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史钩沉
王枫:五次受重伤 至今身体留有多块弹片
华夏经纬网   2020-01-21 14:46:34   
字号:

出品/中国军网 腾讯新闻 中国人的一天

南京,东部战区总医院高干病房5楼,103岁的王枫老人在静静地等待着。儿子王成宇在一旁陪同,时刻关注着父亲的需求。

知道有从北京过来的记者采访,王枫激动了很久,把这当成一件顶重要的任务。“老爷子昨天晚上都没睡着,就怕自己说不好。”王成宇对记者说道。老人穿了一身绿色的军装,看到记者在拍照,转头着急地对儿子说,“军装没有军衔啊,没有军衔!”王成宇有些哭笑不得,只能不住地安抚解释,他的军装早就没有军衔这个事实。

王枫103岁了,精神状态各方面都算比较好,能自己吃饭穿衣,能被家人搀扶着散散步,说话也还清晰,只是耳朵听不太清楚了,如果不是大声在他耳边 “咆哮”他是听不见的。记者的每一个问题,王枫都要思考好久,一方面是受困于高龄他需要比常人更多的反应时间,另一方面则是他对自己的高要求。他担心自己没有表达清楚,每一句话都会向记者确认“这样说清楚了吗?行不行?”执着得可爱,更可敬。

王枫103岁了,精神状态各方面都算比较好。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摄

“雪皑皑,野茫茫,高原寒,炊断粮,红军都是英雄汉……”这是王枫经常读的诗。王成宇说,每次父亲读起肖华同志所写的长征组诗,就会陷入沉思。因为诗中反映红军长征途中翻越雪山、走过草地的英雄壮举都是王枫亲身经历过的。

1935年6月17日,王枫所在的红四方面军一部与党中央、毛泽东率领的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夹金山北麓胜利会师。当晚,两个方面军的部队在达维镇共同举行了会师庆祝大会。

会师后,王枫和战友们拿出离开川陕根据地时老百姓送的绣鞋垫、土布毛巾等简单的生活用品送给远征而来的一方面军的战友们。

至今,王枫都记得他们当时唱过一首歌,歌词大意是:一、四方面军会合了,有把握赤化川陕甘,我们真快乐……

虽然已经103岁了,但是王枫面对记者仍然坐的笔直。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摄

短暂的庆祝之后,新的挑战开始了。中央在毛尔盖召开会议,决定两个方面军混编,准备过草地,北上抗日。军委决定,以红一方面军第1军、第3军和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30军组成右路军,由党中央直接指挥,以毛尔盖为中心集结,经草地出班佑,向巴西地区开进。王枫所在部队正好在右路军序列内。

毛尔盖地处藏区,环境恶劣,人口稀少,老百姓生活非常贫困。王枫说,那时候最大的困难是没有粮食。千方百计从群众那里买到一些青稞豌豆后,炒熟磨成面粉,一人分几斤装在粮袋里,就是战士们过草地的干粮。如果有同志能搞到一些辣椒、盐巴,那就是很幸运的了。

草地是什么样的呢?茂密的草丛犹如一片绿色的海洋,没有人烟,没有路,一望无际,一片荒凉。一簇簇草丛下布满了沟堑泥潭,烂草、淤泥,草丛中死去的生物在烈日的暴晒下散发出一股股恶臭。“开始我们摸不清草地的脾气,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有同志掉进了泥潭,泥潭泛起的污水很快就会把人淹没。好像有一只手把人直往泥潭深处拉,你挣扎得越厉害,陷得就越快。”王枫目睹了好多年轻的战友牺牲在这泥潭里,他总是不愿意去回忆这些,太残酷。

王枫讲述长征时期过草地时候的故事,他把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摄

进入草地的第三天,王枫和战友们带的青稞快吃完了。为了保证生病的同志也能顺利走出草地,他召集全班的战士开会,把每个同志剩余的粮食集中起来,大约一二斤的样子,全部留给3个生病的同志,其他的同志则靠挖野菜充饥。由于部队都断粮了,挖野菜的人很多,到后来他们只能挖些草根,找些树皮来充饥。每到开饭时,他们就烧些水,把野菜或草根、树皮放进去煮熟,算是一顿饭。

