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史钩沉
走近百岁老红军,聆听他们的生命之歌——永恒的军礼
华夏经纬网   2019-12-16 09:01:09   
字号:

    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追寻革命先辈足迹。中国军网推出“百岁红军的嘱托”系列报道,以全新视角再现历史。

    健在的红军老战士均在百岁左右,年龄较大的有107岁,年龄小的也有95岁。他们对广大官兵的殷殷期盼和谆谆嘱托,赋予年轻一代沉甸甸的使命与责任。

    这些百岁老红军曾经一次次历尽艰难险阻,一次次突破生死绝境。作为世纪风云的亲历者、见证者,他们的事迹里深藏着一支军队的传奇历史,见证着一个国家的强大复兴。

    历史因铭记而永恒,精神因传承而不灭。当年那颗闪闪的红星照耀着他们的岁月,也照耀着我们的未来。今天国家繁荣富强,正是无数英雄前辈赐予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份厚礼。我们当牢记英雄嘱托,接过红色火炬,将青春韶华奉献给伟大祖国。

    这只弯曲的右手再一次敬起了庄严的军礼。

    老红军杜宏鉴的手在与记者打招呼时,就像一枝枯干指向天空,好像劲风一吹就会断裂,却又顽强地挺立着。

    杜宏鉴刚刚度过了105岁生日。五四运动的风潮席卷全国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孩童。但10年之后,他干了一件可以称为命运转折点的事——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后,参加了红军。

    和杜宏鉴一样,许许多多人在那时加入了这支被称为红军的队伍。从那时起,红军就成为伴随他们一生的称呼,成为他们这一世永远闪光的印记。

    在时光的冲刷下,他们的身躯日渐佝偻,他们的记忆成为点点碎片,但他们执着而坚定的眼神,浓缩着中华民族的坚强。

    伤疤·勋章

    “活下来就是幸运的”

    这只手,在80多年前的一场战斗中落下了残疾——

    1935年7月,年轻的杜宏鉴跟随部队与湖南军阀激战。

    “团长、连长都牺牲了,我是指导员,得带着战士冲上去……”就像战争电影中的英雄形象,杜宏鉴右手持枪高举过头顶,一招手带着连队冲向敌人阵地。这时,一颗子弹打入了他的右手腕,弹头深深插入手骨与神经之间。

    这一仗打得惨烈!直到多年后,当地百姓还经常挖出成堆的白骨。后来,人们把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改名为“白骨湾”。

    杜宏鉴在战斗中活了下来,跟随大部队继续长征。由于缺医少药,那颗陷入右手的弹头,直到抵达陕北时才被取出,他从此留下残疾。

    杜宏鉴说,“活下来就是幸运的。”在战争年代,这样的幸运不是人人都有。在和平年代,也不是人人都能像杜老一样,坚强地翻越了人生中一座又一座山丘。

    记者轻轻握住杜老弯曲的右手。这双手,曾抬起过受伤的战友,掩埋过牺牲的同伴,拿起过战斗的钢枪,也拎起过老伴的菜篮……这双手,曾年轻、丰满、有力,如今干枯瘦削。

    “活下来就是幸运的。”老红军王承登在接受采访时说了和杜宏鉴一样的话。

    屋外大雨滂沱。望着眼前这位百岁老人,记者不禁在想,他的一生中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

    没等提问,王承登便指着自己的左眼说:“这里,差点要了命哦!”

    1936年5月,敌人向瓦窑堡大举进攻。在红军学校学习的王承登奉命带领小分队前去阻击敌人。就在王承登猫着腰观察敌情时,一颗子弹冲着他呼啸而来。

    子弹直直打入他的左眼下方。鲜血还未染红脸颊,子弹便从他的右耳穿出。

    血泊之中,王承登无数次昏过去又醒过来,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只是右耳再也听不到声音……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讲完,王承登陷入了沉默。

    王承登的记忆里,留着自己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还留着许许多多牺牲战友的面孔。

    “很多人被冻成了‘石头’……”他忘不了翻越夹金山时的情形。行走在茫茫雪山,脚下都是冰碴子。很多战士脚板开裂,全是一道道的血口子。皑皑白雪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脚印……

    正是这一串串血迹斑斑的脚印,蹚出了一条胜利的道路,走出了一个崭新的中国!

