前,一位中年男子在烈日下吹军号。询问得知,他是宁化师范附小的老师巫朝良。他从小听村人讲红军故事,迷上了吹军号,许多曲子他都会吹。

巫朝良说,他生在老区,长在老区,号声就是革命传统和荣誉感的象征。在教学中,他经常会用红军长征的故事来培养学生的纪律意识和吃苦精神。

走进宁化革命纪念馆,馆长张标发指着陈列柜里的一本盖着红布的盒子说:“巫老师吹的就是这本《军用号谱》。说起这号谱,还有一段故事呢。”

红4军途经长汀时,年仅15岁的农村小伙罗广茂听了红军的革命宣传,萌发了参加红军的念头,随后跟着红军部队离开了家乡。

罗广茂长得比同龄人矮小,嗓门却很大,被部队领导发现将他调到红4军第3纵队任司号员,并到中央军事学校陆地作战司号大队学习。经过刻苦学习训练,他掌握了起床号、出操号、紧急集合号、熄灯号、收操号、冲锋号等各种军号的吹奏。在结业典礼上,学校领导给每个学员发了一本《军用号谱》,再三叮嘱号谱的机密性和重要性。尽管后来工作调动频繁,但罗广茂始终把《军用号谱》藏在身上。1934年,罗广茂在连城作战时背部中枪负伤,被送到长汀四都的红军医院治疗。后被安置在群众家中养伤。伤好后,为逃脱国民党反动派的追捕,罗广茂躲进深山的纸厂做工。在艰苦的环境中,不论走到哪里,他都将一个号嘴和《军用号谱》带在身上。第二年冬天,罗广茂悄悄潜回长汀老家,将号谱交给母亲代为保管,并一再交代无论如何不能丢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罗广茂想把号谱交给国家,可时隔多年,母亲年事已高,怎么都想不起来藏在了哪里。1974年,年至花甲的罗广茂在拆建家中谷仓时,在仓底板下发现了用油纸布层层包裹着的号谱。这本被他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号谱在失踪了40年后终于重见天日,回到了主人手里。

一位解说员现场还演唱了当年的扩红歌谣《禾口、淮土比扩红》:“保卫苏区有责任,禾口淮土比参军,禾口扩红一千个,淮土一千多两人。”歌谣唱出了当地百姓比赛加入红军的情形。宁化是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四个出发地之一,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最远的起点县,也是中央苏区的粮仓和扩红支前的重要县。宁化籍子弟兵为红军长征胜利付出了重大牺牲,1.37万人参加红军,在册革命烈士3301人。红军到达陕北后,宁化籍红军战士幸存的仅有58人。

6月12日 星期三 雨

上午,冒着倾盆大雨,我们来到宁化县石碧村。它地处宁化西部,闽赣边界,这里不仅是举世瞩目的世界客家祖地,还是远近闻名的“中央红军村”。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4军、红12军、东方军、独立第7师等红军部队都曾在此驻防扎营,开展扩红运动和筹粮筹款。在党的领导下,石碧客家儿女入农会、闹暴动,打土豪、分田地,参加红军,支援前线,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当时全村只有118户980人,就有138人参加红军和赤卫队,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红军。仅1933年的扩红运动中,就有28人参加红军,被评为“扩红模范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列入国家民政部《烈士英名录》的革命烈士有 90名,是三明市革命烈士最多的村。

在细雨中,我们来到村中的张氏宗祠,这是红军独立第7师战地医院。站在大厅里,望着天井里瓢泼大雨,工作人员给我们讲了遥远的故事。曾嫂是一名红军家属,也是一名孕妇,家里养了一窝小母鸡,原本准备给自己坐月子补充营养。当看到红军伤病员缺医少药,营养不足,伤口久久不能痊愈时,便悄悄地把那窝小母鸡杀了,用瓦罐炖熟后,送到红军医院,一口一口喂给躺在床上的伤病员吃。伤病员得知这是曾嫂留给自己坐月子吃的鸡,说什么也不愿吃。曾嫂说:“你们为我们穷苦百姓打天下连命都不要,我这几只鸡算得了什么?只希望你们早日养好伤,重返前线杀敌立功。”

