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史钩沉
英雄麦贤得的平凡生活:宛如平常一段歌
华夏经纬网   2020-02-18 10:45:21   
字号:

英雄麦贤得的平凡生活——

宛如平常一段歌

■王国梁 解放军报

“八一勋章”获得者麦贤得。

麦贤得受伤住院留影。

麦贤得、李玉枝结婚时的合影。

“八六海战”的烽烟已过去55载。当年敌舰“章江号”“剑门号”折戟沉舸于海底也早已成锈铁一堆,我军英勇的“海上英雄艇”“海上先锋艇”也早已退役了。

当年刚刚20岁的“海上英雄艇”轮机兵麦贤得,头部受重伤仍坚持战斗3个多小时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重伤之后,麦贤得经抢救,终于活下来了。后来,有一位漂亮的海滨姑娘李玉枝在军地共同关心下,同他建立家庭,同他携手写下相亲相爱风雨人生的美丽华章。

一定要为英雄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

大年廿九,广汕公路上,人影车辆稀疏,一辆大货车全速飞驰。

货车风驰电掣般来到汕头某军营门前。通信员向海军某部副大队长崔福俊报告:“副大队长,汕尾市海丰县汕尾镇赵书记来慰问。”

崔福俊匆忙迎出来:“啊哈,难怪一大早喜鹊叫个不停,原来贵客到。请请请!”

赵书记跟着崔福俊走进办公室。

崔福俊知道赵书记他们饿了,便让厨房送来了饭菜。

饭桌上,赵书记对崔福俊说:“大队长,麦贤得、李玉枝小夫妻生活不幸福的事,在汕尾已像滚汤一样传开了……”

崔福俊听着听着,一个劲地摇头。

崔福俊说:“不可能,不可能!如果真的这样,小麦在这里整整住了一个月,一定会找组织的。这并非小事呀!”

赵书记的爱人郭姨说:“大队长,这也难说,小李是年轻姑娘,或者害羞,不好意思说出口;或者想再过一段时间观察后再说,都有可能呢。”

崔福俊一听,沉吟不语。

赵书记说:“老崔啊,我们这两个大媒人,你是代表部队的,而且是麦贤得的老艇长,我是代表地方的。我们为的是同一个目的,要为英雄创造一个幸福的家庭。如果我们牵针引线的结果使这对年轻人不幸福,婚后心情不好,不是反过来更影响麦英雄的身体康复吗?再则,小李仅仅是二十出头的姑娘,仅二十出头呐!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不误了人家一辈子的青春吗?”

崔福俊说:“是呀,赵书记说得有道理,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赵书记说:“现在,我们就一起往小麦他们那边去,让我老伴私下了解一下,让小李说实话。如果真的不幸福,我们就请部队首长研究决定,提请婚姻登记部门解除他们的婚约,让小李解脱。以后如何照顾小麦,再另想办法!”

说着,他们一行上车。汽车驶上渡船。过渡后,便奔驰在汕潮公路上,一会儿又沿着弯弯的山路驶进深山里的军营。下车后,他们便搬下大鹅、大鱼,还有橘子,上门看望小麦和小李。

听到敲门声,李玉枝打开门,看见赵书记、崔福俊站在门口,惊喜地说:“啊哈,赵书记、老艇长、郭姨,什么好风把你们吹来啊!”

崔福俊说:“小李,小麦去哪了?”

李玉枝说:“刚才山那边发生火灾,他一听就跑去灭火了。”

大家焦急地说:“那我们去帮忙!”

李玉枝说:“已经大半天了,那边烟雾已散开了,想必已灭了。”

那时,麦贤得正冲在前面,手中握着一杆带叶的大树杈,拼命地扑火。火势渐渐压下去,大火被扑灭了。

麦贤得扑完火,回到家。大家一见,他头发已烧焦了,满脸尘垢,根本看不出是谁。李玉枝急忙帮他打了一盆水,端到门口,用毛巾帮他擦脸,一会儿才露出“庐山真面目”。麦贤得瞧见一屋子人,里面有老艇长,便欣喜地对老艇长说:“艇长,您来了呀?”