    歌声·青春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阳光洒在一幢小楼上,小楼里传来阵阵歌声:“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雪山低头迎远客,草毯泥毡扎营盘……”

    歌声有些沙哑,却底气十足。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让人难以相信,这歌声来自一位107岁的老人。

    此刻,坐在记者面前的老红军秦华礼,手随着歌声扬起,轻轻一划,落下时,刚好唱完。

    记者感慨道:“歌词记得好清楚啊!”秦华礼的女儿秦志红笑着说:“怎么会忘?这都是他的亲身经历!”

    出乎记者意料,讲完翻越雪山的经历,秦华礼轻声说:“雪山上的景色是真美,夜晚漫天的星星也很漂亮……”

    记者听过许多关于红军过雪山草地的故事,可很少有人像秦华礼一样赞美那时的景色。他一定是个浪漫的人、乐观的人。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对战友的生离死别,那挂在天际的一颗颗耀眼星斗,究竟给了他怎样的安慰?

    歌声洒满了艰辛的长征路,也深深刻进了秦华礼的心中。

    99岁的老红军田瑛,也总是把军歌挂在嘴边。一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直到现在仍可以完完整整、一字不落地唱下来。

    “每次唱,就要唱几首、唱几遍。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田瑛的儿子乐呵呵地望着母亲。

    田瑛越唱越兴奋,眼神无比坚定。岁月带走了她青春的容颜,却抹不去那个深深印刻在她脑海里的番号:“我是359旅的!”

    “打仗的时候那么年轻,害不害怕呀?”记者在她耳边问。

    “不害怕,根本顾不上害怕。来了敌人……就打他们!”田瑛说着,手比画了起来。

    她念叨最多的是“年轻时,扯下被面儿系在腰上,就能扭一段大秧歌。”那时的她活泼开朗,招人喜欢。不然,王震将军怎么会亲自做媒,把她介绍给自己的下属呢?

    军装·本色

    “这身衣裳,我喜欢着哩”

    只要一穿上红军的衣裳,曾广昌就像是换了个人——眼里有光,嘴角上扬,用苍老的手摸摸鲜红的领章,再抻抻袖口。

    也是在这个时候,105岁的他,会露出孩童一般的笑容,“这身衣裳,我喜欢着哩!”

    17岁那年,曾广昌瞒着家人偷偷当了红军。“这个机灵的小鬼”被选送到瑞金红军卫生学校学习。长征开始时,曾广昌被分配到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卫生队,担任卫生队长。

    “敌人派飞机轰炸,十几个团发动总攻。我们打了一天,终于守住了阵地,但伤亡严重。我带着卫生员给大家包扎上药,整个晚上都没合眼。有一个头部、胸腹部都被炸伤的伤员是我的老乡,我一边抢救一边喊着他的名字,可他还是牺牲了……”

    湘江战役的故事,平时老人家也会经常讲起。最后挂在他嘴边的,总是一句:“太惨烈了……”

    曾广昌的描述只寥寥数十个字,可那背后却包含着血与火的洗礼,包含着奋不顾身的勇气,也包含着对战友深沉的怀念。

    一直陪伴在老人身边的军医王晟,时常会在曾广昌讲完故事之后,陷入沉思。他总是在想,如果上了战场,是否也能像年轻的曾广昌一样无所畏惧。他每次都会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军人,向往战场。若那一天真的来临,我也一定可以。”

    曾广昌告诉王晟,走出草地后,因为右腿溃烂引发高烧,组织安排他到一户百姓家中养病。高烧刚退,曾广昌就急着要走。那户百姓一再挽留,甚至提出让曾广昌做女婿。曾广昌谢过了人家的好意,去追赶大部队。一路上,他给人放过羊、做过短工,甚至还讨过饭。吃尽苦头的他,终于遇上了一支寻找失散红军的小分队。