下午,我们来到淮土镇凤山村。村后的红军井,清澈的水波下能映出蓝天 ,也照出我们的影子。据说这是当年红军挖下的一口井,我喝了一口,好舒服。

6月13日 星期四 雨

上午,我们来到宁化县湖村镇巫坊村。红军曾经住过的祠堂,青苔密片,鱼缸荷花盛开。二楼的全木戏台上,十几位妇女正在表演《十送红军》,对面坐满了观众。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看得很专注,不时跟着音乐跳舞。经询问,此舞并不是为我们表演,这样的演出在这个村是常态。下午我们来到泉上镇罗李村,观看了红军东方军泉上土堡战斗遗址。1933年7月,这里硝烟弥漫。东方军入闽首战,就在泉上打响。

此战从1933年7月2日起,直到7月19日泉上土堡攻克,东方军大获全胜,历时17天。泉上地处宁化通往归化(明溪)的交通要冲,土堡在罗李村,四周一片空旷。历经战火、时代变迁,土堡已难窥原貌。

泉上镇退休干部李成麟说,1933年7月2日,东方军从江西石城进入宁化。3日,东方军团抵达湖村,将指挥机关设在官家坊。彭德怀军团长和滕代远政委确定“围点打援”即围锁土堡、打击援敌并最终拔除土堡之敌的作战计划。7月7日,东方军在宁化地方部队配合下,全歼外围敌人,围锁土堡。“部队包围土堡后,就在离土堡不远的厝腹山上建立制高点,监视堡内动向。当时制高点上,架有轻重武器及迫击炮。红军枪法很好,一个敌兵不听别人劝告,站在没有掩体的城墙上,结果被山头的红军一枪毙命。”山头与城墙距离数百米。红军用迫击炮轰炸土堡,但没有对敌人形成致命的打击。

泉上土堡的设计者,是明清时期的方志家、文化名人李世熊。李世熊修土堡,一是为了防土匪,二是为了团结李姓人家。

堡内有“两横七纵”9条街道。土堡周长1里,围墙高2丈5尺、厚2丈余,至于宽度,可以“铺上一片近两米宽的竹篾做的晒谷席”。墙上设有碉堡,备有使用各种武器的射击孔,外围铺设石板环绕,三面是稻田,易守难攻。当时土堡驻有国民党军阀卢兴邦师307团,并有宁化、清流、石城、长汀四个县的残余地主武装共 1200多人,储备大量的生活、军用物资。

我们来到山上,这是当年红军伏击敌人的地方。小山其貌不扬,杂草丛生,很难想象当年这里曾发生过弥漫硝烟和殊死的搏斗。

“我们虽然住得比较远,但是那天早上,依然听到了红军嘹亮的军号声。”89岁的延祥村民杨石生老人回忆说。当年,他8岁,已能记事。伏击仗后的数年,杨石生和同龄人去石狮岭挖松树兜,挖到很多子弹和弹夹。而现在这些子弹和弹夹就在我们的手中一一传递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罗李村和延祥村发展步入快车道。

延祥村修了两条水泥路。一条5公里多,通往清流嵩溪;一条近14公里,通往泉上。两条路极大地方便村民生产生活。以前大家去镇上赶圩,得早上4点多起床,一辆拖拉机坐20多个人。走路则要两三个小时。现在村民方便了,红菇、贡茶、竹子,泉上价格好,就往泉上卖,清流那边价格好,就往清流嵩溪卖。罗李村1300多人口,种植烤烟,搞槟榔芋、地瓜、山药等特色种植,经济发展蒸蒸日上。

下午,我们到达清流县林畲镇曾坊村的龙背山南麓,大雨下个不停。我们拾级而上,旁边松柏蓊郁,毛竹林立。上山时,我想起了毛泽东于1930年1月在宁化行军途中创作的词章《如梦令·元旦》:“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的确,青苔翠绿,石板滑净,可我们没有一个人掉队,只听得雨珠落在伞上嘭嘭的响声。

半山坡,有座烈士墓,墓上端中心是两束麦穗围绕着的五角星造型。面对放着一束束百合的墓地,讲解员曾丽红讲述了曾祖母谢玉姬一门三烈士的故事。

9月的一天,谢玉姬提着竹篓,正准备从林畲蛟井去温家山为红军送信,不幸被匪兵抓住。匪兵知道红军一来就住在她家,公公曾富良早就当了红军。男人曾其应,前两天也跟红军走了。“你留在这儿,肯定是给共产党当特务!说实话,就饶你一命。不说实话,大刑伺候!”