崔福俊说:“春节到了,来看望你。”

李玉枝把赵书记和郭姨介绍给麦贤得,“阿麦,这二位是我们的大恩人赵书记和郭姨”。

麦贤得一听,赶紧敬了一个军礼。

李玉枝冲上三杯热茶,捧上来,“喝茶,先喝杯茶取暖”。

赵书记呷了两口茶,瞧瞧手表,见已是下午三时多了。日色已不早了,便凑在崔福俊耳边,嘀咕了一阵子。崔福俊便站了起来,说:“小麦,你带我们参观一下军营,赵书记第一次来。”

他们走后,郭姨便趁机和李玉枝拉几句家常,然后便单刀直入地问:“小李,我同你赵叔和老艇长为啥从老远来到这山沟里,其实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可要跟我说实话呐!”李玉枝一听,惊愕地望着郭姨。

李玉枝嗫嚅道:“阿姨,你尽管问。如果是小李我做错什么,或者是阿麦做错什么,对不住赵书记和阿姨的,请赵书记和阿姨尽管批评就是了。”

郭姨摆摆手道:“小李,不是那回事。我只想问,你跟小麦结婚半年多了,你们的夫妻生活正常吗?”

李玉枝一听,两颊绯红,蓦地双手严严捂住发烫的脸庞,半晌,才放下来,脸庞还是红晕晕的。

李玉枝轻声地说:“阿姨,正……正常。”

李玉枝说着,轻轻揭开外衣,摸着微微鼓起的小肚子,羞涩地说:“阿姨,我肚里已有小孩了,过几个月,就有一个小小麦了。”

“哈哈!”门外传来赵书记爽朗的笑声。李玉枝最后一句话,恰巧被回来的赵书记听到了。

日子过得飞快。那天,产育房里,李玉枝痛苦地分娩。一会儿,传来了婴儿响亮的哭声。

女医生说:“枝姐,哇,胖小子啊!”

李玉枝高兴地说:“哦,终于有个小小麦了!”

麦贤得接到电话十分高兴,“哇哇,我……我有儿子了!”

麦贤得满心欢喜来到汕尾看望自己的儿子。

孩子取名叫麦海斌,名字里带着“海”字。麦贤得抱着小海斌,左看右看,傻笑着:“嘿嘿,我当爸了,小家伙,帅,像我,不像我还像谁?!父子嘛……长大了,上战艇!”

在日常生活中,麦贤得保持着英雄本色

有一天,麦贤得和公务员小黄肩并肩走在街道上。忽然三个小青年骑着单车飞奔而来,直往市场里冲去。在市场里卖鱼的一个中年妇女的脚盘被碾了,痛叫一声:“哎哟!”

麦贤得一见,冲上去把那辆单车拦下来,喝道:“大嫂伤了,道歉!”另外两青年丢下单车,挥拳冲了过来。麦贤得一见,勃然大怒,一个飞腿把那个胖子摆倒。

李玉枝、玉枝娘急匆匆地赶来。她们听到麦贤得又见义勇为,赶紧过来看看。

李玉枝喊:“住手!住手!他头部负伤的,不能打!”那个年轻人被麦贤得扭得剧痛,正准备还手呢。

四面八方围拢了许多男男女女。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冲上来了。年轻人一见,哭得更惨,“阿爸,这海军打我……”那汉子听说儿子被打,冲上来,要同麦贤得动真格的。小黄马上拦住,“不行,不行!同志,他是战斗英雄麦贤得,不能打!”