    那身军装的衣褶里,深藏着那时的苦与累,凝结着那时的伤与痛。抚摸军装,便是与年轻时的自己又一次对话。

    在曾广昌的病床边上,放着最近一周的报纸。曾广昌说自己现在已经看不清了,可他还是会努力地阅读黑色加粗的标题。报纸上都是曾广昌最关心的国家大事。

    凝望着眼前这位百岁老人,记者不禁感慨:即使只能坐着轮椅出行,即使只能靠放大镜才能看清,即使说几句话就要缓口气,可那股子藏在身体里的气魄,那流淌在血液里的精神,永远不会屈服于时光。相反,因为时光的打磨,他们愈发耀眼。(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

    一次选择 一生信仰

    每天,我们都在做着选择。这些大大小小无数次的选择,组成了我们或辉煌或平凡的人生。

    1933年6月,刚满12岁的索心忠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参加红军。索心忠说,当时红军嫌他太小,不肯收,后来看他机灵,又勤快肯干事,就把他留下了。

    长征的时候,皮带、树皮大家都吃过。可是不管粮食如何紧缺,只要有一点能够下肚的,他都是被优先照顾的对象。“那个时候,大家很单纯,哪怕自己不吃,也会把粮食让出来。”索心忠说,如果没有那些战友无私的关爱,他活不下来。

    杨克同样在12岁时加入红军。不过此前一年,他就已经是村里儿童团的团长了。

    这个小战士不简单——敌人进攻瓦窑堡,上级决定紧急转移。杨克带领24人的担架队,走羊肠小道,穿高山密林,饿了就吃野果子,渴了就喝点泉水。经过5天5夜的艰苦跋涉,终于把12名伤员安全地送到了当时的吴起镇。

    已经99岁的老红军薛中天常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能遇到一个指引正确方向的人。

    家中一贫如洗,时年9岁的薛中天辍学后到银匠店当徒工。“每天最多只能睡两小时,老板稍不如意就用鞋底打、鞭子抽,旧伤未好,新伤又添。”

    给黑暗中的薛中天点亮微光的,是隔壁裁缝店的师傅。“受了欺负他会安慰我,告诉我摆脱这种不公平就必须要革命。”那时候的薛中天并不明白什么是革命。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师傅是在刑场上,师傅一直在高呼“共产党万岁!”那种凛然正气深深地震撼了他,“共产党”三个字也深深印在了他心里。

    后来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了。1935年,薛中天参加红军;1936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戎马一生,薛中天始终庆幸自己当初做的那个选择,也感谢那个指引他的师傅。

    跟他们做出同样的选择的人还有很多,比如,12岁的姜福义、13岁的阮长桂、15岁的王玉清……以及那些牺牲在征途中的红军战士。他们选择了红军,选择了信仰,并为之付出了自己的全部。(中国军网记者 杨帆)

    守护荣誉 告慰战友

    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红星功勋荣誉章、抗美援朝纪念章……一枚枚军功章像等待检阅一样安静地挂在军装上。它们默默讲述着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也寄托着老红军对战友的深深怀念。

    101岁的顾昌华在病床上久久未语,眼眶逐渐湿润了,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顾昌华说,他最想念的是把他护在身后的老班长。

    长征时期,顾昌华三过草地。只有16岁的顾昌华总是被班长拽到身后,不让他在前面开路。老班长时常和他说,要活着走出草地,要看到红军胜利的那天。

    有一天,顾昌华看见在前面开道的老班长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栽进了混浊的泥潭里,瞬间黑水泛上来,人就被吞没了。尽管仅隔几米远,顾昌华拼命地跑过去想要拽住老班长,却什么也没拽住……

    他带着老班长的愿望,一路走到现在。那一枚枚挂在胸前的军功章,是他对老班长最好的告慰。

    100岁的杨焕炳两次翻越雪山。说起长征时期的事,他摆了摆手,哽咽着说:“牺牲的人太多了……活着已是最大的幸福。”

    99岁的苏征南参加过数十场战役、战斗,却从不说自己是英雄。他说:“不是谁都能当英雄的,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才是英雄,我的荣誉也是他们的。”