饥饿和连续行军让每位战士都感到极度疲劳,大家的脸和腿都出现了浮肿,行走时脚都迈不动。恰恰在这个时候,王枫的右脚被草鞋磨破了,在污水的浸泡下伤口很快开始化脓,整个右腿都肿了起来。“每走一步都钻心疼,但我不能掉队,要跟上行军速度,要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靠着这样的信念和决心,王枫硬是坚持着走出了草地。“我走了出来,但许多战友由于饥饿疾病,走着走着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老人有些哽咽,那段难忘的历史,那些牺牲了的人,一直萦绕在他的记忆深处。

王枫胸前佩戴的军功章。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摄

从战争年代一路苦过来的人总是对现在的美好生活格外珍惜,总是保留着过去的生活习惯舍不得改掉。王枫是个对物质生活几乎没有什么要求的人,至今仍旧喜欢吃稀饭,剩菜也舍不得扔掉。“今天的日子是多少战士用生命换来的,不能浪费啊!”不容易,要珍惜,是王枫对记者反复强调的话语。

除了生活上要节俭,王枫还要求他的孩子们一定不能占公家的便宜。“国家配给他的车,他一直告诫不能给我们用,谁都不行。”王成宇说,他从来没有一次因为自己的私事用过父亲的车,不仅不会批准,还会被父亲骂。车都用不了,就更不用提其他想让他托关系开后门的事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走歪门邪道,这是王枫对孩子们的要求,也是王家一直坚持的家风。

“仗打的太多了,随时都会负伤牺牲,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王成宇说这是父亲的座右铭。战争年代王枫五次受重伤,肺部、头部、脚部至今都有弹片,不能做核磁共振检查,睡觉时头也会嗡嗡作响。王成宇心疼父亲,也对父亲曾经的经历打心底佩服,王枫不仅是他的父亲,更是整个家庭的精神支柱。以前,王成宇一直都惧怕父亲,现在他父亲当成是个孩子,爱着,宠着。

王枫至今保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摄

时光的年轮跨进2020,王枫今年103岁了。住进医院已经好几年了,他不能像以前那样去战友家串门,连下棋这种费脑子的事情也不行了。王枫是个要强的人,偶尔他也会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再对国家和社会贡献什么了,反而像个负担。但是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对国家和军队的发展乐观,对百姓安居乐业的日子乐观,对自己的小家庭也乐观。

“都会越来越好的。”这是王枫的期望,也是记者对他的祝福,就像病房外那棵高耸的雪松一样,青翠挺拔,旺盛生长。

王枫向大家敬军礼。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摄 

【人物简介】王枫,1917年4月出生,四川平昌县高升乡人。曾用名王华章。1933年3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战士、班长、排长。参加过豫东战役、开封战役、挺进大别山、陇海战役、淮海战役等战役战斗。曾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现居江苏南京。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特等功臣李忠秀:生死关头 全排把活着的机会给了我
·“对话”浙江缙云老兵:异乡的岛 大山的兵
·18位解放一江山岛老兵“回家探亲”
·云南92岁抗战老兵魏连志辞世 曾参加松山战役和腾冲光复战
·“人民功臣”张贵斌乔迁新居引出一段佳话
·索心忠:西苑机场阅兵后 毛主席和我们合影
·弹片插在头部、满脸鲜血,他在黑暗中“摸”出扭转战局的关键……
·退伍老兵张凤柏信守约定义务守陵三十载
·老兵王石祥: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持续关爱抗战老兵 2019年看望慰问200余人
·老英雄张富清:我要一辈子不忘初心!
·打下美军U2侦察机,受到毛主席接见,吴大胆为啥隐居乡村37年?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VP-11防雷车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热点新闻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黑鹰”坠毁重创台军
台军“黑鹰”直升机失事,共8人遇难。其中包括“参谋总长”沈一鸣等台军高层罹难,震惊岛内外。
解放军进驻澳门20周
20年来,驻澳门部队坚决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为捍卫国家主权、维护澳门长期繁荣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