李玉枝、玉枝娘气喘吁吁地赶上来了。李玉枝见那汉子,便道:“哎呀,是阿田兄,别打了,别打了。”

那汉子一见玉枝娘,便惊讶地说:“他是你姑爷,那个大英雄。噢噢,自家人打自家人了!”回头对着儿子喊:“回家去,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

李玉枝说:“阿麦,快回招待所去,老艇长来了,有事找你。”

麦贤得一听老艇长来了,就听话地跟着李玉枝走了。

进了招待所,李玉枝见麦贤得平静些了,就婉言相劝:“阿麦呀,我在家里就劝你,出门别管闲事了,你偏偏不听,要是我和阿妈走迟几步,真打起来,不就出大事了。你的身体……”

麦贤得听着听着,脸憋得通红,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喷出火焰一样。

麦贤得手一甩,道:“是我错还是他错,他不讲理,压伤人不道歉,还跑!”

玉枝娘说:“姑爷,你别气,就算玉枝说错了,你对!”

门开了,崔福俊和赵书记走了进来。

麦贤得一见,才不说话了。

赵书记说:“大姑爷,说些什么?”

崔福俊摆摆手道:“玉枝你陪你娘回家去,我们坐一下。”

玉枝挽着娘的手臂,向崔福俊、赵书记感激地点点头,就走出去。

出了门,李玉枝安慰着母亲。

李玉枝说:“阿妈,是……是玉枝连累你了。”

家有贤妻,为英雄遮挡风雨

几年之后,麦贤得家门口,一派忙碌。麦贤得、李玉枝、麦海斌,一起在扎篱笆,垦菜地,连三岁的麦海珊也双手摸着泥巴,帮助爸爸筑金鲤池。

李玉枝对海斌道:“阿斌,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全家都要劳动,勤劳才能致富呢。阿爸身体不好,天天要吃西药,要增强营养。以后我们这篱笆里的小园子就要搞个六畜兴旺。”

麦贤得家附近的甘蔗园,一片葱绿。几个小青年贼头贼脑地钻了进去,只听“咔嚓咔嚓”地响,一杆杆甘蔗被扒了下去。

麦贤得刚唱着小调走过来,忽听到甘蔗园里面有响声,就猫着腰冲了过去。

麦贤得大喝一声:“大胆!偷甘蔗!”

随着声音,麦贤得上去扭住一个小胖子。忽然只听背后一声脆响,另外一个强壮的家伙高举一杆甘蔗就狠狠扎在麦贤得的肩背。麦贤得“哎哟”一声,就跌坐下去。

公务员小黄听到响声,冲了过来。

小黄喊道:“住手,住手!不能打!不能打!”

麦贤得被小黄送到医院。

麦贤得肩背扎着绷带。他脸色铁青,默默无语。

李玉枝心情沉重地守在一旁。麦贤妹和母亲林呖匆匆走进门。

林呖问:“阿得,你怎的了,怎的了?”

李玉枝把林呖拉到门口,说:“阿妈,他抓贼,被打了,打得不轻。昨晚那病又发作了,又拉了一床。两天了,水也不吃,饭也不吃,药也不吃。从来都没这样。他受委屈了,要绝食,我好怕啊!”

李玉枝说着,眼眶潮湿了。

林呖转头又走进病房,见麦贤得双眼红红潮潮的,似满腔的怨怒,她既怜又气。

林呖说:“阿得呀阿得,我怎生了你这呆子!你今日已有妻有儿了,你这牛脾气还不改。你不要害妻害儿啊……”林呖一字一泪,数骂着。麦贤得一听,抗辩:“保护集体利益是对还是错?为公还是为私?”麦贤得说完,双眼又气出泪水来了。

李玉枝说:“阿妈,你别骂他了,他也很伤心。”见母亲在气头上,别把事情弄僵,便把母亲拉出去先吃饭去。她又转回来,说:“阿麦,你做的是对的。但你毕竟是一个伤残的人,不要有事总一个人冲。我们现在有家庭,有一双儿女,你应该和我们同甘共苦,共渡难关,共同走完这段经历。”

麦贤得听着听着,他终于被李玉枝的真诚打动了,含泪点点头。

麦贤得终于大口大口地吃饭了。

部队领导慰问麦贤得后,把林呖、李玉枝请到医院办公室。

吕副政委说:“阿姆、玉枝同志,我们研究后,觉得小麦这样老在老家不行,怕再出意外。”