    “比起牺牲的战友,我的命是捡来的。”1938年,老红军王志文所在的组织遭到叛徒出卖,身边很多战友都牺牲了。“我是因为出去送信躲过一劫,不然也被抓了。”说到这里,老人的声音很小,头也低下去了。

    “这是建军30周年时,毛主席、周总理与海军受阅部队军官的合影,当时毛主席和前排人员握手时,特别有劲儿。毛主席说,‘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人民海军!’”98岁的老红军孙世友谈及珍藏的一幅合影照,一脸的自豪。

    “正是有了您这样的英雄,才有了我们现在美好的生活。”听到记者的话,孙世友摇摇头说:“我们称不上英雄,只能说尽了一点点责任,这是中国人都应该有的责任。”

    笔挺的旧军装没有一丝褶皱,闪亮的军功章没有一丝暗淡。岁月给年近百岁的老人带来了皱纹和老年斑,但在他们依旧挺拔有力的军礼中,记者仿佛听到他们心底的诺言:战友们请放心,我会用毕生精力守护这份属于我们的荣誉。(中国军网记者 孙智英)

    芳华不再 情怀依旧

    在一间不算宽敞的房间里,旧沙发、老木桌、褪色的锦旗、泛黄的老照片……时间仿佛在这个空间里变得很慢很慢,却又以另一种方式拓宽了它的厚度,诉说着百岁老红军杨焕炳的峥嵘岁月。

    在都市的某一个角落里,一名老人安详地坐在阳台的沙发上,阳光透过树丛,留下斑驳的光影。他放下手中阅读过的报纸,眼神望向远方……眼角的皱纹如同素描线条一般,勾画出老红军苏征南饱经沧桑的人生。

    简单朴素,是记者走进每一位老红军家里的第一印象。聆听完他们丰富精彩的故事,又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脑海中反复叠映着那些烽火硝烟。

    老红军们面对过战友牺牲的悲痛,也饱尝过战争的苦涩。苦尽甘来,站在当下,许多老红军说得最多的就是:“能活着就已经知足了,还要求什么呢?”

    生活中,百岁老红军杨焕炳始终保持着俭朴的作风,衣服总是缝缝补补,舍不得换新的。杨老说:“打仗的时候,冬天都没有棉衣,只穿单衣。”吃饭时,如果锅里还剩几粒米,杨老会用一点水把米冲到碗里,再喝掉。

    幸福并感激着,老红军们用自己的方式致敬军旅。

    101岁的老红军顾昌华近几年行动不便,但仍坚持在床上比画太极拳的动作活动手臂,坚持生活自理,尽量不麻烦家人和医护人员。

    芳华不再,情怀依旧。

    “要趁现在尽全力播撒红色的革命种子。”只要身体条件允许,老红军姜福义就会走进学校和部队,讲述革命故事。正如102岁的老红军马志选所说:“如果能为国家贡献力量,就最大程度去做。”

    回忆往事,这些老红军半生戎马只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如今,那些慢慢淡去的军旅色彩依然泛着光芒,彰显着老兵的本色。(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 刘上靖)

    (版式设计:梁晨 图片摄影:夏一军)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走近百岁老红军,聆听他们的生命之歌
·张世魁:子弹穿过头颅 嘱托依旧铿锵
·第二届“红军长征论坛”在贵州遵义举办
·“红军村”的变与不变
·我跟父亲当红军
·江水悠悠 精神永恒
·时光俨然 英雄不朽——写在红军长征湘江战役85周年之际
·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设施已接待游客百万余人次
·岷洮西战役:打通北上会师的通道
·红军在这里翻越长征中第一座险峻大山
·“云南好人”杜正云:祖孙三代守护红军墓83年
·青石嘴战斗诞生红军第一支骑兵侦察连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VP-11防雷车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热点新闻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中美擦枪走火可能性增
美军近期在南海举行了频繁的舰机抵近侦察行动和前所未有的军事演习,并且拉拢日、澳在南海地区对中国进行围堵。
大国长剑:盘点火箭军
火箭军是中国军队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