谢玉姬单薄的衣衫被皮鞭打得裂开一条又一条缝,鲜血染红了衣衫。谢玉姬紧咬嘴唇,依旧一声不吭。

经过一昼夜讯问,敌人没有从谢玉姬嘴里得到半点有用的信息。这时匪兵一个头目跑过来,拿起一把尖刀,对准谢玉姬的腹部用力地划了下去……这一年是1934年,年仅21岁的谢玉姬牺牲了,和她未出生的孩子。而她的公公曾富良、丈夫曾其应也在这一年为了革命事业,相继牺牲。

现在这座烈士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坊村民将谢玉姬、曾富良的遗物及曾其应穿过的衣服殓在一起修建成的。

而在宁化县曹坊镇下曹村小学鸡爪梨树下,看着34师师长陈树湘英勇牺牲的事迹,我们倾听了湘江战役的感人故事。5000名宁化子弟在湘江边承担阻击任务,掩护中央红军主力突破第四道封锁线,几乎全部壮烈牺牲。

6月14日 星期五 多云

下午,当我站在清流县里田乡锅蒙山小号手雕塑广场时,看着那个最多十一二岁的小号手稚嫩的脸,不禁想他完全可以只管吹号。当时由于地势显要,暗堡火力凶猛,久攻不下,小号手别起号角,拿着两个手榴弹,只身迂回攀援,用手榴弹炸飞暗堡的同时,自己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4天里,我们先后到淮土镇凤凰山红军长征出发地旧址、石壁镇石壁红军村、陈塘红军第四医院旧址、湖村镇澎湃县苏维埃政府旧址、曹坊镇三黄村第一党支部旧址、清流县林畲镇毛泽东旧居……寻访宁化红色印迹,聆听县党史研究室有关负责人讲述宁化子弟血战湘江的故事。我们采访红军后代,探访战场遗址,在红军曾经走过的路上流连忘返。抚摸了红军用过的炮弹、步枪、望远镜,吊唁了有名或无名的烈士之墓,参观了一个又一个纪念馆、遗址。大人讲,小孩讲,红色故事家喻户晓。11岁的小学生郑继强快板书《草鞋计》,听得我们掌声不断。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范鹏举,带我和同事参观了新成立的退役军人事务局,讲述了他们对红军烈士、失散红军,退休老红军、八路军遗属、子女、退役军人相关补助政策及定期慰问……充满沧桑的物件和感人的故事,使远去的历史,真实可触地浮现在我眼前,融化在我的血肉里。

6月的闽南大地,田野烟草渐黄,白鹭飞翔,稻苗嫩绿,古村新楼相夹,路边风展红旗如画的大标语与滨江豪宅楼盘的标语相兼出现,田里农人在间苗,鸡鸭在觅食,水边芒草摇曳。在这静美而欣欣向荣的日子里,我更加想念那些远去的英雄。他们挖的井水,人们还在饮。他们教的歌,还在传唱。他们挖的池塘,荷花盛开,香飘万里。

青山妩媚英雄在。在返京的路上,我凝望着窗外如画的山河,恍惚看到山顶上一支红军队伍向我招手。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重走长征路采访结束了,可强军兴军的征途漫漫,有更多的挑战等待着我们。听吧,新征程的号角已吹响,战友们,赓续红军长征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再出发!

(解放军生活·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印象·长征】神兵天降腊子口
·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要敢战能胜
·长征时期的爱情:一双与众不同的绣球草鞋
·“跟着走”彰显的是信仰和忠诚
·新长征路上重整行装再出发
·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
·长征,密切联系群众的生动实践
·年轻人铸就的“长征”
·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
·找到长征精神有血有肉的回响
·记者再走长征路|“回汉兄弟亲如一家”
·长征书笺·王志发烈士家书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VP-11防雷车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热点新闻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中美擦枪走火可能性增
美军近期在南海举行了频繁的舰机抵近侦察行动和前所未有的军事演习,并且拉拢日、澳在南海地区对中国进行围堵。
大国长剑:盘点火箭军
火箭军是中国军队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