李玉枝想了想,道:“首长,我倒有一个建议,我现在工作岗位已调在汕头市了。可否让阿麦调到水警区,我们可以相互照顾,对阿麦的康复也有利呢。”

吕副政委点头道:“好,这个建议不错。我们研究一下吧。”

家庭的每一个成员,都在细心地呵护英雄

麦贤得的岳父李城丁得了青光眼病,到汕头诊治,住在女儿李玉枝家。

麦贤得头很痛,胸口发闷,在外面晃了一圈,便恹恹地回家。回到家里,只见面貌一新,门板窗户整洁发亮。李玉枝正忙得大汗淋漓。麦贤得很过意不去。

麦贤得问:“阿斌哪去了,也没帮你?”

李玉枝伸手擦擦汗,笑道:“星期天,我让他带他外公往公园玩玩。没多少活,我不累。”

话语间,阿斌扶着外公回来了。麦贤得一瞅,问道:“阿斌,你去哪儿了?”

阿斌见父亲脸孔红红的,脖子青筋涨浮,知道父亲发怒了。

麦贤得说:“今天大清洁,你偷懒去公园玩!”

阿斌委屈道:“不,是阿妈叫我带外公去的。”

麦贤得见阿斌顶嘴,便咚咚地奔过去。

麦贤得说:“妈妈叫也不行,这是制度!”麦贤得说着大手一挥,一巴掌就扇往阿斌脸上。

李城丁一见,又气又怜。

李城丁说:“贤得,是玉枝叫他带我去公园的,玉枝见我眼睛好些了,出去训练双眼,透透气。你就饶了他,就算阿爸的错,算是阿爸叫他带去的吧。”

岳父见女婿脾气又上来了,为了息事宁人,走进房里,收拾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塞进布袋,准备回老家。

李玉枝马上跟了进去,拦住他,“阿爸,不……”

李城丁说:“玉枝,我就走了,只要一个人认输,他气就平了。我眼睛已好多了,别管我……”

李玉枝说:“阿爸,不行,你不能走,你眼睛还要调理呢。”

李城丁一言不发,推开女儿,径直跨出门去。

李城丁步履匆匆地走在街道上。突如其来的雨水,淋得他身上都湿了。

李玉枝手中拿着雨伞,追上来。

李玉枝央求道:“阿爸,你千万别生气啊!天气坏,他身体不好,发病了,你别跟他计较。我带你到阿姑家里避几天,待他气过以后,我再接你回来。你眼睛不好,还要静养一段时间。”

李城丁深深长叹一声:“唉——阿枝,阿爸全都理解。阿麦好起来,一切都会顺顺的!”

李玉枝挽留不住父亲,只得送他上船。

大船晃晃离开码头。李玉枝望着雨中的渡船,望着渐渐远去的父亲那佝偻的背影,热泪再次夺眶而出……

回到了家里,只见阿斌一边哭鼻子一边在做作业。阿斌见母亲回来了,抬头一望,母亲一副憔悴的脸孔。阿斌心痛地哇哇哭了。李玉枝流着泪,安慰他,“阿斌别哭别哭,你爸身体好了,一切都会好的”。过了好一阵,阿斌伤心过了,还抽泣着。突然,他霍地站起来,用双手擦擦泪珠,扑在妈妈怀里恸哭起来:“妈妈,别人的爸爸怎么不打人,骂人?我们跟外公回汕尾吧。”

门口也哇哇地传来哭声。阿珊从邻居家玩耍回家了,听阿哥闹着要回汕尾,也跟着哇哇地痛哭,抱着她妈说:“妈妈,我们回汕尾吧,我……我也怕爸爸……”李玉枝这时清醒过来了,从架上拿了一条干毛巾,为阿斌擦擦泪水,又为阿珊擦擦泪水,为自己擦擦泪水。

李玉枝喝道:“都别哭,吃饭!”

阿斌阿珊一愣,他俩从来没见慈母这么严厉过。

李玉枝温柔地道:“吃饭后,阿妈要好好跟你们讲一讲阿爸的故事了!”

那一晚,李玉枝第一次给孩子们讲了父亲的战斗故事,告诉孩子们,父亲是一个大英雄。

隔日,小孩都到外面游玩去了。麦贤得呆呆地在金鲤池前发愣。暴风雨过后,他平静了。见李玉枝在晾被单,他便去帮忙。

麦贤得说:“玉枝,我让你受累了。我……我昨天错了!”

咦,他已学会自省了,阿麦进步了。

李玉枝说:“好,那么你就向阿爸写一封道歉信吧。好吗?”

麦贤得应道:“好,好,我向他道歉,请他来汕头疗养。”

无论岁月如何变迁,人民群众永远不会忘记英雄

那一天下班时,李玉枝所在单位盐务局管门的大伯递给她一封信。她一瞧,是湖北省秭归县水泥厂寄来的。她甚诧异,“湖北省秭归县水泥厂?无亲无故,素无往来。怎会来信?”

李玉枝回到家里,急忙拆开信封。

尊敬的玉枝嫂:

您好!请代问候全家人安康!

今天,我们有幸能在《解放军画报》上再次幸福地见到麦贤得叔叔的照片,心情别说多高兴,多激动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麦贤得叔叔是在一次海战中负伤的,他那顽强的英雄风姿一直成为我们心目中可爱可亲的崇拜形象。至今我们仍然相信他,敬佩他,崇拜他。目前他的身体恢复怎样?在此,敬请你代我们转告麦贤得叔叔最深的问候。深深的鞠躬……敬请你把麦贤得叔叔的单人照片寄一张给我们,以表达我们的一片思念之情。

礼敬!

湖北省秭归县水泥厂486名青年

1986年11月10日

李玉枝读着读着,热泪缓缓涌出来,沿着两颊潸潸而落。

李玉枝喃喃道:“阿麦啊阿麦,玉枝为你庆幸,我们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你啊!”

李玉枝见阿斌阿珊放学了在做作业,便把他俩招过来。

李玉枝说:“阿斌,今天有湖北省不认识的朋友写信给你爸和我,写得很好,你念一下,让阿珊也听听。”

兄妹俩见妈妈非常严肃,诧异地睁着大眼睛。阿斌接过妈妈的信,一字一句地念着。念着念着,他声音发颤了,两手发颤了,两眼渐渐蓄满泪水;阿珊听着听着也满脸垂泪,哽咽了。信终于念完了,阿斌一头扑在妈妈怀里,阿珊抱住妈妈的双腿,兄妹俩“呜呜”地痛泣着。

阿斌呜咽道:“妈妈,有这么多叔叔想念爸爸,关心爸爸,爸爸真光荣!您爱爸爸是对的,我错怪了您啊!”

麦海斌、麦海珊兄妹在父亲战斗精神的激励下,从小就崇尚英雄、努力学习,后来双双考入军校。麦海斌还成为驻香港部队舰艇大队的一员,于1997年7月1日光荣地进驻香港,履行祖国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湖北秭归退役14年老兵重返“战场”
·阮长桂:我的命是党和解放军救的
·春节前夕,老英雄三喜临门
·王枫:五次受重伤 至今身体留有多块弹片
·特等功臣李忠秀:生死关头 全排把活着的机会给了我
·“对话”浙江缙云老兵:异乡的岛 大山的兵
·18位解放一江山岛老兵“回家探亲”
·云南92岁抗战老兵魏连志辞世 曾参加松山战役和腾冲光复战
·“人民功臣”张贵斌乔迁新居引出一段佳话
·索心忠:西苑机场阅兵后 毛主席和我们合影
·弹片插在头部、满脸鲜血,他在黑暗中“摸”出扭转战局的关键……
·退伍老兵张凤柏信守约定义务守陵三十载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VP-11防雷车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热点新闻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军影
新冠病毒这个“看不见的敌人”已经威胁美国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力量,使美军的活动受到了很大影响。
大国重器和创新技术走
运20、直8、北斗、5G……关键时刻,大国重器走上抗疫战场,自主创新技术派上用场!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